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FPiX报道摄影师沙龙:你想听什么?

最近在做另一样尝试,带领大家从更小的单元出发探讨问题——这就是已经做了五次的“报道摄影师沙龙”。沙龙每次十几个人,话题皆围绕报道摄影,从这个核心出发观察疆域内中的各种现象,刺探它与其它领域纵横交错的边界地段。

报道摄影沙龙仍然秉承我们一贯的精神——要有一种人与人的交流,这种面对面的讲述与倾听,不能也无法被虚拟的交往所替代。我甚至有些抗拒录像与录音,因为那场域中的气氛、人情,不能被任何机器转录。 Read more

让影像发声:再见,木兰

仿佛人与人之间始终有着无法拆除的壁垒,在报道摄影师沙龙讨论了一整晚和被摄对象相处的困难与纠结之后,周末,我去了OFPiX的合作公益组织木兰社区活动中心,这是影像发声小组的最后一次活动了。 我带去了结业证书和小礼物——一张家庭纪念照。发奖的时候,整个屋子闹翻了天,原本准备好的谈摄影感想的这个环节也被迫取消了,我的录音笔里留下的就只有笑声,手上的照片都被翻来覆去地看——孩子、丈夫、全家福……,我还发现,拿到照片的时候,每个人眼里都闪烁着亮亮的光芒。 这气氛让我发现,似乎自己已经许久没有笑了。 我们的这个活动,从今年3月份开始,一共包含三个部分:摄影师工作坊(面向报道摄影师),影像发声摄影小组(面向公益组织和城中村普通居民),摄影师和城中村居民结对互相拍摄。活动一直到昨天,拍摄部分算是正式结束了,之后还有图书的编辑工作。 这个事情磕磕绊绊挺不容易,征募相机只征到一个,摄影师因为路途问题和本身都非常忙,很多人的参与都很被动,让我觉得给人家添了很多麻烦,最后也就不再提互相拍摄这个事儿了。这中间,只有摄影小组的参与者每个人始终都是那么热情,每次去到那里,都是叽叽喳喳地各种问题。我最喜欢他们在看片子的时候,很确凿地说:“这张照片我非常喜欢!”以及他们互相之间常常分享照片,还告诉我:“她的这几张照片我都收藏了。” 昨天,盛大的聚餐结束之后,大家又是举着相机拍来拍去,摄影仿佛真的成了一种语言,即使是最简单的合影,当几个人拥抱在一起,贴得那么近,摆出各种笨拙的姿势,很多无法说出的话都在这一刻表达了出来。 我也曾因为做事不顺利自怨自艾,以后可能还会有这样的状态,但有一点却很坚信,做事情,永远不是场面上的繁华,有多少人参与,这事情有多热闹,你要的不是这个。哪怕只有一个人,舞台依然可以很绚烂,因为那真实的人与人之间的接触与交流才是这个世界最匮乏的故事。 王建勇是摄影师里唯一一个坚持下来的,在北京往返四个小时的路程不是那么容易。昨天看了他的照片,他说自己拍的不好,只能得20分,小组的成员们竟然也都对他的照片展开“批评”,鼓励他再拍。他拍摄的是城中村的家庭,不但每家都敞开大门,他还吃了四顿家宴,我觉得他其实收获了另外更重要的八十分。 坐在木兰门口晒太阳,觉得太幸福了,木兰的负责人丽霞还跑过来和我说:“你看拍十年后会怎样,他们的孩子也都长大了。” 她的脸红红的,不知道是日头晒的还是别的什么原因。我的脸也烫烫的。 走的时候,似乎有点小伤感,别啊,我真想说,这个事情还没有结束,之后还有社区流动展览,还等着大家春节回老家拍照,还有下一个展览…… (工作坊感谢廖璐璐全程的辛勤组织,感谢实习生金朗制作证书奖品,协助最后一次活动顺利举行)    

故乡究竟在何方

在OFPiX做短暂实习的杨帆,就要离开工作室返回昆明。他是我们《故乡,房间,目的地》展览的策展助理,并帮助我们布置了走廊影展。他离开之前的最后一项工作是重回展览现场,写下关于展览的观感。 杨帆说,这个展览很适合一个人静静地看。 真巧,昨天,也有朋友过来说,他们去看的时候没有人,工作人员帮助他们把房间的灯一间间地打开……一起去的一个朋友看完之后大声叫着:“我想家了!” 故乡究竟在何方 杨帆/OFPiX 冬季异常寒冷的黑龙江七台河,街道上空无一人,公牛安全插座的巨大广告牌安放在已经关门的桃山商贸公司门口,其实这只是一个小型的百货商店,威武的名字让人看到30年前它刚开始营业时候的热闹;街道上一只歪斜的木质电线杆已经开裂出了无数细缝,上面贴满了各种小广告,挂着的密密麻麻的粗细不一的电线好像被冻住一般一动不动;午后的煤矿工人拥挤的躺在一张脏兮兮的桌子上休息,太阳因为纬度太高有精无力的照在他们黑乎乎的裤腿上;翻开桌上摆放着当地政府印制的画册,盛开的桃花,清澈的流水,干净的街道,现代化的工厂,你会疑问这巨大的不同从何而来;齐齐哈尔同样孤独寒冷,湖面被冻得结结实实,一个小孩子在重复地滑着同一条冰道,看不出是高兴还是孤单,一个上了年纪的老头远远看着,然后低头离去;动物园里,一只站得笔直和紧凑的骆驼被冰冷的锈迹斑斑的铁栏杆团团围住,从可怜的鼻孔中冒出丝丝热气;贩卖冰糕和茶蛋的红顶小屋无人看守,剩下光秃秃的树干和一地白雪作伴;清晨的城市,太阳努力想穿过云层,却被浓厚的雾霭层层折射,只留下丝丝微弱的失去活力的光。 樊家村的小院一角,各种杂物凌乱地堆砌一地,陡然在中间还生长着一颗翠绿的细竹,屋墙外是一颗颗笔挺直立的瘦长的树;大铁门上贴着的是已经掉了鲜红颜色的“福”字,你会感到岁月的痕迹是那么的捉摸不透;堆在红砖房里的玉米堆,已经过了它们辉煌和饱满的时代,如今正安静地干瘪下去。 看着这些照片,有时你会感叹,这是多么安静的景象。 那个名叫美霞和丽霞的姐妹已经不在是18岁时如同她们名字一般美貌,却也如同她们名字一样显得暗淡;几十年没有修整过的房屋墙皮大片的脱落,露出灰色的水泥;书架上的三排书,破旧整齐地码放着,电脑屏幕里看到的是绿葱葱的草地里生长着一株大蘑菇;拍照的人说,谁能想到你会用这10天陪一个人去看她几十年的人生? 除此以外,你还想看到什么? 一间在淡紫色墙壁上画着蓝色石头的房间里,垂直的用麻线吊着有关树和木的景象,树已不再是你生活着的故乡的肌肤,取代之的是用砖、水泥、钢混等多种结构筑立起来的多种建筑,差别是这样的皮肤不会像树木一样呼吸顺畅。所以,依然是繁多杂乱的电线吊在半空中,在高处将树木围出一个个不同的区域;年长的稍古树木被新栽种的细小枝干小心保护起来,更加映衬出它的奄奄一息;那颗长在叫不出名字来的公园里的如此干枯的树干只零星的在树梢长出嫩芽,它到底是在讲述生命的顽强还是对现代故乡的无声哀叹? 还有一条河,无声息地向南流淌,穿城而过。两边是现代化快速建设的城市,一只黑色的野猫亮着绿色的眼睛在一辆自行车旁散步;100年前的铁路依旧行驶在同一条河的上方,两旁传来几家正在建设的楼盘叮叮咣咣的声响,赤裸裸地展示着拆除与新建的紧张关系;太阳照射的午后,一名穿西装的当地男子抱着一只目光凶狠的雄鸡站在一排正在建设的高架桥下,流露出让人难以理解的忧郁和惆怅;一条涂着蓝色鳞片的巨龙正对着河流的源头,枯树枝紧紧地把它缠在那动弹不得,它本该充满灵性的眼睛已经暗淡下去,面对着水里自己漆黑的倒影,我知道它什么也看不清楚…… 五个摄影师,五个房间,由OFPIX工作室举办的这次展览希望能让更多的人关注故乡,关注报道摄影对我们生活的影响。展览的过程其实已经超出五个人的范畴,它实际是三十多个摄影师对故乡共同的探讨,别且仍旧在不断地扩展。 故乡是每个人开始出发的地方,虽然并不都是每个人的目的地。如果你看到这个展览,你会看到一辆公共汽车独自远远地驶来,一颗孤独地白杨树注目着它的缓缓而过,对面有的,只是无数根水泥电线杆和复杂错乱的电线; 还有一个老人在冬天里他裹紧了围巾吹着两支褪了色的唢呐为另一个老人送葬,你一定能听到那悲凉的细长声音…… 关于《故乡,房间,目的地》这个展览的研讨,还乡计划的研讨,将在10月14日的photocamp 19上举行。 华丽的分割线———————————————————————————————————————— 众帮还乡计划:从今天开始,我可能要在1416教室的每个帖子后面做一个广告。 还乡盒子由OFPiX出品,限量1000册。31个普通人在这里与你分享他们的回乡故事,照片来自大家今年春节回家的所见所闻,话语细细碎碎,内中 五味杂陈。OFPiX工作室策划了此次“还乡”活动,将之以一种独特的方式呈现——用一个盒子把这些乡愁包容进去,内有17套作品,形态各个不同。 还乡盒子的所有印刷费,都是一个朋友出资,所有人工,目前都是免费。如果大家喜欢这个活动,认为留存故乡的影像有意义,请支持我们的第二季行动。众 帮还乡计划的参与方式很简单——请购买我们的盒子。盒子的销售可以缓解我们前期投入无法收回的压力,尽管目前这个价格只是收回成本;不过即便如此,也会让 我们松口气来准备第二季的还乡活动。 真想再把故乡再看清楚一些。希望得到你的支持。 淘宝链接:点这里

盒子的一百种用法之四:有个房间等你来策展

六间房+六个还乡盒子=?这个公式的答案正等待你来填写。 最近接到北京目的地文化空间的策展邀请,在这里占据整整一层的六个房间做一个与《摄影如奇遇之还乡》盒子有关的展览,勘探场地之后却发现,几乎所有房间的墙面都不能用。 一个不能把照片挂起来的展览?是的。 对目的地酒吧有所了解的朋友就知道,这里是京城最热的同志酒吧,但不仅如此,它不仅是那些被定义为边缘人群的归属地和目的地,同时又在不断打破边界,让少数派和多数派融和。目的地文化空间在酒吧楼上,负责管理它的朋友对我说:这里不是一个同志文化中心,而是面向所有的人群开放。 文化空间刚刚装修好,每个房间墙壁上都有手绘的画作,紫色、蓝色、对空间之外空间的向往——这就是我们不能在墙上挂画框的原因。 真有意思,这个限制恰恰就是还乡盒子的初衷,它被设计成一个桌面展览,里面是亲切的、可以阅读的照片,并保持一副开放的模样,让人们随时把各种关于故乡的情绪也收纳进去。正因为如此,我们接受了这个挑战,我们将在这六个房间里给大家变出六个展览,基于盒子但也超越盒子。 策展不是把盒子里的东西拿出来这么简单,作品和空间的互动大有学问,我们趁势把这个展览变成一个策展人学院,大家一起来学习策展的知识,发这个帖子的主要目的是招募两位策展人(因为已经有四个空间被瓜分了)和六个策展助理,共同组成一个策展团队一起来研讨布展方案。 不能参与策展的朋友也别着急,我们邀请你参加9月份在目的地艺术空间开幕的盒子展以及盒子研讨沙龙,我们要让你将再次看到盒子的魔力! OFPiX工作室 还乡盒子策展人招募 展览地点:Destination目的地酒吧文化空间 地址:北京朝阳区工体西路7号 策展须知: 策展人一人一间房间,一人一个盒子,根据现有的空间布局策划布置展览,策展人可以添加新的作品,但要和还乡的盒子有机结合,鼓励创新的想法。 提供两种桌子、六面体展示柱来放置作品,策展人也可以使用其它展台,但需要自己准备。 照片打印和装裱需要自己出费用。 策展准备时间:8月21号—-9月6号 计划开展时间:9月7日至9月24日 申请方法: 申请策展人请将策展思路(不限字数,讲清楚就可以)发到ofpixcamp@gmail.com邮箱,申请策展助理请将自己的个人简历和申请缘由发到ofpixcamp@gmail.com邮箱。申请截止到本周日结束。  

OFPiX读书会:《红旗照相馆》

上周二,OFPiX读书会第四回,阅读书目是《红旗照相馆——1956-1959年中国摄影争辩》,书的作者晋永权现身工作室,带大家在照相馆逛了一圈。 关于这本书,陈卫星教授有篇评论,可以点这里阅读,这篇文章也是即将再版的《红旗照相馆》新书的序言。 晋老师推荐大家阅读《人民委员消失了》(The Commissar Vanishes: The Falsification of Photographs and Art in Stalin’s Russia) ,作者David King曾任英国星期日泰晤士杂志的艺术总监,后来专注于收藏和研究苏联被篡改的影像,还出版有另一本书:Ordinary Citizens (2003)。遗憾的是这本1997年出版书现在恐怕很难买到。      

让影像发声:6+6=?

六位摄影师与六位北京客,他们的“对照”会有怎样的结果? 明天是OFPiX到木兰社区活动中心四次培训的最后一次。接下来一个月,六位摄影师将与六位在京打工的北京客结成对子,摄影师贡献他们的专业技能,相机初学者将用他们那自然真纯的态度,让职业摄影师重新找回他们最初爱上摄影时的那种感觉。 以下把我们的工作计划和授课大纲贴出来,希望能够提供给其它想做类似活动的朋友参考。 “对照”项目介绍: “对照”是OFPiX工作室与公益组织木兰社区活动中心的一个合作项目,也是OFPiX的让影像发声系列活动中的一部分。 OFPiX致力于搭建平台让社会纪实摄影师和公益组织以及其他一些慈善机构合作,帮助摄影师更快速地切入拍摄主题,理解拍摄项目的内涵,并借助公益组织的传播平台让照片传播至特定受众。 让影像发声的最终目的是要使被摄对象受益。 为了推动让影像发声的理念,OFPiX 已经举办了四次公益工作坊,有二十几位摄影师参与活动一起探索摄影师和公益组织合作的路径和方法。 OFPiX今后将要展开摄影师和公益组织的深度合作,希望摄影师能够和公益组织建立长期和稳定的联系,并且以项目合作以及作品出版的方法,真正去实践让影像发声的目标。 “对照”工作计划: 项目选择木兰社区活动中心作为合作对象,对在京打工者进行摄影培训,希望他们能基于自己的视角和立场记录在北京的生活现状。对照项目还对摄影师进行培训,帮助他们建立和公益组织合作的理念,摄影师将拿起相机记录打工者的生存状态,用影像帮助他们发声。 活动分成以下步骤 一、 “让影像发声”团队摄影师的工作营培训(让影像发声工作营) 二、 在木兰的活动地点展开对打工者的摄影基本知识的培训和指导(木兰摄影小组培训) 三、摄影师和打工者建立一对一联系 四、整理双方的作品,编辑成一本书。 对照摄影小组授课计划: 时间:2012.7.1-2012.7.31 四个周末的时间 地点:木兰社区活动中心(东沙各庄) 由OFPiX工作室“让影像发声团队”和木兰社区服务中心联合举办 主讲人:任悦、廖璐璐 协助:木兰社区服务中心团队 “让影像发声”摄影师团队:徐阳、吴家翔、王振勇、樊竟成、李英武、廖璐璐 第一次集合:讲座《相机的基本常识和功能的运用》 讲座目标:使解相机的基本运用常识,把自己手里常用的相机能够熟练掌握。 作业:我最美的瞬间 (…) Read more

OFPiX读书会:昨夜的食客

始于1416年的便宜坊烤鸭,看样子必须找日子去吃一顿。 摄影:dawei   昨日读书会的后遗症是到现在我仍然消化不良。 读书会是从真正的食物开始的,我们尝试了粤菜,确切说应该是港式茶餐,因为时间的缘故叫了外卖,最终发现类似煲仔饭这样的食物,如果离开了其容器瓦煲,就完全变了味道。 昨天到场的食客一共16人,让我们的工作室显得有些拥挤。大家用爱吃的菜介绍自己,也引出了很多关于食物的故事。不过,尽管都为了食物而来,在场的却没有“美食家”,因为每个人钟爱的美食都很朴素,关心的是和谁一起吃饭,最爱的则是家里亲人做的饭食。闲聊期间,因为食物的南北差异,还小小地争论了一番。 因为人多,介绍一轮之后,读书时间所剩无几。这是一个遗憾。读书是个耗功夫的事儿,又正如tintin同学所言,一本没有读过的书,很难与之快速熟识,共鸣感也会差很多。这大概是以后读书会要解决的问题,它还是不能成为以读书为名义的聚会,这种模式肯定不能长久,或者干脆就叫聚会得了。 本来要和大家分享我临时抱佛脚读的《闲情偶记》,因为时间紧张就没有说话。把一些小小的感想放在这里。 其实我自己的生活很粗糙,这本书有关闲情,但我的生活完全没有闲情,被各种工作填满(当然,大都是些我愿意为之付出时间的工作)。这导致我对精致生活一直持怀疑态度,我们能做到这么讲究么?——我指的是从根儿上的讲究,来自本性成于天然,而不是装模作样地附庸风雅。 这本书是抽空在地铁里读的,四周虽吵吵嚷嚷却仍能一头扎进书中,那文字干净利落,作者狡猾可爱,让人充分体会汉语语言之精妙。关于食物,书中篇幅不多,专门有一章“饮馔部”谈吃,李渔给几种不同类型的食物排了座次:蔬食第一,谷食第二,肉食第三。 爱蔬食,李渔认为“一以崇俭,一以复古”,“肉不如蔬,亦以其渐进自然也”; 鄙肉食,则“非鄙其食肉,鄙其不善谋也。食肉之人之不善谋者,以肥腻之精液,结而为脂,蔽障胸臆,犹之茅塞其心,只是不复有窍也。” 在蔬食中,笋被排在第一。“论蔬食之美者,曰清,曰洁,曰芳馥,曰松脆而已矣。不知其至美所在,能居肉食之上者,只在一字之鲜。” 各位今天如果在家做菜,在此奉上李渔关于笋的吃法,虽然现在不是吃笋的季节,但思路值得借鉴:“茹斋者食笋,若以他物伴之,香油和之,则陈味夺鲜,而笋之真趣没矣。白煮俟熟,略加酱油,从来至美之物,皆利于孤行,此类是也。” 这种吃笋的方法让我心生向往,之前写过一篇叫做《白米饭》的文章,也是这个意思。李渔在闲情中追求的是一种顺从物性的态度,这正是我们现代生活中所缺乏的;没有和物之原本的交流,人之原本也很难确立。想到这里,让我颇有一些想好好生活的愿望。 以上是我读书的收获。最后,和大家分享一下这次读书会大家带来书和推荐的书,感谢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的罗丹妮,她细心地记下了每个人提到的书。 读书会还会有第四回,期待和你们的见面。 书单: 《食物與廚藝: 麵食、醬料、甜點、飲料》台湾大家出版社,2010年 《京味儿》三联书店 2009年 欧阳应霁 《香港味道》(1,2) 三联书店,2007年/2008年 罗斯.沃克《细胞因素》四川大学出版社,2004年 陆文夫 《美食家》花城出版社,2010年 舒国治《门外汉的京都》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2年 舒国治 (…) Read more

让影像发声:给你讲一个她的故事

今天刊登一则小图片故事,作者是我们本次让影像发声与她同行工作营的营员大猴。 从2009年开始,我在1416教室陆续开展和公益组织合作的“让影像发声”系列活动,希望搭建桥梁连接摄影师和公益组织,让社会纪实摄影为现实的改变做出切实的帮助。让影像发声活动一路走来,诸多艰辛,好在还在坚持。 做这个公益活动,我深切感到社会节奏变化之快,以前工作营招募总有不少报名,这次则寥寥无几;即使参与者,因为工作繁忙,要他们再腾出时间花几个小时跑遍北京拍照,连我都感到心疼。(下面这个故事,大猴同学在两周内跟拍了被摄对象六次) 原本工作营计划以为合作公益组织制作一张海报为结束,但大家都对自己的作品不满意,又因为我们今年一整年都会和木兰合作,所以,只把大猴的照片先拿出来见人,剩下的还在完善中。 摄影/大猴 胥红佳,2006年带着儿子来北京打工,现在昌平区东各沙村一家木门加工厂打工生活,儿子同姥姥在隔壁村子上学生活。红佳会每周五去学校接儿子回来一起渡周末。这样的生活已经持续三年。 在 木门加工厂每天工作大约9、10个小时,工作环境较差,她是其中唯一的女性,并负责每天给大家做饭。透过我的镜头,我看到一个乐观坚强的女工,在这样的生活工作之中红佳还加入了木兰社区文艺队,利用晚上工作结束之余的时间去排练歌曲,她说虽然现在每天都很累,但是参加木兰的活动认识很多的姐妹让她开心。

摄影+书工作坊招募

去年的ofpix摄影书工作坊工作现场 “摄影+书工作坊”是上海鲲鲤画廊和ofpix工作室从今年年初就开始筹划的一个工作坊,将于五月在上海举办,美国光圈基金会的出版人Lesley Martin、摄影师沈玮担当讲师,我自己也会参与授课,我们将分别从出版人、摄影师和策展人三个视角,帮助摄影师审视自己作品的完整性,深挖其作为一部个人作品集\一本书的可能。 这个四天的工作坊,具体招募信息上个月已经由鲲鲤发出,现在,一个最新的消息是,工作坊得到上海鹰峰电子科技有限公司的支持,提供了六个奖学金名额(两个全奖,四个半奖),为因经济原因不能参加工作坊的摄影师提供了机会。 在设计这个工作坊的时候,我们尝试把作品点评(portfolio review)和摄影书图书编辑(photo book workshop)融合在一起,意图帮摄影师完形自己的作品,并思考如何将之放在书这个媒材里展示传播,学员不仅能够得到有针对性的作品点评,还能在工作坊期间重新编辑梳理照片,形成一本书的雏形。工作坊把重点放在“作品内容评价”、“摄影书媒介的特性”、“摄影书的图片编辑”这几个环节上,希望学员能够从来自光圈的出版人Lesley Martin那里得到这个久负盛名的出版机构的经验。 以下便是工作坊的信息,课程内容和申请方式。 『工作坊信息』 时间:2012年5月3日至6日 地点:上海 讲师: Lesley Martin (摄影机构光圈(aperture)杂志出版人,现居纽约) 任悦(策展人,现居北京) 沈玮(旅美摄影师,现居纽约) 主办:鲲鲤国际影廊 kunst.licht Photo Art Gallery 协办:ofpix工作室 『工作坊学员招募与费用』 工作坊面向全国招收10名摄影师,申请截止时间是4月15日。报名费每人5000元,学员的食宿和交通需要自理。 『奖学金』 工作坊得到上海鹰峰电子科技有限公司的赞助支持,他们为参加这次工作坊的学员提供六个奖学金名额:两个全额奖学金,四个半额奖学金。(申请方式见后面的『学员申请』) 工作坊开班第一天,鹰峰电子科技公司的负责人会莅临现场为学员颁发奖金。 (…) Read more

WorkCamp6招募营员:让影像发声,与她同行

女工胥红佳,她在一个木门加工厂工作,正在给其它工人做饭。摄影:廖璐璐 工作营目标:与公益组织木兰社区活动中心合作,记录城市女工的生存状态,用影像帮助她们发声。 让影像发声工作营是ofpix的公益工作坊,已经举办三期,着重探索摄影师和公益组织合作的路径和方法。我们提倡这个理念是因为和NGO/公益组织以及其他一些慈善组织合作,摄影师能够更快速地切入自己的拍摄主题,理解拍摄项目的内涵,并借助公益组织的传播平台让照片传播至特定受众,使其发出更大的声音,最终使被摄对象受益。 在前几次工作营的实践中,摄影师、公益组织以及工作营这三方,缺乏一定程度的磨合,时间又非常仓促,从而影响了工作目标的实现。这次我们做了一个改革,只选择木兰社区活动中心一家作为工作营的合作对象,并以关注城市女工为主题展开拍摄。 我们将和公益组织一起讨论选题,拍摄女工的故事,初期成果会制作成公益海报。工作营结束之后,还会遴选三位摄影师,给予小额资金支持(每人一千元的交通补贴)和拍摄技术指导,帮助他们和木兰展开长期的项目合作。 让影像发声工作营是免费的,摄影师志在帮助社会,我们也愿意为这些做公益活动的摄影师提供力所能及的支持。 影像真的在发声!上次让影像发声工作坊的的成果,给公益组织制作的海报,除了在奇遇花园咖啡做了小型展览,还在公益组织募捐筹款的时候派上了用场。 WorkCamp6 让影像发声3月23日开营,地点在北京,计划招募6名营员。 申请方式: 1,请将您的个人作品集和简历发送至 ofpixcamp@gmail.com,截止时间 :3月15日。 2,作品集不少于20张。如果您是空白的,没有作品,就谈谈您参加活动的动机吧。 3,WorkCamp只面对北京的学员 让影像发声工作坊的营员聚会 WorkCamp6 让影像发声工作计划: 第一次集合:时间:3月23日,晚六点半 讲座:《理解社会纪实摄影》,讲座人 任悦 讲座内容:社会纪实摄影的发展历史,脉络,拍摄方法,与NGO组织的合作,基金申请 讨论:摄影师将获得本次合作的NGO组织的相关介绍,讨论可能的拍摄方案。 摄影师一起观看之前让影像发声工作营的作品,讨论可能的作品推广方案 第二次集合:时间,3月24日,晚六点半 讲座:《城市女工的生存状态》,讲座人 木兰社区活动中心负责人 齐丽霞 讨论:与丽霞一起讨论你的选题,讨论可能的拍摄方案,以及如何推广这些照片。 第三次集合:时间:4月13日晚六点半 (…) Read more

还乡计划+图片编辑工作坊

摄影:罗希 我手头有这样一些照片: 1. 10个城市的影像档案 2. 20个摄影师的回家故事 3. 各种各样的零散照片,其中闪烁着各种各样的还乡情绪。 我试图编辑它们,为1416教室,为camp,为一些平面媒体供稿,但它们太纷乱了,时常把我的脑袋搞得晕晕的。当我被这些蔓延各处的图片牵引着跑来跑去,它们又仿佛是一盒特别的拼图游戏。 把这盒浸着还乡情绪的小碎片交给你,你会如何去拼贴它们? 我手中的这些图片素材是一个很富挑战性的图片编辑案例,我希望借此做一个微型的图片编辑工作坊,大家一同仔细阅读它们,寻找它们和我们自己相关联的那个节点。不过,这个图片编辑工作不是为了任何媒体,而是为了一个叫做《回家》的盒子。 还乡计划+图片编辑工作坊 寻找五位图片编辑,对ofpix收到的还乡计划的稿件展开研究。我们的工作目标是把大家的图片编辑结果收录到一个叫做《回家》的照片盒子里,可以是小册子,小拉页,明信片,等等。 《回家》盒子将会在 photo camp18上发行。 工作坊时间:3月9日-3月11日 3月9日晚:参与者得到全部的照片素材。(纸质打印版本,应该有几百张) 3月10日全天:讨论各自的想法,进行初步编辑 3月11日全天:完成图片编辑,生成小样 工作坊地点: 北京 西直门 ofpix工作室 工作坊收费:600元每人,包括编辑素材打印费用和每人一个《回家》盒子的成品。 报名方法:发邮件+个人简历至 ofpixcamp◎gmail.com (截止时间 3月6日。)

还乡计划:十个摄影师和他们的故乡

鲍煜宇   《相见不如怀念》 Photocamp8放映作品 我们想找十位摄影师,在春节回家期间,为自己的故乡——一个可以骑着自行车丈量的三线小城,建立一份视觉档案。 尤金阿杰(Eugene Atget)在19世纪末纪录消失的巴黎老城,心无旁骛地把镜头对准黄昏后空无一人的街道,他称自己的作品为“档案”,并希望将这份档案提供给博物馆,或者供画家去临摹创作。他的创作动机就这么简单。 还乡计划的目标也是档案,它看似有些“无情”,但既然选择了视觉这一手段,其实也就无法消除摄影师回到故乡,“看到”自己眼前这个已经难以辨认(这样的结论是否有些武断?我猜想中国速度应该已经横扫大多数小城)的故乡时,惊讶乃至失望的情绪。我的意思是,当我们试图将这个项目拉向客观的时候,并不能消除其中所必然蕴涵的乡愁思绪。 这里所说的客观,是指我们找到的十个摄影师,都会在一份提纲之下共同展开拍摄工作,比如:街头,公园,学校,一位老人,一位年轻人,一个小摊贩,政府大楼,全家福,年夜饭……。我们假设在三线城市里仍然有熟人社会所应具有的那些关系和脉络,那么这些人和场所自然也都是摄影师生活之中,他熟悉的,当下正在改变的现实。 一个更为雄心勃勃的计划是,我们能否把这个视觉档案一年一年做下去?我想,因为无论怎样忙碌,人们每年都要在春节的时候归乡,应该不会太难。其实这个项目本身就不难,我们能做的是给大家提供一个理由,添加一些动力罢了。 关于这个项目的展示方式,一方面它会在春节过后的Photo Camp18上公开放映,另一方面,我们会把照片都制作整理成册,以档案的方式留存。 我原本只是在为新一期的camp寻找选题,计划通过博客留一个“作业”,但正好手头刚买了一本阿杰的巴黎,那天坐在出租车上,看到匆忙回家的人们,想到他们回家的终点,想象他们所去的那个城市的样子,突然有了这个计划。它也许有些冒失,让我们一起来把它完善。 『ofpix』还乡计划:十位摄影师和他们的故乡  招募摄影师 1. 摄影师要求 春节期间回家 故乡所在地是一座三线小城 愿意接受一个提纲式的拍摄任务,并有意将之长期拍下去 有一台能留影的相机 2. 项目操作过程 摄影师入选之后,我们将发给TA工作提纲,并做简单培训。 十个摄影师将互相认识,一起展开对这个项目拍摄的研讨。 拍摄过程中,ofpix北京工作室将是项目的大本营,摄影师可以不断把他们的工作情况反馈回来,获得必要的支持。 拍摄结束之后,北京的摄影师可以在ofpix工作室一起做图片编辑工作,外地的学员则通过网络对后期编辑做一定的指导。 2012还乡计划完成之后,在photocamp18上公开展示。 3.项目申请 请发以下信息到我们的邮箱ofpixcamp@gmail.com,或者私信至ofpix微博 一份简单的个人介绍(任何帮助我们了解你的信息,最好有一些你拍的照片的网络链接) (…) Read more

Hello!BOOK!

朴日权的手工书 《祥物》 上周六,印刷帮们又在印社折腾了一把,连男人们也拿起了针线,好在最终“缝纫”的结果还算令人满意。 这个以书为名义的聚会其实在上周三晚上就开始了。每一次工作坊做下来,我都惊叹,高密度的工作总能在短时间内激发众人的创造力和想象力,每个人的解决方案都会让你出乎意料。这就是我喜欢工作坊的地方,充满智慧和灵光。 两次摄影书工作坊做下来,愈发觉得书是照片最好的归宿。现今,高科技让影像的摄取都趋于动态,在我看来,书却也是影像的一种“动态”展示,一页一页翻阅下来,照片切换,时间流动。 不多说啦。今天是workcamp5 微型印社的成果展示,book!这就来了: 印前决策环节,正在讨论用纸和装订 如果要给图片编辑工作规定一个期限的话——我希望它是一万年 还是图片编辑 第二天转战到ofpix工作室做进一步的图片编辑工作 进入排版环节 手工线装是大家普遍选择的装订方式——其实就是为了享受手工的乐趣 封面照片是粘上去的,某人下不了手,但旁边有个厉害的(不是自己的不心疼啊,就要这么心狠手辣) 宾冰的书是当天的最后一本 周满  《是时候了》 朴日权  《祥物》 司徒素俭 《suisse》 缪立鹤  《幸福多多》 程新皓  《滇池东岸》 侯俊丽 《对眼》 最后,还有三个男青年……

让影像发声(八):留下物证

终于得到一位我喜欢的摄影师的消息——Ziyah Gafic,他的新书:“Quest for Identity” 最近刚刚出版。 第一次看到Ziyah Gafic的作品是在荷赛大师班的画册中,他报道了波黑战争之后对无名尸骸的鉴定和辨认。这场战争后有2万具无名遗骸身份得到确认,但仍有上万人去向不明。Ziyah的照片有着鲜艳的色彩和明亮的色调,与故事的悲剧色彩形成反差,画面很宁静,感觉就好像暴雨过后刚刚晴天的那短暂一刻。 这组报道是作者2001年荷赛大师班的作业,使用中画幅相机做报道摄影,在当时还不多见。 12岁到16岁,Ziyah Gafic的生活在萨拉热窝的战火中度过,随后他开始拍照。他说自己一直避免直接拍摄战争和战争带来的灾难。因为这些故事并不能告诉人们战争的真相,“我从不相信那些高声呼号的照片,恐怖的图像,我想要的是轻声低语的照片,这比起大喊大叫是一种更好的传播信息的方式。” 为欧洲和美国的杂志做了多年的新闻报道之后,2008年,Ziyah Gafic对这种报道方式产生了厌倦,对自己作品的价值产生了怀疑,在他看来:“他们很快就淹没在信息海洋中。” 随后Ziyah重拾了当年的项目,这一次,他希望将自己的照片落到实处。没有任何特别的摄影技巧,他与公益组织International Commission of Missing Persons合作,翻拍人们的遗骸和遗物,这些照片构成的是一份有关战争的物证。 每一次拍摄都如同工厂里的流水线作业,助手把遗物的包裹打开,拍摄包里的每一样东西,然后记录包上的编码,以及每样东西的名称。这样观者能够通过照片准确找到遗物所在的位置。这些照片也将放到网上,供失踪人口的家属浏览查询。事实上,在Ziyah做这项工作之前,人们必须到现场才能认领遗体。 在公益组织的支持下,Ziyah的拍摄已经将近三年了,他说自己的拍摄风格变化很大,过去的职业生涯中,他全力就是为了拍摄情绪化的照片,而现在他则抛弃所有的感情,以一种医学的态度,异常冷静地去面对被摄物,在物体和观者之间是一片空白,也因此没有任何打扰。 作为物证的这些照片,除了帮助亲人寻找失踪人口,它们同时也是有关一场战争的物证,记忆可能逐渐衰退,它们仍然在那里。 波黑境内的埋人坑,仍然以平均每月一个的速度被挖掘出来,Ziyah Gafic的工作还没有完成。 本文编译自PDN,请点击原文看更多信息。

欢迎加入印刷帮——WorkCamp5招募营员

Work Camp5工作营目标:了解个人摄影书设计和印刷的整个流程,掌握摄影书印刷的基本知识,并借机梳理自己的作品集。工作坊结束时可以捧得一本自己的摄影书回家。 你的照片是否还一直在比特世界流浪?每次都被你一股脑被扔进电脑的“格子间”里的那些照片,其实还有很多秘密有待发掘。有否想过它们出现在纸面的样子——颜色和纸张结合之后可能会有新的感觉,大小尺寸的变化也会带来不同感受——与照片的“真身”接触,可能会是一个惊喜。 夏天的时候,我们在奇遇花园咖啡馆开办了微型印社第一期,社员们忙碌了四天,期间各种纠结,最后,当刚出炉的香喷喷的小书捧到手里的时候,每个人都是兴奋之情难以言表——有图为证。 我们的印社将再度开放,如果你想和自己的照片来一次奇遇,欢迎加入印刷帮。奇遇花园咖啡馆会变成一个微型印社,让我们一起来体验做一本书的全部过程。 工作坊将带领大家从照片的图片编辑开始,一直到纸张的选用,并共同做图书的版面的设计,最终印刷成书。 因为时间很短,也因为人力和物力的限制,可能无法做出最符合你理想的高品质摄影书,这个工作坊更注重让营员体验制作一本手工书的过程以及讨论做一本摄影书的多种可能。 我们会特别强调图片编辑环节,指导老师会帮你跳出自我的语境来看照片,点评你的作品,梳理照片的语言逻辑,选择那些能够在一起工作的照片,使得其共同构成一个整体的表述,而不是简单地扔一堆照片到纸面上。 将做书的照片全部打印出来,点评,挑选,排序是工作坊的一个重要环节 装订也是一个细活儿,尤其是选择手工线装。 你的“力作”在哪里? 『Work Camp5 微型印社』招募公告 WorkCamp是一个收费活动, 这个工作坊每人收费800元,工作坊结束时,可以获得一本自己的摄影书(收录50张照片)。 WorkCamp5 11月2日开营,地点在北京,一共四天,计划招募10名营员。 申请方式: 1,请将您的个人作品集和简历发送至 ofpixcamp@gmail.com,截止时间 :10月26日。 2,作品集就是要放在书里的照片,请一定发小图。照片也可以是“无主题变奏”,来自日常生活随手拍下的东西。这些充满感性,没有理性逻辑的照片也可以展开一番编辑,使得你能够从零星看自己生活的样貌。 3,WorkCamp只面对北京的学员 (收费价格略有调整是因为上次的工作坊结束,除去材料费用(照片小样,特种纸,出片打样,正式书的印刷)以及场地费之后,一直帮助工作坊忙前忙后的五位设计师,胡伟老师最后都变成了义工……请体谅我们,我们会为营员提供更好的体验。) WorkCamp4 工作计划表如下: 第一次集合  11月2日晚六点半 讲座:《印刷帮的故事》,讲座人 (…) Read more

Page 2 of 812345...Last »
  • 摄影如奇遇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