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0-camera-shop

周一消息树

现代器材店有一种观看世界的核心区的感觉,货架上陈列的镜头是一双双机械之眼, 把玩器材的人们似乎都带着一颗征服世界的雄心。但渐渐地,药水不需要了,单反开始显得笨拙,倒是苹果商店里开设了摄影专区,这可能会让你忽然发觉:原来那些摄影附件什么的已经被app替代。这就是今天的摄影,更为神奇的魔法在人们看不到的地方运作。 Read more

灰色阿尔勒

在业内享誉盛名的法国阿尔勒摄影节刚刚落下帷幕,看起来还是那么风光;摄影展、论坛、工作坊,一切摄影节该有的,都仍按部就班地进行。 这个时候却有一个人站出来说话: “阿尔勒2012已经死了,希望阿尔勒2013还能长命百岁;不管未来发生什么,都不可能比今年更糟糕。让我们放下伪装,别太装模作样,把每个人内心都在窃窃私语的话大声说出来:今年的摄影节是一个失败。” 这样大胆的言论和论断,真让人吃惊。阿尔勒究竟发生了什么? 说这话的是法国网络杂志La Lettre de la Photographie 的编辑Jean Jacques Naudet,他在摄影行业摸爬滚打多年,曾在法文版《Vogue》、《法国摄影》当编辑,曾担任《美国摄影》的主编。他的自我简介里谈到,在他的职业生涯里,从未发表过一张没有见过面的作者的照片。 Jean Jacques Naudet对今年阿尔勒的糟糕印象从何而来,因为不了解具体的情况,就把他的文章摘录如下: “内部的纠纷,摄影节一些负责人离开,让野心变成破碎之梦:这是再清楚不过的失败。本次摄影节没有为摄影的发展打开新的窗口,没有新的技术进步,没有新人和新面孔。胶片时代已经过去,我们要停止对其的依赖……摄影行业已经改变,过去五年人们拍摄的照片要多于过去170年以来的拍下的。新技术繁盛,但在阿拉勒却无处可见。 这仍然是一个颇为官样的摄影节,策展人、俱乐部、学院,这些圈子仍然把守着神庙。 但43年以来,这是第一次,是在阿尔勒的大街上,而不是摄影节里,我们在那些没有围墙的世界中看到新鲜,那些不知名的游荡者,自由主义冒险家——他们给我们带来真正的惊喜,让你看到独一无二的创造力,他们以狂野和令人赞赏的大胆试验让这一媒介重新焕发青春。 而那些在官方摄影节获得小小奖励的学生,他们的照片乏味得要死…… 摄影节已经精疲力尽,它处于一个十字路口,它必须要重获新生,但是它能么? 这个摄影节由太多人操控,命运掌握在组委会、总监、地方官员和赞助方那里。这些人是在友情和彼此尊重的基础上捆绑在一起的小圈子。 阿尔勒2012已经死了,但愿2013年的它还好。摄影节所产生的魔力不应消失。昨日它带给我们最梦幻的时刻是两位传奇老人的出现:Joseph Koudelka 和 Elliot Erwitt,这是官方活动中唯一让人感到愉快的时刻。” 看过这段吐槽言论,颇有些感触。我认同作者提到的活力在街上而不是展厅里的结论,那种仅仅以摄影的名义而发起的聚会,越来越显得苍白和乏味。 另外,摄影节的负责人François Hébel正在谋划在这里建立一个永久的摄影中心,类似美国的ICP,但为此他需要找到四千八百万欧元经费。   (…) Read more

混搭阿尔勒

虽然没有到现场,就只是在家里看网络上传来的只言片语,也能感到,最近热闹举行的阿尔勒摄影节上,混搭风潮正成为流行。 美国摄影界新闻(PDN)特邀记者Julian Lass的现场报道,对我所说的“混搭风潮”,也许能带来一个更为清晰和直观的描述: “7月10日,法国南部小城,一年一度的阿尔勒摄影节,这个为期一周的专业摄影展,序幕渐渐拉开。今年,墨西哥摄影师的作品,艺术家以摄影为媒介的创作,以及一些多媒体和基于网络的作品,成为亮点。” “参与摄影节作品见面会的英国策展人Louise Clements针对作品点评环节有这样的感受:‘今年,我看到了各种各样的作品。从自制针孔相机到HDR数字高清照片,乃至3D,人们给我展示的照片丰富多样,这些作品可能在iphone,ipad上呈现,但也同样有人会把原始的湿板照片,以及就是在家中浴室搭建的暗房冲晒的银盐照片拿来。’ ” 所谓混搭,是我们当下这个数字世界里,边界消失之后所产生的化学反应,它使得创作可以跨媒介,跨国界,跨行业界线,此时,古老和现代,专业和业余,有形和无形,都可以被混搭在一起,摄影已经不再是原来那个固有的概念,甚至是固有的形态。 这种混搭在今年Discovery奖的获得者身上,有充分体现。这个奖颁给了一个二人组——南非摄影师 Mikhael Subotzky和英国艺术家 Patrick Waterhouse,他们的获奖作品是关于南非Ponte城(Ponte City)一个纪实项目。Mikhael Subotzky在今年的年会上,刚刚被选举成为正式的马格南图片社成员,这位向来特立独行的报道摄影师对与他人合作拍摄还有些不习惯,他谈到:“与另外一个人一起工作,对我来说,是很新的一种工作方式,不过这非常值得。” Ponte City是一个会让你瞪大眼睛的项目,因为呈现在你眼前的这幢楼实在壮观。 Ponte City的每一扇窗 位于约翰内斯堡的Ponte City原本是这个城市的地标性建筑,在1975年建成,是一幢有54层楼高的公寓,当时主要是约堡有钱人和白领居住,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一密集型公寓已经逐渐沦落成一个滋生凶案和犯罪的贫民窟。曾有开发商动过重建的念头,但项目也最终搁浅。 Mikhael Subotzky一直关注生活在贫困和犯罪边缘的南非底层人的人生。从2004年开始,他拍摄关注南非监狱系统的的纪实报道《Die Vier Hoeke》,并在2008年获得尤金史密斯奖。2008年移居约翰内斯堡之后,他继续自己的这个拍摄项目,并同时开始关注Ponte City。 Die Vier Hoeke系列 艺术家Patrick (…) Read more

周一消息树

读书 美国摄影界今年的热风是做摄影书,这也正是摄影师Alec Soth近来的兴趣,他参与创建的独立印社Little Brown Mushroom一出世便备受瞩目。近日这个“小蘑菇”出版社正在筹备一套给年轻人看的“成长书”,系列的第一本是马格南摄影师Trent Parke的作品。这本名叫《奇妙飞床》(Bedknobs & Broomsticks)的小画册,书名来自一部真人和动画结合的动画片,倒是很符合照片的风格——仿佛来自梦幻世界。 书卖的很便宜:18美元一本,限量1000册——已经销售一空啦。 看展 1,英国: 摄影师Wolfgang Tillman的展览近日在 Serpentine Gallery画廊开幕,这位在上个世纪90年代成名的德国摄影师,作品是当代年轻摄影师博客里常见的生活碎片,肖像,风景,静物各种类型混杂……他的拍摄没有章法,照片的组织没有章法,主题也没有章法。我却喜欢他这种唠唠叨叨的状态,在一本书里,他给自己的“摄影生活”予以如下定义:我一直努力找寻的是,人生的复杂性。近来,他的作品已经转到抽象表达。 (到这里看更多) 2,美国:纽约 Arario Gallery7月1日将展出50位亚洲艺术家的作品,但他们的作品却都并非局限于自己的亚洲(异域)身份。 杨文洁摄(参展摄影师) 3,法国:阿尔勒摄影节即将开幕,到这里去看预展。 阅报 6月25日是朝鲜战争爆发60周年纪念日。《广州日报》刊登了一组中国老兵的回访报道《我们想回朝鲜看看》,摄影记者杜江所拍摄的老兵肖像给人印象深刻。 与此同时,美国报纸 The Virginian-Pilot也做了一个报道,这个名为《难以忘记:回望朝鲜战争》的多媒体报道,则访谈了参加朝鲜战争的美国老兵。 这些沧桑的面孔,在同一时间,不同空间,对过往历史的不同角度的叙述,耐人寻味。

阿尔勒情报

法国阿尔勒摄影节今年也四十岁了。 摄影节开幕一周之后,阿尔勒的露天罗马圆形剧场是南戈丁的作品放映会——《性依赖的叙事曲》( The Ballad of Sexual Dependency ),这是Nan一直在进行中的未完成作品。此次放映的照片拍摄自1980年直到去年,一共有700张。最新版本的幻灯放映使用的是 Tiger Lillies的音乐。 南戈丁也是今年阿尔勒的特邀策展人。她所策划的《南戈丁的客人》(NAN GOLDIN’S GUESTS )邀请了14位摄影师。 在策展前言中,南谈到: “我支持我所策展的这些作品的一个原因是,他们都在寻找并试图表达自己的真实。” 真实,是一个可怕的字眼,如果你朝自己的身体里看,是黑的,还是白的?仅仅看一眼就足够让人胆战心寒,更不要说将其袒露。 南的客人Leigh Ledare就因为其惊世骇俗地坦白而成为此次摄影节最具争议的摄影师。他的作品《假装你仍然活着》( Pretend You’re Actually Alive)以一种亲密的视角记录了母亲的生活,甚至混杂着和母亲暧昧不清的性关系。 Leigh Ledare摄 马丁帕尔提名的 Rimaldas Viksraitis获得了今年的 Discovery award。这位立陶宛摄影师,骑着自行车四处转悠,记录了当地村子里的普通人的生活。我看不到太多他的作品,但是心存一些困惑。他获得了“发现奖”,是一个被发现的摄影师,而他所记录的黑色的立陶宛,似乎充分满足了我们的眼睛“发现”旧世界的需要。对这类照片,我感觉自己是失去判断力的。 (…) Read more

马丁帕尔的手表

2004年阿尔勒摄影节,作为受邀策展的客人,马格南的摄影师马丁帕尔送给他的客人 一个金灿灿的大礼包,里面是一本书,名字叫做《Saddam Hussein Watches》(萨达姆手表)。 这是一本并没有标准书号的限量版图书,装订和印刷都非常简单,题材非常有趣,全部都是手表的照片, 手表的共同点则是,表盘上都印着各种萨达姆的肖像。照片风格也极其简单,在微微泛黄的背景下, 是手表的照片,广告摄影的风格手法,咋一看上去,真的好像一本杂志的某页广告。 作者马丁帕尔是这样解说的 “很长一段时间我对摄影和社会之间的关系强烈吸引,每天我们在广告、杂志甚至是物件上面看到各种各样 的影像,我一直在收集各种各样对摄影的应用,比如明信片,而最近我开始收集各种物件。” “这些手表大多数来自伊拉克,上面印有萨达姆的肖像,有些是瑞士制造的非常昂贵的手表,而也有的是便宜货。 同时,我们也可以看出,不仅伊拉克士兵,甚至一些外国人都喜欢这些手表。 最后一个手表则是美国制造,反对萨达姆的。” 通过这本古怪的图书,马丁帕尔揭示了在那些俗气、粗制滥造的物体后面隐藏的人们的思想,揭示了消费 观念背后代表的社会文化。也为我们留下了一段真实的历史。

  • 摄影如奇遇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