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grapher Charles HARBUTT

周一消息树

1,逝者

上周一,在操办一次摄影工作坊的过程中,Charles Harbutt因为肺气肿去世,终年79岁。

《纽约时报》Lens博客给他的称呼是:“摄影师、教师、导师”,但要我看,顺序应该倒过来才是。

很显然,说他是摄影师,更能让大家接受,因为追忆一位摄影教师有些困难,他没有显赫的作品,如果他的学生勉为其难算作他的作品——但这通常非常尴尬,因为有谁不会认为自己的成功是归于自己呢?

他的一位学生——Alex Webb,在其20岁的时候参与了这位老师的工作坊,并对他的创作产生了深远的影响:“Harbutt认为摄影是一种独一无二的视觉语言,不能用文字来表达,假使能够用文字来替代,就不值得用摄影的方式做。”

Harbutt的一位好友这样评价他的成就:首先采用工作坊的方式来教学的老师之一,非常非常有影响力,他把报道摄影从教室里,从文字思维里拽出来,不但有别于布列松为代表的欧洲流派,同时有别于尤金史密斯为代表的叙事性报道,他关心的是摄影里的不可言传。

在其1974年的书Travelog中,他撰写了后记:《我不拍照片,照片拍了我》(I Don’t Take Pictures, Pictures Take Me)。《纽约时报》摘录了不少书中的文字,也许得空我可以将之翻译过来,里面有这样的字眼被提炼成小标题:“摄影是现实的高潮,是一瞬间的颤栗,让人们转而停留并惊呼:嗨!你看到那个没有!”

2,照片的海洋

Lele-Saveri-MOMA

Lele Saveri “The Newsstand. 2013–14.” Mixed medium installation.

11月即将在MoMA开幕的“新摄影展”(New Photography 2015),今年是热闹非凡,光是从人选来看,一下子就有19个,是往年的两倍还要多,但必须是这样,因为这一次展览的主题是——照片的海洋。

展览的推介中提到,该展览谈论的是当下摄影的无所不在和无穷无尽,网络里照片汹涌澎湃,裹挟着各种私人情绪和以此为中介的链接。参展摄影师展出的作品除了静态照片之外,还有动态的、混合图像,装置等等。

不过,“照片的海洋”这个提法可能并不新,MoMA的摄影部主任在2014年接受PDN的访谈中就曾提到,早在1920-1930年代,批评家就提出了同样的观点,那时的时局是因为画报的出现而导致。

MoMA的新摄影展,是在延续其发掘新人的传统,人们难免会想到黛安阿勃丝,威廉姆艾格斯顿这些从MoMA起家的“新人”。今年是新摄影展的第三十个年头,在这个平台上,Mikhael Subotzky, Rineke Dijkstra, Doug Rickard  Viviane Sassen这些人崭露头角,中国摄影师也曾有鸟头和张大力参加过这个展览。

3,50张美国少年的面孔

Vice的图片编辑Matthew Leifheit在美国国庆日的时候策划了一个图片报道《50张美国少年的面孔》(50 Faces of Young America),收录了摄影师 Richard Renaldi十五年来拍摄的美国年轻人的肖像。图集相当好看,把人拍成人难呐!

我又顺便看了看这位Vice图编的过往文章,充满着浓浓的Vice的味道,他本人还编撰着一本名为Matte的摄影杂志。

1 2 3 4

4,家庭作业

Charles Harbutt去世的消息也让我颇为难过,这间小小的教室曾他老人家有一点点关联。当年我刚刚开博客,做过名一个叫“小石板”的工作坊,也是我的第一个工作坊。当时我参考了Charles的一个教学工具:《太空飞船计划》,给小石板的成员们留了同样的作业。石板们,你们还记得吗?

现在,这份作业也请你作答,权当对这位摄影教师的追忆:

题目:

假使你将要乘坐太空飞船离开地球,永远不回来了,飞船上将不会有任何形式的娱乐,也没有装饰品,同时也没有镜子、不能看电影、没有其他艺术品等。你将以加工好的食品为生,并且只能饮用过滤后的尿液。然而,你可以随身携带十张照片。

接下来的工作就是,请你为自己准备你认为最需要的十张照片。

(这是Charles Harbutt在他的工作坊中的一个训练,麻省理工学院的纪实摄影课程中也引用了这个练习。对了,如果这样说Charles可能更有名,他曾是马格南图片社的成员,担任过总裁,后又退出。)

题图:© Dennis Stock/Magnum Photos

Comments (2) Write a comment

Leave a Reply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摄影如奇遇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