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4

我的instagram友邻:Alec Soth,揉皱的脸

Alec Soth虽然声称自己很羞涩,但其实在摄影师中他是我见到接受访问最多的人,时不时就见其蹿出来,更不要说早先博客热闹的时候他在那里很活跃,后来转战到Tumblr,现在,他的instagram又是一群粉丝。

最近,Alec Soth接受摄影师Blake Andrews的访问(访谈全文点击这里),我将其中关于Instagram的部分编译出来,与大家共享。 Read more

tumblr_n33zohcd5v1qah9o1o1_500

万语千言

我们兴许可以从这张照片解读出更多意思。比如,未来人类该如何理解自己生存的世界?或许不再是通过亲身体会,而是借助影像抵达陌生的世界。那么,这些二手经验可以替代我们对世界的直接感知么?孩子们所面对的这张大大的照片,它究竟是一面墙——玻璃的,似乎很近但始终很远,还是一种气态物,可以穿透,可以在其中游历…… Read more

周一消息树

一大早出门,半夜给大家奉献上周一消息树。 先说说Alec Soth,没事儿我就要去他博客看看,就是因为——他的工作室和我们的OFPiX一样,也有一张乒乓球台;以及——他也热衷购买无名家庭照片,和我们的傅老师一样。 Soth最近又玩儿了一个新花样,他买了一本影集,已知信息只有:主人公叫做弗兰克,拍摄地点在日本,大概时间是五十年代。 语境缺失,你怎么读这些照片?Soth干脆建了一个网站:The Frank Album,把相册里的照片都贴出来,请读者填上他们的说明,可以是描述自己在照片上的所见,也可以是藉由照片展开的想象。这些文字和照片一起最后将做成一本书。(想着就觉得好玩儿啊)   接下来说个不好玩儿的。美国传媒巨头 Gannett上周突然大裁员,一下子就是226个。大家一定关心是不是有摄影部又被连根端掉,目测这种事儿似乎没有发生。裁员主要针对该传媒集团里的社区报分支,裁掉的人里面有各家报纸里的记者、编辑、图标设计师、评论员,甚至还包括主编。所以,大家别再老是看着太阳报的摄影部觉得可怜,嚷嚷摄影记者无用了,这是整个传媒业的危机。 一个被裁掉的摄影记者写了一篇深情的博客,她说自己最为感激的是那些被摄对象,是他们让自己学会理解生活。 但这种走近他人内心的报道在公民记者那里恐怕不会出现,他们只是忙着到处看新鲜。但有不少人就是看重了这个新鲜,想赶紧趁新鲜将之贩卖。搭建由普通人供稿的影像交易平台,这类实验近来层出不穷,比如这个:ifusss, 口号是:看到了,就分享。针对的主要是新闻机构销售普通人拍得视频,不过,当问及价格问题,该公司的回答是:还未确定,但应该会很低。类似的网站还有之前介绍过的CrowdMedia 不过,针对这样的公民记者入侵专业领域的现实,摄影师们也不用太过惊慌,首先要做的恐怕是掂量一下自己的分量,看够不够格。纽约大学的教授Fred Ritchin用一个比喻勾画出了专业工作者的专业之处:当今摄影师应该在更加复杂和有趣的层面上展开工作。这就好比想要用一句话说明整个事实,和用五页纸讲明一件事之间的区别。 最后呢,我最近博客写的懈怠是因为忙着做还乡第二季的展览,今天先把海报贴上,这周还会找个时间仔细说说它:      

Alec Soth,你怎样活了下来?

Alec Soth接受美国摄影的采访,关于艺术家如何生存? 他给年轻人的忠告是—先做事再谈市场。关于工作和创作的平衡,他说:假如你想当一名艺术家,假如你要做一个有想象力的人,你就要在构建自己的职业生涯上也要有创意。并非只有一条路走,你的创意就是你道路的一部分。 Read more

周一消息树

今天的消息树上的消息都来自悲惨世界,时尚摄影师David LaChapelle给一个画廊商一顿老拳——价值三百万美元,Alec Soth在纽约时报的报道遭到读者讥讽,自由撰稿人被要求给大西洋月刊网络版免费供稿,怒火中烧,公布来往信件,引发关于优质内容付费问题的大讨论。 Read more

Alec Soth:行驶在平原上

Alec Soth/Magnum,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去年秋天,著名摄影师Alec Soth(小青年的偶像)应《纽约时报》周末画报的邀请,为其关于美国北达科他州繁盛的石油经济这篇报道拍摄照片。编辑晓得他有着公路旅行的爱好,所以,这家伙就一路开车从明尼苏达去了北达科他,沿途尽是一望无际的大平原。 这篇报道最近刊出,是当期杂志的封面故事,报道的标题为《地球上最幸运的地方》(The Luckiest Place on Earth) 杂志编辑顺带对Alec Soth做了访谈,聊了聊照片背后的故事。其中Soth提到了他对自己近几年创作中那种过渡沉溺在个人情绪之中的警觉和逃离。 最近疏于更新博客,今天早上把积累文章上万的reader(没那么夸张啦,但也得有五千)翻了翻,有点儿想再出发的意思。就从搬运这个访谈开始吧。原文在这里。 Alec Soth/Magnum, for The New York Times 这个拍摄任务最吸引你的地方在哪里? 大概一年以前,我觉得我的摄影变得有点太过自我沉溺,我对那种twitter式的自言自语感到厌倦,开始做关于美国中部一些小的故事报道,它们大都是以当下的经济大萧条为背景,报道这些城市里那种脆弱的现状。所以,当杂志找到我拍摄这样一个反过来的故事——一个经济大发展的地区,我非常渴望去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儿。 我知道你特别喜欢开车四处溜达,为什么? 开车是让我逃离的一种方式。大量的时间里,你只是缩在汽车座位上,风景从身边掠过,这让我逐渐进入到一种拍摄的状态。而如果是飞往目的地,我会感到似乎身体到了某地,但头脑却丢在后面。 那就说说你这几年的公路旅行? 我过去习惯在汽车里独处,几乎所有我的早期作品都是一个人开车出去拍摄的。当我身边有助理或者作家的时候,我会有些不自在。不过这几年,越来越多这样的情况发生,所有后来我也乐于旁边有人在,他们会让我避免一些唯我独尊的倾向。 (…) Read more

超过140个字:NO.25 ——艺术家之真

Alec Soth      Dog Days Bogota 文/朱喆 鏡頭前或許是他人,拍的却往往可能是攝影師自己。 和有智慧的人一起,總能得到明心見性的啟迪。 一轉眼,和Marcia Lippman相處了兩個月,明白刻薄之下的苦心。昨日一對一的点评,從生涯規劃聊到艺术家之真(integrity of an artist). 記得一年前見到Howard Schatz的莫名興奮,昨日聽到的故事確讓我對他有了別樣的看法。Howard在成為攝影師之前曾經是美國最成功的外科醫生之一,Marcia那時候就認識了他。當他和出版人太太決定來紐約,他買下了足夠四個人使用的攝影棚,最好的燈光,器材…每週都舉辦窮奢極慾的派對,以此擄獲出版人和編輯。他還舉辦派對用於和其他攝影師展开交际。許多人嗤之以鼻,回頭看來,他的生涯的確是極其成功,但是也同時失去了很多朋友。“He was a photo whore, and I don’t want you to be a whore.” 藝術是否要与創造者的正直掛勾?Marcia說起她不能忍受Ricahrd Wagner的古典音樂,因为他曾為納粹。尽管彼時成為納粹也是一種風潮,在不理智的年代,就像當年成為紅衛兵一樣。畢加索呢?他是個“风流坯子”,拋棄他人,不負責任。即使技藝高超,畫中總有不和諧。 (…) Read more

周一消息树

今天消息树上挂几个“家庭故事”,也和我们还乡第二季的主题呼应一下。 1. Marin Parr + 无聊的夫妇 这是Parr在1993年的老作品,最近被一个博客作者翻出来,这位怪叔叔观察先生太太们彼此熟视无睹的态度——坐在一起,却仿佛面对空气,他将之原样抓拍下来,管这个项目叫做《无聊的夫妇》(Bored Couples)。 这种“无聊”的状态究竟源自何方?我想起了一个朋友在饭馆里的观察,越是老夫老妻就越容易出现这种神态。失去了陌生感和好奇心,双方凭借惯性生活,多了默契,却也少了交流的欲望。 Parr还把自己和太太的照片也放了进去。据说这张乏味照片能够放到这本书里,反而让夫人很兴奋。 Parr这张自拍照片,显得摆拍痕迹很重嘛 2 Alec Soth +寻找爱 1996年,整个年头,摄影师Alec Soth都在寻找爱,当时的痛苦却是现在倍感珍惜的回忆。他最近将那一年所拍摄的老照片出了一本新书,书名叫做《寻找爱,1996》( Looking For Love, 1996) 那时的Alec Soth在一家商业摄影工作室里打工,负责冲印照片,他说这份工作令人绝望,下班之后,他会跑到一个酒吧里喝酒,在这里,从他人身上他看到生活的精神。他开始拍照,拍摄与他短暂相遇的陌生人。这是Soth的第一个正式摄影作品,也是他爱上摄影的开始,他常常偷偷利用工作便利打印照片,藏在夹克里面运出来。 有位摄影人评论这些照片,里面那些沉浸在生活与爱之中的人们仿佛都在对Alec Soth说:“这是我的爱,而你的呢?” 1996年,Alec Soth结婚了,他最近在博客上晒出了自己婚礼之夜的照片。   3.Terry Richard+妈妈 作为一位颇有争议的时尚摄影师,Terry从来不会顾及别人怎么看自己,他不在乎所谓的和模特传出丑闻,用卡片机拍时尚大片儿是他的风格——别人就得接受这个。在他的网站“Terry的日记”(terrysdiary.com)他差不多每周都要放上88张照片,这些照片毫不掩饰地展示了他的生活,美女,时尚秀场、名人豪客…… (…) Read more

Alec家的兔八哥

今天再说一个轻松的故事。 刚刚看到Alec Soth在博客上晒了一张他女儿的萌照,说是兔八哥第三季的幕后花絮。八卦心理作怪,赶紧去侦探了一番。 从2010年开始,每个夏季,Alec Soth全家都会齐上阵,出去游玩一趟,顺便摄制一本画册。女儿扮演兔八哥,妈妈估计是导演,老爸那就当仁不让地担任摄影师了。 兔八哥的故事第一季叫做“Brighton Bunny Boy”,这是兔八哥首次亮相,故事发生在英国布赖顿: 兔八哥因为张着一副人类的面孔,非常自卑,他远离其他人,一个人呆着。他实在太孤独了。 有一个姑娘看到了兔八哥,但是他赶紧溜掉,女孩儿悄悄跟着他来到山顶。 Alec家的书店——棕色小蘑菇( Little Brown Mushroom)原本有卖这本书,7美金,可惜现在已经卖没了。 2011年的兔八哥第二季去了罗马: 女孩问:你为什么在这里?兔八哥:我要和你一起去罗马,我太孤独。女孩问:你不怕么?兔八哥:行李箱里很黑,但是一想到能和你在一起我就很高兴。 女孩拍照的时候,兔八哥丢了。 兔八哥第三季正在制作中,这一次,故事发生在南达科塔…… 其实,在女儿刚来到这个家庭的时候,Alec Soth就已经为她做了一本书。他在波哥大收养了女儿,生母给养父母一本书,里面是照片,信件以及诗。母亲说:“希望这个残酷的世界不要让你失去感性。”,“当我想起你,希望你的生活四处都是美好的事物。” 收养手续都办妥之后,Alec拍了一系列照片,他说:“通过拍摄这个她出生的城市,我希望为她讲述这个艰难世界里的美好。” 这些照片后来结集出版,叫做Dog Days  

周一消息树

一本书 最近,美国摄影师Adam Bartos的画册《暗房》(Darkroom)由Steidl出版,《时代》周刊的博客Lightbox对其的评论是:“那里如同仓库,同时也是充满个人气息的空间。” Steidl官方网站上则称这本书所拍下的是“物理上的同时也是心理上的”摄影师的天地。 关于摄影师的暗房,有很多逸闻趣事,据说美国摄影师Garry Winogrand暗房放大机上方常挂着一堆东西,旧领结,念珠等等,有人问其为何有这样的布置,他的回答是:“这样它们就不会给弄坏了。” Adam Bartos拍下的暗房,摄影师在那里摆着罗盘,墙上残留着试样,上面留着铅笔描画的痕迹,很多搁置的器材上积攒了不少尘土。 暗房已经逐渐成为摄影的“旧世界”,Adam Bartos轻声描绘的是里面的各种家什即将成为古董的摄影王国。   一家出版社 博客La Lettre介绍了德国出版社Schirmer/Mosel,这家有37年历史的出版社,以出版摄影师画册为主,他们所出版的2000册图书,几乎每个名字都熠熠闪光:Richard Avedon, Bernd & Hilla Becher, Henri Cartier-Bresson, Herbert List, Man Ray, Robert Mapplethorpe, László Moholy-Nagy, Helmut (…) Read more

周一消息树

在信末,我们顺手写上“take care”(多保重),这仅仅是一个语气词,还是另有深意? 1,Take Care of yourself ,照顾好你自己 今天的开始是一条旧闻,它或许就是让我时常觉得“take care”富有隐喻的原因。 2007年威尼斯双年展,法国艺术家Sophie Calle的作品题为”Take Care of Yourslef”,这是一个女人疗伤的方式——接到男友的绝情信,Sophie求助自己的女友,该如何回复这封信,两个女人的言语揣测,成就了这部作品——艺术家找到107个女性来解读这封信,拍下她们读信的样子,请她们分析暗含在“take care of yourself”结束语之后究竟是怎样的感情。 take care of yourself 画廊展览现场 说这部作品是疗伤,那是因为Sophie提到:“一个月之后,我感到好受很多,没有了痛苦,这种方法很有效,这个项目替代了那个男人。” 但这部作品并非只是一个女人对抗男人的方式,在接受卫报采访的时候,Sophie提到:“当我发现有些事情是错误的,我会把事情反过来看。这是一种照顾我自己(take care of myself)的方式。被误解之后我并非只是沮丧,而是努力迎向它,期待它,等待它。我认为这是正确的思路,把事情朝向有利我自己的方向发展,而不是为此一直沉浸在痛苦之中。” 2,its strengths come (…) Read more

帕尔的命题作业

这是一个不太新鲜的主意,几个摄影师扛着他们的家伙儿拍摄一个城市,其结果可能是一个展览,或者是一本叫做某某城市24小时之类的画册。2010年布莱顿摄影双年展上,马丁帕尔也整了这样一个命题作业,所以,有人说,他这个想法是冒险。 帕尔的任务是两个部分,第一部分还好说,他找了两个美国人Molly Landreth和Zoe Strauss拍摄布莱顿这个“同性恋”港湾的酷儿文化(Queer)。这两位女性摄影师原本就将自己的作品根植于酷儿文化之中,Molly Landreth之前的作品就是“酷儿美国”,Zoe Strauss则更大牌一些,在美国艺术领域正红,在她那混乱不堪的网站上,你可以瞥到,美国的社会底层,穷人,“怪人”是她镜头所集中涉猎的。 最终的结果是,这两个女性摄影师,一个温情派,一个狂野派,将这个小城里的酷儿,从不同角度展示,此项目倒还算成功。 Molly Landreth摄影 Molly Landreth摄影 Zoe Strauss摄影 帕尔的另一个任务,则显得更为困难,没有明确指向,三位摄影师需要在短时间内自己找到切入点拍摄, Alec Soth, Stephen Gill 和Rinko Kawauchi(川内伦子),三位处于职业生涯中期的摄影师,如何打破“旅游摄影创作”见光死的定律? 马丁帕尔谈到,如果有人和他推荐一个项目,其内容是一个摄影师7岁女儿的作品,他的反应是:“呃。。”,我觉得这句感叹背后是对此种方式的“噱头”表示不满。而他却不得不接受Alec Soth女儿的作品,并且伙同其摄影师爸爸一起从2000张照片种挑选出一个主题展览。 Carmen(Alec Soth的女儿)摄影 Alec Soth没有拿到在英国的工作护照,拍照就意味着遣返,他灵机一动,让自己的女儿掌机。之前,他就曾有这样的举动,让女儿拿着相机按下100张照片,然后去从女儿的视觉中找灵感,此次,他对女儿非常“民主”的视觉发现更是欣喜若狂,他把女儿的照片秀给自己的学生看,竟然没有人能够发现这是一个小孩子的作品。 噢,如果你就此得出结论:人人都能拍得像大师一样,连儿童也不例外,你这个结论是绝对错误的,因为若你没有一个著名的摄影师老爸陪在旁边指点,你的摄影师老爸没有一个著名的策展人朋友帮忙挑照片,没有这两个条件,此公式都难以成立。 摄影师 Stephen Gill也看到了这个项目的凶险,他的对策是想了一个新奇的点子,把自己的中画幅相机稍微改造了一下,将在海滩上捡到东西放在镜头里面,透过它们完成拍摄。而展览的时候,这些物件儿则和作品一起展出。 (…) Read more

周一消息树

读书 美国摄影界今年的热风是做摄影书,这也正是摄影师Alec Soth近来的兴趣,他参与创建的独立印社Little Brown Mushroom一出世便备受瞩目。近日这个“小蘑菇”出版社正在筹备一套给年轻人看的“成长书”,系列的第一本是马格南摄影师Trent Parke的作品。这本名叫《奇妙飞床》(Bedknobs & Broomsticks)的小画册,书名来自一部真人和动画结合的动画片,倒是很符合照片的风格——仿佛来自梦幻世界。 书卖的很便宜:18美元一本,限量1000册——已经销售一空啦。 看展 1,英国: 摄影师Wolfgang Tillman的展览近日在 Serpentine Gallery画廊开幕,这位在上个世纪90年代成名的德国摄影师,作品是当代年轻摄影师博客里常见的生活碎片,肖像,风景,静物各种类型混杂……他的拍摄没有章法,照片的组织没有章法,主题也没有章法。我却喜欢他这种唠唠叨叨的状态,在一本书里,他给自己的“摄影生活”予以如下定义:我一直努力找寻的是,人生的复杂性。近来,他的作品已经转到抽象表达。 (到这里看更多) 2,美国:纽约 Arario Gallery7月1日将展出50位亚洲艺术家的作品,但他们的作品却都并非局限于自己的亚洲(异域)身份。 杨文洁摄(参展摄影师) 3,法国:阿尔勒摄影节即将开幕,到这里去看预展。 阅报 6月25日是朝鲜战争爆发60周年纪念日。《广州日报》刊登了一组中国老兵的回访报道《我们想回朝鲜看看》,摄影记者杜江所拍摄的老兵肖像给人印象深刻。 与此同时,美国报纸 The Virginian-Pilot也做了一个报道,这个名为《难以忘记:回望朝鲜战争》的多媒体报道,则访谈了参加朝鲜战争的美国老兵。 这些沧桑的面孔,在同一时间,不同空间,对过往历史的不同角度的叙述,耐人寻味。

Page 1 of 212
  • 摄影如奇遇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