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braryoo%e5%89%af%e6%9c%ac

纽约摄影书之旅

虽然纽约公共图书馆三楼美的令人窒息的Rose Main Reading是旅行者的圣地,但这里的座位却从来也不会稀缺。你可以随时坐下来读书。

办张阅览证很容易,只需电脑上填一些基本资料。但如果你只是个匆匆的过客,我推荐你去三楼的“建筑与艺术特藏”(Art & Architecture Rm 300),大厅左手尽头推开门就是了。

轻声点。虽然没有阅览证,但你也不是游客。 Read more

bresson-1

1952年,布列松出了一本书

我喜欢Clement的写作方式,他如同审视一个人去审视一本书,并将之联系到布列松本人对人物肖像摄影的理解,布列松说,对一个人,我想要引介其存在于衬衫和皮肤之间的样貌,Clement说,对一本书,我要阅读存在于文字之间,页面之间,图片之间的那些内容。

书是具体有形的,这整篇文章就是围绕着此摸得着的物件展开分析,而非看待一组作品。一本书为一组照片提供了语境,这位历史学者则为《决定性瞬间》这本书的阅读提供了语境,将之放到摄影师创作生涯里,历史脉络里,以及摄影书出版的历史之中。 Read more

ill-1

吞书记,照片与画的故事

其实当初就是冲着这本书的名字买的:《现实的错觉,自然主义绘画,摄影,戏剧以及电影,1875-1918》(Illusions of Reality, Naturalist Painting, Photography,Theatre and Cinema,1875-1918)。不要被这一串儿名词吓退,在这里,它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目的:再现现实。且不仅是再现,还要精确地再现——达到逼真的效果。想到这里,有什么是比摄影更合适的媒材?然而,这就是故事的微妙所在,在艺术界尚未有任何身份,无论摄影再现现实的功能如何强大,却只被视为一种辅助手段。

您且请慢慨叹,我并不为此悲哀,书中的这些画儿,要我看,都是照片!它们就如同现今的数码照片,不过是把“底稿”处理了一下,只是彼时必须由画家亲自动手在画布上完成PS。历史绕了一圈,又回来了,这真把我给看乐了。好欢喜! Read more

moon1

写给报纸的情书

当你推开这扇门,进入Javier的书中,是302页有趣的文字,被击中的将是任何预言报纸将死的人。最主要的射击对象是:鼓吹网络代替一切的Jeff Jarvis,赫芬顿邮报的创始人Arianna Huffington,以及Twitter。Javier认为:他们假装是灵魂之导师,但除了夸夸其谈,并未做任何实质努力。而在twitter上,我们所做的无非是发射大炮,创纪录,吸引围观者。这真是一个实打实的名利场。 Read more

wpp%e5%89%af%e6%9c%ac

荷赛结束了

如果你生活舒适——真的很棒,没人拦着你,但世界上却也有一些人,经历着痛苦,恐惧,伤害,不公。摄影记者的工作就是照亮这个世界,用强有力的照片把人们带入,感受到那些不如我们幸运的人存在,并意识到这是“我们的问题”,不只是“他们的问题”,我们可以一起来改正它。 Read more

New-Documents-7eeffdf3d150014b9d645128fb626ed5

又一次,新纪实?

萨考斯基所做的这个展览,坊间大多数评论着眼点都在与它对“传统纪实摄影”的革命,也有人看重参展的那些快照中的灵机。但在我看到这最后段话之后,却宁可认为萨考斯基的目标正如展览的题目,就是要展示这三位摄影师给人类留下的档案。这些档案带有情绪,没有任何粉饰现实的意图,显现的是这个世界的缺陷。策展人认为它们值得珍藏——且就在档案馆。 Read more

一来一回:评论摘抄

历史对于淘汰“坏”似乎比较有效,但对于发现“好”却不太得力。

当时人认为好的未必就好,但好在我们永远有机会再判断它好不好;当时人认为不好的未必就坏,但坏在我们可能就没有机会审视它到底坏不坏了。这对作者是非常残酷的,好的创作不见得能得到认可,通过“终于存在”来证明它与其他作品之间“明明白白的的是非之别”。但对受众倒未必有多大损失,某个作者或某部作品也许被偏待,但历史在总量上已经为任何一个读者筛出了足够多的“配存在者”。 Read more

photobookagain

再谈摄影书

摄影评论人Jonathan Blaustein前几日随口唠叨了两句:“当下,几乎摄影师把他们的每一个项目都做成了书,市场上有太多的书,但很肯定,并非所有的书都有很好的销售量,已经供大于求。”他这话一出立刻引来一堆反对意见:“别碾压我们的梦想!” Read more

epfhdiprkubvilmylaja

为什么要把苦难拍得那么美?

归根到底,一张新闻照片的职责就是指向一个事实,使之明晰,摄影记者对恐怖照片所进行的“美化”,与其说是一种修辞,倒不如说更像是一种“修饰”,类似殡仪馆里美容师所做的工作,让死亡和痛苦变得可以被观看,是不得已让死亡不是那么直接的婉约表达。 Read more

乌啦啦,庆祝博客十周年!

在这一天即将过去的时候,我突然想起这个日子是我写博客十周年,不过,这个日子,这一小撮儿符号,4月4日,就已经证明,开写的那一天就没有打算庆祝。 但其实,好吧,我早就记得这个日子,只是因为近年来的懒惰,都不好意思庆祝了。 当然,我还是得好好想想以后应该写点什么,契合我当下阶段的心情,符合我当下的需要。这个转型是必然的,因为毕竟已经十年了嘛。至于怎么弄呢?这个信息……处理中…… 过两天再来蹦跶。 #为了外星人以及人类学家做研究而特别书写的庆祝#

stephenshore

我的Instagram友邻:史蒂芬.肖尔

肖尔说:“我想要拍摄那些自然而然的照片,一种正在看的感觉,并非是从这个世界拿走些什么,并非是从其中制造什么艺术。”在肖尔看来,摄影师在表征这个世界的时候,他们不是非要传达一种隐喻,摄影师要寻找的是心理的,情感的,和文化的共振。

共振这个词,真的是极好。

那么话又说回来了,我自己究竟喜不喜欢肖尔呢?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因为里面包含一种很复杂的情感,只能一边看,一边感慨。 Read more

Page 1 of 17112345...102030...Last »
  • 摄影如奇遇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