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pp%e5%89%af%e6%9c%ac

荷赛结束了

如果你生活舒适——真的很棒,没人拦着你,但世界上却也有一些人,经历着痛苦,恐惧,伤害,不公。摄影记者的工作就是照亮这个世界,用强有力的照片把人们带入,感受到那些不如我们幸运的人存在,并意识到这是“我们的问题”,不只是“他们的问题”,我们可以一起来改正它。 Read more

wpp

为什么要停留?关于新闻摄影的一些闲言碎语

荷赛所有得奖的照片,这些停留下来的照片,其中涉及到的复杂的社会现状,这每一张照片本身都不能给出一个答案,它们也许只能这样累积下来,呼唤你去严肃思考这些问题。很不幸地,这真的是一件困难的事情,它让你头大,闹心。 让你免不了要逃避,免不了要质疑,为什么要给我们看这样悲伤的照片?为什么我要在这些根本就不想停留的照片旁边停留呢? Read more

wpp2

感谢报道摄影师,感谢被摄对象,感谢WPP(……)

关于当今时代的报道摄影,我们这些看客们还有什么可以挑剔的呢?有人能来给你干这个事儿就不错了。拍太好看了也不成(像我这样的,动不动就哼哼唧唧),拍不好看了也不成。人们不但骂娘、指点一番,之后还会说,其实也不用这帮人来干这个,找几个现场观众拍拍也一样(请参阅各大网站读者评论,看看有多少人说自己手机里也存着一张荷赛照片。) Read more

难辨真假,已成真……

而这也是我写下上面这个标题的原因。从摄影者一拿起相机,照片就已经是主观的了。照片是一种建构的语言,这已成为一种共识,并应是我们讨论一切照片的前提,自然包括新闻、报道、纪实摄影,如果今天还有人以“客观”、“真实”来要求它们,并认为达不到就是虚假的,甚至对其产生全面的失望,这是一种幼稚的想法。其实我一直很感谢PS,正是它的出现,才让我们对摄影语言的探讨走向深入。 Read more

屏幕快照 2014-02-15 上午10.22.15

歪批荷赛:有九万八千张照片没得奖

荷赛是个什么赛?我每年都“批评”荷赛,却并非在说它不重要。对于1月拍新年,2月拍情人节,3月拍妇女节,一起去战场,一起去跑会,对于大家都按照一个节奏,一个频率生活的职业摄影记者来说,内容就是那个样儿,拼的不就是精美绝伦。荷赛从根本上看,是一个职业技能的比赛。你是这个圈儿里的,年终了就要把这一年的活儿拿出来亮一下。 Read more

周一消息树

荷赛新一轮开始了,据说为了应对“修片危机”,会有新参赛规则出台。本届评委主席来自VII。马格南CEO很得意地说,这个VII图片社,粉丝没有M社的多。六个月之后,马格南将要推出会员制,每年最多四十美金,你也可以成为大家庭的一员。福利包括各种消费推荐,以及一个来自马格南大师的电话…… Read more

周一消息树:汉森先生的照片

本周消息树回顾了上周荷赛年度照片再起争议事件的始末。真正应该引起关注的并非是photoshop造假的问题,不是道德,而是美学问题。将形容词用到天上的做法,向来都是广告摄影中的修辞,将这种超真实的手法(突破眼睛的极限获取注意力)用在新闻摄影的语法中是否合适呢? Read more

周一消息树

Paolo Pellegrin没有因文字说明的瑕疵取消荷赛奖,一位华盛顿邮报的摄影记者因为PS照片背景被取消WHNPA摄影奖,法国摄影记者Olivier Voisin上周日在叙利亚罹难,法新社的twitter被叙利亚政府支持者黑了……今天的《周一消息树》主要关注新闻摄影圈。 Read more

继续争论

荷赛大奖的调色问题并非偶然。2011年911十周年战地摄影师James Nachtwey当年一些照片在时代周刊再次发表,色调发生了很大改变。现有资料无法证明这些照片是谁调整的,但从中可以看到,这种追求戏剧化的调色方式已经成为新闻摄影业内一种时髦,我们却应对之存疑。 Read more

好大一只荷兰豆

荷兰的那个赛再度揭晓,接下来的日子里,各种吐槽八卦定会纷至沓来。这个圈子就这么小,也难怪。 今年的评委会主席,美联社摄影部副主任Santiago Lyon,在赛后的视频采访中,有着无法掩饰的疲惫。这是一种在几天之内集中观看七万五千张照片之后,无可奈何乃至无所谓的态度,导致他的谈话,缺少一种主席的决断,显得那么随意。 这位主席可能暂时不会被问到,作为美联社的摄影负责人,如何在评选中避嫌,因为今年比赛的一般新闻单幅、突发新闻组照一等奖,这些重要的奖项都荣归美联社。主席已经准备好的,是给年度大奖答疑,疑惑的声音已经开始悉悉索索地响起来了,大奖的HDR效果太做作了,PS的痕迹是不是太重了呢,光线是真实存在的么?…… 大奖摄影师Paul Hansen来自瑞典,北欧国家作品后期都颇为重口,不过,关于巷子里的那神奇的光线,摄影师说那是突然间出现的一道光线在墙面上的反射,瞬时即逝。主席则声称,他们已经认真检查了照片的后期处理,认为其在行业可接受的范围之内。他说,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标准,但整体看,这张照片这么处理还是可以。 同样被网友质疑的照片还有这张当代热点的单幅一等奖,读者认为后期显得太过。 作为荷赛评委究竟有多难,恐怕只有评委知道。我得奉劝观者放松心态,因为不论人们对结果有多失望(多数是对中标者的嫉妒,啊,那可是在5666个摄影师中胜出),结果其实在比赛开始之前就摆在那里。 荷赛是一个行业竞赛,目的是借助一个平台将新闻摄影业内的发展状况介绍给更广大的受众,并反过来促进行业的发展。这只大大的荷兰豆一年结一次果实,豆子们则必须根据豆荚的布局排排坐,阵容整齐,标准统一。 若把荷赛比作一年一本的摄影特刊,精选过去一年全世界新闻摄影好手的好照片,可能会让我们更好理解这个比赛。 经过第一轮评委筛选过的照片,都是能够体现行业标准的作品,可能有几组叙利亚的照片,也有不少巴以冲突的作品,它们之间都并不能以好坏来区分。得奖与否,排名第几,就看二轮评委的编辑方针了。 历届荷赛年度照片,女性和儿童作为照片主角居多。 年度照片就好比这个特刊的封面,做过媒体的都知道,封面是一张大呼小叫的海报,必须让任何人在一眼之间得到相同的答案:悲伤、愤慨,反战,它可能说了些什么,但没人去深究。美国摄影界新闻曾让读者竞猜今年荷赛大奖照片的路数,文章中提到,妇女们最容易成为大奖的主角,她们过去是受害者的形象,最近几年则常常以幸存者的形象出现。她们时常被孤立出来,作为个体,成为一场灾难的象征。今年的大奖,没有妇女——你说主角是男人,我看恐怕还是前景中的儿童——仍然是经典的受难者的形象。 杂志的开篇是新闻栏目,各位评委事先对哪些题材能获奖已经了然于胸,肯定来自国际上那些热点战地地区,反映当年的重大时事问题,议题已经决定了照片的格局,不会有太多意外。 当代热点这一类别相当于这本杂志的调查性报道栏目,按道理应该是重头戏,考量摄影记者对社会问题的洞察力以及作为一个记者的采访报道能力,可惜的是,近些年都未有听说荷赛对这个类别有太多阐释。 体育、肖像以及自然,完全考验行业技巧,这类得奖照片就是要读者看了以后张大嘴巴,瞪大眼睛。对这几类照片的选择,内容的重要性降低,影像的出格与精巧成为获胜关键。观看得奖照片的技术指标,也就是在肖像类,才会有非佳能尼康相机的存在,体现了更多元的摄影表现力。 日常生活是这本杂志里的最讲人情味的栏目,这则又是摄影的另外一个功能——煽情,评委们可能不会发现,两年之内,他们作出了同样的选择,将日常生活类的组照一等奖颁给了同样的题材:一对老夫妇抵抗阿兹海默症。 2012, Daily Life, 1st prize stories, Alejandro Kirchuk 2013, Daily Life, 1st prize (…) Read more

周一消息树

1. 荷赛年度照片续集 根据纽约时报Lens报道,上周,荷赛年度照片的拍摄者Samuel Aranda重返也门工作,此次的任务是拍摄也门大选,但他还有另外一个想法——去见见自己照片里的人物。 Aranda得到了隆重的礼遇,点心、亲吻,一家人上下都对他表示感谢。照片中的母子跟随摄影师再次来到当初拍下那张照片的临时医院。 我真喜欢这张合影,你能看到他们对摄影师的信任,看到他们毫无戒备的真诚之心。圣母怜子的宗教隐喻消失了,但儿子搂着母亲的姿势,这种你在哪里都能看到的身体语言,却让你看到了真实存在的,全人类共通的人性。 2. Wim Wenders致James Nachtwey 2月11日,战地摄影师Nachtwey从著名导演Wim Wenders手中接过了Dresden和平奖,随后是Wenders的致辞。这是一篇超长的演讲,这里只能摘录片断,也许今后有机会可以全文翻译给大家,从而让我们了解一个导演眼中的摄影师和对战地摄影的看法。 “James Nachtwey的照片给我们一个准确的认知,关于他是如何真正去找寻这些故事,走到情景中间,那个世界原本是每个人都想逃离的,却是他的目的地。他谋划自己的旅行,就是为了到那些其他人只想尽快逃离,或是已经匆忙离开的地方,抑或你再也离不开的地方。 他用自己的行动表达了他和战争的对立:用他的全身心,他自己的安危,他的生命,他的感情,他的控诉。这一切,都在他的照片之中。 3. 叙利亚战地记者仍然滞留 根据英国摄影的报道,在上周导致两位战地记者殉职的轰炸之后,其它几位受伤的记者仍然滞留在叙利亚的胡姆斯,无法得到及时的治疗和安全的保障。 几位记者分别是来自英国Panos图片社的摄影师William Daniels,Paul Conroy,以及法国Le Figaro报的供稿人Edith Bouvier。三人之中Bouvier和Conroy的腿部受伤,急需救治。但由于政府军已经包围了胡姆斯,他们目前无法逃离,现在得到了叙利亚自由军的照顾,情况尚好。 英法两国政府已经呼吁叙利亚政府让这几位记者脱离险境。 4. “希望”破灭 来自PDN的消息,美国艺术家Shepard Fairey,在其和美联社的版权纠纷庭下和解一年后,再次面临一项有罪指控,原因是证据欺诈。 Fairey创作的奥巴马竞选宣传海报Hope,在2008年大选时,风靡美国。海报是基于美联社一张新闻照片创作,Fairey并未获得照片的使用权,美联社因此对他发起了诉讼。 Fairey以“合理使用”为由展开对自己的辩护,因为他并未售卖这个海报,只是创作了这个形象助选,但他犯了一个错误,他辩称自己使用的不是美联社的照片,并向法庭提供了错误的证据,销毁了自己手头的一些数字文件。这在数字时代是根本站不住脚的,随即很快被揭穿,并导致他虽然和美联社的版权纠纷和解,现在还会面临牢狱之灾。 (…) Read more

Page 1 of 41234
  • 摄影如奇遇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