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p9Q_IfCUAA4_Xe.png_large

周一消息树

我就是要做尽可能多的展览和出版,我要自己来定义我作为一个摄影师的文化遗产,我不想死后让某些“聪明”的策展人来“发现”我的不知名的照片,以此来重新定义摄影师寇德卡。因此,假如寇德卡没有选择某张照片展览和出版,你就知道,那肯定是因为他认为其不够好。 Read more

屏幕快照 2014-03-21 上午8.17.27

特稿:纽约军械库艺术展转一圈儿

今天请顾婳琳带我们逛逛纽约“军械库艺术展”(Armory Show),看看这里有什么好玩的视觉体验。虽然Armory是一个艺博会,以市场和销售为主,作品有些趋同,但作为北美最重要的现当代艺术展,总会有小小期待;更何况今年的主题是“聚焦中国”,主办方的委托艺术家也是中国当代艺术圈炙手可热的徐震。 Read more

留影者专栏/一步有多远

『一步有多远』作者 @刘张-留影者 以前常看到摄影语言这个词不知道是什么意思,现在的理解很直白,语言就是怎么说话。能说的东西一直在这里,总用一种套路去说难免让人厌烦。而我理解的“观念摄影”,实际就是在寻找另一种表达的可能性。 Read more

空白的一代——来自威尼斯双年展的艺术评论

我不知道Jerry Salts算不算西方艺术评论界的明白人,反正他对当代艺术的评论很合我心意。 这位美国评论家刚刚从威尼斯双年展游历归来,在《纽约》杂志上发表了一篇名为《空白的一代》的艺术评论,我觉得很过瘾,就顺手翻译了一下。 在您看到Jerry的文字之前,我还想说说我的看法。我很同意他对当下被学院派教育驯化的一代艺术家的看法,他们中的很多人,都失去了一种活人的观察力,缺乏活人的气息,只剩下了一种“要活”的态度。 Jerry渴望看到新一代艺术家面对“新社会”的艺术创作,而不是追随前人,我也非常同意。但另一方面,我颇有些绝望地认为,“新社会”并非是艺术家所能把握的。时代本身已经成为一个怪物,外在形态上的奇幻,让它自成为一个超级巨大的当代艺术作品——没有艺术家可以超越这个艺术而做出艺术。这个世界的荒谬和奇幻根本无法用有形的东西来把握,如果真的要对这个世界说些什么的话,我想那应该是文字,或者是一些不具备形式的东西,否则都会被奇观社会吞噬。 在我看来,这个繁华的艺术界的盛事,其所谓的艺术的“光亮”只是这个光怪陆离的世界的一个投射,并全然在其母体的掌控之中。 (又:Jerry文章中关于摄影只有一句话,原文是这样的“photographs about photographs”,意思是指当代的摄影艺术作品,大都是针对摄影语言本体展开的摄影。) 空白的一代(Generation Blank) 作者:Jerry Saltz 这些美丽的,理性的,完全脱离内容束缚的艺术品的创作者是受过学院派驯化的狮子。 去了趟威尼斯,回来之后满是忧虑。每隔两年,威尼斯如同一个艺术帝国,颇具吸引力。今年的主题叫做“Illuminations”,一如既往地备受瞩目。(Frances Starks关于她和一个年轻男人在网络上约会的动画吸引了我,Christian Marclay的作品“the Clock”早些时间在纽约大受好评,今年获得了最佳艺术家金狮奖)但是更多的时候,那些令人感到舒适的东西,是一种高度类型化的学院派风格,其表现形式是我们再熟悉不过的了。新结构主义派电影是重重叠叠的几何色块,摄影就是关于摄影,投影屏幕上是粗颗粒的黑白资料影片,抽象主义就是援引其他抽象主义——就是这些了,所有的这一切都来源于七十年代,如同一潭死水,每个人都在解构同样的元素,在美学的倒退中陷入绝境。 艺术界总是存在着某些风潮——潮流过来然后过去——这种沉浸在上一代艺术家的理想和观念中的势态是非常错误的。这说明这些艺术家太过遵从他们的前辈,并且过度满足于当下艺术界内部的游戏规则,却并不是真正地去做艺术,这一代人已经成了失落的一代。 我们当下的文化已经奇幻地,如同炼金术,将图像和历史变成丰富的艺术的材料,这其中所蕴藏的可能是无穷无尽且非常开放的。但这些艺术家却在书写历史和描绘图像的时候,仍然去追寻已经超级衰落过往的艺术形态,而它们早就已经分崩离析了。这使得他们的艺术只能转向了艺术作品自身,成为一种编码语言而别无其他。作品的内容因此变得空洞,成为一种避免内部嘈杂的的策略。这些东西已经成为一种新教,一种被学院机构支持,受到不愿让光彩时光散去的策展人的追捧。我们来看看威尼斯当前最受关注的青年艺术家,Ryan Gander作品,地板上的彩色方块,墙上的标签注明其来源是 Mondrian,这与其说是对Ryan作品的阐释倒不如说是让它更具消费价值。这是一种关于解说的艺术,而不是作者自己的经验的艺术。……Seth Price的眩美的画作,犹如一根滑绳,系在 Martin Kippenberger 和Marcel Broodthaers之间,这定会使得那些钟爱从“某主义”出发阐释作品的评论家倍为欢欣。这种圈套圈的模式已经形成,艺术已经成为一种搬运游戏,在巴掌大的一点儿地方上把同样的东西挪来挪去。这些作品都非常职业化,极度富有信息,超级理性,但它们最终不过是装腔作势的国际愚蠢艺术学院的学院派作品。 威尼斯也有一些艺术学院在这里有展览(我也在学院里教书)。这一代艺术家是第一代受到职业教育的艺术家,这些年轻人被他们的老师灌输了太多其钟爱的艺术作品,却使得他们自己的作品停滞不前。他们不是去扩展作为人类的我们自身的视野,而是将其束缚在安全的对既定的观念的重复中。这是一个回绕在艺术遗产上空的悲伤的罗曼曲,是一对一去不复返时代的思乡症,这种呼喊也许很真诚,却让作品走向绝处,并且反过来影响了文化的发展。

周一消息树

1,公民新闻 上周美国飞机坠河,公民新闻摄影再一次发威。目击者都成为了新闻记者,拍照手机,即时传输,使得他们的力量更为强大。此时,平台则成为另外一个值得关注的焦点,公民新闻记者们摄影报道都通过怎样的渠道快速传播出去? Pdnpulse的结论是,最快的是Twitter,其次是Flickr。这两者的特点都是免费和共享。而此次竞争中的输家却是那些试图通过公民新闻盈利的网站,比如getty旗下的scoppt,他们的口号是:把你的照片销售给媒体。但像飞机坠河这样重大的新闻事件,这里却没有丝毫体现。这种试图把公民新闻报道专业化的努力遭遇了尴尬。 在偶然和必然之间是否能够搭建一个通道,公民新闻摄影作品是否就只能以无心插柳的方式传播?就好比像公民 jkrums,他现在被称作Twitter英雄,iphone照片已经被美联社买下,其负责人认为,这是一张记载历史瞬间的照片。这恐怕完全出乎作者本人的预料。 2,艺术品买卖 新出现了一家致力于二手当代艺术品买卖的网站Artcycle。 正如网站经营者所提出的,他们所专攻的是艺术品二手市场,卖家有藏品急于出售,而画廊则不可能回收这些作品,拍卖行则效率缓慢手续繁多,还有各种中介费用,比如印制图录的费用就至少是600美元。此网站则声称自己搭建了一个简捷的通道。 Artcycle目前在线的艺术品以摄影作品居多,都是名家作品,比如Araki, Eggleston, Opie, Ruff,Salgodo。其中araki的一组宝丽来作品售价是2000美元。 你们一定和我一样很关心标准问题——什么样的作品才能通过他们的平台销售?在其网站上有如下回答: 它是否是一个国际著名的艺术家的作品?这部作品是否曾在一个著名的画廊或者博物馆里展出?如果你的回答是肯定的,我们则愿意帮助你销售它。 这就是商业时代衡量艺术品价值的标准,围绕着的是“名声”而不是作品。 3,时尚 二月,克里斯蒂拍卖行将有一场摄影作品的拍卖。作品很值得一看,是上个世纪最经典的时尚照片,摄影师包括: Helmut Newton, Richard Avedon, Irving Penn, Horst P. Horst, Herb Ritts, Andy Warhol, (…) Read more

  • 摄影如奇遇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