扔掉的照片,被拯救的视觉

荷兰的设计与出版公司KesselsKramer,他们对摄影有新想法。 这家公司为Ben电信公司所制作的平面广告:“老年人、黑人、残疾人,照片是非常传统的纪实风格,与常见的电信广告中的对生活方式的鼓吹完全不同,但是这些影像却带来了一个非常人性化的购买手机的理由。” 我则先被他们出版的系列摄影丛书——In Almost Every Picture(在每一张影像之中)所吸引,这个系列照片作者皆是无名氏,比如一台追踪动物生活轨迹的相机的自动拍摄成果,一个出租车司机的行车掠影,一对双胞胎姐妹的成长,一只斑点狗狗的生活……。其中一集,书中照片是一位不知名的丈夫所拍摄他夫人的影像,来源是一个西班牙的跳蚤市场的一本家庭相册。从1956到1968年,这位丈夫充满爱意地为妻子拍摄了12年的照片,每张照片都有详细的时间地点的说明,整齐地贴到相册中去。12年的私人记忆,让你看到年华的老去。 这些有趣的照片很多都来自公司的创意总监 Erik Kessels的收藏,他还策划了一个叫做“loving your pictures”的展览,包含8个系列的影像,这些影像的最初创作动机多种多样,比如其中有一些照片是70年代德国警察置换新的制服时为宣传册所拍摄的照片,有一些影像来自网络的相册中,还有一个家伙走遍世界各地拍摄兔子的生活。其中一些照片来自一个叫做“扔掉的照片,被拯救的视觉”(discarded photographs that were rescued for viewing)的活动,公司通过广告收集人们不喜欢的快照,这些被拍摄者认为是“意外事故”的照片,却在另一番审视中产生了新的意义。 一位女士的收集的个人证件照被编辑成书,这些照片的画外音是:我存在,我在这里。 这些平凡的照片在展出的时候,脱离了当初它们被创造的语境,显得耐人寻味,dexigner网站对影展的评论更加精到: “erik通过他的策展提出这样几个问题——摄影的本真性、原创性,照片的作者身份,摄影的技术性以及摄影在当今社会中的地位,当精美的令人印象深刻的专业摄影师的照片充斥在杂志的同时,今天,每一个人也都是摄影师。影像在数字技术的支持下,前所未有迅速地被传播和交换。而每一张生产出的照片都在多重层面上具有意义:它可以是一个事件的记录,也可以是一个具有艺术价值的作品。而“爱你的照片”的核心意义是,你要懂得欣赏蕴含在这些照片里的多重含义。” Erik Kessels的影展让观者重新去“看”这些照片,我觉得那个活动的题目非常值得琢磨,或者也可以这样理解:你需要扔掉“照片”这个概念,学会观看,这才能拯救我们在滔滔照片洪水中已经渐渐丧失的视觉。 公司的另一个活动:有用的照片,网址在这里

那个性感小家伙的照片

一张照片究竟能带来多少财富?   围绕着安吉莉娜-茱丽,和布拉德皮特,这对明星夫妇,以及他们的宝贝女儿,媒体间展开了一场硝烟味甚浓的战斗。   首先是著名的图片库getty,他们拿到了为新生儿拍照的独家权利,但是至今这位摄影师是谁也无人知晓,因为据getty的总裁介绍,照片究竟是什么样,只有图片编辑和扫图员两个人知道。   为这种神秘性付出代价的是《hello》和《people》两家杂志。据纽约邮报(The New York Post)报道前者耗资3百五十万美元购得了婴儿照片在英国的独家发布权,而后者则花费五百万美元获得了照片在北美的独家享有权。   但是让这两家杂志几乎吐血的是,在他们的杂志还没有上报摊之前,hello杂志的封面照片已经在互联网上泄漏,随后被多家八卦网络以及博客转载,迅速在网络上流传。   尽管两家媒体通过律师的帮助一些网站删掉了照片,但是还有一些著名的个人博客仍然不为所动,Gawker的个人博客头条就是“夏伊洛(孩子的名字)的战争”他说:“你在博客上弄一张那两名人和孩子的小照片,就有律师来找你麻烦……”      乱糟糟的现实却不能阻止这孩子照片的生财之链的壮大,意大利名利场杂志购买了这张照片在意大利的独家发布权,在澳大利亚,获得此权利的是new idea杂志。     没有几个大师的作品能够以千万美金的价格成交,我看这位摄影师还是一直隐姓埋名为好,免得被同行的口水淹没,当然,我们也不能酸葡萄说些酸溜溜的话,因为事实是严肃新闻摄影早就不是主流,全世界热卖的都是明星名人照。   更多详细信息请见“http://www.pdnonline.com/pdn/newswire/article_display.jsp?vnu_content_id=1002649835”而这一次pdn的报道破天荒没有配照片,是啊,千万美金版权的照片,哪敢随便登,愿意目睹珍贵照片的人可以上 people的官方网站http://people.aol.com 以及hello的网站http://www.hellomagazine.co.uk/,在这里我也就不侵权了。

周一小广播

1,德国女总理默克尔的播客已经开始广播了,第一集是关于刚刚开幕的世界杯。 2,英国卫报的摄影记者Dan Chung每天正在他的博客上(http://commentisfree.guardian.co.uk/danchung/index.html)唠唠叨叨说他拍世界杯的事情,也发了不少照片,卫报的这个名叫自由论坛的地方,是他们新设立的一个网站,自己的编辑和200名自由撰稿人,在这里发表自己的独立见解。    此外,对于那些既有在线网站又有印刷媒体的报刊杂志来说,新闻是等到传统媒体出版后再放到网站上,还是在新闻发生后立刻就放到网站上,一直是个麻烦的问题。近日,卫报宣布他们将采取“网络优先”的策略,国际通讯员和商业记者采访的新闻将实时放到网络上,这么干,卫报是英国第一家。 3,有免费的摄影小册子下载——这里——http://www.democraticbooks.org/德国科隆的一家设计公司出版的电子书,精美的照片,简洁大方的设计,更重要的是可以免费下载,如果你愿意还可以打印并且装订成册。

把相机交给那些需要相机的人

葵葵建议我去看一个影展。 国际环保组织绿色和平主办的“稻米之路II——五个稻农的镜头”巡回摄影展,所展出的101幅图片均是由从未碰过相机的云南稻农在过去一年中所拍摄的关于自己的土地家园的照片。 我最早接触这种类型的摄影形式是上荷赛学习班的时候,女摄影师Zana Briski在拍摄印度妓女的照片的同时,为生活在那里的孩子举办了一个摄影培训班,随后发给他们每人一部简易相机,最后的作品甚为惊人。后来,国内还有广东摄影师周浩曾经把相机交给打工的农民工。 这类活动的作品,往往给我们带来完全不一样的视觉经验,新鲜而又自然——在我看来成功之处是它是一个多方合作的成果,非职业摄影师以初次体验的心情,毫无职业摄影师的矫情,拍摄自己的生活,随后,图片编辑和策展人则从专业角度挑选编辑照片,双方的合作即保持了原始创作的真纯与自然,同时又具有较高的职业水准。 这种合作之所以说是完美,因为在平日里难得一见,但凡让业余爱好者有意识的去做摄影,那些特把相机当回事的人,从来不关照自己的生活,在惯性的概念里,摄影无非是花花草草。另一方面,纯粹的无意识拍照,如果没有经过有意识的选择,零落的照片也不能显现出力量。 有些个体能把无意识和有意识在一个人身上结合起来,比如以家庭快照起家的大师拉蒂格和南格丁,或多或少就是这种工 作方式的体现。 把相机交给那些最需要相机的人——最让我感动的还是上面提到的红灯区孩子的摄影活动,摄影师Zana Briski将这个活动作为一项公益活动坚持了下来,她创办了kids with cameras的组织;印度加尔格答,海地,耶路撒冷,开罗,kids with cameras组织为那些身处边缘的孩子开办培训班,他们希望通过使用相机表达,让这些孩子建立信心与希望,让我们分享他们的想象力。所有的活动的照片都结集出版,同时还拍摄相关的纪录片,纪录zana在印度红灯区和孩子们学习摄影的片子”生于红灯区”(born into brothels)获得了奥斯卡最佳纪录片奖。 Zana是如此幸福,而在摄影之前,和摄影之后,原来还有这么多的故事。

more photo more share

  打开美国摄影杂志在线网站的论坛,最热闹的是两个坛子:器材指南和读者贴图。前者,是多年以来大众一直最为关心的,而后者则随着数码相机生产力的强大而逐渐成为又一个热点话题。   小石板选择了yahoo相册作为陈列照片的场地,就照片分享网站来说,最近的排名是这样的。     Photobucket.com     Yahoo! Photos     Kodak     Webshots     Flickr (flickr刚刚得到尼康公司的广告)    其实上个星期刚刚有个学生问过我,她希望能够找个地方放她的照片,然后别人可以去浏览,还能够点评、提意见,让我推荐一个地儿。    这种状况一方面给那些寻找商机的人提了个醒,基于影像的生意越来越热闹,而另一方面这问题说明,基础庞大的摄影爱好者们,他们又奔另一个方向去了。

观念的摄影化:现代主义之后(在线影展)

1992年,新墨西哥大学艺术博物馆的策展人Steve Yates,策划了这个名为《观念的摄影化:现代主义之后》idea photographic: after modernism的摄影展,展览至今仍然值得一看。 策展人基于Santa Fe现代艺术博物馆,普林斯顿大学艺术博物馆,旧金山现代艺术馆的摄影藏品,追溯摄影现代主义的起源,梳理了摄影师从观念出发展开艺术创作的历史。展出的130幅作品,涵盖从现代摄影的先锋人物保罗斯特兰德,爱德华威斯顿等人到直到今天完全反传统的新一代人。摄影展以专题的方式呈现,在不同历史时期作品的并置对比中,摄影艺术的脉络显现出来,展现了摄影在艺术发展史上的地位。 Baltz, Lewis (American b. 1945) Park City, Interior 33, 1978-79 Lyon, Danny (American b. 1943) Ellis Unit, 1968 Edelson, Mary Beth (American b. (…) Read more

纽约帕森艺术设计学院( Parsons School of Design)摄影课程

  太空飞船计划的创造者Charles Harbutt,目前在纽约帕森艺术设计学院( Parsons School of Design)教摄影,以下是他们摄影系的部分课程。 本科:   彩色摄影研究   影室摄影研究   探访艺术家工作室   纪实摄影以外:学生可以根据自己的意愿选择纪实摄影题材,变现方式即可以是传统的表现方式,也可以用完全个人化的方式,比如自拍,基于文本的拍摄等等。   解构家庭影像(家庭相册和当代艺术的关系)   艺术设计   素描和绘画   实验课——如何将传统的摄影方法,比如塔尔伯特的蛋白相纸等技术应用于当代艺术的创作   数字影像与传统摄影   动态影像叙事研究   时尚摄影研究 (…) Read more

小师班课程一,太空飞船计划

这个计划是前马格南的摄影师Charles Harbutt在他的培训班中的一个训练,麻省理工学院的纪实摄影课程中也引用了这个练习。 题目是这样的:假使你将要乘坐太空飞船离开地球,永远不回来了,在飞船上将不会有任何形式的娱乐,也没有装饰品,同时也没有镜子、不能看电影、也没有其他艺术品等。你将以加工好的食品为生,并且只能引用过滤后的尿液。然而,你可以随身携带十张照片。 接下来的工作就是,请你为自己准备你认为最需要的十张照片。 (ps 蓬蒿人是不是在于老师的课堂上做过这个作业呢?) 注意事项: 1,这个计划试图研讨影像与我们生存的关系,也许我们应该回到摄影术发明最初时的状态,从“鸽子窝”开始观看世界——我们为什么要用相机观看这个世界呢?我们又如何展开对这个世界的观看。 2,我能想到对这个专题有参考意义的书是,本雅明的《向灵光消逝的年代》,当然,这个专题的完成也不是必须要有任何专业指导,各位只要依着自己的心去拍摄就好了。 3,10张照片可以是以前就拍过的,也可以是新拍摄的,专门为这个题目而拍的。 4,这个题目的完成时间是两周,两周以后没有完成的视为自动放弃。呵呵,要干一件事情不逼是不成的。作业我初步设计大家都上传到雅虎的相册上,不知道还有没有更好的办法。 5,根据同学的建议,我们可以用msn进行交流,我申请了一个账号xiaoshiban@hotmail.com各位可以加我,然后我把大家的账号统计过后再告知诸位。可以确定一些交流的时间,具体的我还没有想好,有好主意的也可以提哦。

周日小广播

1,华盛顿邮报8名摄影记者1名图片编辑被报社一次性买断工龄,离开报社。此次华盛顿邮报一共有70名编辑人员以相同的方式离开。原本华盛顿邮报摄影部门有47名工作人员,此次精简以后,报社的摄影部规模回到了90年代改版以前。近些年来华盛顿邮报订数不断下降,广告效益不佳。详情参阅 http://www.pdnonline.com/pdn/newswire/article_display.jsp?vnu_content_id=1002612004 2,今天开幕的世界编辑大会的研讨主题是未来的报纸——电子化媒体(e-papers from tabloid to tablets)电子报纸的模式与网络互动性如何结合,传统的报纸如何在网络上发扬光大是本次研讨的核心。 3,丹麦报纸Berlingske Tidende 开始改版变小,这份报纸是欧洲最古老的日报,报纸变小是近来的一股潮流,有人评价其背后的原因——1,节约印刷成本以应对订阅下降带来的经济危机。2,版面形式更加友好,更加符合看惯了电子屏幕的读者的需求。 4,shock杂志一波三折,原来封面使用的照片竟然是一张盗版图片,shock不得不换用照片,换上的照片是中国摄影师的作品,唉,说什么好呢。              原封面                                                                     新封面 更多shock 版面

完全名单

如果有遗漏或者错误请跟贴,周一的时候我们将开始第一阶段的活动,我们的开班目的是以荷兰大师班为契机举办,虽然不完全和他们一样,但是其中必然有大师班的影子,我猜想这里有些朋友不是很了解大师班项目,大概在活动进行中也会感到和自己的愿望不符,可以随时退出。 小荷 E6 Bresson 枯墓隐老 陈娟 梦上天岚 Antonis Stone Susu 夏宇 马飞 蓬蒿人 Muyi 小饭 汗衫 小李 小葵 流浪狗 Lily Xingguangli Antonis sudan 木格 Yuwenhao

小师班名额已满

现在报名已经有20人,本来预计在10人以内,已经大大超额。感谢报名的这些朋友们,出于对我的信任,参与这个似乎有些无厘头的活动。 但是又有什么不可能的呢?所谓大师与小师在今天这个平行化发展的世界,也许已经没有什么区别,或者拉近距离。 需要说明的是,我也是小师班的一个学生,也承担组织者的任务,但是我们需要一起学习。 我稍加整理一下再公布名单。

小师班进度

1,the way of seeing 观看的方法 利用Charles Harbutt的太空舱计划研讨影像与我们生存的关系。 2,looking arournd 看世界 观看荷赛大师班学员的作品,看当代青年摄影师的拍摄风格走向。 3,who am i 我是谁 确立拍摄主体的地位,确定拍摄的主题和拍摄具体内容 4,from words to article 从单词到文章 如何从拍摄单张照片到结构一个图片专题 5,multimedia report 多媒体报道 学习用多媒体展示图片的方法 小师班报名已经超过10个人了,形势大好,但是小师班是真正的通过拍摄进行学习的小组,如果不能够跟上进度,拍摄上没有保证,忘三思。 现在所有报名的都已经被收编,我们的目标是最多20个,到达这个数目后将不再增加。

小师班招生

今年的荷赛大师班已经尘埃落定,其中没有中国学员,依然欧美居多。 我昨天突发奇想,想通过网络结交一群朋友,我们一起来弄一个小师班。注意:这不是笑话。 小师班的具体内容是这样的: 1,组建人,逆光。逆光将把她本人在北京参加荷赛讲习班以及在荷兰workshop学习的经验,与全体小师班学员分享。 2,学习内容:今年荷赛大师班的作业题目是“risk”,他们的学员已经开始操作这个题目了,我们也用同样的题目展开拍摄,时间从即日起到12月荷赛大师班开幕,与其同步,以期展开对比竞争。 3,特殊要求,这个小师班完全是通过网络展开互动(netgroup),同时对新媒体展开探索,因此要求作品都为带声音的多媒体图片故事,具体样式参看动感马格南的样式。 4,对声音以及音乐的控制,拟采用威逼利诱的方式邀请逆光的夫君作为顾问,因为其号称专业音乐制作人。多媒体制作的技术顾问拟邀请段同学和马同学参与。 5,本班没有任何组织的支持,纯属自愿,但是力求专业 6,报名方式——时间在两周之内,请跟贴,或者发邮件至renyue75@263.net ,两周之后如果没有超过五人参加,此帖作废,逆光自己玩儿。

我在京华时报创刊五周年摄影展上的发言

借一下曾璜老师的东风,他的博客也有同样题目的帖子 最近在《京华时报》上看到一篇文章,几个生意人被绑架之后仍到一个偏僻的工地,使用的照片不是摄影记者拍摄的,而是当时在现场的读者。当然,这样的事件在我们的媒体已经时有发生,最为著名的当数伦敦地铁爆炸案的手机作品。从理论研究的角度来看这件事,这就是近来很受关注的公民新闻(Citizenjournalism)以及公民新闻摄影(citizen photography) 以这个例子作为开头,是想说今天的摄影记者或者说视觉工作者面对着和从前大不相同的传播环境,这是一种严峻的挑战,但是绝对不是灭顶之灾。它并不意味着职业化的消失,反而要求我们更加职业化,这是我们所能够采取最有效的对策。 但是,这个职业化的落脚点,将不再仅仅是把一张照片拍好,而需贯穿在整个影像的传播过程中。 就《京华时报》的摄影而言,他们做到了职业化但是也有不足。在我的课堂上常常会举两个关于京华的例子,就是这两方面的写照。 在京华刚创刊的时候,一个影友拍摄了一张煤气罐爆炸伤人的照片,跑了好几家报社都没有人登,京华将其花大价钱买了下来,并且刊登在了头版。作为一张面对市民阶层的都市报,京华十分清楚自己的定位,对突发事件的重视,抢硬新闻使这张报纸特色非常鲜明,对突发新闻的操作他们有一套自己的理念。我时常在他们的论坛里看到他们在如何及时准确地捕捉新闻方面十分较劲。本来,一张报纸需要的是冲锋陷阵的摄影记者,并不是大师与大腕。 忘了在哪里看到一位读者的抱怨,他说一家都市报的头版刊登了很大的一张照片,一个孩子的胳膊戳在尖锐的围栏上,他说这照片太可怕了,不能再看第二眼,怎么就能放在头版上?在京华的摄影集里我看到了这张照片,确切说是瞄到了,因为实在不敢仔细看。突发新闻,最容易引起争议的照片,传播者是走钢索的人,一方面是现场真实的信息的传达,一方面是对血腥暴力色情的把关,稍不留神,就可能从钢索上跌落,两头不讨好。作为对硬新闻如此重视的一家报纸,如果能够率先在争议照片的刊登方面形成自己的一套操作规范,对于我们这个行业都是幸事。

影像的暴力

我还想接着昨天的话题,关于shock这本画报的话题,昨天文章的结尾又犯了“荔枝蜜”的老毛病,又进行了高大全的拔高与展望。因为真实的状况是——“生活“那样的年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假使shock这样的画报在中国登陆,一定也会大卖。 1833年9月3日本杰明·H·戴在美国创办了“纽约太阳报”,刊登的主要内容是是凶杀、犯罪、审判、失火等社会新闻。这份售价为一便士的报纸揭开报纸廉价与大众化这一历史性转变,也从而促使了传媒这个行业的真正兴起。 1919年“纽约每日新闻”报诞生,历尽千辛万苦的偷拍电刑照片让这份小报大卖。直至今天这份报纸依然存在。New York Noir 画廊曾于1999年出版了画册“黑色纽约,每日新闻报纸中的犯罪照片”,(亚马逊书店)收集了100张暴力血腥照片,诸位可以在每日新闻报的图片网站中看到。 对这本书里的封面有如下介绍:“在一个恐怖的黑夜,闪光灯刺眼的灯光照亮了一具女尸,她的丈夫伤心欲绝,犯罪嫌疑人被手铐铐着,而这个不知名的摄影师,他的作品将很快登上第二天小报的头版,会让整个社会震惊(shock the nation),然后他要做的就是,寻找下一个猎物。” 今天的摄影师仍然在寻找他们的猎物,他们的行为有过之而无不及。影像满足了人类的偷窥的欲望,满足了人类借助他者体验的自虐心态,人类天性里的这一点点暴力倾向与影像的真实直观一拍即合,而在当下技术的帮助下,更加无孔不入。 影像有其厚重性,但不是所有人对影像的阅读都兢兢业业,更多人追求的是生理刺激,从这个角度来说,“shock”这样的杂志不过是戳穿了皇帝新衣的谎言。“光与影”努力办一本中国的“生活”画报,失败了,如果有一本“shock”这样的画报登陆中国,请千万不要震惊。

Page 168 of 171« First...102030...166167168169170...Last »
  • 摄影如奇遇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