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不起的brian storm

Brian Storm这个在密苏里新闻学院拿到硕士学位的家伙果然不同凡响。 你的链接里有没有MSNBC的每周图片?这个栏目囊括了每周来自世界各地的精彩图片,更加有意思的是,最终会让读者选出他们最喜欢的一张当周最佳图片,这个结果常常让业内人士大跌眼镜。——这个栏目是Brian创造的。 你的链接里有没有MSNBC的图片故事?它最早运用了幻灯片演示的方法(slide show)讲述故事,也许是第一次,你在这里看照片的时候,可以同时听到声音,来自现场,来自摄影师。——这个栏目是Brian创造的。 在职业生涯的巅峰时期Brian被挖到了corbis做副总裁,自从被盖茨收购以后,这个图片社江河日下,收购sygma带来的罢工风波,底片丢失危机让这个图片社狼狈不堪。两年后Brian也很无奈的辞职。 大家都认为Brian的职业生涯已经跌到了低谷,他还能去做什么工作呢?2005年一个网站成立了,这就是Mediastorm 这个网站由华盛顿邮报支持的网站,展示了大量精彩的幻灯片演示作品,另一方面,网站的一个重要业务是向各大媒体提供制作多媒体故事的咨询,Brian组织了一支专家队伍并且结合自己的多年工作经验,风风火火地开展起多媒体业务的拓展工作。 我说Brian了不起,因为他的职业生涯给我们诸多启示,或许依照传统经验,他应该是一个很好的摄影记者抑或是图片编辑,但是Brian走了另外一条道路——在今天这个时代,创新变得尤为重要,在新闻摄影领域也有诸多创新机会——影像不仅仅是力量,它也可能成为财富。

视觉文化与新技术

Dennis Dunleavy是一个我在互联网上不期而遇的家伙,他的博客的名字叫“存于心中的真实——影像并非如此伟大”,个人介绍是这样说的:关注视觉文化、报道摄影以及新技术。如果说视觉文化和报道摄影还算颇有关联的话,又和新技术能扯上什么关系呢? Dennis dunleavy 刚刚结束一个采访,他把照片压缩之后使用一种叫做“live show”的软件进行编辑,这样可以获得用静止照片制作的视频文件,之后他把一些已经混录好的声音文件添加进来,最终完成了展示。 这个作品被他上传到一个叫做我们的媒体网站,此地有大量读者上传来的视频、音频以及文本文件,网站鼓励读者分享他们的信息,学习如何建立自己的公民媒体,从而使这里成为一个独立的全球化的信息中转。 一方面是先进并且易于操作的软件使个人具备了生产“故事”的能力,另一方面互联网提供了平台可以发布并且共享这些“故事”,基于这些新技术大众的变成了小众,而小众的又成为了大众,一个真正的大众时代到来了,所谓大众不再莽撞无知,游离散漫,而是鲜活的存在于你身边。 而视觉文化也发生了新的变化,正如dennis所言,视觉文化通过视频文件得以更充分的传播,而这两者则在互联网这个媒体上以完美的方式结合。而各种不同的传播形式——静态的、文本的、动态的、音频文件——他们的混杂将会成为非常有力的传播媒体。 dennis的确没错,在这个时代,谁还敢说自己不懂技术?

庆祝五四青年节

这是应中国摄影报的要求给学生的照片写的评论 寻找一种安静的表达方式 在一次业内同行的聚会上,一位摄影师问我:“你的学生都在拍什么?”我还没有来得及回答,他又补上了一句:“有没有片子拍得非常安静的?”这个问题让我一惊。 或许这就是梁辰的照片吸引我的理由吧,她的专题摄影作品《墙》,给我很深的印象,而事实上她没有使用任何炫技,她的被摄对象也并非一些极端分子,但是这些影像却很耐读,因为她拍得放松,照片的主角也很放松,而我们这些读照片的人,便看到了一种再自然不过的真实状态。 把注意力从对摄影形态的注意转移到对拍摄内容的关注,看起来并不难做到,但是对于处于今天这个信息爆炸年代的年轻人来说,却非常困难,因为复杂多元的咨讯让学习的过程从循序渐近变成了跳跃,甚至飞奔——所谓的摄影大师、流派等等,一切都近在眼前,又似乎唾手可得,那还有什么可以等待的呢?于是你更容易看到的是一些多变的、夸张的以及浮躁的摄影语言。 的确,对于我的学生来说,安静正在成为一种稀缺的素质。而梁辰的墙的作品正是找到了一种安静的表达方式,看似不经意的拍摄,恰恰让她更加关注自己的拍摄对象,而最终的结果也正如她自己所阐述的:“当这些曾经击中我的时光碎片叠加在一起时,就具有了某种象征意义,成了凡俗琐碎生活中的隐喻与见证。”

美国国会图书馆里的宝藏

感谢佬关,这下又有福了 根据线人佬关的举报,说美国国会图书馆有大量照片可以欣赏,今天早上紧急研究了一下,终于有所突破。 可以浏览并下载美国国会图书馆照片的网址在这里 Lee, Russell, 1903-1986, photographer 如若欣赏经典的美国老照片,这里是一个非常不错的去处。图书馆馆藏照片近百万张,大部分都已经数字化,可以检索。不过因为照片繁多,必须知道确切的人名和事件才能够顺利进行浏览。如果没有确定的目标可以在它的推荐照片中浏览观看 在这里可以看到不少在摄影史上鼎鼎大名的照片,比如农场安全管委会纪实摄影收集了16万张黑白负片,10万张黑白照片以及1600张彩色照片,其中多罗西兰格的《移民母亲》被当作经典范例,关于这张照片的来龙去脉有详细解释。 馆藏图片有插图,新闻照片,纪实摄影,广告宣传照片,艺术摄影、商业摄影,艺术设计图片以及家庭相册,在馆藏介绍里你可以看到这些分类图片库的介绍。 虽然提供高精度照片,但是并不是所有的照片国会图书馆都拥有版权,部分照片属于公权(public right)照片,可以使用于媒体,但是必须在署名中注明照片的出处是美国国会图书馆馆藏。 多罗西 兰格 FSA摄影

如此狗仔队

近日,北大一女生在云南旅游不幸遇车祸身亡,在其同学尚未知情的情况下,她们接待了一位特殊来客: 昨天下午有一个高高瘦瘦黑黑的女生来到我们楼,自称是小y的同学,从哈尔滨坐了九个小时的车,说是跟小y说好来玩的。当时我们觉得有点突然,所以跟她说小y不在。她说她是提前来的,想给小y一个惊喜。当时我们觉得不好办,她说她跟小y联系不上,要是能联系到小y男友的电话也好。见她很无助的样子,我们就给她在网上找到了房子。她说时间还早,很无聊,我们好心就让她上来先在寝室呆一会儿。 她上来之后说了几句话就拿出相机来拍,我们觉得不好,可是鉴于是小y的同学就没拒绝她。 后来她就开始跟我们聊关于小y的话题,问的问题都很隐私,后来见我们不太喜欢她,她就下去买了水果上来又跟我们聊,之后不久就走了。走了以后发了个短信说她很感动,是流着眼泪给我们发短信的,我们觉得莫名其妙。 今天早晨我们才知道小y的噩耗,上网搜关于事故的消息,竟然发现新浪、华夏网上面写了关于小y的事情,我们都出离愤怒了!!!这种欺骗我们,出卖我们感情换取吸引眼球事件的行径令人发指,我们要求公开道歉!逝者已矣,希望生者能够让她安静地离开。不要再追问了。 这群愤怒的女孩也很无助,一位显然是业内人士在跟贴中说:“如果这个记者所写的东西没有失实,那就很无奈了,或许她还可能因为这次采访,获得报社的额外奖金。”

还想“看”超女

这是一个主意,看超女海选的时候冒出来的。 电视太快了,我还想看照片 ,如果有摄影师能够为这些女孩子每个人拍一张肖像,不要别的就要她们唱歌时候的哪些装扮,哪些身姿,不要摄影师做任何评论,大概就可以成为一种反映当下生活很好的记录。

到底叫什么好

在nppa论坛上看到的,挺有意思的。 一个哥们在一家小型日报里工作,搞摄影的就他一个人,以前12年来这个职位一直叫做“chief photographer”(类似于主任摄影记者),有那么一天他的老板突发奇想,既然摄影部只有一个人,还搞什么“主任“,他希望换个称呼,于是在互联网上展开征名启示,应征者提出如下意见: 1楼——Senior Photographer 高级摄影记者 2楼——如果报社还雇佣其他自由摄影师,那么叫主任记者还是最合适的,如果从头至尾只有你一个人,那么主任记者就是空头的。 3楼——称呼是不重要的关键是干什么,如果你的职责涉及到与他人沟通并作出决定,那么这个称呼还是合适的。如果换称呼是你老板为了削减工资的诡计,那么战斗到底。我报社的所谓“主编 出版人”从来就没有来过编辑部,看过任何报样,做过任何编辑工作。 4楼——从语言学上应该叫 唯一的摄影记者(sole photographer),这当然比较好笑。 如果你承担任何管理工作,应该叫图片编(photo editor)假如你是唯一的全职影师,那就应该叫 staff photographer(类似于媒体摄影职员) 5楼——senior staff photogralpher高级摄影职员,即满足了老板的意见,也体现了你的重要性 6楼——只有一个人,并不意味着工作就变得简单,你老板太小看这份工作了。我觉得如果对于你的职业生涯的发展来说,你需要保住这个称呼,因为这样你的简历可以让你将来更容易找到合适的工作。

千万不要去798

最近很郁闷的一件事是去798凑了一回热闹,大山子艺术节开幕的那天我在798。每当你举起相机打算拍些什么的时候,就会发现身边有一群比肩战斗的人,然后会更加郁闷的发现这些拿着相机积极拍照的人都是“艺术家”。 798不仅“艺术家”熙熙攘攘,还有众多的外国人,这些老外对于798的生存看样子举足轻重,因为你可以从展出的作品中看出端倪,艺术家没有办法对政治作过多的品头论足,于是草根阶级成为了他们戏谑的对象——大众在他们的作品里往往是低智商的,符号化的。而作品的最终目的很明确的指向了这些外国人。 让我对这件事情恍然大悟的还是前年平遥的策展人学院,我充当的是一个速记员的角色,我的成果诸位可以在《图片编辑手册》中看到,当我记下了下面这一段话的时候,我为我在798看到的一切找到了答案: “筹划前苏联观念作品展的时候,我只是想告诉大家苏联有这些团体存在。展览结束后,很多策展人开始到前苏联旅行。这些西方的艺术商人进入以后,他们到处寻找观念艺术,他们声称这是伟大的作品。从那时开始,前苏联的艺术家开始创作各种观念艺术作品,开始做一些庸俗的,为取悦那些西方的艺术商人创作的作品,这些作品或伪制或仿制,但都是可以在市场上流通的作品。” ——约翰雅克布《策展人的困境》

尤金理查兹,我为什么要加入VII

VII图片社的摄影师从七个变成了十个,最新加入的就是著名的报道摄影师尤金理查兹(Eugene Richards) 在接受《美国摄影杂志》访问的时候,尤金这样介绍他加入的理由: “Vii吸引我的一个重要原因是这个团队的视野非常宽广,触角涉及到了其他媒介,比如纪录片,文本的写作等等。” 而尤金本人则正在给“The Nation”杂志写一个叫做“战争是个人的”的专栏(war is personal)

当播客遇上“拍“客

摄影一直试图摆平自己和文字的关系,却在这个新技术时代和声音不期而遇。我的电脑里正在播放来自《美国摄影》杂志播客频道的音频,摄影师Chris Hondros在介绍他在伊拉克采访的经历。而昨天提到的动感马格南网站也提供这样的音频下载。葵葵啊,你要是想练习听力,这又是一个好去处。 被称作硅谷教父的约翰杜尔,他以网景拉开了互联网时代的序幕,而对google的投资让他赚进了44亿美元,这家伙看准的新的投资项目中,其中有一项就是声音。 声音也可以用来赚钱?播客——这个名字来自英文podcast,而pod一词源于苹果公司生产的ipod,就是这个小家伙让苹果公司起死回生。ipod不是一个简单的mp3,它倡导的是一种生活方式,伴随着配套软件itunes,一个可以购买音乐下载声音的软件,个人电台同时应运而生。而个人又变成了大众的,一些媒体的网络版把自己记者的采访录音也搬了上来,你要是没有时间看,或者你觉得看得不过瘾,看得太遥远,那么就听吧。《美国摄影》杂志的播客就是因此产生。 如果说《美国摄影》的播客与摄影的关系还仅仅是播放的题材是与摄影有关,动感马格南的播客则让声音和影像完美联姻,与一般的动态视频不一样,它仍然具有静态影像的一切优势,比如瞬间的魅力,光影的魅力,以及能够让人静心思考,同时自述者的声音,现场的声音,更使人身临其境。 带声音的照片播放?一定有人认为这并不新鲜,但是与前两年不同,传播渠道正在发生变化,读者可以订阅这些视频播客,然后在自己的诸如mp4一类的便携式播放器上观看,也可以在手机上观看。一个巨大的需求市场正在形成。动感马格南做的就是这样一件事情。 各位摄影师们,是时候买一只录音笔了,而哪一天我们还可以闻到来自现场的气味呢?

我爱马格南

疯掉了!你不知道这个世界变化有多快,快得让你难以想象。 我爱马格南,因为他们是如此可爱,如此超乎想象。 从卡特里娜飓风现场回来的24小时内,马格南的摄影师Thomas Dworzak仍然保持着高昂的精神,他在整理图片,同时也在整理声音——来自现场的声音,以及录制他的所见所闻,这一切将出现在“动感马格南”网站(magnuminmotion.)的幻灯片展示中。点开Thomas Dworzak关于飓风的报道“幽灵城镇”(Ghost Town),你听到了直升飞机盘旋的声音,水声以及嘈杂的人声,这些声音以及这些画面,让我肾上腺素分泌加快,激动不已。 我干嘛如此激动,首先,作为一个普通观众这东西把我拽到了现场,其次作为一个所谓专业人士这东西让我看到了摄影的更多可能,第三,作为马格南的敬仰者,我更敬佩他们的这种与时俱进的“动感”。 不管怎样,作为一个还不算太老的人,我喜欢新鲜与变化。我曾经提到过pixlpress网站的互动式专题摄影,恕我孤陋寡闻,动感马格南里的专题全是互动式专题Interactive Essay,我感觉他们改良了pixlpress的形式,每个专题都保持一个主线发展,在页面的右下有一个菜单,从这里你可以看到相关文字、链接,反馈以及摄影师的其他作品,清晰多了。

再次展开我的超链接之旅

上面两篇博客的写作触发了我的另外一个超链接,其实我还有一个宝贝——密苏里新闻学院的《基础新闻摄影课程》(Basic Photojournalism)昨天在上专题摄影课的时候刚刚给学生讲过。 如何掌握最基本的新闻摄影技巧,有很多切入方法,密苏里的这门课程完全是以拍摄作业为主的,而这些作业则一环套一环,呈进阶学习的状态,很系统,如果能够把这些作业完成,基本上就可以胜任新闻摄影工作了,而媒体在寻找合格的新闻摄影记者的时候恐怕也应该找具有这样的基本拍摄素质的人。 肖像 真实的感情(honest emotion) 关系(interaction) 拍摄同学的生活(classmate project)——把前面三种技巧综合运用起来 人造光摄影(artificial light) 群像(group portrait) 反映人存在的空镜头(people without people) 图片故事(picture story) 寻找色彩(seeing in color) 体育(sports)

无国界学院

昨天贴了麻省的一些课程,lily小朋友很喜欢,忽然想起我还有一个宝藏,干脆也贡献出来。 这个网址叫做新闻学院(news university)是以新闻教育为主的一个网络大学,每门课点开以后都有诸多惊喜,因为课程非常生动,大都是多媒体形式,可以自动播放,还可以进行远程的作业练习。其中与新闻摄影有关的几门课都不错。 强烈推荐 争议照片的处理方法这门课(Handling Horrible Images )(在poynter网址上也有这个课件)。很全面的介绍了争议照片处理过程中面临的诸多问题与对策。另外,最近这里还增加了很多多媒体的课程。 其他还有: 版式设计中的色彩运用Color in News Design 多媒体报道 Multimedia Reporting: Covering Breaking News 摄影的语言 Language of the Image

我在麻省理工学院学摄影

在网易的“有态度的新闻”系列专题里,看到有关朱学恒的介绍,他将自己翻译《魔戒》获得的版税全部投入到一个事业里——开放式课程计划,招募志愿者翻译麻省等国外高等学府的开放式课程,借助互联网进行知识传播: “我们希望能够用开放原始码的理想、精神、社群和技术来挑战开放知识分享的这个新理念,让更多的人可以分享到知识。” 而这个耗尽他全部身家的事业也曾经为我带来惊喜,翻出博客开始之初的这个帖子,一晃都快五年了,很多当时还在进行时的课程都已经翻译完成了: 又搞了一个噱头。清晨8点钟,我还坐在北京的家里头,但是麻省理工学院的春季课程——Documentary Photography and PhotoJournalism: Still Images of A World In Motion这门课我却着实在读。 昨天,在我的众多收藏的链接里,我又开始了超链接之旅。先找到了一个叫做開放原始碼理念的開放式課程网站,几个著名高校开放了他们的众多课程,而且还有志愿者将其翻译成了中文!于是我尝试输入photojournalism看有否新闻摄影的课程,但是出来的全是麻省理工学院的课,起初只有课程编号,并没有具体名称,我心想,一定是错了,麻省不可能有摄影课,但是好奇心让我点开看了一下,哈哈,我发现了阿里巴巴的宝藏。 麻省真的有摄影课以及众多的与视觉艺术相关的课程: 人类学院的記錄文化(Documenting Culture) 建筑学院的目击现场:以摄影作为探查方法(Sites in Sight: Photography as Inquiry) 建筑学院的视觉艺术概论(Introduction to the Visual Arts 建筑学院的摄影概论(Introduction (…) Read more

我们的命啊

这是vu图片社摄影师Stanley Greene在2004年世界编辑大会上的讲话,我最近脑袋里一直想的是数字技术给了新闻摄影新的生命,但是他却认为数字夺走了新闻摄影的生命: “新闻摄影记者正在濒临灭绝,因为照片被看作是商品或者科技产品而摄影师作品的内在涵义却被忽视了。 媒体和图片社都很重视新闻摄影的技术性,编辑们似乎更青睐那些“即时”的图片而不是需要花费时间才能拍到的照片。我最近在伊拉克拍摄一组图片故事,反映战争对人们的伤害,虽然这是一个很好的题材,但是我的作品无处发表,或者被当作插图摄影的一部分。对于我来说,这不是一个报道突发事件的图片故事,而是从更深入的角度切入的一个更重要的故事,我尽可能快的把我的胶卷运回了图片社,但是他们却说我的照片不够有冲击力,周围所有的人,包括我的图片社,他们想要的仅仅是暴力!” 看了这段话,真的很是忧伤。VU图片社有够牛的,他们的摄影师在我的记忆里都不食人间烟火,但是这段抱怨却着实发自这样一个原本个性十足的法国图片社。 不能否认新技术时代给了新闻摄影动力,麦克卢汉“媒介即讯息”以及“地球村”的预言变成了现实。但是新闻摄影也许作为一种渠道,一种更重要的传播形式获得了新的生命,但是他同时如Stanley Greene所言,也丢了命。在技术的浇灌下,新闻摄影变成了一朵妖艳的鲜花,它的美丽却太过粗浅,而也可能是短命的。

Page 170 of 171« First...102030...167168169170171
  • 摄影如奇遇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