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0s-newsstand

周一消息树:报刊亭

报刊亭

一些报刊亭给拆了,这消息让人很悲伤。报刊亭已逐渐从我们的生活中淡出,它和仍旧在街头偶尔可以瞥见的柯达冲印店一样,尽管招牌依旧,实际上早已经挂羊头卖狗肉;但作为上世纪我们生活方式的象征之一,它们的存在是个念想——趁着买水的功夫,你可以在旧媒体帝国里再瞻仰一下。

报刊亭 @ 古巴

媒体设计专家加西亚(Mario R. García)前两天得到一份来自故乡的礼物,一位在哥大新闻学院兼职任教的记者Anne Nelson送他一本杂志:1942年2月2日出版的古巴画报Vanidades。这位女士去年访问了古巴,她也拍下了哈瓦那机场唯一一个报刊亭的照片,简直空空如也。所以,这份来自1942年的杂志与之相比就简直太让人眼花缭乱了。事实上,这份画报也代表着上个世纪媒体发展的一个景观:画报潮,作为当时的一种新媒体,画报在1920年代从德国肇始,随后席卷全球,它也是新闻摄影黄金时代到来的标志。

vanidades_monthly_women_mag vanidades

加西亚随后和另一位同样也来自古巴的学者分享这本杂志,那位女士啧啧感慨:这就是印刷的价值啊,你能想到我们会在50年以后坐在这里共同浏览一份从前的网页吗?

当加西亚打开这本来自他童年的杂志,他说几乎在那一瞬,童年的记忆在眼前闪回,就仿佛打开祖母的老相册:“Glostora是爷爷最爱用的护发素, Bourjois是阿姨必备的粉饼,而看到那小蓝瓶,就能想到小时候妈妈会挖上一块放到手心,强迫我把这油乎乎的东西涂到脸上。”

不过,这本杂志以及其标志的时尚,已经不再了,就如同它的名字:Vanidades(名利场)是当下古巴并不鼓励的风格。

报刊亭 @ 环游世界

这儿有个怪人,他的外号叫做Mr. Magazine,他说自己周游四方的时候,都要学习当地语言的“新”(new)怎么说,因为这个字儿加上“杂志”二字,会将自己导航到每个国家必去的地方:报刊亭。

这位先生名叫Samir Husni,也是一位教书匠,美国密西西比大学新闻与新媒体学院杂志创新实验室的创始人( Magazine Innovation Center)胡斯尼最近在博客里表达了自己对报刊亭的迷恋:“我要问你,有什么比到其他国家的报刊亭转一转更激动人心的事儿呢?我真想不出其他选择。”

胡斯尼博士近五个月的报刊亭游历包括:开普敦,巴黎,阿姆斯特丹,里斯本,赫尔辛基,慕尼黑,贝鲁特等等。到这些地方都和讲课有关,而他最鲜活的教案则都来自街头。在他看来,报刊亭不仅提供给自己对媒体的了解,同时也是当地文化的一种投射。

胡斯尼还会在报刊亭留影,我就不贴出他的纪念照了,但你可以想象这位大叔站在琳琅满目的杂志里头,犹如站在花丛中……

报刊亭 @ 一本杂志

independent

新近出版的英国独立报周末杂志,封面很特别,一不留神你可能都找不到logo。

封面这些老照片是1916年一群英国士兵在法国索姆河战役之前所拍摄的肖像,都是玻璃底片,拍这些照片的人是法国索姆当地一位业余爱好者,随后制作的照片或明信片会被士兵寄给家里。这批照片原本应该有几千张,但是在大约十年前遗落民间,很多都被扔进了垃圾桶,有四百张左右的照片幸存。独立报之前曾分两次发布过一百张,吸引了大量关注,大概有四五个士兵被认出来。借着一战爆发一百年的由头,独立报再次报道了这些照片的故事

5719914

chair

这把椅子据说就是一百年前这批照片拍摄时所用的道具。by Patrick Gaillardin

5719960

保留下来的一套套的底片和印制的照片。

独立报称这批照片为”索姆selfie”,照片所拍摄的地点都被找到了,但可惜的是画面里面的院子已经不复存在。三个法国当地人发现了这批照片,他们甚至声称自己找到了士兵拍摄时候用的“那把椅子”,并通过寻访还原了这批照片拍摄的始末:拍照片的Alfred Dupire不是一个专业摄影师,摄影只是业余爱好,一个英国部队到达了村子,听说他们想花钱拍一些照片,而且还能借机卖给他们照片明信片寄给家,这一位就做起了这个生意,据说当时士兵排队都排到了街上。

索姆河战役相当惨烈,在为期五个月的战斗中,英法德双方士兵大概有一百二十万的伤亡和俘虏。所以,这些遗留下来的肖像照片很可能就是其主人的最后一张照片。

独立报的文章里写道:“很多士兵那么年轻,让人心头一紧。他们的面孔很现代,看上去就像你在2014年的某个酒吧遇到的年轻的英国人一样。”

5719967

5719971

5719975

photo by Alfred Dupire

(封面照片,1940年代的报刊亭,photo by Mark Seifert

 

 

Leave a Reply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摄影如奇遇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