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el

怪叔叔的印社,印在书上,印在身上

 

最近撞上一家蛮有趣的出版社:FUEL。创始人是两个怪叔叔,怎么怪?看他们的头像就知道:

FUEL_Painting_2012_jpg_460x350_q95

FUEL的创始人Damon Murray & Stephen Sorrell

FUEL位于伦敦,起家从设计开始,2005年开始做图书出版,以视觉系的图书为主,绘画、摄影、建筑、园林景观……嗯,等等,这些书可不是我描述的这么正经,因为其重点根本不在书写的语言形态,而是它们那无所不包的内容,展示了视觉叙事的无尽可能,并绝非文字所能替代。

Match_Day_cover_jpg_220x220_q95

Match_Day_6_jpg_460x334_q95

Match Day:这本书回顾了英国足球的黄金岁月。早年间,各个俱乐部都会印制一种宣传品:Football Programmes,以满足球迷们追随球队的心愿,此书里汇集了400多种。

Home-Made_cover_jpg_220x220_q95

Home-Made_1_jpg_460x383_q95  Home-Made_6_jpg_460x383_q95

Home-Made_5_jpg_460x383_q95

Home-Made Contemporary Russian Folk Artifacts:民间发明是这本书关注的主题,里面的物什都是自制的,作者头像被很正经地放在那里,仿佛大师;他们制造的东西都是一些很奇怪的配搭,是因陋就简,或许也是灵机一动,但对于自家用的东西,顺手恐怕永远是第一需要吧。(此书后来还出了Home-made之欧洲版)

TE_Album_cover_jpg_220x220_q95

6-7_1_jpg_460x280_q95

34-35_jpg_460x280_q95

Tracey Emin:My Photo Album艺术家用自己的私人相簿制作了一部视觉个人史。其中那些青春美少女部分尤其让人唏嘘,全世界的青春期都一样。

OK,我得告诉你,上面这些书,还只是前菜……以下才是FUEL家的大餐:

前苏联监狱纹身档案(Russian Criminal Tattoo Archive)

纹身在这里绝非为了扮酷,纹身图样是一个复杂的语言体系;它们可能是一种政治宣言,纹身也是犯人的密语,他甚至会把一个人的个人史都纹在身上:从中可以看到他的过 去、现在,甚至是未来的计划;纹身还透露犯人的情绪:伤心、愤怒、失望。更重要的是,这些纹身是给其他犯人看的,是其相互之间的一种交流符码。总之,纹身是前苏联监狱文化体系里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档案库里最主要的部分是手绘纹身图案,作者Danzig Baldaev本人就是一个监狱警卫,在监狱工作长达四十年(1948 —1986),他犹如一个民族志学者,不但描绘这些图样,还会采访。这些画都是他现场画好草图之后回家再细细加工而成。

Drawing_1_2_jpg_460x690_q95 Drawing_7_jpg_460x690_q95 Drawing_26_jpg_460x690_q95

每个纹身背后都是一个故事,上图纹样上的字是:“我是全世界小偷的儿子。”(I am a son of the world of thieves’)纹样仿佛一幅自画像,只是其主人公的命运却相当悲惨——死于一次不成功的越狱。

danzig-baldaev-large_jpg_460x380_q95

中间这位就是纹身画的作者Danzig Baldaev,FUEL把他的画做成了四套明信片。

监狱纹身档案库里还有一部分摄影作品,作者是一位摄影记者 Sergei Vasiliev。这些照片拍摄的时间稍晚一些,大约在1989 到1993年之间。

130808_0_1

Print_1_1_jpg_460x690_q95

 

Mikhail Kovanev, 诗人、艺术家、音乐人,他因为杀人而判入狱15年,他自己声称是被冤枉的。Mikhail 几乎身上每个部分都是纹身,很多都是自己设计的。腹部两个眼睛表明他是同性恋。后来他在监狱染上毒瘾,并最终自杀。

档案库里还有一部分内容,被称作警局档案,作者是俄罗斯首屈一指研究犯人纹身符号的专家Arkady Bronnikov ,他拍摄了上千张纹身照片用以研究。最近,FUEL把这些档案照片也结集做了一本书。

AB_cover_3D_jpg_410x550_q95

90-91_jpg_460x384_q95  Hands_jpg_460x384_q95

 

我得告诉你,我们还没有到最精彩的部分。以上两位,画纹身的Danzig Baldaev以及拍纹身的Sergei Vasiliev,岁数相差十岁,前苏联解体之前,两位都为政府工作。Danzig目睹监狱制度的黑暗,画了不少讽刺的漫画(1950-1991),针砭时弊,嬉笑怒骂,但从未发表。后者则在报社里拍了许多粉饰太平的宣传照片,红场欢庆的群众,五年计划的胜利,在他的照片里,人民永远是一副笑脸。FUEL把这两位的作品编辑在一起,出了一本书:《苏维埃》(Soviets)

Soviets_cover_jpg_220x220_q95

230-231_jpg_460x288_q95

80-81_1_jpg_460x288_q95  172-173_jpg_460x288_q95

166-167_jpg_460x288_q95

 

 

 

 

 

 

 

Comment (1) Write a comment

Leave a Reply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摄影如奇遇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