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ing

周一消息树:隔岸观火阿尔勒

今年阿尔勒摄影节的主题是“Parade” ,这个太难翻译了,“大阅兵”、“大游行”、看那千军万马,盛世繁华……,总之,你可以想象摄影节总策展人François Hebel在聚光灯之下宣读开幕演说词的霸气,只可惜,这也是Farncois的谢幕演说,他将告别这个舞台。

1,离职者说

“阿尔勒与我,一直是一个剧场。十五年来,每一年,这里全城都会变成一个舞台,在这里,摄影师被放到了聚光灯以及麦克风之下,他们得以和自己的观众直接交流。”

François Hebel可谓阿尔勒的元老级人物,他是1986,1987两届摄影节的策展人,随后从2002到2014则每一届都是总策划。Francois在阿尔勒的努力不仅是把控摄影节本身的品质,还在于扭转其经济上的亏损。他硬是让观众接受付费看展览的方式,去年摄影节有十万个付费参观者。但突然横空窜出一位女士——Maja Hoffmann和她的Luma Foundation占领了阿尔勒,她已和政府达成协议,要将阿尔勒建造成一个全法国首屈一指的当代艺术中心,整个投资为一亿欧元。摄影被“当代艺术”吞没,不再是阿尔勒小城的唯一,也导致了Francois的辞职。

Francois_hebel

今年是Francois最后一次主持阿尔勒,他的开幕演说即告别演说,这使得“Parade”这个今年摄影节的主题,似乎也有了多重隐含意味。在致辞中,Francois对多年来与自己合作的工作人员以及老友致谢。他说在阿尔勒展出一张照片,就是一次行为表演,是现场的即兴演出。这些年,阿尔勒一直在为摄影作为一种艺术门类而不断呐喊,并且也认识到摄影应该具有开放的边界,从而不忌惮接纳各种跨界元素。但是,在这个大戏的高潮一幕,他却无奈地迎来了自己的告别:

“该怎样离开舞台?如何才那么不戏剧性?观众正处于一出跌宕起伏的大戏之中(被拒绝的爱,背叛,政治阴谋,滑稽小丑,史诗般的……),这绝非简单的轻喜剧。阿尔勒是一个搅动你灵魂的地方,只要你被它感动过一次,它将永久改变你。”

2. 官员说

关于阿尔勒的这番意外,法国文化处的官员却完全置身于外,尽管他们一直是摄影节的资金支持者,但很显然,他们最关心的就只有经济问题。今年初,英国摄影杂志曾采访了文化处的官员Daniel Barroy,他认为阿尔勒将要经历重建,对于下一任摄影节的执掌来说,他必然面临着整个摄影节规模的缩水,他要处理好和阿尔勒政府以及Luma Foundation的合作关系,他们虽然是新人,但同时也是最有钱的人。

3. 继任者说

阿尔勒摄影节新一任负责人选定过程中,圈定了15份简历。

80252_1255939272_stourdze

photo by Raphaël Dallaporta

经过摄影节组委会的审核,最后,来自瑞士爱丽舍摄影博物馆(Musée de l’Elysée)的负责人Sam Stourdzé获邀成为下一届阿尔勒摄影节的主持。

Sam Stourdzé,41岁,他击败的对手都实力强劲,比如 Julien Frydman——Paris Photo摄影节的负责人。第一时间接受采访的时候,他表示了对Francois的致敬:“经过了十年努力,他把摄影节带入盛世,我的责任是延续这种进步。”

在一次采访中,Sam提到自己的摄影观:“很多人认为摄影的黄金年代已经远去。我却不是一个怀旧的人。我认为当下充满惊奇。我们正在信息获取的巨变之中,摄影在这个新系统中责任重大。但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我们从来也没有生产过数量如此之多的照片,摄影机构的责任也面临挑战,他们的责任更在于对照片的编辑和分类,是选择以及展示新秀。”

4. 旁观者说

让我们回到一个关键的话题,François Hebel最后的谢幕演出究竟怎样?前任法国摄影杂志主编Jean-Jacques Naudet在一篇文章里表达了他的愤怒,他称这届摄影节为灾难。

Jean-Jacques Naudet严正抗议之一是,摄影节有太多的Martin Parr,Raymond Depardon,Christian Lacroix,Erik Kessels,对于摄影的品味,这几位都是奇奇怪怪照片收藏控,Jean-Jacques Naudet认为他们当然都不错,但是如果整个摄影节的风头都被他们占尽,那下一届也只好展出帕尔收藏的食谱了。

阿尔勒

(这种用时下流行的话语形容是萌萌哒的观展方式,对我这种有眼疾的人来说将是一种灾难)

Jean-Jacques Naudet的严正抗议之二是“奇怪的科技”,他指的是参展者要手持灯泡去黑暗的房间里,循着那一点点的光亮去看展览。“出了电梯,有上千张照片等着你,到了第四间房间,人们会感到焦躁,第六间房,感到沮丧,等到了第十间房,你会癫狂——因为还有30个房子要参观。”

不过,这位先生也是老人儿了,他对摄影的热爱还停在纯纯的年代,他讨厌人们心怀鬼胎来摄影节:“这里已经成为一个照片买家的节日,画廊和藏家们涌入,做的都是交易。年轻人带着他们的创造力到来,却到处碰壁”

“对摄影的热情和疯狂已经无人在意。今日,记忆短暂且残忍。城里到处都只有欢庆和聚会。”

最后

我这个远远坐在家里看阿尔勒的人,也一早儿就嗅到了摄影节的“火药味儿”,但是,让我探头探脑的,却并非只是摄影节里的政治斗争以及种种八卦,更让我好奇的是那萦绕在各大摄影节热闹氛围里的怀疑论调,这些个狂欢到底有几分是为了摄影?我不喜欢Parade这个词儿,作为一种时下最流行的交流工具,摄影犹如 一个巨大的收集器,可以容下一切,但摄影人的自我膨胀却没有任何理由,人人都在摄影,其实人人都没在摄影。

我爹昨个有一搭没一搭地和我说,现在谁还冲胶卷啊?我看你这个摄影专业以后啊,够呛。

要我说,还是寂寞一点儿好。

 

Comment (1) Write a comment

  1. 令尊明眼,一句顶一万句。
    人们总是在窥测自己行当的变化方向,变得好不好,其实很大部分是担心自己的位置在哪里,再偏激点,是怕死吧,妄想自己每个潮头都能弄旗。嗨,历史不是一个人一个时代通稿的,So。。。。。。昨天归档昨天,今天活好今天,明天自然是孙子的。

    Reply

Leave a Reply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摄影如奇遇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