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phenshore

我的Instagram友邻:史蒂芬.肖尔

忽然想起很久没写博客。深深的罪恶感让我决定在三八妇女节劳动一下。

电脑里有很多烂尾,史蒂芬.肖尔(Stephen Shore)是其中一个。去年某天,我发现这老爷子爱上了Ins,熟悉这位“早餐先生”的人自然不会对此有任何惊讶。

“肖尔的Instagram”,这个文件夹已在我电脑里躺了半年多,借着他最近在德国的回顾展开幕,我来把这个楼盖完。

exhibitionStephen Shore, Retrospective C/O Berlin Foundation,展期至5月22日。

展览现场也有肖尔的Ins供观者浏览。如果你有机会打开,那将会是一个非常典型的老人家的图片流,有天空、地面、花草、宠物,有明媚的光线和一切美好的事物,其中偶尔也有怀旧,比如,时而闪过的老友安迪沃霍的照片——那时肖尔年方十七,在安迪沃霍的工作室干了好几年。

这之前,他14岁就“会晤”MoMA摄影部负责人爱德华斯泰肯(Edward Steichen),三幅作品被其收藏;24岁,他成为“第二个尚且在世的于大都会博物馆举办个展的摄影师”——这个拗口的且不断被画廊搬出来的个人纪录,不知肖尔本人感觉如何?毕竟,他是一位一直试图探索平凡的摄影师。

要保持一辈子的平凡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除了个人心境,还要有赖周遭社会,个人际遇。保持低调与保持高调同样困难,设定此种艺术追求,并且终身追求,是修禅?而最终的成功是禅修的结果,还仅仅是运气使然?

肖尔很久没有发他自己的照片了,他Ins里到目前为止的603张照片里,只是零星散落着几张,其中一张是拥着自家的狗,图片说明是:Wally和我。他很少晒早餐,当然这并不意味着他不发那些美好的食物的照片。谈及对Ins的兴趣,他常常提及的原因是:1,好玩儿,2,还是好玩儿,3,他可以在这里尽可能地游戏。肖尔认为Ins教育了他,使其充分体验了数字世界的你来我往,这是和一张照片挂在墙上以及印在书里的最大不同。

wally

他较为疯狂的时候会时时刻刻地在线查看,大概有五个月,他保持了每天都发一张照片的记录。他说自己认真地维护自己的朋友圈,确保这里的人数不要太庞杂,从而能看到每个人发的帖子。一度他对阅读这些照片充满了渴望。

确切地讲,肖尔在Ins上并非网红。因为他态度过于认真。他曾谈论那些“不努力”的摄影师,他们在拍胶片的时候相当认真,但到了数码就变得松懈,他说不知道这是不是因为他们认为数码简单或者廉价从而产生轻视,但肖尔认为,对于一个摄影师来说,完全可以把一台数码相机当成8×10大画幅来用。

8.trails-end-restaurant-kanab-utah-10-de-agosto-de-1973.-de-la-serie-uncommon-places_0Stephen Shore. Breakfast, Trail’s End Restaurant, Kanab, Utah. 1973
所谓认真应怎样理解?肖尔的早餐和你的早餐有什么不同,一个普通人的快照和一个摄影师的快照有什么不同?

这是一个相当复杂的问题。肖尔对此也有发言

为了回答这个问题,肖尔谈及自己的两部作品,《美国表面》(American Surface)和《不寻常的地方》(Uncommon Places),前者是其在公路旅行中用傻瓜相机抓拍的快照,后者是用8×10大画幅相机拍摄的寻常景观。肖尔说《美国表面》主要受到快照影响,用快照的方法观看日常。甚至最后展览的照片也是柯达机器冲印的照片,它们就是快照。但《不寻常的地方》尽管主题也是同样的日常景观,但其却几乎是反快照的,因为每张照片都是精心构图,视觉上有序而又复杂。它们并非快照。

或许可以说,在这里,肖尔用了两种方法观看日常生活。这必定是两种不同的结果。但却又好比是用两种不同的乐器演奏同一首曲子。

至于Ins,肖尔不断使用“视觉日记”、“速记”描绘他用手机拍下这些照片的体验和目的,它们也是肖尔的快照,但却与美国表面那部作品不同,因为这一次,肖尔的日常生活纪念簿上可以签下观者的留言。

还必须要提及的是,前几年,他还曾用袖珍数码相机拍照,然后到街头快印店里做成书。

肖尔实验各种方法,用每个普通人都能接触到的最时兴的摄影技术拍摄普通生活。但我却逐渐体会到肖尔的雄心,与早期摄影术发明人的渴望颇为一致,这种技术,把观察者和被观察者之间的凝视关系用照片转移出来,最终结果看上去是对一种物的留存,但实际上却是一种对个体存在的强调。

“我感兴趣的一件事是,在一种相当自觉的状态下看世界、与之交流,充分体验。我认为这种体验更多通过和日常瞬间的对话才得以经历。要用力地去体验日常生活,而不是对戏剧化的事物发生兴趣。”

究竟什么样的人才会这样用力去看自己的日常生活呢?答案也许是,一个存在感很强的人,且为自我而存在的人。所以,肖尔不是一个低调的人,空气里都是他的存在。

最近还看了一篇技术男写的文章,对现在时兴的“moments”(瞬间)予以剖析,他指出,当下的网络公司,它们开发各种产品来让用户记下自己的每一个生活瞬间,其目标是为了在这每一个moments里面植入商机。平凡的瞬间当然不会成为商人窥视的对象,大多数人随手记录日常生活的时候,皆是因其是不平凡的、戏剧的。肖尔的的早餐和你的早餐其差别大概就在这里,肖尔拍下它是因为他注视到了这个瞬间,而你拍下它是因为这个瞬间注视到了你。

晕。了。吧。

肖尔说:“我想要拍摄那些自然而然的照片,一种正在看的感觉,并非是从这个世界拿走些什么,并非是从其中制造什么艺术。”在肖尔看来,摄影师在表征这个世界的时候,他们不是非要传达一种隐喻,摄影师要寻找的是心理的,情感的,和文化的共振。

共振这个词,真的是极好。

那么话又说回来了,我自己究竟喜不喜欢肖尔呢?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因为里面包含一种很复杂的情感,只能一边看,一边感慨。

Leave a Reply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摄影如奇遇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