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消息树:汉森先生的照片

本周消息树回顾了上周荷赛年度照片再起争议事件的始末。真正应该引起关注的并非是photoshop造假的问题,不是道德,而是美学问题。将形容词用到天上的做法,向来都是广告摄影中的修辞,将这种超真实的手法(突破眼睛的极限获取注意力)用在新闻摄影的语法中是否合适呢? Read more

周一消息树

手机,它哪儿是手机啊,简直就是你的一个器官;它和眼睛配合,那堆小照片,不知多少人正虎视眈眈地盯着,准备从中挖掘财富:手机照片图片代理,手机沙龙摄影协会,手机照片的扩展应用,以及手机照片检索……它们让手机照片废物利用却也让随手拍变得越来越不单纯。 Read more

谷歌眼镜:摄影速度追求的终结?

『谷歌眼镜:摄影速度追求的终结?』从达盖尔到宝丽来,从数字单反到手机摄影,摄影史上很多进步都是以增加这一媒介与观者见面的速度为主旨,付出的代价是影像质量的牺牲。谷歌眼镜让影像传播速度达到巅峰,看-记录-被看见,时间差变成零。速率追求终结之后,摄影还会怎样? Read more

周一消息树

『新媒体记者的生存之道』英国学者Daivd Campbel在荷赛的支持下就摄影记者朝向多媒体记者的转型展开研究,《后工业时代新闻报道中的视觉报道》描述了转型中的新闻摄影业界景观。学者DJ Clark也调查五位在华外国多媒体记者的收入结构,认为多媒体记者应让内容在尽可能多的平台上广泛传播。 Read more

延展的摄影

和大家一起分享一个好消息,OFPiX今年春节发起的木兰返乡活动,受到马格南基金会的邀请,将要到纽约参加“延展的摄影”研讨会。它鼓励社会纪实摄影师不要只以一组照片为项目的结束,而要尽可能地利用数字技术,融合互动元素,吸引读者在多个平台(各种移动终端)参与摄影师所介入话题的互动。 Read more

第五届OFPiX基金述评

面对现实,不是旁观者而是行动者,这是社会纪实摄影的精神,在傅翀的这篇研究文章里,他对此又有进一步的解读:“行动主义更本质的要求是摄影师必须参与到他的作品意义被读者建构的整个过程中。”“要把摄影变成一种论述,对价值的推论”。关于社会纪实摄影的阐释以及第五届OFPiX基金的述评请点击链接阅读更多 Read more

最佳版面是这样炼成的

报刊的视觉设计并非给版面穿上一件漂亮的衣服,它要帮受众解读新闻,把报纸弄得漂亮点儿并不是一个装饰性问题,而牵扯到整个新闻部门生态的变化。参与今年世界最佳新闻设计大赛评选的常河,他对赛制的解读,让我们得以据此反观优秀报刊设计的标准。 Read more

周一消息树

今天的消息树上的消息都来自悲惨世界,时尚摄影师David LaChapelle给一个画廊商一顿老拳——价值三百万美元,Alec Soth在纽约时报的报道遭到读者讥讽,自由撰稿人被要求给大西洋月刊网络版免费供稿,怒火中烧,公布来往信件,引发关于优质内容付费问题的大讨论。 Read more

周一消息树

今天的消息树关注战争摄影, 上周,一些新闻业内人士在这一天发起了一个活动:“没有新闻的一天”,希望借助这个活动让人们关注记者为他们的职业所做的牺牲。在近些年的战争冲突中,有越来越多的目标专门针对记者的袭击。Marie Colvin和Remi Ochlik在叙利亚就因此殉职。 Read more

继续争论

荷赛大奖的调色问题并非偶然。2011年911十周年战地摄影师James Nachtwey当年一些照片在时代周刊再次发表,色调发生了很大改变。现有资料无法证明这些照片是谁调整的,但从中可以看到,这种追求戏剧化的调色方式已经成为新闻摄影业内一种时髦,我们却应对之存疑。 Read more

好大一只荷兰豆

荷兰的那个赛再度揭晓,接下来的日子里,各种吐槽八卦定会纷至沓来。这个圈子就这么小,也难怪。 今年的评委会主席,美联社摄影部副主任Santiago Lyon,在赛后的视频采访中,有着无法掩饰的疲惫。这是一种在几天之内集中观看七万五千张照片之后,无可奈何乃至无所谓的态度,导致他的谈话,缺少一种主席的决断,显得那么随意。 这位主席可能暂时不会被问到,作为美联社的摄影负责人,如何在评选中避嫌,因为今年比赛的一般新闻单幅、突发新闻组照一等奖,这些重要的奖项都荣归美联社。主席已经准备好的,是给年度大奖答疑,疑惑的声音已经开始悉悉索索地响起来了,大奖的HDR效果太做作了,PS的痕迹是不是太重了呢,光线是真实存在的么?…… 大奖摄影师Paul Hansen来自瑞典,北欧国家作品后期都颇为重口,不过,关于巷子里的那神奇的光线,摄影师说那是突然间出现的一道光线在墙面上的反射,瞬时即逝。主席则声称,他们已经认真检查了照片的后期处理,认为其在行业可接受的范围之内。他说,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标准,但整体看,这张照片这么处理还是可以。 同样被网友质疑的照片还有这张当代热点的单幅一等奖,读者认为后期显得太过。 作为荷赛评委究竟有多难,恐怕只有评委知道。我得奉劝观者放松心态,因为不论人们对结果有多失望(多数是对中标者的嫉妒,啊,那可是在5666个摄影师中胜出),结果其实在比赛开始之前就摆在那里。 荷赛是一个行业竞赛,目的是借助一个平台将新闻摄影业内的发展状况介绍给更广大的受众,并反过来促进行业的发展。这只大大的荷兰豆一年结一次果实,豆子们则必须根据豆荚的布局排排坐,阵容整齐,标准统一。 若把荷赛比作一年一本的摄影特刊,精选过去一年全世界新闻摄影好手的好照片,可能会让我们更好理解这个比赛。 经过第一轮评委筛选过的照片,都是能够体现行业标准的作品,可能有几组叙利亚的照片,也有不少巴以冲突的作品,它们之间都并不能以好坏来区分。得奖与否,排名第几,就看二轮评委的编辑方针了。 历届荷赛年度照片,女性和儿童作为照片主角居多。 年度照片就好比这个特刊的封面,做过媒体的都知道,封面是一张大呼小叫的海报,必须让任何人在一眼之间得到相同的答案:悲伤、愤慨,反战,它可能说了些什么,但没人去深究。美国摄影界新闻曾让读者竞猜今年荷赛大奖照片的路数,文章中提到,妇女们最容易成为大奖的主角,她们过去是受害者的形象,最近几年则常常以幸存者的形象出现。她们时常被孤立出来,作为个体,成为一场灾难的象征。今年的大奖,没有妇女——你说主角是男人,我看恐怕还是前景中的儿童——仍然是经典的受难者的形象。 杂志的开篇是新闻栏目,各位评委事先对哪些题材能获奖已经了然于胸,肯定来自国际上那些热点战地地区,反映当年的重大时事问题,议题已经决定了照片的格局,不会有太多意外。 当代热点这一类别相当于这本杂志的调查性报道栏目,按道理应该是重头戏,考量摄影记者对社会问题的洞察力以及作为一个记者的采访报道能力,可惜的是,近些年都未有听说荷赛对这个类别有太多阐释。 体育、肖像以及自然,完全考验行业技巧,这类得奖照片就是要读者看了以后张大嘴巴,瞪大眼睛。对这几类照片的选择,内容的重要性降低,影像的出格与精巧成为获胜关键。观看得奖照片的技术指标,也就是在肖像类,才会有非佳能尼康相机的存在,体现了更多元的摄影表现力。 日常生活是这本杂志里的最讲人情味的栏目,这则又是摄影的另外一个功能——煽情,评委们可能不会发现,两年之内,他们作出了同样的选择,将日常生活类的组照一等奖颁给了同样的题材:一对老夫妇抵抗阿兹海默症。 2012, Daily Life, 1st prize stories, Alejandro Kirchuk 2013, Daily Life, 1st prize (…) Read more

Page 6 of 28« First...45678...20...Last »
  • 摄影如奇遇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