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 book

谈论书

最近简直了,沉溺在过节的气氛中无法自拔……直到有人提醒我其实放假已经结束了……

今早上费了老鼻子劲,我才勉强从自己的洞穴里爬出来,钻出来朝外面一瞅,好嘛,到处云雾缭绕的,还不如回去睡觉。

唉,说这些,我的意思是,我正处于转型期,客官们请多包涵。

纽约艺术书展(NY Art Book Fair)最近刚刚结束,书展涵盖各种艺术书,展览期间还召开了研讨会,书虫们都就什么话题对书展开讨论,我特别感兴趣,尤其是“艺术书”这个概念,我猜想那肯定不是“限量”“签名”这些简单而又粗暴的指标。

Hyperallergic将研讨会第二天的话题做了一个整理,我正好一边学习,一边搬运过来与大家共享:

话题一:艺术书

在做这个话题研讨的时候,主办方使用了 ”Livres d’Artistes“这个词儿,这个单词其实就是法语的艺术书,但却似乎成了一个专有名词,Hyperallergic在解释Livres d’Artistes的时候提到:“仅就技术层面来看,它是作家和艺术家合作的结晶,印量非常稀少,甚至是单行本,制作的时候需要耗费大量人工,比如使用的是活字印刷。这使得此类书价格非常昂贵。”而一次专门的关于Livres d’Artistes的展览中则有如下定义:“传统上,它是指出版商请一位艺术家和作家合作,彼此通常都不认识,请他们合作创作一部作品。在这种特别的安排之下,最终的作品具有较高的水准,印量也是很有限的。”

看样子,Livres d’Artistes大概是“艺术书”最狭义的概念,它是艺术家和作家的合作结晶,而印量稀少一方面有出版商针对市场的考虑,同时更是因为书的制作要求不能批量印刷,以及印刷条件的限制使然。

Livres d’Artistes给当下对制作艺术书感兴趣的朋友的启示是,它应该是跨学科的——是合作的产物,两种思维碰撞的结果,因此它最独特的气质就是不拘一格。参与研讨会的纽约大学的Jenni Quilter指出,阅读艺术书和看儿童的绘本可能有相似的感觉,其核心可能不是阅读而是浏览(glancing, not reading),但在这个过程中读者会经历不同的节奏变换。它可能会有些作者为中心的自以为是,但是同时也是富有观念性的,和挑战传统的。

下面就介绍一本颇具Livres d’Artistes气质的神书:“Poesie de mots inconnus” 。这本书由格鲁吉亚艺术家Iliazd制作出版,在1949到1951年间制作了大概200本。此书收集了达达和超现实主义艺术家在1910到1948年间的诗歌,将之和米罗、马蒂斯、毕加索等人的小画融合在一起,最终构成一本诗歌和视觉艺术相互产生回响的艺术书。

Poesie de mots inconnus

500_Poesie-de-Mots-Inconnus-Ne-coupez-pas-mes-pages

Poesie-de-Mots-Inconnus-Matisse

Matisse

Poesie-de-Mots-Inconnus-Picasso

Picasso

Poesie-de-Mots-Inconnus-Miro

Miro’  以上图片来源:这里

话题二:当照片遇到文字

这其实是相当有趣的话题,如果真的要讨论起来就会没完没了。参与研讨的几个人分别是摄影书策展人Russett Lederman (moderator, 10×10 Photobooks),作家 Brad Zellar, 以及作家兼摄影师Nicholas Muellner。

Russett Lederman认为,在摄影书的语境中,照片和文字是一种新的混搭性叙事(new narrative “mash-ups”),在其中没有哪个是所谓的主导,即文字不应该仅仅是一种描述,照片也不是文字的图解,双方都有其独一无二的贡献。

身为作家,Brad Zellar强烈建议摄影师要重视摄影书里的文字,他认为文字可以提供照片的延展,许多伟大的摄影书里面的文字都不仅仅只是图片说明那么简单。作为一个现实的切片,单张照片提供的事实是模糊的,即使是有编排,从摄影师之眼到读者,如果没有文字的引导,则难免会发生意思的改变。Zellar是一个摄影书的疯狂热爱者,他认为没有文字的照片对他来说是难以想象的。

就着这个话题,与会者谈论起著名的摄影书——罗伯特弗兰克的《美国人》,美国人1958年在法国出版的时候,原始版本里包括几位作家撰写的前言:Simone de Beauvoir ,William Faulkner,之后一年的美国版本,前言则是由凯鲁亚克写的,这些人的文字为读者阅读这本书提供了一种“社会学的平台”(sociological platform ),其作用是不可忽视的。

拍照的同时又写作,Nicholas Muellner则认为文字给照片增加了复杂性,但同时却并不让照片丰富的语意层次遭到损害,对于摄影书这个媒介而言,它就好像一种看不到的丝网,柔和地让文字和照片这两种存在复杂关系的语言系统,在叙事上寻找到一个栖息之地。

大概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摄影书近来成为一种上升的文化,Hatje Cantz Verlag出版社的前任负责人Markus Hartmann指出:我们必须要再次承认,书(摄影书)并非为了赚钱而存在,它更是为了教育,为了荣耀以及为了永恒。

美国摄影最近也就摄影书的话题和艺术家Todd Hido有一次对话,开篇就相当气势磅礴:“一本精彩的摄影书有着视觉的、雕塑的、甚至是行为艺术的特质,当编辑、设计、制作以及读者以正确的方式结合在一起,它可以给人留下深刻且持久的印象,这是展览和数字化展示所不能达到的。尽管印刷出版这个领域逐渐缩小,但当下的摄影书生产却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繁盛。”

嗯,话题这就越扯越大了。兴许明天有空和大家一起看看Todd Hido关于摄影书都有什么言论。

 

(题图照片:The Bookworm, 1850, by Carl Spitzweg.)

 

Comments (13) Write a comment

  1. 阅读艺术书和看儿童的绘本可能有相似的感觉,其核心可能不是阅读而是浏览(glancing, not reading),但在这个过程中读者会经历不同的节奏变换。它可能会有些作者为中心的自以为是,但是同时也是富有观念性的,和挑战传统的。

    假期除了陪孩子看病吃药,剩下的就是看了一本科普童书《木乃伊的诅咒》(神秘日志系列之一),图书从内容到设计都独具匠心。 [:Admire:]

    Reply

    • 好看的童书真的会让人爱不释手涅,我也要去弄一本。。。很多都可以算是图片编辑的入门教材呢。

      Reply

  2. 任老闻声知人,一敲门,就给端上热汤—汤里有一片我也喜欢的Todd Hido,他对动手的活儿特有兴趣。

    Reply

  3. “尽管印刷出版这个领域逐渐缩小,但当下的摄影书生产却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繁盛。”喜欢对抗是成为强者的必经之路。从体育到个人创作都是如此,可是对抗是一种文化的传承无法在大众传媒的鼓吹下产生。“以柔克刚”其实某些时候就是自己哄自己罢了,就像太极成为搏击金字塔塔尖一样可笑!

    Reply

    • 不是对抗吧,我觉得是摄影师找到了一种特别适合自己的渠道,而它恰巧又是拜新技术所赐,可以容易实现的。尽管其中肯定鱼龙混杂,但这个平台还是好的。

      Reply

  4. 中國攝影書籍越印越貴,怎麼不會是賺錢項目? 從幾元人民幣一路買到幾百元人民幣現在還有上千元人民幣的.教育功能? 騙人.逐漸是轉向商品. 就像集郵. 不是為了賺錢只是怡情養性.騙人購買罷了. 不過清治與民國年代與新中國初始, 這中國攝影集是越來越貴.準沒錯. [:^^3:]

    Reply

    • 路过大佬,我们说的不是一个“摄影书”的概念。书籍怎么会没有教育功能?我觉得你的说法偏激了。

      一本书的作用,不仅在于书籍本身,也在于购书者的愿望,这决定了一本书的价值。我买书很少考虑收藏和升值,我手头有很多书,都无你看重的收藏价值,但它们在我的书架上呆着甚好,需要的时候就翻出来看。我买经典的画册,如美国人,也买一些自出版作品,买作品集,也买影展结束之后出版的图录,以及摄影史方面的书。这些可能都不会变得很贵,但它们都是我想看的书,我认为大多数摄影书都承担的是这个功能。至于它的价格,比如一本摄影书动辄一两百块,这和它的印量小,小众化有很大关系。事实上没有太多的出版人是靠这个赚钱的。

      而你说的飙升价格的那些书,比如什么全运会画册,过去的宣传画册,等等,它们是另外一个概念,这倒真和邮票差不多,但它们和我说的“摄影师”不是一回事儿。 [:Bow:]

      Reply

  5. “Russett Lederman认为,在摄影书的语境中,照片和文字是一种新的混搭性叙事(new narrative “mash-ups”),在其中没有哪个是所谓的主导,即文字不应该仅仅是一种描述,照片也不是文字的图解,双方都有其独一无二的贡献。”
    记得任老师在之前的Post中提到一种观点我特别感兴趣,关于“摄影是一种独立的语言,如文字一样”(大意是这样不知道有没有记错)并构想了一种没有文字参与的全新的“摄影书”的概念,我觉得这才是摄影书的未来。

    Reply

    • 摄影书里的图片和文字的关系是比较复杂的问题,并且要看怎么看“摄影书”这个概念,最近我发现“PhotoBook”似乎已经俨然成为一个合成的新词儿。如果从最原教主义的观点看“PhotoBook”,它肯定主要是由图片,图片之间的连接来构成叙事,我手头就有这样的书。但是文字却不可能完全消失,怎么可能呢?即使最后只剩下标题,你会发现,这也是让读者去阅读这本书不可或缺的线索之一,即使是Untitled也是一种态度。文字肯定会参与,但应该不是图解以及简单的图文对应。

      Reply

Leave a Reply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摄影如奇遇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