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mp10倒计时(3)

明儿活动就开始啦。 今天发布3号公告: 1,答谢 这次camp10特别要感谢历届camp的摄影师:李伟,王楠,沈木槿,金玮,朱墨,刘斌,同时还要感谢为camp设计logo的陈思然(小V),为了答谢大家,利用ofpix做工作坊积累的基金给大家买了门票,你们可以免票参加这次的camp10.  这次最新的camp摄影师是吴育琛,也表示感谢。 2,公告 这次camp10现场要公布第三届ofpix基金接受申请的公告,当然,随后也会在网络上发布。与camp一样,ofpix基金没有任何特别的背景,出于创办者对摄影的热情,是一个私人捐资的基金,鼓励摄影师对社会问题的关注,今年的资金来自做工作坊的收入,同时今年还获得了一个匿名捐助。 3,收费 camp10是收费的,门票30元,用于租赁场地,而整个活动是非盈利的。现场有红茶,可乐和鲜橙多自助,配合街头摄影的主题,这次还提供啤酒(每人一罐,嘿嘿。) 据说明天要下雨,太好了。但是现在天气仍然很闷热,嘟大帅提友情提示:注意防暑降温,适当休息,慎用空调,环境恶劣,更要珍爱环境!

camp10倒计时

早就说了,这次camp的主题是街头摄影,但是因为稿件很零碎,因此一直将之当作一个难题,面对一堆照片不知应该如何处理。 昨天用了一整天,把所有的照片重新看了一遍,心静了很多,突然也看到很多。北京,上海,广州,哈尔滨,我仿佛穿梭在几个城市之间,看那些摄影师没有任何准备地用镜头录下自己的直觉感受,是愤怒的,悲伤的,幽默的,感性的…… 好吧,让我们就来这么一次照片的无组织无纪律的作品放映,这就是7月31日的camp10,我和奇遇花园咖啡的老板说了,这次是街头摄影,是夏天,要有啤酒,要让照片放在在露天的空气里…… 接下来会陆续发一些公告。今天是1号公告: camp10招募音乐DJ志愿者 要求:希望你是喜欢摄影的音乐人,通过自己对照片的理解,给camp10放映照片配上音乐 方法:请发邮件给ofpixcamp@gmail.com ,简单介绍自己,我会发照片给你,请你根据感觉配乐。(当然,也许你的音乐不符合我的要求,我有可能会拒绝) 更高要求:如果有乐队能够现场来演出,那我将更加欢迎! 宫仁一  北京 奔驰  上海 吴昊  重庆 k1973  哈尔滨 camp是一个公开的作品放映会,已经举办了9次,放映地点在北京,如果你想了解更多camp的情况,请在1416教室检索“camp”这个关键词。

世界杯真人秀

章鱼哥又猜中了。早晨起来,正好德国对西班牙比赛的结果揭晓。 是啊,只看结果,这实在有些糟蹋世界杯的饕餮大餐。可我不是球迷,每天还要早起,趁着爷爷奶奶们没有出来遛弯儿的时候,出门去溜大狗。 今天早晨遇到两只猫,一只正在学爬树,另一只则在某人家阳台的鸽子笼前逗鸟,很戏剧是吧,不骗你,这是真的,嘟大帅试图冲过去骚扰,被我拎着脖领子弄回了家。 我时常觉得惊讶,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令人惊讶的事情发生。人生本来就宛如一出戏,这么说未免俗气了一些。不过,以我仅有的几次看球经验来说,世界杯其实就是一出戏——起码做现场直播的摄像、导播们就是将之当作一场充满戏剧冲突的真人秀来转播的。这场秀,有剧情,没脚本,有结果,但是却不可预测。(章鱼哥除外) 那些嚷嚷着要搞3D转播的技术男,并没有看透世界杯的精髓。聪明人是这么直播比赛的:每一个动人心弦的射门都要与球员的表情和场外教练的样子无缝连接,每个进球的瞬间,切过来不但要有欢庆胜利的脸庞——血脉喷张,欣喜若狂,与此同时,一定要有另一方沮丧的面孔,并且还有可能推上去,放大,放大,直到看到一个非常空洞的表情。而比赛结束,远景给出的是一撮人翻滚拥抱,而另一些则黯然神伤地离开,拉近看,那些被掀起球衣遮住的脑袋,泪水横流。这一行人互相安慰搀扶,退出场外,一边走一边痛哭着象个孩子…… 按照美剧的说法,这就是2010季世界杯,一共64集,每一集都有一个好的结果,一个坏的结果,你要哪一个? 有一次,当比赛尚未正式开始时候,导播竟然将镜头切到了场边一只悠闲在草地上散步的鸟儿身上,还有几次,镜头突然闪到观众席,让你惊呼一下,那是某位名人政要的身影。不过,这都是配角,是串场的龙套。 带两只表的马拉多纳是主角。 我非常好奇地跑去getty检索老马的照片,这个小胖墩儿怎么突然变得如此浑身是戏。一边翻检照片,我一边唏嘘。 1994年,马拉多纳。 2010年,马拉多纳。 这位伟大的天才球员,同时也是一个在人生舞台上卖力演出的本色演员。 阿根廷出局,那场比赛的现场照片,仿佛是好莱坞大片的剧照。 这一季的世界杯,镜头应该定格在老马这一拥抱。最主要的演员都被罚出场外,谁还会去看那些目标只是为了保证球门不失,为了踢球而踢球的比赛?

第二届ofpix基金获奖者:工人摄影队

和照片一起过年的那个晚上,我们一起回顾了第二届ofpix基金的评选过程,最后的获奖者是————工人摄影队。 摄影队的成员刘柳那么青涩地在大屏幕上出现,她说,这次不能来北京了,她希望这些照片能让人们看到一些平常看不到的角落…… 工人摄影队: 一群来自流水线的基层工人,透过简单的工作坊、募捐回来的小型旧数码相机和工友自已的山寨牌手机,不卑不亢地为自已和其它工人的生活做素描。 他们现在正在拍摄工业区和商业区之间看到的事物,也拍摄自己和朋友的宿舍和住房,工业区和商业区之间只有十五分钟的步程,这段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标志着城乡贫富之间的巨大鸿沟,他们在中间拍摄到劳动人民的生活面貌,也拍摄到KFC、麦当劳和真雪溜冰场进驻的城市风景。 他们将会继续拍摄工人的生活面貎,并将工人生活分不同的标题拍摄,在大约一年之后,作品将会有车间里的情况、工人居住条件、工业区里的人物专题、过年回家的情景等。 他们需要资金作相片打印和展览,现时的展览场地比较少,主要可以放置在北京打工文化博物馆和深圳小小草信息咨询中心(两者皆为服基层劳工的NGO),如果可以得到基金会的协助,更希望基金可以协助我们将相片推向摄影圈,让工人的作品有机会于美术馆和学院展出,摄影队相信,让社会了解工人的生活,并让工人发声,正是处理现时中国外出务工者问题的第一步。 工人摄影队的成员是: 韦凯伦:外出打工六年多,玩具车缝工人 王小红: 外出打工十多年,玩具车缝工人 刘柳: 外出打工近三年,女装内衣厂普工 杨国平: 外出打工四年,现职手机厂物料员 工人摄影队作品:十五分钟的距离 我们这组照片的主题是“十五分钟的距离”,因为我们百分之九十五的相片,是在我们工业区步行到横岗商业街内拍摄的,在照片上可以看到两头不一样的“独特风景”。 另外,一年前的ofpix基金的获奖者王楠已经交上了一份她的答卷,她仍然执着地拍摄她的项目,她的坚持让我感动。 还要感谢我们整个团队,朱朱,文轩,詹膑,任悦,这个微型基金在每个人无私地奉献中运转,其中的苦乐恐怕只有我们自知…… camp7的那个晚上很温馨,一对一对的拥抱,一起在快门声中迎接新年的到来,更多的作品我稍后奉献给大家。

我们这群拿相机的“恐怖分子”

我今天才知道,我在纽约干了那么多违法乱纪的事儿——警察叔叔对我算是网开一面。 我也突然明白为何上次一位朋友在地铁里拍照的时候,旁边站着的两位警察眼神那么诡异,似乎有些蠢蠢欲动——原来,在纽约地铁里拍照是违法的。 如果你不信邪,你可能就会和Robert Taylor一样,被弄进局子里呆半天。纽约时报报道了这位老兄的倒霉经历,我发现他的遭遇完全是和体制对抗的结果。Taylor在地铁月台上拍了几张照片,警察出现在他面前,看他的ID,并且告知他地铁里不能拍照。但是Taylor本人就在交通部门工作,他太自信了,和警察嚷嚷说根本就没有这个法律,他觉得自己有备而来,掏出黑莓手机,里面就存着这条规定:只要不使用闪光灯、三脚架、反光板这些辅助设备,就可以在交通工具里拍照。 但是,Taylor很快就被拷起来带进了局子,警察叔叔说他们的法律不一样。 他们的理由是——911,是的,他们有理由怀疑这位手拿相机的人是恐怖分子,纽约地铁规定不能对着行驶的列车拍照,不能冒犯公务人员,不能扰乱站台秩序。 别觉得将摄影师等同于恐怖分子这个说法很荒谬, 下面这张海报就是在号召市民举报可疑的摄影师: 上面说:成千人都在拍照,要是你发现其中一个很奇怪怎么办?恐怖分子,假如你有所怀疑,请报告。(消息来源:这里) 这种可疑“恐怖分子”的说法,其实是把所有街头摄影师都看作了潜在恐怖分子,英国这两天就宣布了这样一条新法律:如果警察怀疑摄影师有恐怖嫌疑,就可以进行搜身和逮捕。这条法规自然遭到了摄影师的反抗。瞧瞧下面这段视频,成堆的“恐怖分子”在抗议,举着照相机对着警车狂拍,竟然还有人不知好歹和警察合影。 Photographers Rights UK from Nick Turpin on Vimeo. 我真的很纳闷,那些真正的恐怖分子究竟是如何用相机作案呢? 反正,街头摄影是越来越难做了。被摄对象不乐意——有隐私的问题。(参见这篇博客:致亲爱的被摄对象)现在竟然还威胁公共安全。我们没有生在布列松的时代,也没有长一幅Bruce Gilden‘凶恶的面孔’,我们可怎么办! 附上我搞“恐怖活动”的罪证。

Page 7 of 7« First...34567
  • 摄影如奇遇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