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病与新闻摄影的死亡

纽约时报以Gamma图片社的危机写了一篇文章,题目悲伤得很,名叫《哀悼一个即将消亡的领域:新闻摄影》(Lament for a Dying Field: Photojournalism)。瞧瞧:多么丧气的文章。 文章中提到,Gamma的发言人认为“图片社原有的经营模式在今天已经不合适了,如果不改变,那么未来也不会起作用。而症结在于‘时效新闻摄影’已经被终结,Gamma需要将重点放到杂志上,从对日常新闻事件的报道中转移到更为深层次的封面故事的报道上。” Gamma的这位发言人所指出的专业摄影师要从突发新闻摄影转移到深度报道,是受到市民新闻记者(citizen journalist )所带来的冲击。这是数字平台带来的影响,1416之前已经谈到过很多,但我想这并不是导致新闻摄影死亡的主要原因,相反却是促进新闻摄影的积极因素。当今,我们获取信息的方式已经发生了改变,突发新闻报道没有明显的所谓专业的新闻摄影领域的划分,是因为此时“新闻摄影”已经被融化了。我很喜欢“融化”这个词(似乎比融合还要形象),从这个层面上来看,新闻摄影不可能消失,尽管“融化”也是一种消失,但它却也可以被当作另外一种演进。 真正让新闻摄影遭受致命打击的威胁并不是数字化。Gamma,Sygma,Sipa法国三大独立新闻报道图片社被转手出售的时间都发生在九十年代末。那是业内人士第一次高喊“新闻摄影死亡!”的时刻,当时那只威胁新闻摄影死亡的“狼”是媒体报道的娱乐化,如今这家伙仍然在我们的业内徘徊。 创办Visa报道摄影节的Jean-François Leroy在《纽约时报》的采访中提到:媒体已经越来越不‘严肃’,它们得了一种病,摄影师创作出大量的优秀作品,而媒体却只关注名人,MJ去世,有着成千上万的新闻,但是有关他的离世的照片,我们真的需要这么多么? 新闻摄影记者Matt报道了一个瘫痪的女孩与命运搏斗的故事,美国一家全国性报纸拒绝发表这组照片的理由是:“广告客户需要开心的故事而不是沮丧的。” 摄影师Jeff Moore也提到一个例子,他的一个摄影师朋友,也算著名,想拍摄一组新闻报道,很多杂志都喜欢这个选题,但是最终却都放弃,其原因在于:其中没有名人。 Corbis的新闻总监说:“新闻摄影图片市场的发展仍然是相对健康的,特别是当你把有关名人的照片出售也考虑在内的话。” 这位总监说话实在有些大言不惭,这个所谓的新闻摄影健康发展的前提在我看来,实在太不健康了。 但事实是,全球最大的图片社Getty,百分之七十的收入来自广告商业图片的销售,在巴黎,一个拍新闻摄影的自由摄影师,月收入是1700欧元(相对于欧洲的物价,不妨将之看作1700人民币)。 恐怕媒体已经再也严肃不起来了,自九十年代起,它就得了癌,如今已经病入膏肓。现在大家却跳着脚咒骂数字化带来威胁,这可实在冤枉了高科技。数字化并不可怕,比如Dirck Halstead一直鼓励新闻摄影记者拥抱数字化,他曾经提到:“我所谓新闻摄影的死亡,是全力捕捉一张照片去发表在媒体上那种工作方式的死亡。从石器时代产生的视觉化讲故事的方法只会被新技术所促进,而不会消逝。” 而娱乐化那只狼,却也伴随着数字化成长,“我们都爱名人”这个模式已经在网络上转化成“我们都要出名”的新模式。 未来会怎样?英国一家新闻图片社的负责人John Harris对即将进入这个领域的小朋友的忠告是:非常抱歉。(I feel really sorry for anybody wanting (…) Read more

世上再无“三剑客”

Gamma图片社这个月底要破产。这个消息在业内似乎没有引发什么动静,传统媒体死亡的新闻已经不再是新闻。 我想起2001年的时候,学校曾经举办过一个研讨班,在座的有Gamma和Sipa的图片编辑,而我正好在新华社实习,给Sygma供稿。大家笑称,这下法国图片社的三剑客就都全了。 这大概也是“三剑客”最后的聚会。 Sygma很快被corbis收购,四千万底片落入corbis手中,并未得到妥善保管。 Sipa隶属于 Pierre Fabre集团,基本上也没有了动静。 Gamma先被法国桦榭集团( Hachette Filipacchi)收购,后来又转卖给 Green Recovery公司,此家公司将收购的几个图片品牌整合成eyedea的图片公司,号称是紧随getty,corbis之后的第三大图片公司,却一直经营不善,直至今天面临破产。 而曾经在业内赫赫有名的gamma这个品牌也在倒买倒卖的过程中,渐渐被人们淡忘。 三剑客都曾经是独立图片社,以新闻报道为主, Fred Ritchin认为,它们和美国图片社完全不同,从新闻报道和摄影语言的角度来看,都更为大胆,它们的照片有着语言文字所无法形容的精彩。 三剑客的衰落,揭示了传统新闻摄影图片社所面临的困境。 看到Gamma的遭遇,我很好奇,VII这样的图片社日子究竟是否依然好过?不少国内摄影人都试图借鉴VII的模式组建自己的报道摄影图片社,VII是否真的是一个成功的模式? 这篇文章的信息来自这里,由于是法文的,我通过google翻译了一下,如果有错误的地方还烦请懂法文的朋友帮助校正,以及提供更多的信息。

十二个报道摄影师

不知道什么原因我对荷赛的兴趣已经锐减,前两年,我还是热情的粉丝。看了一些新闻才知道这两天在阿姆斯特丹正在举行颁奖仪式,还有各种讲座,能想象出现场的热闹场景。 参与颁奖的大师们顺便把今年参加Joop Swart 大师班的学员给选出来了,一共有179个候选人,据说评委选择的标准是:技术、新闻报道能力和道德准则(technical, journalistic and ethical aspects )最后找出了12个家伙,我一看,又没有中国学员。我不认为是中国年轻摄影师拍得不好,我估计还有几分原因是输在他们作品集的编辑上面。 这个大师班,集纳了年青一代报道摄影师中的精英人物,他们都在拍什么? •    Kathryn Cook, USA 得过不少基金,长期项目是亚美尼亚人的种族清洗,作品是很风格化的黑白照片 •    Matt Eich, USA 86年的小孩,工作还挺忙的,刚刚完成了Mother Jones的一个任务,还给新闻周刊拍了个报道,最近进行的项目是在拍俄亥俄州。 •    Simona Ghizzoni, Italy 没找到网站(感觉只有美国摄影师最起劲做个人网站) •    Sohrab Hura, India (…) Read more

这些戏谑报纸的坏蛋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电视刚刚开始主宰世界的时候,就有流言说报纸即将灭亡。《今日美国》这份报纸横空出世,全彩色,短新闻,图表化,出版人最为得意的是报纸的头版设计——它放在自动售报箱里,就如同一个正在播放新闻的电视屏幕。 纽约街头的售报箱。很是孤独。 现在,又到了新一轮唱衰报纸的时候了。报纸还没有灭亡,不少人就开始为它们掘墓。一些坏家伙们开始打自动售报箱的主意了,其基本思路是,没有报纸之后,也不能让其浪费: 做成烧烤架 做成电视柜(天呢,太残忍了) 做成鱼缸(请注意,充分利用了投币孔,可以投鱼食) 做成电脑主机 还有一个坏家伙,做了这么个东西: 这是一个带拉链的口袋,把你的mac装进去之后,夹在胳膊下面,就如同夹着一份报纸(很古典是吧。)发明者正在网上卖这个口袋,还有多种报纸可以选择。

周一消息树

今天说一说我的老本行——新闻摄影。 在西方新闻摄影领域,视频似乎已经成为摄影记者必备的技能。上周,在苏格兰, Herald and Times报系的一位摄影记者,因为拒绝了报社要求他用视频的方式报道一个故事的要求,遭到停职一周的处罚,随后他就抱病一直没有上班。当地的记者组织对此表示强烈的抗议:他没有受过任何正式的视频训练!我们用视频来报道故事没有问题,但前提必须是我们受过相关的培训才行。 事实上,致力于视频培训的机构和鼓吹视频报道的民间网站声音已经越来越响。 数字摄影记者杂志,是在职业新闻摄影领域较早对视频报道展开研究的网站,也开设了各种培训。他们最新一期杂志的封面故事是“报社里的变化:从静态到视频”,这个封面特别报道的意义在于,它非常明确地指出(或者是预言?)在经过了短暂的过渡期之后,随着报纸网络化的发展,新闻摄影已经从静态而发展到动态的视频。 其中一篇文章名为“不要投降!要加倍投入”,梳理了近些年报社的新闻摄影发展历程,指出所谓“多媒体”的概念已经失去了意义,未来的报纸应该大力促进视频报道。 数字新闻摄影记者还援引了路透社女摄影记者 Lucy Nicholson的例子,她已经成为静态报道和视频报道的双面手。 撰写重要的新闻摄影教材photojournalism the professional approach (国内译:美国新闻摄影教程)的学者 Ken Kobré 建了一个个人网站,名字就叫做:The KobreGuide.com‘,网站的口号就是“网络最好的视频报道”(“Webs best video journalism”),这里集纳了互联网上各家媒体的优秀视频报道,同时也有关于视频拍摄技巧的介绍。 值得注意的是,在Kobre撰写的新闻摄影教程中,对于国内尚不明朗的新闻摄影的新发展趋势,给予了这样一些分类:多媒体——特指静态照片配音乐和现场声音。视频——完全动态的视频报道。是一个很清晰的思路。 这两日读书,还发现一则陈年往事,也与视频有关:马格南的社员Glinn断言,如果卡帕在世,马格南可能就不存在了,因为当时他已经开始对电视媒介充满了兴趣,而丧失了对摄影的高涨情绪。Riboud也回忆他和卡帕最后一次谈话,他当时断言,电视发明,摄影即将死亡。 不过,你一定要把卡帕的谈话放到这样一个语境中解读:他在马格南图片社里,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摄影记者”,绝对以传递信息,报道事实为己任。Eve Arnold在看到卡帕摄影的原始小样时候曾惊呼:“我的天。历史实在设计得不怎么样!” 我能够想象到,不少人对所谓新闻摄影视频化的愤怒和悲观论调。但是,亲爱的,这是新闻摄影——它永远都要求最新,最快;而且,亲爱的,摄影不止是新闻摄影。 最后,是一个超级牛的照相机, 英文里的按快门叫做“shoot”——和“发射”是同一个单词,这台相机则告诉你什么叫做“shoot” (…) Read more

你想成为一名摄影记者?

我在lightstalkers上发现了这篇文章,尽管文章完成于2007年,但是这篇自由摄影记者 Michael Kamber 写给他年轻的同行,完全是肺腑之言,值得一看。 我的摄影记者生涯从艺术学校开始。我原本打算做纯艺术,或者风光摄影。但是在上完一堂摄影课之后,我就完全变了。一年之后,我已经没有钱了,不得不从学校出来,但是我继续在一门新闻摄影课里当老师的助理。我得说,通过这种方式比做学生的时候,我学到的更多。我没有得到任何学位,但是在我从业的20年里,没有人和我要学位。在新闻摄影的世界里,你的作品集就是你的学位。 我也在图书馆里学到了很多东西,我阅读新闻摄影方面的书籍,探索、发现,通过这种方式,我得以和Robert Capa, Robert Frank, Larry Clark, Alex Webb等等其他一些摄影记者相遇。 假如你要成为一名摄影记者,你必须对新闻摄影的历史有很好的了解,同样也要知道历史中的经典影像。你可以给我看20世纪任何一张经典照片,我就能告诉你这些照片是谁拍的,在哪里拍的。我仔细研究过这些影像,同时也记下了这些照片的细节。这非常有用,在今后的拍摄工作中绝对可以帮助你。 在研究这些照片的时候,你应该思考,这些摄影记者和他们的被摄对象之间的关系,考虑他们如何掌控光线和选取相机角度。照片非常有力,那是因为他们使用了长焦镜头还是广角镜头?他们如何获得拍摄许可?在同样的情况下,你如何获得拍摄许可? 我相信文字世界、静态照片以及电影,彼此都是联系的。在以上这些领域工作的人,都在从事讲故事的工作。因此你基于一个领域,研究其他领域的纪实工作者如何工作的也是非常重要的。 做一个摄影记者,你还要知识丰富。我曾经和一队摄影师去海地采访,但是他们中的一些人竟然不知道杜瓦利埃是谁,这个国家的发展历史是怎样的。这些国家不是让你来做摄影旅行,度假的,这是一些有故事的人等待你来记叙。要多学习,要显示你的尊重。 我还要建议你经常阅读一些著名大报的头版和它们网站的首页。纽约客里的文章是英语言长篇报道的杰作,我每周都看。 掌握第二外语是你要获得的最重要的技能-甚至比获得最新的相机器材,或者到摄影学校里拿一门文凭还要重要。这很花时间,但是你最好能够在英语之外说一门法语或者西班牙语。阿拉伯语或者汉语,也是很好的选择,尤其是我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是2007年。 我开始我自己的职业生涯是从拍摄街头的示威游行开始的,这是比较容易获得许可的事件。尽管这些照片可能不会出售,但是它们却能够帮助你建立个人作品集。几乎在同时,我也开始了我自己的长期摄影项目的拍摄。 长期项目非常重要。但是这不是说你要拍摄各种主题,与其到处跑,拍上十几个主题上百张照片,还不如在一个家庭或者一小群人身上花几个星期或者一个月,去了解他们。当你的拍摄对象与你熟悉了之后,你的照片会显示出你投入的程度。这个世界有无数值得拍摄的主题,所以你要仔细地选择。图片编辑都知道这些长期摄影项目的力量,他们会尊重这些影像,一个优秀的图片故事会被他们几种记住,并且给你带来新的任务。 你还要学会推广你自己和你的作品。假如你担心拒绝,那你别干这一行了。你要把你的作品传播出去,或者不断把它们发送到编辑那里。当然,大多数时候你都可能会被拒绝。这是这一行很惯常的现象。你要习惯,不要把这归咎到你自己身上。1985年当村声的编辑花了30秒钟浏览我用几个月拍摄的照片,然后挥挥手把我打发走,我几乎崩溃。随后我花了很长时间才重新返回工作,而且最终我还是再次打入了村声,攻下了这份主要的摄影杂志。 所以,你应该坚持。你要记住编辑们都超级繁忙,你能期待的就是他们能够用几分钟来看你的照片,不会更多。他们不需要看你成百张的照片,给他们看20-25张你最好的照片,就能够让他们记住你。 另外,以下是我的一些拍摄技巧: 我拍摄的时候习惯先去拍摄对象搭上话,解释我要做什么,然后询问他们是否愿意被拍摄。理想状态下,我会花上几个小时或者几天与他们相处,等他们习惯了我的存在,我就能够拍到想要的瞬间。有时候我会随身带着自己的作品集给他们看,这能够使他们更好地了解我这个人和我所做的事。(在这个关系中)你有索取也得有付出,人们总是很讨厌被利用的感觉。你得记住这一点。 但是在突发新闻的情况下,我不会询问拍摄许可,也不会打扰新闻现场。同样地,如果我在街上看到一个瞬间,如果上前询问就会错过,我也会直接拍摄。我觉得这是我的作品,我有权去拍摄。我从来不给拍摄对象钱,这不符合职业道德,也会给以后不付钱来拍摄的摄影师造成阻碍。

周一消息树

杂货铺 美国摄影界关心什么 Pdn在线总结出2008年网站点击率最高的40篇文章,这个统计多少说明美国摄影界人士都在关心什么。不过,结果也在意料之中,关于美国大选摄影报道的相关新闻、丑闻,占据了主要,其次就是一些新器材的消息,比如著名的5DmarkII的视频,先锋器材RED,还有苹果的Mcbook,排名前十位的消息中还有最早展开在网络上帮助摄影师托管和销售照片的Digital Raildroad的倒闭。 Digital Raildroad的出现曾令我欢欣鼓舞,它的关张实在让人唏嘘。Pdn在文章开端说了一段话,充分体现了摄影领域这一年所经历的凄风冷雨: 2008年,几乎所有Pdn涉及的领域,都在衰退。这一年在新闻图片巨头Getty的出售的消息中开始,随后几个月便不断传来图片库、报纸、杂志、纯艺术、广告领域的坏消息。也许只有网络上的免费信息在蓬勃发展——而这个正增长,却一直都在威胁图片的版权。 洛杉矶时报网站的秘诀 说到互联网的发展,洛杉矶时报传来一个好消息,他们报纸网络版的收入目前已经完全能够满足编辑部人员开支的需要。这个听起来似乎很不起眼的消息,却让他们的编辑备感振奋,Russ Stanton谈到:“五年前我们从来也没有想过这个现实,但是它真的发生了。” 业界人士估计,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等其他网站的财政收入可能也达到了同样的状况。 LA Times成功的秘诀是什么?他们的编辑认为有以下几点: 1, 博客——由各个方面的专家撰写的博客,已经在网络上颇有名气,此外报社接近一半的编辑部人员(约300名)都在为博客内容贡献力量,博客的点击量占总点击量的16% 2, 人才——不但引进了一些专门研究互动信息的专家,报社员工也都开始把注意力投放在网络上。 3, 重心——报社愈发注重网络版建设,他们将网络的更新时间放在早晨7点钟,其他报纸则在中午才更新。 4, 教育——培养员工朝向网络转型,比如将摄影记者培养成能够拍摄视频的多媒体记者,总共开课将近40门。LA Times受欢迎的培训还有: 在互联网上发布信息的相关程序的使用 如何撰写网络新闻的标题 如何拍摄和编辑视频 360度全景故事的拍摄和编辑 裸身总统 狗仔队通讯社The Bauer-Griffin网站几乎被点击至瘫痪,原因是他们得到了一张奥巴马在夏威夷裸身的照片。 通讯社负责人拒绝透露照片拍摄者的姓名,说是当地一位居民在公共海滩上,200英尺之外的距离,用长焦镜头拍摄的。 有人将这张照片和海滩上全副武装的警卫队的照片并置,可见狗仔队之勇敢和大无畏精神。 Alec soth 的网络忧郁症 (…) Read more

摄影师James Nachtwey的大日子

2007年,James Nachtwey获得了一笔巨额奖金,这笔十万美元的奖金来自TED基金会。当时,他许下了如下愿望: 我要拍摄一个全世界必须知道的故事,我希望你们帮助我把这个故事传播出去,要让观众们看到,在数字时代新闻摄影仍然具有它的威力。 18个月过去了,TED基金会不但帮助Nachtwey在世界各地获得各种拍摄许可,拍摄他想拍的故事,还为这个故事做了一个摄影史上前所未有的推广: 几天之前,一个消息不胫而走,Nachtwey的新图片故事将在十月三日向全球发布,届时在全世界七大洲的十几个国家街头的大屏幕上将放映这组图片故事,其中包括纽约的时代广场,同时,在TED基金会上的网站上也将发布这组故事。而同一天出版的《时代》周刊会用八个页码刊登这组照片。 十月三号,今天是Nachtwey的大日子。 反对的声音也同时响起来,将一个新闻图片故事雪藏到某日再发布,这符合新闻规律吗?这种恶俗的炒作是否应该发生在平淡的、遁世的Nachtwey身上。而且有意思的是,Nachtwey当初希望证明数字时代新闻摄影的威力,而他这组作品目前所取得的传播效果,却恰恰是只有在数字时代才能够实现的。 Pdn上的评论很有意思,尽管这事儿意味着Nachtwey的照片将和周围闪烁的霓虹灯广告一起出现,但这种做法也不应该全盘否认。 到目前为止,Nachtwey究竟拍了什么还处于保密之中,中国读者可以在晚上看到这组照片。 将一组图片故事当作一款新车来发布和推广,这个创意真的是,没法说。

新闻摄影的未来

布展的事儿,先暂停一下。明天开始介绍我在平遥做的另一个展览的故事,题目叫做“7个70年代的年轻人”,吼吼,这个展览之前很少提到,不过也有很多故事想和大家分享。 常看1416的朋友不知道是否记得David Lesson,去年的这个时候,这家伙鼓吹未来的摄影记者都是拿着高清摄像机拍照,视频提供给网络,截图用于报纸,很多业内同行都说他是疯子。(大卫的宣言,这里,这里) David Lesson当时可能不会想到,有更加让他省心的方法解决他所面对的麻烦,尼康D90和佳能Eos5d MarkII的登场似乎没有预想到的那样轰动,大概是之前的各种铺垫已经让摄影记者们预感到它们的到来。 北京奥运会时火了一把的摄影师vincent  laforet最近又成了热点,他成为佳能钦点试用Eos5d MarkII的人选。我点开他拍摄的样片,大失所望。在72小时内,他拿着EOS MarkII证明了摄影记者完全能够胜任拍摄视频的工作,只是,这个三流的高清MTV作品,如果它真的开启了摄影领域的一个新时代,这个时代的开始是多么的乏味和无聊,且充满了商业气息。 摄影领域两个巨头尼康和佳能,已经从胶片转向数字,现在又开始把静态和动态融合在一起,但鬼知道这个产品是不是也只是过渡,朝代的更迭越来越快了。David Lesson曾说过:“当我拿着HDV在听众面前宣布:这就是新闻摄影的未来。不难想象,你们都会把我当作疯子。”现在,恐怕没有人质疑他的预言吧。 在平遥很遗憾没有听东早常河关于流媒体的演讲,世界已经天翻地覆了,国内摄影领域才刚刚破冰,但我们总是这样,一旦开始便排山倒海,过去的痕迹将完全消失。 是时候讨论新闻摄影的未来了,继90年代,对新闻摄影的死亡很是热烈地研讨之后,现在又是一个新的转折点。大连那边的MA课程请来几个大佬,比如Brain Storm和Dirck Halstead开了专门的研讨会,课程的负责人DJ Clark很是贴心,把研讨的全过程制作成视频供大家下载,点击这里,开始了解——新闻摄影的未来。

头版头条

要是你一大早起来看到北京某报网络版头版头条的新闻是“李宁有可能吊钢丝点火炬”,你是不是会被气得背过气去。哦,可能你不会,因为除了我,还有几个人会点开那些只是一个姿态,一种摆设的某某报网络版呢? 这一点,国内媒体完全落后于国外,大概是因为美国没有新浪、搜狐和网易。从昨天晚上奥运开幕的时候起,国外各大报纸的网络版就已经在实时更新奥运的新闻报道了,几乎每家媒体都有专门的奥运板块,记者用写博客的方法实时播报。纽约时报动作最快,三两分钟就添一张新照片。到了今天早上,各大报社开幕式精彩图片的集纳就已经出炉了。 早上起来,我的头一件大事就是看看世界各著名摄影大腕们的成绩,发现getty图片社就是厉害,竟然还在长城上布置了摄影机位。除此以外,体育画报摄影师的图片也很有看头,确实是技艺精湛,在时代周刊的网站上可以看。 这张照片拍得很有新闻眼,体育画报拍的,别家有人拍吗?Al Tielemans摄 大型活动不好拍,摄影师活动受到局限,画面难有空间感,都是在一个平面上变换,虽然看着好看,但是却挺难拍到具有魔幻色彩的新鲜图片,无非是一些漂亮的大场面,这个时候精致就是各个摄影师比拼的重点了。就拿点火炬来说,场面好,但是拍出来就不好看,光线、背景都挺难把握。我不怀好意地把几家媒体拍的点火照片都凑到一起,你可以瞧瞧: 烟花的照片虽然好看,但是并没有给我留下太深刻的印象,getty的Andrew Wong 拍了这么一个画面,却让人心中五味杂陈。

周末话题,马丁帕尔的北京车展

Pdn杂志最近对马丁帕尔搞了一个访谈,请他诠释自己的“新闻摄影理念”,而帕尔则认为,“新闻摄影必须要现代化,惟其如此才能重新吸引主流媒体的关注,你要把现实当作一种娱乐,但是又能脱离现实,批判性地看待一切。”这篇访谈主要围绕帕尔在北京车展上的拍摄工作展开。(以下是我的编译,最好去看全文) pdn:你怎么能把纪实摄影的主题和娱乐结合呢? M:我最近去了一趟北京国际车展,那地方让我十分惊讶,是个很有趣的地方,我看到了世界的新秩序。北京最近日益膨胀的汽车数量是个大问题,而描述这个事实的最佳方法就是去车展,去看看那人头汹涌的场面。我其实并没有找到一家杂志派我去工作,但是我自己决定一定要去那里,并且获得了马格南的支持。 Pdn:那你拍车展和传统的新闻记者拍车展有什么差别? M:我不是等待有人找我拍我才去,我去那里是因为我想看看到底是怎样的情形。我不是那种坐在家里等着电话铃响找上门让我去工作的人,我自己决定我应该去哪里,然后我去杂志社主动请缨。我会告诉他们这个城市一年有九百万辆汽车上路,你可以带着自己的计划和那些奇怪的车展上的模特、拍摄汽车的人的照片去见编辑。对我来说,这些表现世界新秩序的主题有着强烈的吸引力。我不会做灾难摄影师(campaigning photojournalists ),因为实际上已经没有人对这有兴趣,而且只有很少的媒体会有这种任务——比如新闻周刊和时代,但是也只有全球顶尖的几个摄影师能够得到这种机会。 PDn:你怎么看待灾难摄影师(campaigning photojournalists )? M:马格南的传统里那是一种关心人的体现,我们现在仍然有这样的摄影师,秉承这种传统,但是既便如此,也有了一些新的面貌,比如Paolo Pellegrin,他的照片有着诗意的色彩。而我拍摄的都是一些有趣的主题,我把它们都看做一种娱乐化的现实,现在的杂志不就是需要这些吗?我喜欢在那些能产生新的话题的地方,不过你要看透它们的伪装。 pdn:那么北京车展的照片,你想传达什么? M:我觉得我所传达的信息是一个开放的结尾,我不是一个传道士,所以我并不对这种现象做一个好或者坏的直接的判断。世界上的所有事物都是如此,没有绝对的好的或者坏的。我们要改变世界——这是一个非常传统的观念。没有人能够结束战争、饥荒、艾滋病以及其他灾难摄影师所关注的主题。我不认为我到北京拍了个车展就能够影响人们买车或者不买车,这只是给我一个机会把这个话题,我认为有意思的事情,给大家呈现出来。 Pdn:马格南为这些照片找到买家了吗? M:最后这些照片挑出了一个很不错的专辑发表了。去年10月份我还在莫斯科做了另一个关于百万富翁的故事,这些照片都卖的很不错。它们也让我自己的个人作品集变得愈发充实。 Pdn:那么你认为全球资本主义是当下的核心主题? M:这是我关注的一个事实。我已经着手做一个新的专题,主题是“奢侈”。对于我来说,财富这个话题就好比传统的摄影师把“贫穷”当作他们的一线任务一样。 Pdn:你从来不从传统角度切入新闻摄影报道,是吗? M:我不把自己当作一个摄影记者,我是一个纪实摄影工作者。我的作品要始终跟随时代脉搏,报道不断地变化和迁移的现实。我对拍摄消失的过去不感兴趣,尽管我的作品里也有那么一点点乡愁和恋旧,但是我要拍的还是事物当下的面貌。 Pdn:你是否发现有其他摄影师也从这种娱乐化的现实角度切入展开工作? M:具体我不知道,可能某种程度上和一些我马格南的同事和其他的摄影师有一些观念上的重合。尽管每个人都说新闻摄影即将死亡,我觉得假如你是充满创造力的,你就能从图片编辑那里得到任务,让他们倍感兴奋。Simon Norfolk就从一个完全不同的角度诠释战争。他一直和时代周刊有着很好的关系。另一个成功人士是马格南的Alec soth,他也有他自己的立场。这就是问题的核心:你有你的声音、风格以及方式,你就能得到任务去实现他们。我最近得到一个我有史以来最大的单子,做一个增刊,报道英国不同的城市。这其实扩展了传统的杂志工作,使其更加广泛,融合多个领域:杂志报道、文化、图书、展览。假如你能把握好,其实所有的界限都可以打通,总是有一些全新的平台去发表作品。 PDN: 看来,我们的确拥有不同的发布作品的渠道,但是你必须要有一个鲜明个人观点,要不然你就没有切入的途径,是吧? M: 当下是一个竞争极其激烈的市场,一个可能让你与众不同的方法就是你在摄影领域有自己的声音。 PDN: 说来容易做起来难吧。。。 (…) Read more

真实的世界

当你近距离接触那些所谓摄影界的大明星,会发现他们的世界并非你想象中的那般绚烂,我们其实都生活在同样真实的世界,如同张爱玲所说过的一句话——生命是一袭华美的袍,上面爬满了虱子。 说这番话是因为看到了aphotoeditor对法国Visa报道摄影节的创始人Jean-François Leroy的一段访谈,其中有这样一段对话: 问:我们就不提具体的名字了,一些全球排在前十位的顶级摄影师,包括一些战地摄影师,住房条件很差,每个月的生活费低于1000欧元,他们拼命工作,目的是为了不要入不敷出。 答:是的,这的确是一个问题。我举两个例子。Yuri Kozyrev是时代周刊的签约摄影师,过去五六年之内,他每年都要去巴格达好几次。但是你可以看看他的作品,然后对照时代周刊上发表的作品,两者之间存在很大的差距。另外一个例子是Stanley Greene,他想要争取一笔资金——8000欧元,去报道阿富汗,但是哪里都找不到钱。我真的不愿提起这些事情——大家都为此很头痛。但是这并不是因为媒体出不起钱!媒体宁愿为购买独家的明星、名人的照片出大钱。几年以前,一本周刊愿意出十五万欧元购买Jean-Paul Belmondo婚礼的独家照片,但是他们不愿意付Stanley Greene1万欧元让他去阿富汗呆一个月。这让我非常困惑。十五年钱,当报纸派你去工作的时候,他们会给你相机,给你付150个胶卷的钱,并且报销所有的后期照片冲洗的费用,但是现在一切都数字化了,没人给你买相机,甚至不会给你买存储卡,什么都没有,尽管一台数码相机比从前的胶片相机要花费更多的钱。在这15年之间,报纸的广告价格上涨了2到2.5倍,而媒体付给记者的稿费却降低了2到2.5倍!Christophe Calais说他想到肯尼亚去采访,他给自己经常合作的一本杂志打电话,他们说:“听着,假如你在那里有机会拍一张奥巴马祖母的照片,如果我们能够用成对开页,那么我就可以付你300到400欧元的稿费。”天呢!难道他到肯尼亚就是去拍奥巴马祖母的名人肖像么?这也许就是问题所在,一切都被“名人化”了,一切都是美好的、干净的,我们被告知不能展现暴力,而要报道名人。但是难道暴力消失了吗?如果你和Stanley Greene, Christophe Calais, Enrico Dagnino, Paolo Pellegrin, Noël Quidu, Laurent Van der Stockt这些人聊聊,在他们的报道里仍然是一个残忍的世界,这才是真正的故事。 当我们询问自己的父母以及祖父母,纳粹集中营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他们说他们并不知道。许多人是从Lee Miller 和Margaret Bourke White的作品中才看到了真实的集中营。今天,我们似乎很幸运,可以看到一切,没有一个国家是完全封闭的,但是,如果我们的孩子问我们在达富尔发生了什么?面对这个问题你会如何回答?这已经是一个哲学上的难题了。摄影记者以及报社、电视台的记者,通常需要冒着生命的危险才能给我们展示真实的世界。这么多年来,我们先是被告知要对历史负责,然后是对记忆负责,今天我要说,我们要对“瞭望”世界而负责!我不想生活在一个虚拟的世界里,一个美好的小世界,所有人都是开心而快乐的,过着蜜糖般的生活。人们常常认为Visa报道摄影节是有原则的摄影节,而在我看来,我们是积极的行动者,我们都有着战斗的精神,因为这个摄影节的组织者和摄影师都是真正的记者。 ———————————————————————————————————————– 世界上最优秀的摄影师——这里指的是那些以报道世界为己任的摄影师,他们过着并非那么光鲜的日子。一大清早,发这样一篇文章,并不是要让大家泄气,我想说的是,如果你伴随着自己珍爱的相机,探寻真实的世界,过着有茶有饭的生活,还能有一个不嫌弃你爱你的姑娘——那就是典型的“优秀摄影师”的生活了。不过,我还想说,这并不是意味着大家只好坐以待毙,尤其在中国,你还有很多机会为自己谋得更好的生活,顶级摄影师们也都是这样熬过来的。 (…) Read more

美国报业发展快报

本周一,对Tampa论坛报业集团的1326名员工来说,是一个黑色星期一。集团宣布将通过买断的方式裁员50%,裁员对象包括卡帕论坛报、电视台以及下属的一些小报纸的员工。即使员工不接受买断,也将通过解聘的方式实现裁员目的。 另一家报社San Jose Mercury News的设计师Martin Gee心怀悲伤地记录下了经过几轮裁员之后报社的悲惨情境,空荡荡的编辑部,残留的痕迹——他写道:“最后一轮裁员深深地伤害了我。”在其中一张被扯去名牌挡板照片旁,文字说明是:Rich Ramirez在裁员之后自杀了。 据ASNE统计,过去一年,美国编辑部人员的数目已经下降4.4%,是过去30年以来最大的降幅。仅2007年11月一个月,就有305人被迫从编辑岗位上离开。 在这种血雨腥风中,什么样的人才能在编辑部里留下来? Tampa论坛是较早展开媒介融合实验的报业集团,他们的平面媒体、电视台以及网络都整合在一起运作,这次裁员并没有看到他们网络媒体的人员被裁掉。 Erica Smith原本是报纸里的一个记者,但是她学习多媒体技术,目前已经将自己的身份转换成了多媒体设计师,为网络制作多媒体图示,访问她的个人博客可以看到她制作的美国报社裁员图示。 悲伤的Martin Gee能够留下来,也许正因为他有很好的视觉表达能力——要知道网络媒体就是视觉化的媒介。 网络似乎在吞噬着我们,更多伟大的器材的发明,似乎让网络媒体的信息传播更加强势,近日在lightstalkers上一位摄影师分享了一个新设备,他说这家伙可能会让未来的多媒体记者工作更为便利。这就是RED公司推出的3K SCARLET摄像机,非常小巧,甚至可以放在口袋里,分辨率达到3000万像素,远远超过高清摄像机,这款机器在2009年推出,价格在3000美元以下。RED生产的摄像机有的还可以通过适配器使用佳能和尼康的镜头。 美国传媒的现在未必是中国的未来,但是转念想想我们每天都从哪里获得资讯,都混迹在哪个地方,暴风雨迟早也会来的。

周一消息树

没有报纸的日子。。。 一位报纸读者的离开 上周我们新闻学院的研究生英语面试,挑最简单的问题问:“你最喜欢的报纸是什么?本来就因为需要转换成洋文语境而感到焦虑,这个孩子瞪大了眼睛,非常艰难地蹦出了几个单词:我——不看——报纸。 各位在报社从事新闻摄影工作的朋友们,你们还读报么? 一位美国读者宣布停止订阅地方报纸,这也许不应该算一件大事,但是这位美国读者的身份比较特殊,一方面他是一位51岁的男性,对报纸的忠诚度应该远远超出那些80后在网络语境下成长起来的孩子。事实上这个家庭已经多次讨论过停止订报的事情,但是多年养成的习惯,让他们对纸质报纸难以割舍,太太喜欢在早餐的餐桌上捧着报纸看的感觉让这个决定一再拖后。另一方面,这位美国读者是一位媒体的专栏作家,也有过传统媒体的从业经验,对报纸感情深厚,因此做出这项决定甚至让他有负疚感。但是,这位先生还是最终作出了离开传统纸质报纸的决定,他提到,比起自己研究新媒体的同行来说,他已经落伍了,但是较之身边的一些当地居民,他还算先锋人物。在新专栏文章里,他非常仔细地分析了自己告别的原因,一方面传统纸质媒体提供的一切内容,从女儿喜欢的卡通画,到全家都关心的天气,股票、体育、当地新闻等等,都能够免费从网上获得,另一方面,他们还可以从新媒体中获得传统媒体没有的东西,这就是一种信息都为我所需,尽在掌握的感觉,因此他希望传统媒体可以进入报纸2.0的时代,不要把自己看作封闭的信息提供者,而是要成为一个开放的,不仅仅提供信息,而且能够中转信息,为本地读者服务的一个互联网平台(local information and connection utilities)。 一位报社摄影记者的离开 女摄影记者Heather S. Hughes失眠了,她终于作出了离开报纸,开创自己事业的决定,这个决定如此艰难,在五年来她所供职的报纸已经有过六轮裁员,她一直是幸存者,可见她的工作很出色,她仍旧深爱这项工作,似乎仍然有很多故事在召唤她。 但是现实让她失望,报社不断紧缩的财政,让深入的调查性报道越来越少见,甚至很多深度报道的记者都被裁掉了,还有那些资深的记者,他们的薪水过高也导致报社将他们抛弃,取而代之的是年轻的、渴望工作而无所求的生力军,随之带来的就是整体报道水平的下降。 Heather S. Hughes对这种动荡的生活感到恐惧,她选择了另一条道路,做一名婚纱 婚礼摄影师,一方面这项工作较为稳定,另一方面,她可以有一些时间从事自己真正喜爱的深度摄影报道。她给那些也试图离开报社开创自己事业的摄影记者提出如下建议: 第一, 先做一些具体的尝试。她在报社工作期间就开始利用周末的时间帮助朋友拍婚纱照,非常辛苦但是打下了基础。 第二, 确定自己的定位。她觉得自己要拍和市面上不一样的婚纱照,比如可以跟拍图片故事,发挥自己的摄影记者优势。 第三, 充分调查,利用互联网资源检索关于这一行的所有资料。 第四, 允许自己犯错。 第五, 探寻自己内心深处的真实需要而不要迷失方向。她觉得自己离开报社不当摄影记者,主要原因是这里已经不再是让她感到工作乐趣的地方,她仍然热爱新闻摄影,但是发挥自己能量的地方不是报社,现在她需要找到另一份工作来养活自己,但是真正要做的仍旧是新闻摄影。 在美国摄影记者联盟(NPPA)的杂志上有这样一句话: 找一个你热爱的工作,这样,在你的生活中就不会再有任何一个所谓的“工作日”。 (…) Read more

读图(2)

一张照片导致摄影记者失业。下面这张照片的故事非常经典,它不仅仅是一个形象的“新闻摄影”案例。 摄影记者懊悔不迭地希望当初自己能够拍到领导的大眼睛,但问题的关键并不在这里,而是在于对照片的解读方式,这位记者并没有和领导站在同一个通道里解读照片,领导的读图能力非同一般,摄影记者只看到照片的技术失误,但是领导却穿透照片的表象,看到了照片背后的隐含意义。 对照片的解读,其实质是对意义的争夺,意义不在摄影者那里,不在你我这里,当强势势力占有照片意义的时候,它就是那个意思了。

Page 3 of 41234
  • 摄影如奇遇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