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tographer_mlwqymZXST1s8aj52o1_500

只许看,不许拍!

“卡帕要在世,他会感到耻辱,不过,他肯定会一如既往地反抗,跑到那些能够让警察有一张脸的地方拍照。”

说这话的是一位匈牙利摄影记者,接受英国《卫报》采访的时候,他搬出这个国家的“摄影大师”来表达心中的愤怒。在这篇文章里,《卫报》“警告”它的读者:3月15号开始,去匈牙利拍照要小心。新的法律规定,如果未经画面里所有的被拍摄者许可,技术上,你这行为就是触犯法律。只有那些已注意到你拍他们,没有表示反对,没有躲藏的人,你才可以去拍。(对的,你没有看错,在匈牙利,你想拍别人,麻烦大了。)

可以想象,这项法规对新闻摄影记者来说该有多闹心。“请问您能被拍一下吗?” “谢谢。我还是不拍了吧。因为您已不在刚才的状态。”街头兴许会发生这种彬彬有礼却又十分荒谬的对话。

更糟糕的是,正如一位律师所指出的:“这项法律对于拍摄普通人来说可能没太大影响,因为通常情况下,大家也不会让摄影师出示ID再拍照。但它却极有可能让摄影记者拍摄警察变得更加困难。”事实上,在匈牙利还有一项备受争议的法规:警察的面孔在媒体上出现的时候都要打上马赛克。

没有面孔的警察叔叔让我联想另外一桩事儿,也是摄影师和警察的对立。大概在2009年,英国摄影师发起一项抗议行动:“我们不是恐怖分子” (I’m a photographer, not a terrorist)。起因是英国反恐法案(Terrorism Act 2000)第44条,该项规定使得警察有无限权力对任何可疑人物展开搜身。仅在2009年一年,就有十万起相关的搜身行为,但极具讽刺的是,没有一个人因为恐怖主义而逮捕,倒是有504个人因为拒绝搜身而被抓。我猜想,这里面就有不少是摄影记者,因为他们向来就是警察叔叔的眼中钉。

photography-terrorism-05

2010年初,三千名摄影师在英国伦敦特拉法尔加广场集会,他们举着牌子,端着相机,有的还拿着自制小标语,上面写着:“没有摄影就没有历史。”

44条在2010年被欧洲人权法庭判为无效。后来伦敦警局也出来解释:“每个人都有权利在在公共空间拍照和摄像。摄影并不应该被认定为可疑行为。”

公共空间应该允许拍照,这是各个国家都通用的法则。在公共场合抓拍的照片,只要不用于销售赚钱,不歪曲他人形象,都不是触犯法律的行为。新闻摄影教科书上向来都是如此解释。

但公共空间如今却也不是万用法则了——还是因为恐怖分子。在美国纽约和新泽西,自西班牙马德里火车站爆炸之后,就开始禁止对地铁和公交车拍照。尽管一般情况下不会有警察蹿出来阻拦,但也有摄影师因为太过自信,让警察感到不爽,导致遭到逮捕。(参见教室文章:我们这群拿相机的恐怖分子

前文说到马赛克,这让我想到教室之前的另一篇博客文章:《致亲爱的被摄对象》,文章里提到,马格南摄影师Simon Wheatley所拍摄的法国街头少年,照片全都一片一片地打上了马赛克。这是因为法国有关隐私的法律非常严厉,摄影师如果拿不到书面授权,就不敢冒着风险发表任何一个人的肖像。Simon的照片里,不但孩子的脸部有马赛克,照片中不经意拍到的路人也打了马赛克。

马赛克,这在国内媒体上也越来越常见,不管是大人还是孩子,好人还是坏人,哭的还是乐的,一旦拿不准,就马一个。哎,这种以前都是打在下面的码儿,什么时候给跑到上面的呢?

我倒不是说不能打马赛克,但到处都是被遮住的脸,四处都是禁止拍照,这真挺无奈。不过,写到这儿,我忽然感到有一丝困惑,因为在今天这个“景观社会”,按照居伊德波的说法:“生活是作为大量堆积的景观再现的。每一样曾经体验的事物,都已退远为再现。” 也就是说,我们活在一个由影像制造的世界中。那么,这些堆砌在我们身边的照片又是哪儿来的呢?

在卫报关于匈牙利报道的文章底下全是愤怒的读者的留言,除了那些孩子气的牢骚:“我把匈牙利从旅游名单里划掉了”,我注意到有这样两个留言:“那监控器拍没问题吧?”,“那自拍总没问题吧。”而这恐怕就是景观社会的运作法则,照片不是在人和社会的互动中生成的,而是机器生产的以及自体制造的,随后它们会被不断复制,在网络上漂移、分解,然后再重组。也就是说,即使我们不拍照,照片也会兀自繁殖。

最后,我得到了这样一个结论,我们并没有生活在一个影像越来越开放的社会,却反而日趋封闭。这是一个只许看,不许拍的世界。

我觉得非常有必要对那些报道摄影师致以敬意。他们的镜头对着别人,并因此穿行在敌意的目光中,时常听到的是你别侵犯我的肖像权的骂声,背负着的是各种伦理道德的谴责——还有谁会这么委屈自己?你会发现,如果没有他们,我们就什么都看不到了。

 

 

 

 

 

 

 

Comments (4) Write a comment

  1. “哎,这种以前都是打在下面的码儿,什么时候给跑到上面的呢?” 老师你这么调皮,学校知道吗?哈哈!

    Reply

  2. 关于在新闻报道中打马赛克,我已经深恶痛绝,并深受其害。有时我真想冲着编辑吼一声:哥们儿拍的又不是毛片儿!而且,打马赛克也是个技术活,打得好,若隐若现,还不至于太破坏画面;打得不好,在脸部直接拉一个椭圆形毛玻璃般的大马赛克……我一般不会承认这张照片是我拍的…… [:Cry:]

    Reply

Leave a Reply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摄影如奇遇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