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中的小世界,耳畔的喃喃细语

《眼睛,耳朵》(the eyes, the ears),川内伦子的这本摄影集仍然保持她一贯的风格——对日常生活的缜密观察,凝神静气地观看。 在这本影集里,她更是将照片和一些仿佛是拍照同时在耳畔响起的喃喃细语放在一起,让观者一同在她的小世界里沉醉。 我要看,我要看 我要看,要看 我就是要看 我要看 我要看,我却不能看 我要看 要看。 “I wanna see. I wanna see. I wanna see. I wanna see. I wanna see. I wanna see. (…) Read more

超过140个字:阿勃丝的碎碎念

去年秋天,光圈出版了阿勃丝的一部个人传记Diane Arbus: A Chronology,没有任何图片,这部编年史的文字来自早先的另一本书Diane Arbus Revelations——收集了黛安阿勃丝短暂一生中的各种碎片。新书把其中图片资料都去掉,形成一本纯文字作品。有评论者认为,它们实在太琐碎了,也许只有那些阿勃丝的死党才会感兴趣。 (今天一大早,我很不厚道地把卓越里最后一本Diane Arbus Revelations买走了……,当然你也可以到亚马逊上去买。) 阿勃丝的文字和她的照片一样好,去世之前两个月,曾给Artforum所要发表的她自己的作品集配文: 有一次,我梦到自己在一艘巨大的客轮上,四周苍白失色,闪烁着金光,丘比特爱神的氛围,洛可可风格的装饰,让它像一块婚礼大蛋糕。空气中有焦糊的味道,人们在饮酒赌博。我知道船着火了,就快慢慢沉没。其实他们也知道,却只顾做乐,跳舞,歌唱,亲吻,神魂颠倒。这里没有希望。我内心反倒乐开了花,这下我能拍任何我想拍的了。 …… Once I dreamed I was on a gorgeous ocean liner, all pale, gilded, cupid-encrusted, rococo as a wedding (…) Read more

一本小蓝书

我曾在亚马逊上买了一本二手的布勒松的“The Mind’s Eye”(思维之眼),没有想到扉页上竟然还有一段话,是一位祖父写给孙女的,这书是她的生日礼物。 我不太能辨认手写体的英文,似乎是这样的: My Grand-daughter, for some more serious reading and contemplation on the philosophies of a fabulous photographer,whom i have spend a lot of years admiring, i give (…) Read more

印刷帮的故事:一本手工编织书

南方同学的「关于信任的肖像实验」是我们专题摄影课的作业,之前在camp上放过。最近收到她的一个消息,说是她把这个作品做成了小书。 我一瞅,这是典型的她的作品(精灵古怪地)。书的外套是一个手工编织的口袋,都是被摄对象的话语,谈及他们对于信任的看法。里面有十七组通过这个项目而结识的“陌生人”的肖像,书的装订也是用麻绳和绵绳一针针地缝起来的。 这本“纠结”而又耗费人工的小书,绝无可能批量印刷,它纯手工编织,目前只有五本。以下就是南方做这本书的感受: 南方/文 大约半年前,就有了把「关于信任的肖像实验」这个项目做一个小册子的想法。因为除了相册里贴出来的照片外,还有很多当时对参与者的采访没有整理出来。这些采访都是以视频记录的,初衷是做一个类似于纪录片一样的小短片出来,但由于我实在非常不重视拍摄视频这一环节,出来的视频残残的,也就没什么冲动再去完成那样一个东西了。于是最后就转向了最传统的这样一种呈现方式:小书册。 在开始制作前,我想像它应该是一本很轻薄的小册子,它可以在人们手中传阅,就像以前我们在课堂上偷偷传给同学的漫画书或杂志。总之,它不可能成为一本能珍藏起来的书。但现在实际上它的开本已经被之前我所设计的大了不少,因为如果那么小,上面的采访文字可能就很难看清了。但它的材质依然非常轻,内页一半是非常薄的纸张,但代价是它观赏起来可能不是那么舒服,光线强烈时背面的字很有可能透了上来。在内页的材质上,还用了一种我从高中起就很喜欢的硫酸纸。每一张硫酸纸上都有每一对参与者的名字,在他们的照片和采访文字中间起着间隔的作用,它可以避免采访文字过于明显地干扰了我们对图片的阅读。还有了,这也是我想再一次感谢你们,每一个参与进来的人。 我很珍重你们所告诉我的,那些你们对于信任的看法和理解。我把那些有意味的句子印出来裁切成一条条,编织成一个袋子,正好可以装进这本小册子。编织袋是一种神奇的东西,它可以不依靠缝线、粘胶这些外力,依靠每一条带子的结构和力量,坚固地将自身支撑起来。希望我们所渴望的充满信任的世界,也能这样被构筑起来吧。 设计和排版的阶段里,我得到了在学校里学习设计的章茗皓同学的无私帮助;在印刷和装订的阶段里,我得到了我舅舅和我男盆友王丹丹的无私帮助。在这里都要深深地感谢他们。 按顺序都搁好了。不过后来我们还是觉得这个白色的封面太白了,最后跑了一趟金五星,封面换成了一种米色偏黄的软卡纸。 这里有我大部分的作案工具,针线,锥子等等。大部分都购买于金五星批发市场。拿针线缝制书真的很疼很累,那天戳得手都红了。 这是印满参与者对信任的看法的白纸。 编的过程比较有趣 最后的成品: 「信任」外壳 「信任」小册子 印有参与者名字的硫酸纸覆盖在他们的被访文字上。 有麻绳和棉绳两种绳子装订。有点像这个项目,每一组都需要两位陌生人来完成。小册子上有十七组陌生人,于是我就很无聊地在每条绳子上各打了十七个结。 大家可能也会比较好奇这多出来的半截。这半截上有「1、你如何理解信任?2、你在生活中信任的人或事物多么?3、你对陌生人信任么?4、为什么想参加这个项目?5、完成拍摄后有什么感受?」这五个问题。在看被采访文字时可以对照着看。 这第一份成品其实一个月前就完工了,但一直懒得放上来,现在算是对自己对大家一个交待吧。 由于没钱,所以我一共只印了五本。另外四 本应该四月份就会出来了。我还不知道如此处置这另外四本。可能是放在某些个咖啡馆或书店一类的吧,让这个世界的路人们都有概率会遇上这本书。最后我留出了 一页空白,打算让路人们在上面胡言乱语他们对于信任的看法。想要这本书的老板们可以豆油我,增加我制作的动力与效率! 「关于信任的肖像实验」拍了这么久,其实我自己疑惑也很多,困扰也很多,失望也很多。我现在也在犹豫是否还要继续。无论如何,这个小册子还是希望大家能喜欢吧 :) 作者原文豆瓣链接这里,作者的项目相册这里

印刷帮工具箱

接着昨天关于摄影书独立出版的话题,在这里把PDN的一个资源库搬过来。前段时间看到这篇文章,觉得它不仅为读者列出了独立出版的各种资源链接,同时也提供了一个从选择纸张到装订直至推广自己的摄影书整个流程的各个关节点,对于可能无法接触这些网站所提供的资源的国内摄影人来说,也许这种思路更可以作为一种借鉴。 各种做书的原材料提供(Supplies) Hiromi Paper Talas Hollander’s 图书装帧(Binding) Book Arts Web Designer Bookbinders The Society of Bookbinders John DeMerritt Bookbinding lone goose press Cloverleaf Studio The “Resources” section of the College (…) Read more

这是一种捧在手里的感觉!印刷帮来了

这篇文章是去年给《周末画报》写的。我其实不太喜欢把给平面媒体写的稿子再发在博客上,搞得跟凑数一样,而且语境也完全不同。 不过,最近“独立出版”这个话题似乎在国内越来越热闹,手里刚刚收到香蕉鱼书店做的三本小册子,假杂志也要做一个独立出版的展览,里面还有ofpix做的小书《克拉美丽》。这篇文章也算是关于独立出版的一个纵览,兴许能够给大家提供一些线索,于是倒腾出来搁在下面。 另外,最近的日子过得颇为紧张,写稿回邮件什么的如果有怠慢,还请见谅。 Ed Ruscha, Every Building on the Sunset Strip. Alhambra, CA: Cunningham Press, 1963. Detail showing accordion-folded book. Courtesy of Ed Ruscha © 2009. Photo: Paul Ruscha. 当一些当代艺术家把自己的照片制作得无比巨大,甚至要用整个房子才能装得下,意图将摄影变成一种适合画廊和博物馆展出的“墙面艺术”的时候,仍然有一些人背道而驰,他们只爱照片捧在手里的样子,比如,爱德华·如萨( (…) Read more

孔窥世界

在《针孔摄影》这本书里,遇到很多有趣的摄影师。他们痴迷于圆点(原点),可以用任何器具拍照;他们的照片,又古怪,又有趣。 比如那个意大利摄影师保罗治奥利(Paolo Gioli),我恨这个家伙网站没有英文页面,他的针孔作品太丰富了,但只能猜着阅读,各种各样的实验,从暗箱到宝丽来,用纽扣拍照甚至用身体拍照。他提到: “我的作品并非学术实验,而是透过空间中的一个点来理解空间的方式,正如我们所知道的,空间借助令人惊愕的光线投射进洞穴中,或者反射在让第一代阿拉伯思想家们深感不安的墙面上——也投射在我的感光纸上。”(摘自针孔摄影一书) Gioli的快照(snap)系列,以此嘲讽那些”快照”——还有什么比这种拍法更快的呢? 拳头里的世界。 另一个让我感到惊愕的针孔创作是Terrence Dinnan和其搭档Dominique Stroobant,他们把大地当作暗箱,挖了一个直径四英尺的圆坑,透过一个小的孔洞,让我们以大地的视角观察整个树林: 最终的照片由80张相纸构成。Terrence Dinnan and Dominique Stroobant, Earth Camera Photographs, 1980 还有更有趣的,摄影师Jeff Fletcher 用胡椒瓶和鸡蛋拍照: Julie Schachter用她的粉扑拍照: 在《针孔摄影》这本书里还提到一个面向公众的针孔摄影项目。1973年Phil Simkin与波士顿当代艺术学院一起做了一个拿走计划,把两万台手工组装预装胶片的针孔相机运到城里各个投放点,居民可以拿走相机拍一张照片,两年之后同样的项目在费城又做了一次,这次是在当地美术馆,发放了一万五千台相机,并且还在美术馆建立公共暗室,人们可以在工作人员的协助下冲印自己的照片。美国大众摄影杂志为此专门做了一个名为《百姓的针孔摄影》的专题报道。 相机由纸板模型组装,装着一个铜片针孔,里面是3*10英寸的伊尔福相纸。这个非常漂亮的简易针孔相机,除了这个公众计划从未进行商业开发,真是遗憾。 中间这扇门堆积的都是上图中的针孔相机,在费城美术馆,一共一万五千台,公众可以任意取走。 估计看到这里,任何铁石心肠的人都动了做一个针孔相机的年头吧。呵呵,从你的身体开始,到你手中任何能够抓到的玩意儿,都有人实验过用其拍照了。

针孔——摄影之母题

20世纪八十年代,西德人Marcus Kaiser把柏林墙上裂开的孔洞当作针孔相机,利用这珍贵的光亮拍摄墙的那一侧 循着昨天的读书笔记,再向大家推荐一本书:《针孔摄影》 我曾在书店看到一本内容为一百零八招制作针孔相机花花绿绿的小书,随行的朋友迅速将之拿下,说是回去就要展开实验。这大概就是针孔摄影一直以来给我的印象,更多是一种游戏和花招。 但《针孔摄影》这本书会让你感到诧异,看过目录你就会知道,这是一本很严肃的学术著作,实在难以想象,作者怎么能仅仅就“针孔”这样一个看起来很窄的话题展开厚达一本书的论述。 那两天身边带着这本书,朋友很不解地问我:“你在看针孔摄影?” 在大多数人眼里,针孔是技术男的专业装备,抑或是小青年的眩酷玩具,我显然不在此列。但放下这本书之后,我有一个很疯狂的想法:一定要把一间教室改造成暗箱,多么希望能够和学生一起在其中看影像慢慢显现,大概这才是最真切地了解摄影的方法。 吸引我的不是书中后几章关于针孔摄影的初级和高级操作指南,而是前两章有关针孔的哲学思考。它追本溯源告诉你摄影究竟是什么——摄影是什么?这个问题你该如何回答? 在阅读的过程中,我强烈地感到,在哀伤胶片时代逝去的时候,我们在另一个维度上也已经离所谓“光的书写”这个摄影的概念渐行渐远——那个捕捉影像的黑盒子、那些对光线穿过孔洞形成的倒像的错愕,对其魔法的膜拜——这一切,也在被似乎没有“黑”的存在数码相机替代。 摄影的概念伴随人类对光的理解逐渐演变而来,此书的扉页便是这样一句话: “当光线从不同的,甚至是完全相反的方向发出,每一条都会产生各自的效果,不会受到其它光线的干扰。因此几位观察者都能同时通过一个孔观看到不同的物体,而且两位观察者甚至可以同时看到对方的眼睛。”(1690,Christiaan Huygens,《光论》) 在暗箱里,这些不同光线所具有的不同含义,经由孔洞传来,又附加了新的隐喻,比如,它会让人联想到子宫和生命的诞生,以及更形而上的柏拉图的洞穴说:“我们人类的天性被启蒙或者尚在蒙昧的程度;人类啊,你其实还生活在有个开口朝向光亮的地下洞穴中……”(柏拉图,理想国,第七卷)。 藉由暗箱,随着科学的发展,洞穴之中的人类得到的影像(对世界的认识)似乎越来越明,正如爱因斯坦所提出的:“从将物质视为电子的幽灵,到认为它是思想的客观影像”, 但在我看来,这个认知却始终被“幽灵”环绕,因为“思想的客观影像”是一个悖论,思想所见从不是客观的,即使捏着照片,我们依然还是“通过一个孔观看到不同的物体”。这恐怕就是摄影,甚至是我们对世界的认识的吊诡之处。 不过,对针孔,这种原始时代摄影技术的追寻和探讨,并不是一种廉价的“乡愁”——我们时不时地落入这个陷阱——一边哀嚎,一边享受与渴望现代生活。 只是,科技会把我们带到何方,我们是否在离母体越来越远呢?合起这本书,这是我想问自己的问题。 《针孔摄影:从传统技法到数码应用》Eric Renner著,毛卫东译。世界图书出版公司,后浪出版。 又:后浪出版的编辑董良给我推荐了这本书,他提到出版社做这种小众摄影书的艰难。我曾接到很多图书翻译的约稿,但几乎都是摄影技法和花鸟鱼虫之类,为了生存,出版社做此类图书也难怪。所以,要感谢这些敢于做窄播图书,为摄影界提供精神营养的出版社。写这篇粗浅的读书笔记,希望这样的好书被更多人认知。也欢迎大家分享自己的读书心得(发给我你的读后感:ofpixcamp#gmail.com)。

读书笔记:关于布勒松的只言片语

Martine Franck摄影 这两天在看布勒松传记,一边看,一边冒出很多古怪的想法。 比如,如果没有罗伯特卡帕,布勒松恐怕会作为摄影史里的一个伟大的艺术家存在——是“纯艺术”(fine art)而不是庸俗意义的“艺术”。1946年,美国人为其做了一个展览(以为他死了),把他捧到一个神的高度,说他左眼看内在世界,右眼看外在世界。罗伯特卡帕及时出现,告诉自己的朋友:别给自己贴标签,还是老老实实去做摄影记者,因为这个身份会使你在同世界上任何事物接触时始终感到快乐。 美国人擅长贴标签,布勒松自己曾说过,“是我的美国朋友让我以一个摄影师的身份为人所知”。同样的事情还发生在很多人身上,比如德国人贝歇夫妇,在他们自己的国家里,这是两位兢兢业业地为工业建筑留存档案的老师,但美国人认为他们在做艺术——纯艺术。随后,摄影史上出现了所谓贝歇的学生和杜塞尔多夫学派。当然,这个现象也会在艺术市场上有所投射,或许这才是标签的真正作用。 布勒松成功地让自己无法归类,他不是超现实艺术家,也不是纪实摄影师,可最终仍旧被扣上了一个帽子——决定性瞬间创始人。而在这本传记里,你会清晰地感到,这个信奉并追求自由主义的艺术家,决不可能让自己屈服于某种秩序,他逃离刻板的画院;三次逃离战俘营,始终飘浮在秩序之外。 用禅学来解释布勒松和他的瞬间可能更合适一些,比如他深受影响的一本书:《射箭中的禅思》,请容许我摘录书中的一段话,兴许这才是布勒松眼中的决定性瞬间: 完美的一箭并不在于那恰到好处的时刻,因为你并没有把自己从自身分离出去。你不要把力量集中在如何获得成功上,而是要集中在预见你的失败上面……真正的艺术是没有目标的,没有动机……把你从自己那里解放出来,抛弃原有的一切,这样你就一无所有,只有没有目标的紧张状态。 没有任何实用价值,这样的决定性瞬间理论哪能用在任何实用摄影领域——新闻、广告;甚至是那些职业艺术家身上! 传记里有很多有趣的段子,无不透露出布勒松“顺其自然”的自由个性,当杜瓦诺给他看自己用禄莱拍的照片——对这位摄影师而言,这种相机是摄影师礼仪、尊严和谦恭的缩影——而布勒松的答复是:“如果上帝要我们用6×6相机拍照,他就会把我们的眼睛安在肚子上。” 布勒松传记唯一让我感到遗憾的是,关于他的婚姻恋爱的故事太缺乏细节。他的第二任妻子Martine Franck也是马格南的成员,打开她在M图片社的个人主页,寻遍她的个人简历和作品集,没有任何布勒松的痕迹,看来,这又是一个不愿被贴上标签的女人。 2010年,布勒松在美国的回顾展里有两张Martine的肖像,一张是她的腿(1967年);一张是她的肖像,正在喝茶,眼睛没看镜头(1975年)。后来有人针对这两张照片对Martine做了访谈,回忆当时拍照时的场景,她的回答是: 在1967年那张照片里,她完全沉浸在读书的状态中,根本不知道亨利在拍她的腿。而另一张照片,她当时正头疼地厉害,对他在这个时候还拍照,心里实在很恼火。 这样的结果似乎不太浪漫,正如看过传记之后,有些人变得不再那么神圣一样。现在流行“祛魅”,但祛魅的结果并非是以把他人(尤其是光芒四射的那些人)打入地狱而获得欢欣,而是让每个人都如我们一样平常,在凡人人生中寻找光芒。 总之,这本书,值得读一下: 《亨利. 卡蒂埃-布勒松》(皮埃尔。阿苏利纳著,徐振锋译,浙江摄影出版社)

这一堆Best:2011年度摄影书书单(3)

4. 学术味儿的书单 『来自Eyecurious Blog』 链接:这里 这个书单由摄影博客以及独立策展人Marc Feustel列出,他的分类非常个人主义,比如:年度最佳最最好的摄影书,诸如此类;他的选择也很个人化: 年度最佳最最好的摄影书 Enrique Metinides, Series:这本书在一个新的语境中,重新解读这位墨西哥摄影记者四十年代的作品,将之置于一种电影的情节结构中,使其游走在事实和虚幻之间。 最佳古法摄影工艺作品集:Christian Marclay, Cyanotypes:这本书是美丽的蓝晒作品,摄影师是多才多艺的视觉艺术家,作曲家,演员Christian Marclay。 5. 摄影网站的书单 『来自PDN』 链接:这里 PDN关注美国摄影的职业化发展,因此其书单也是以此为方向,这里给出的链接是它年度书单的第二部分,因为第一部分只能向订阅者开放。这部分则主要是关注艺术类图书。以下也列举两本。 Ralph Eugene Meatyard: Dolls and Masks :这本书作者是美国眼镜制造商兼摄影师Eugene Meatyard,他受到Minor White的影响,从哲学和禅学的角度理解摄影,拍摄自己家人的剧场式照片,众人都戴着面具,抱着玩偶。 沈玮 (…) Read more

这一堆Best:2011年度摄影书书单(2)

3. 概括名单 『来自英国卫报的记者Sean O’Hagan』 链接:这里 这是卫报摄影专栏记者Sean O’Hagan面对非专业的读者为他们提供的一份圣诞书单。一共只有12本书,没有分类,完全从他自己的个人喜好出发,算是一份掠影式的缩略名单。 以下是这个书单里的两本书 Michael Ackerman Half-Life:这是这位VU图片社摄影师的第三部作品,Michael Ackerman的照片大胆晦涩,这仿佛也是VU图片社摄影师一贯的风格。这部作品是摄影师在柏林和波兰行走时的内心经历。 Kristen Lubben(编辑)Magnum Contact Sheets: 这本书是马格南的大部头系列,以摄影师作品小样的方式为读者展示20世纪经典瞬间的前言后语。 4. 自出版摄影书名单 『来自摄影自出版机构Blurb』 链接:这里 这是帮助摄影师做摄影书按需印刷的网络公司Blurb的一个年度评选,有商业推广的目的,设置了5个类别鼓励摄影师做个人作品集的自出版,分别是:年度大奖,纯艺术,纪实,旅行和学生。 以下是这个名单里的两本书: Valerio Spada   Gomorrah Girl:这本书获得了年度大奖,摄影师对一位在那不勒斯街头因为黑帮火拼而中流弹丧生的小女孩做了一番摄影调查。书的设计很特别,把警察各种现场调查记录和女孩所在社区里女性的照片编辑并置在一起,体现女孩在这种环境中生活的危险。 Rafal Milach, (…) Read more

这一堆Best:2011年度摄影书书单(1)

又是年末盘点的时候(尽管在这个年景,不到最后一天盘点这一年都显早)。在盘点之中,盘点摄影书,似乎又是一种总结这一年摄影领域发展的最佳方式,因为毕竟每一本书都包含一个摄影过程。 之前博客曾零星介绍过一些摄影书单,前天看到美国国际摄影中心(ICP)图书部的博客上有一个更为全面的集纳,差不多一网打尽各个渠道的最佳摄影书总结,而且还有清晰的分类。我将之搬运过来,希望我们能够透过这一堆只能眼馋地望着的best,看到多元的摄影世界,找到心仪的摄影师的作品: 1. 摄影师的书单 『来自 Alec Soth的  Little Brown Mushroom Blog』 链接:这里 Alec Soth近些年把工作重点放到了摄影书出版上,成立了个人出版机构Little Brown Mushroom,所以年末的晒书单活动,他肯定要积极参与。 不过Alec Soth这次没有走寻常路,而是搞了一个和电影内容一样的分类:犯罪,喜剧,浪漫,惊悚……。 以下是书单中提名的两本图书: 犯罪类 Watabe Yukichi   A Criminal Investigation :1950年代,日本摄影记者Watabe深入警局,报道他们对一个杀人犯的调查和追踪。这些照片随着时代的更迭,如今成了犯罪之外当年社会图景的记录。 年度女摄影师作品 Rinko Kawauchi  (…) Read more

克拉美丽在香蕉鱼书店

很久以前(嘿嘿),在网络上结识了苏菲,一直没有见过面,但眼瞅着她的书店从网络搬到了现实。前两天她发给我香蕉鱼的店面照片,像童话一样。 香蕉鱼书店在大连 国内关注独立出版的大概都光顾过香蕉鱼网上书店,这里出售各种独立出版社和艺术家个人出版的纸质作品,介绍独立出版的动态信息。 前不久,香蕉鱼自己也开始做出版,出版摄影和插画类书籍,他们的第一本书是陈思然的“Aria” 随着大连实体店的出现,香蕉鱼目前还有一个新的“加餐面包”项目, 专门做摄影师个人小册子的定制印刷服务。 香蕉鱼很开放,图书来自世界各地,也是支持国内独立出版的平台。你会在书店看到《克拉美丽》——ofpix出版的第一本小册子。 苏菲发给我克拉美丽躺在书店的照片,搞得我很期待实地去看看呢,这本书我手头只有几本了,大家可以写邮件到ofpixcamp◎gmail.com订购,也可以到香蕉鱼去买。(香蕉鱼的网络链接在这里) 说到独立出版,最近还有一本独立出版的新书,是咖小西策划的《馆子》 ,收录了十七位年轻摄影师的作品,他写信给我说,出版和展览的准备都是他自费做的,算是一次辛苦的独立发声。 独立出版说到底还是小众文化,看上去很美,但苦乐自知。不过,能做自己所爱,大概就没有什么可抱怨。透露一下,ofpix的第二本书已经开始筹备了。

周一消息树

大受欢迎 临近年底,各家媒体又都开始做摄影书的盘点,我们今天的消息树也将挂满书。 美国摄影界新闻(PDN)介绍了根据Nielsen BookScan所统计的本年度美国畅销摄影书榜单,其中,美国国家地理杂志和生活画报是大赢家,这些书满足大众对摄影的兴趣,符合大众阅读口味——毫无疑问,它们都是”甜蜜”的。 NO.1 《纯美影像》”Simply Beautiful Photographs” (美国国家地理出版,National Geographic) 此书来自多位国家地理摄影师的作品,全书的章节按照光线,构图,动感等照片的美学价值构成而编排,试图让读者在阅读照片的同时,提高视觉素养。 NO.2 《伟大的生活摄影师》 “The Great LIFE Photographers” 全书六百页,是在生活画报工作的一些摄影师 W. Eugene Smith, Margaret Bourke-White, Gordon Parks, Robert Capa等人的作品。 NO.3 《皇族婚礼:威廉王子和凯特·米德尔顿》 “The (…) Read more

克拉美丽——如此美丽

印刷中的克拉美丽 《克拉美丽》这本小册子今天就会从北京发往各地。待会儿我要去奇遇花园给这本册子做邮寄前最后的准备——签名。当然不是在书上,而是一封给读者的信,我和詹老师都会签名(你看到不要嫌我的字丑)。 当你收到《克拉美丽》,打开牛皮卡纸,除了小书,里面会躺着这封来自出版人的信件,我们对支持这个“众帮”活动的每一位读者都表示感谢。 这个小册子其实质是一本年轻摄影师的作品集,作品来自Photo Camp15,借助这个项目,我们和读者一起帮助摄影师梳理作品,推广作品,在纸面上重新认识自己的作品。不少朋友都发现,在纸面上的照片和现场看幻灯展示感受完全不同。 书已经剩下不多(呵呵,本来就不多),喜欢这本书的朋友,还可以通过以下几个渠道来获得这本书: 1.  苏菲独立书店,有十本《克拉美丽》。 2. 奇遇花园咖啡馆,有样本可以翻阅,也可以购买。 3. 从网上通过邮件订书。写信到ofpixcamp@gmail.com 留下你的地址和联系方式。 感谢这本书背后的参与者和支持者:詹老师,钱莉,朱朱,RD,雷佳,苏菲,感谢这本书的作者袁洁给我们以信任。

Page 5 of 13« First...34567...10...Last »
  • 摄影如奇遇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