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4222

技术贴:如何到国图看一本摄影书

首先,请容许我表达一下写下“技术贴”这几个字之后的激动心情。因为我从来木有写过技术贴。

关于这个帖子的缘起,说来话长。十几年前,我的摄影画册启蒙教育就是从国图开始。画册在我们那个年代的神圣地位,并非只是因其昂贵,而是当年实在没有太多渠道接触摄影作品——大师通常只是一个名字,一张照片,以及印刷很差的盗版小书。我曾在一位专卖画册的哥们那里买过他翻拍的作品光碟,这些人在摄影人中的地位,就和当年卖盗版文艺小电影的人一样。所以,当一位师兄告诉我可以在国图看画册,那感觉就是:天呐,可以么!

翻出当年的国图读书笔记,第一篇是frank,随后是abbas,smith,brassai……,弗兰克老兄的读后感是:“Robert Frank是谁?曾看过介绍,是个从不循规蹈矩的人……”(噗嗤……一瞅就是头一回看);布拉塞那一篇,表达了我对画册这个媒介的最初认知:“我惊叹他画册制作的精美,那不禁让人想伸手触摸的夜色展与眼前……”

不过,去图书馆看书已经成为我们繁琐人生中遥不可及的一件事儿,我自己也很少去了。最近几年,摄影书逐渐成为一个热闹的话题,眼瞅着国图沉睡着那么多宝贝,每本动辄三五百块的,国家这么慷慨,你也别太矜持。再说了,人生总要去次图书馆吧……

一,行前准备

{名词解释}

摄影书

十几年前,画册于我只是浏览摄影师作品集的一种方式,所以,对于画册,我的形容词也就只有“精美”一词儿了。但在我写下各种读书笔记的时候,我自己其实都没有意识到,我并没有“翻画”,而是在读书。今天,我不想再用“摄影画册”这个说法,而是改用“摄影书”,因为我们要去阅读一本书,尽管它由照片构成,但从前言开始,此书的页面与页面之间就有着严密的逻辑关系,使得你必须一页页地翻下去,而不是哗啦一下看个热闹。

{读者卡}

一般而言,在国图看书只需要一张身份证。但摄影书检索预约都需要读者卡,办理手续非常简单,带着你的身份证就可以在机器上自助办理,或者直接去服务台。有了读者卡也能使用国图的无线网络。

{穿戴}

穿适合走路的鞋子,适合爬上爬下,并且也不会哒哒哒地响,最好别背大个儿的包,还得存;拎个环保袋,装上本子,笔,轻装上阵。

二,摄影书在哪里?

中國國家圖書館

画面顶端右上这个区域就是西文图书区,是我们要去看画册的地方。photo by Iamchenzetian/wikicommon

map

就是图片里标注着西文图书区的地方。

国图分成北区和南区,北区是新国图,南区是老国图。外版摄影画册都在北区,从二楼中央大厅沿台阶而上,你就会来到三楼西文开架阅览室,不过,书架上却没有任何摄影书的影子。大概因为身价比较昂贵,外版画册都是闭架阅览,要索取才能看到。当年我看书那个阅览室就叫:“基藏图书室”。

不得不要吐槽一下,从三楼俯瞰二楼阅览大厅,场景特别壮观,我怀疑这是专门为拍照而设计的,只是这画面禁不起细看,下楼走一圈儿你就会看到:大妈在读减脂秘诀,妇女在读育儿指南,女孩儿在读心灵鸡汤,商人在看红木家具图谱,N多人在上网。现今公共图书馆的最大的用途恐怕就是打发时光和上自习。所谓看书的图书馆已成为古时候的记忆。

特别提醒:国图目前正在做调整,8月18号之后,西文开架阅览室就要关闭,闭架阅览临时调整到中文基藏阅览室(四层北侧),大家不要走错了,去之前再去国图网站查一下。

三,基本流程

下面,我就通过一本书具体演示一下整个过程。

1, 找到一本书

我此行的目的是去看尤金史密斯大师的《爵士屋: 尤金史密斯在第六大道821号公寓的摄影和录音带》(The Jazz Loft Project: Photographs and Tapes of W. Eugene Smith from 821 Sixth Avenue, 1957-1965)。

jazz-loft-project-book-jacket_front72dpi-452x500

这本书我事先已从国图的网站上检索出来,教室曾介绍过这本书,2009年底出版,反响相当好,看这本书也出自我对史密斯先生的好奇——报道摄影师干嘛都喜欢他?此书是他在人生低谷时期的一部作品,兴许我回头再写写读后感。(要不是图书馆不能说话,我特想嚷嚷:太好看啦!)

我希望大家在找书这个环节宽容一些,很显然,国图的摄影书藏书还差得很远,如果你一定要看某一本书,可能也会失望,但这里各家的作品还都有一些,请不妨接纳一些奇遇。最简单的方法是把你喜欢的摄影师的名字敲进去搜素。

2,预约

当年我看书的“基藏图书室”门口有中药铺一样的格子柜,要在一张张卡片里寻找,然后填个单子请管理员拿。我根本不知道自己要看的书是什么,只知道作者(就是那些大师喽),所以基本都是盲选。虽然不知结果如何,但总有惊喜和意外。现在简单了,索书单不用填,一切都在网络上进行,检索、预约,这就搞定了。

从预约到书拿出来大概是一个小时的时间。现场有个大屏幕,书到了会有号码提醒。(等书的心情不亚于在银行等钱~~~)

search

登陆国图网站,进入公共目录查询系统

result

检索后进入具体书目信息,点击“可借阅的单册”

book

点击预约,OK,这本书就约上了。其实这项工作也可以在家完成,这样就能早点儿看上书了。不过,图书馆开门时间是九点,所以再怎么早也得九点半才可以看上书。

照片(3)
这是上世纪看画册所需要填写的索书单。

3,读书

书只能在西文阅览室里面看,不能拿出去,并且当天借当天还。实话说,西文图书阅览室太小了,只有十几张桌子,但真让人惊奇,竟然还没有坐满。阅览室还有一排沙发,窝在里面感觉还成。

书的封套一般都被摘去,这多少让其少了一点儿完整感,但纸张、装帧以及内页的设计仍然会让你流连,就拿我看的这本书,除了尤金史密斯的照片,里面还有他当年录音的封套,这些资料穿插在照片中,整本书相当有意思。

照片 5

四,总之

总之,这个攻略写得相当不细致。比如,一次能约几本书呢?这个你别问我,我一次就看两本。这个技术贴叫做“读一本书”。事实上,尤金史密斯这本书我仅仅看了前言、后记,照片读了两遍,也花了两个多小时。

要我说,读书相当耗神,别看太多。昨儿回家我都给累死了。你说这么大费周章干嘛呢?

1959年10月17日,尤金史密斯花了186.89美金(相当于2009年的1400美金)买了五十多本书,他买的都是哪些书?两周之后,他把自己的一堆器材都卖了,换成两百美金,他卖的又都是什么器材?哼哼,好多事儿不看书你能知道么?

老国图跟个迷宫似得,我每次去都要迷路;不过,在图书馆迷路却从不会让我感到懊恼,因为这原本就是一个人到图书馆所应有的感觉。昨儿这趟旅行惊起了许多陈年往事,这种没什么特别目的而去图书馆的行为,更让“去图书馆看本书”充满仪式感,我感到自己颇为费力地一点一点地享受着。

如果群众反响强烈,回头我就再专门再推荐一些国图值得看的摄影书。

微信太封闭,不如图书馆里相见。

IMG_4849

 

 

Comments (12) Write a comment

  1. @任悦 老师,不带这样吊胃口的啊,哭–老惦记会失眠的—-1959年10月17日,尤金史密斯花了186.89美金(相当于2009年的1400美金)买了五十多本书,他买的都是哪些书?两周之后,他把自己的一堆器材都卖了,换成两百美金,他卖的又都是什么器材?

    Reply

  2. 这让我想起我曾经去香港中央图书馆看摄影书时,一开始也是狂找frank、bresson,纯粹看图片,只为了能多翻几本。能不能看懂也不知道。
    相比国图,香港中央图书馆方便很多。不需要办读者卡,谁都可以进去。馆藏不外借的摄影书在10楼,风景很好,落地玻璃,对面就是维港。不需预约,再大的包也可以背进去,完全自助,自己在书架上找书,有桌椅也有沙发,可以用笔记本电脑,不能拍照。去看书的人不多,周末也肯定能有位置坐。

    Reply

    • 哭聊~~~~。
      在米国纽约大学看书,也是这么随便。还都可以借出来,很多书都被翻散了。但是书不就是要被看的么。

      Reply

  3. 中國國圖的攝影畫冊區可以跳過去.藏書竟然沒有台灣攝影師吳紹同捐贈於 [:^^2:] 在內蒙古赤峰攝影圖書館來的多. ^.^ [:^^3:]

    Reply

  4. Pingback: 史密斯的书单 | 1416 教室

  5. 吳紹同前幾年有出版一本赤峰攝影選書攻略;邀請各攝影師挑選當中該圖書館最喜歡的書籍.印了一千本供人免費索閱. 免費索閱現在是成為書市的有價品. 這幾天聽聞攝影師準備要將其生平拍攝17年的鶴的所有底片照片全梭哈全部賣出,學WALKER EVANS 般全賣了.籌錢投蓋赤峰攝影圖書館.但目前是乏人問津. OFIX 基金會有意承接嗎? ^.^ [:^^1:]

    Reply

        • @roamer [:Cry:] [:Cry:] [:Bow:]

          不过,书非借不能读也,我还是努力去借书,这样才能看很多书,才能长知识,有本领,将来上山可以打豺狼 ——涅,跑题儿了。

          Reply

Leave a Reply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摄影如奇遇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