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

2014年的摄影书之光圈出版

用一点儿不太科学的判断,2014可能是摄影书出版的大年。比如,目前最潮的英国摄影书独立出版社MACK,去年出版了19本摄影书,而此前三年一共才28本。2014年,光圈出版了近30本书,本文对光圈2014年出版的摄影书做了一些梳理,基本上是一份完全名单。选择光圈不仅因为它向来就是摄影书出版的重镇,也因其具有丰富的样态:有当代摄影师作品集,还有持续再版的经典摄影作品集,以及文论和摄影专题等。下面,就请缓慢吞食这份超级丰富的书单。 Read more

photobook

谈论书(2)

纽约艺术书展上,公布了摄影书领域一个重要事件:光圈即将在Paris Photo摄影博览会上颁发的摄影书奖入选名单。今年这个奖分成三类,年度摄影书(PhotoBook of the Year),第一本摄影书(First PhotoBook),年度摄影集(Photography Catalogue of the Year)。 Read more

摄影书的回响

今年是光圈基金会成立六十周年的大庆,庆祝活动之一是邀请一些摄影师创作一部作品,要求他们必须回溯到早年间灵感闪烁的年轻岁月,而那引发他们展开创作的火花可能就是一本摄影书。 九位业界已经颇有名望的摄影师参与了活动,分别对一本光圈出版的、对他们最具影响的摄影书予以回应——在这本书上“动手脚”,或者将自己的作品与其并置。当年让他们爱不释手的都是怎样的摄影书呢? 1   Rinko Kawauchi Sally Mann: Immediate Family (1992) Rinko Kawauchi的现场展览 2.       Vik Muniz Edward Weston: The Daybooks, Vol. 1 Mexico (1973) Vik Muniz回应的作品 3, Martin Parr 第 103期光圈杂志 (…) Read more

读书时间

说了这周是读书周,就发一些书的消息。 昨天提到年轻摄影师 Ryan McGinley,正好最近光圈出了本新书,封面也用了他的照片“Dakota Hair” 。 这本名为《弗兰克之后 》( After Frank )的摄影文论集,作者是《纽约时报》艺术和生活栏目的记者、前纽约时报图片编辑 Philip Gefter。 书名叫《弗兰克之后》,就是在探讨罗伯特弗兰克之后摄影界的各种新现象,比如纪实的主观化,肖像摄影的多元发展,市场对摄影的影响等等。而被 Philip Gefter称为“后弗兰克”的摄影师还有 Lee Friedlander、Nan Goldin 、Stephen Shore 和Ryan McGinley等人. 看不到这本书不用着急,到纽约时报检索一下Philip Gefter,其中不少就是收录到这本书里的文章。 A Young Man With an (…) Read more

光圈春季新书2

7,  日本60年代70年代写真集史 60年代和70年代是日本摄影画册繁盛的时期,大量设计、印刷和制作特别的摄影图书甚至替代了照片成为艺术家展示作品的主要媒介。比如荒木的《感性之旅》(sentimental journey)和细江英公的《男人和女人》都是那一时期的经典之作。这本书则回顾了当时具有影响力和有代表性的40本画册。 此外,光圈还再版了细江英公的《蔷薇刑》,和日本Nadiff合作,限量1000册。《蔷薇刑》是细江英公和富有争议的作家三岛由纪夫合作完成,以三岛为主人公展开拍摄。 8, Eirik Johnson   <SAWDUST MOUNTAIN> 摄影师以其细腻的情感,用了将近四年的时间,记录勒美国俄勒岗、华盛顿、北加利福尼亚山林和人类之间的紧张关系。我还很喜欢他的borderlands这组作品,也在探讨人与环境之间的关系。 boderlands 9,Doug Dubois   <All the Days and Nights> 摄影师从1984年开始拍摄自己的家庭成员,从而有了这本画册。 10,Dan Winters  <Periodical photographs> Dan Winters活跃在美国各大著名杂志,被称作美国顶尖杂志摄影师。这本书汇集了他受杂志委托拍摄的肖像作品。

光圈春季新书

那天去光圈顺手拿了春季出版图书目录,翻了翻,发现光圈现在出书好像越来越百花齐放了。 1,Thomas Ruff  <JPEGS> 《JPEGS》这本书是Ruff于2007年完成的这个系列第一次结集出版。照片都是从互联网上获取,然后不断放大使之像素化,内容或者是田园牧歌般的风景,或者是完全相反的战争以及被人为破坏的自然景观。 2,The Edge of Vision 书的副标题是The rise of abstraction in photography(摄影中的抽象主义的发展)。这是一本带有梳理历史性质的摄影合集。很有趣的主题。摄影从诞生之时起,就被更多认定是反映现实的工具,但却又始终存在着各种抽象表象的流派,虽然时常处于主流之外,却长流不息。这本书从早期摄影分离主义者对客观现实的感性认知的强调开始,接着探讨现代主义和超现实主义摄影师的实验作品,随后介绍1940年代到1980年代出现的一批风格多样的摄影师,他们从不同角度切入,展开摄影抽象表现,比如Edward Weston Aaron Siskind以及Barbara kasten。最后,作者分析了抽象主义对当代摄影人的影响,介绍了一批拒绝将摄影当作纪实工具的当代摄影师,他们更愿意探讨摄影媒介的其他可能性,比如通过拍摄和后期图片制作的处理,探讨摄影界于绘画和雕塑之间的可能。这些摄影师包括Silivo Wolf\ Marco Breuer\ Ellen Carey. 3,Jonathan Torgovnik  <Intended Consequences> 摄影师前后花了三年时间记录了1994年在卢旺达种族大屠杀中不幸遭到胡图族敌人蹂躏的卢旺达妇女,如何面对敌人的孩子,如何和不堪回首的历史共生的故事。据统计,这种儿童在卢旺达有两万名。 4,Magnum  (…) Read more

收藏书吧

我又迷路了,27街到底在哪里?身边走过一个背着杜马克摄影包的年轻人,我猜,跟着他不会有错的。 电梯把我们运到四楼,门开之后一股热浪迎面扑过来,马丁帕尔狡黠地微笑着,站在人堆里。这是光圈基金会和马格南合作举办的图书party,马格南来了不少摄影师,可以找他们聊天,请他们签名。 Party举办的场地似乎是光圈的画廊和书店,我到的时候已经挤进来一两百人,走动都很麻烦。挤来挤去的人群中,我一个也不认识,也好,可以当一个安静的观察者——而这正是我此行的主要目的,我很好奇,马格南在纽约会吸引怎样的人。 来纽约参加的不多的摄影活动让我很感慨,不但每一次都气氛火热,而且参与者的构成非常多元,从年轻人到白发苍苍的老人,从摄影师到收藏家,从雅皮到嬉皮,来自社会的不同角落,让你感到摄影在这里具有的坚实的基础。 纽约的活动还有一个好处在于,都是没有围墙的活动,不仅活动是开放的,交流也是开放的,绝不会把摄影师们圈起来排排坐,甚至连介绍都没有,所以这个场子里究竟哪一个是马格南的摄影师,我根本认不出来。我悄悄地观察一个老爷子在给一堆排队的人签名,他很可爱地背着一个小小的双肩包,带一顶棒球帽,签名的人往往会赖着不走和他聊天。凑近看,原来是Bruce Davidson. 好不容易找到了Larry Towell,我们通过邮件,这次终于见面了,挺兴奋的。刚和他聊完天,一个年轻人,带着灼热的目光,跑过来问,你刚才聊天的是谁? 离开party的时候,里面仍旧很热闹。我拿了本光圈最新图书出版目录在地铁里看,忽然看到对面的女生手里捧着的那本大厚书,是安妮列伯维茨的新书《Annie Leibovitz at Work》 光圈负责出版的Lesley Martin在图书目录里说:给你一个建议——收藏书吧。我不是画册狂人,可是这句话突然很打动我。几天前在另外一个场合,在一间画廊外面,一位收藏画册的朋友把他珍藏的Alec Soth的限量版密西西比拿给我看,周围很乱,我却能一页页地翻下去。那个时候我产生了这样的想法,有些摄影作品不适合在墙面上,而应该在书里生存,孤零零的画框隔绝了它们的生命力。 一本精心编辑,印刷精良的画册,是蕴含着摄影师生命和气息的好东西。如果你正好缺少一份新年礼物,不妨去买一本摄影画册收藏。

周一消息树

草图 家之草图 光圈基金会今年的摄影师作品奖(portfolio prize)开始征集照片了,截稿期在6月11日,有参赛费,还要订阅光圈的杂志。光圈的这个作品奖的每年只评出一位获奖者,他将获得2500美金的奖金,其他还有几位入选者。光圈会通过杂志和电子邮件向他们的读者介绍这些摄影师,为他们提供一个登上摄影舞台亮相的机会。点击这里看作品征集的要求与简介 去年的获奖者是Jessamyn Lovell,作品的题目是“家、灾难、危机以及传统”(Catastrophe, Crisis, and Other Family Traditions),摄影师在书写一部自己的家庭传记,讲述了一户普通的美国人家和种族、阶级以及疾病斗争的故事。摄影师的作品阐释没有什么深奥的长篇大论, 这个家总有一些东西吸引着我,我不想让他们忘记我曾经在这里生活。我不断地拍摄同一个地方,同一个人,一次又一次,一卷又一卷,在不断按动快门的时候,有更多的问题冒出来,依旧没有答案。 当我在暗房里制作小样的时候,当我为自己的展览制作照片的时候,我的家人似乎始终陪伴着我,即使他们并没有出席作品的开幕仪式,他们依旧在那里。 不敢想象如果没有这个摄影项目,我的生活应该如何过下去。。。。 我想回家。。。。。。。 Jessamyn Lovell的网站上除了照片,还有一些她手绘的自己家的草图,她说,最开始绘制这些草图的时候,是为了让自己离家更近,找到过往熟悉的感觉,而后当她将这些图片给朋友观看的时候,突然发现它们更大的功用是让观者也进入自己回忆中的世界。 这个专题忽然让我也很想家,我们都渐渐远离那个有着熟悉味道的家,床底下是孩童时候的玩具和书本。与Jessamyn Lovell不同,我们却是那么决然地离开那里,似乎再也没有想过回去。我突然很难过。 餐巾纸上的草图 摄影师Katharine Gammon在飞机上突然开始在餐巾纸上写写画画的时候,旁边的乘客与空姐都觉得他疯了。但这并不妨碍这家伙才思泉涌,他手下描绘的便是为《连线》(wired)杂志拍摄封面的构思。来看一看餐巾纸上的想象是如何变成现实作品的吧。

逆光的读书季(二)

LM: 在我看来,好书帮助读者进一步理解好照片。有些时候,这则意味着你需要紧密围绕主题进行编辑工作,不仅仅关注照片的质量,同时也要了解照片在讲述什么。“功夫”这个主题在大众文化范畴内已经发生了很多变化,比如在游戏中、电影骇客帝国中等等,这都非常酷。而这本书的目的是寻找一个交叉点,也就是我们希望它不仅仅是一本优秀的纪实摄影的图书,同时也能够对那些根本不了解光圈这个机构的读者产生吸引力。我们将会在亚洲等一些地区加倍推销这本图书。 DH: 这本书里的图片说明是怎样的? LM: Mathew Polly最近出版了一本关于他自己在少林寺经历的图书,我们邀请他撰写了一篇文章。书的前言是由少林寺方丈写的,他简要介绍了少林寺的情况,并且对Justin花八年的时间选择少林寺这个主题拍摄进行了评价。事实上编辑这样一本书可能会有很多不同的操作方法,比如一个页面上放上俳句,对页则是和尚打斗的场景,很容易落入这样的俗套。我习惯思考的方式是一切结构都要配合主题的发展,要让这本书依然保持纪实项目的特色。 DH: 让我们转换一下话题,谈谈《Paris—New York—Shanghai》这本书,实际这是三本书合在一起构成的,我从来没有看到过类似的设计。 LM: 这是一个和少林寺完全不同的项目,摄影师的作品非常完整,已经有了一个清晰的模型。作为一个艺术家,他将图书作为自己作品面世的终极方式,已经就此进行了多年的工作。所以我们面临的问题就是如何让这本书的形式具有艺术性,同时又能让我们可以很容易便进行大规模的印刷。目前这个设计非常精巧,你打开书以后可以把三个部分放在一起并列进行阅读。事实上也可以说这本书是四合一的,因为文字也做成了一本小书,插在封面后面的一个口袋里。 DH: 摄影师Eijkelboom 是如何做到的呢?这个项目似乎是一个类型学的分析,摄影师在纽约、上海和巴黎三大城市做了很多调查,对吗? LM: 是的,他做了很长一段时间的研究。比如,他最开始可能就是从一个最基本的问题出发:“我今天要出去问街上的人们认为自己漂亮还是不漂亮,然后给每一个人拍摄一张照片,出版图书。”在项目计划进行的15年中(到2008年结束),他一直在发展自己的项目,几乎一周五天每天都到街头去工作,就是从这些思维的火花中不断完善自己的作品。 他拍摄那些具有同样特质的人们,比如服装的样式、或者某种提包以及人们所从事的工作。他原本一直都在荷兰拍摄,不过,对于这个15年的项目,他还去了巴黎、纽约和上海并将这些对比组合掺杂在一起。这些对比并不是两个小时就能完成的,是几个月的工作。他选择的这三个城市代表了三种不同的文化:巴黎,19世纪世界的中心,纽约20世纪世界的中心,而上海则有可能是21世纪世界的中心。 DH: 你请马丁帕尔撰写了前言,他对这个项目怎么看。 LM: 帕尔非常大方,他愿意发掘他人的闪光之处。我们知道他是最适合评价这个项目的人——他已经对此有所耳闻并且喜欢这部作品。同样Tony Godfrey写的文字也非常精彩,他不但就项目本身进行了介绍,并且从整个观念摄影的角度对Eijkelboom 的作品予以评价。 (未完待续)

逆光的读书季(一)

十一期间出门是需要勇气的,经过几番思想斗争之后,我决定留在家里休息。顺便翻一翻没有来得及看的书,整理资料以及这一段时间的思路。 我想先翻译一篇访谈,是photoeye的记者采访刚刚升任光圈出版人的Lesley A. Martin,谈话的内容是从光圈刚刚出版的两本新书开始,其中涉及到选题的策划、编辑等其他一些摄影图书出版的话题。 Darius Himes: 我们先来谈谈《少林禅宗》这本书。这本书太精彩了,不仅仅是照片精彩,图书本身也让人充满惊喜,给我很大启发。你能谈谈这本书出版背后的细节吗? Lesley A. Martin: 我陶醉于这本书的制作过程。当我开始和摄影师Justin一起工作的时候,我知道他拍到了一个难以置信的故事和一大堆精彩照片,但是对于如何将之结构成图书没有明确的想法。这时候,我们就一起回头去看照片的小样,另外我们也找来一些图书作为样本参考。 DH: 这本书的封面是桔黄色的,而封底则是非常特别的灰蓝色,两种色彩相互映衬很精致。 LM: 桔黄和蓝色分别都是少林和尚服装的色彩。摄影师迷恋于少林文化以及禅宗精神的每一个细节,因此我们希望在原始照片的基础上做文章,不但坚持传统纪实摄影的精神,同时也呈现出一些新的创意。我们使用了亚光纸(uncoated paper),这也很重要,因为这样能够产生一种触摸的质感,同时可以推动故事进行发展。Justin的照片是由各种不同的主题结构而成的,所以如何把这些章节组合在一起,形成一本书的整体就变得非常重要。我们试图告诉读者和尚们的生活究竟是怎样的,以及支撑他们的精神所在。那么这本书就应该如同剥洋葱一样,一层层的到达核心,所以在这本书的中间,是很特殊的一部分照片,用薄膜纸(velum)印刷,材质本身和页面之间形成的重叠感觉很好地结合在一起。 在这部分,先是慢慢展示少林功夫的一招一式,随后是一些手势的细节变化,这种设计是有用心的。我希望这不仅仅是一部纪实作品,同时也成为人们感知这个具有历史意义的寺庙的途径。因为少林功夫一直以来都在大众文化中被津津乐道,但是人们却很少能够见识其真面目。 DH: 在我看来这本书的主题关于一种武功,外在的和内心的运动,那么你是怎样通过一种静态的图书印刷的方式将之呈现出来的呢? LM: 对我来说,答案就是创建一个核心。 (未完,待续,另外书中谈到一些出版方面的专业名词,我的翻译可能并不十分准确)

光圈秋季新书榜

从历史到当代,从纪实到艺术,从传统到数字,以下这些光圈秋季即将出版的摄影图书,几乎涉及当下各种流行的摄影表现方式,但却都是顶级作品。 9月新书 1,Richard Ross的《权力建筑》(Architecture of Authority) 摄影师历时数年,走遍世界各地,以冰冷的方式记录了世界各地的权力空间:教堂、政府机构、法庭、监狱、学校。(逆光标签:无人的风景) 摄影师的网页值得一看:http://www.richardross.net 2,Lisette Model作品集 为了纪念女性摄影师的先驱人物Lisette Model逝世25周年,光圈特地重印了这本曾在1979年发行的画册。Lisette Model早年学习音乐,后来迷上摄影,晚年从事摄影教育工作,是阿勃丝的老师。(逆光标签:经典重读) 3,Dawoud Bey的《教室肖像》(class pictures) Dawoud Bey的视线投向了美国高中生,试图从经济、社会和种族的角度诠释当代年轻人的形象,他在每个学校呆两到三周的时间,在课堂里给学生们拍摄肖像,并且同时请学生们自己写自己的个人传记。这些文字和摄影的大画幅彩色摄影作品同时出现在这本书里。(逆光标签:大画幅人像,采样,阿维顿) 10月新书 1,Justin Guariglia的《少林禅宗》(Shaolin: Temple of Zen) 书评人这样评价这部作品:这些照片出自当代最具前途的一位摄影新星之手,为我们展示少林寺禅宗的精神世界以及他们的能量,这极为罕见,恐怕之前只有在卧虎藏龙这样的电影里我们才能一饱眼福。(逆光标签:经典报道摄影) 2,Beate Gutschow的LS/S 这部新书里包括摄影师的两个系列的作品,自然景观和城市景观,作品被大幅度地用数字技术重新修饰,摄影师完全控制了画面的每一个细节。(逆光标签:数字化艺术) 11月新书 1, Matthew (…) Read more

对·照

摄影大师理查德阿维顿(Richard Avedon) 遇到摄影大师李•弗里兰德(Lee Friedlander),事情本身并不稀奇,但如果这次相遇发生在照相机前,结果就会大大不同。 最新的《光圈》杂志报道了两个人在2002年的一次见面,文章题目叫做《五月的一天》,当时阿维顿正在举办自己的作品回顾展,同时他也想拍摄一些新的肖像作品,于是便邀请Helen Levitt和Lee Friedlander给自己当模特摆姿,前者毫不犹豫地拒绝了,而后者则出乎意料地答应了,但是Lee Friedlander有一个条件,那就是允许他拍摄阿维顿的工作肖像。 最终,两个人的照片呈现出完全不同的风格,那正是他们各自的风格。“就在几秒钟,就这么短短几米的距离,他们的照片看起来似乎来自完全不同的星球。”这是一个画廊经营者的评论。 照相机两端发生的事情如此耐人寻味,位于真实世界和虚幻世界两端的故事又会是怎样呢?这正是摄影师Robbie Copper关注的,他在世界各地拍摄了电玩爱好者的个人肖像,并且将之和他们在虚幻的网游世界中的身份对照起来,结果令人吃惊。他的作品已经出版,画册名为《Alter Ego:Avatars and their Creators》

Cosplay !

三年前,我从学生那里知道了这个新词“cosply”,一种角色扮演的游戏。年轻人将自己装扮成电子游戏、日本漫画里的角色。在我看来,这是一个绝好的摄影体裁,我强烈建议他们去报道这个故事。已经有两三个学生都做了这方面的尝试,但是总是觉得还没有拍到我想要的味道。 最近,光圈基金会出版了一本新书,主题也是关于cosplay,这让我的记忆产生了一些连锁反应,似乎有不少摄影师都钟情于这个题材,今天正好是六一儿童节,就展示一下这些来自虚幻世界的摄影故事。 Elena Dorfman cosplay 光圈出版的《Fandomania: Characters & Cosplay》是摄影师Elena Dorfman的新作,她将自己隐没于cosplay光怪陆离的世界之外,采用拍摄肖像的手法记录了cosplay世界里的人们游离在两种角色之间的状态。(点这里)探寻真实和虚幻的临界点中发生的故事是Elena Dorfman一直关注的摄影体裁,她之前的作品《静默的爱人》(still lovers)也在剖析同样的故事。“静默的爱人”讲述了一种玩具——女人玩偶和她们主人之间的故事。Elena Dorfman的故事展示了这些男人们和他们的玩具之间真实的爱恋,而不仅仅是一种性的需求。点这里 曹斐的cosplay 曹斐的作品不仅仅包括摄影还有录像、舞台剧等。这个1978年出生的新一代艺术家宣称:“我的当代艺术的背景可能会令我用一种属于自己的语言“超级虚构”的方式去叙述,但是这种虚构是建立在超级现实主义基础上的。” 曹的cosplay有很强的介入性,对于她来说,拍照是一个“image making”(造影)的过程。可以去曹斐的网站观看她如何拍摄“cosplay”这个专题,看这位女子如何指挥她的演员,示范动作,似乎更像一个电影大片的导演。 杨长虹曾翰的cosplay 2006年的连州摄影节中,杨长虹和曾翰的《地戏》与《cosplay》被并置组成了一个新的专题,叫做《叫魂》。策展人给予这个专题如下解释: 这些年轻人“在某种强烈的心理和文化暗示下,超脱出日常生活环境的束缚进入一个可以任意想象为所欲为的虚拟世界。而这一行为的目的,似乎在他们面对照相机的那一刻已经得以实现。而在一个近似虚拟的城市上空,将各个虚拟的漫画场景一起并置其中,形成了一个以现实的人与环境组合而成的超现实画面,在对现实与虚拟,当下与未来等各层面上关系的探讨和挖掘,展现了摄影这一艺术媒介的无限可能性。”

我住在哪里?我住在纽约

摄影师Thomas Holton 有一半中国血统,他有亲戚就住在中国城,但这种血缘关系对他来说非常陌生,直到2003年,他决定完成一个关于移民与文化渊源的纪实摄影项目,拍摄一家住在中国城的中国人,才开始真正接触中国文化。Thomas在拍摄的过程中几乎成为这个家庭的一员,他参加他们的婚礼,帮助打理店铺,甚至还到中国大陆来拜访他们的亲戚。而这段经历让他从一个看客,终于多少体会到一些对中国人和中国家庭的理解。 拍摄过程中,Tomas将一台宝丽来相机交给这家的三个孩子,让他们也来拍摄自己的生活,孩子们的视点和摄影师完全不同,这让他反省自己是否一直带着刻板印象来观察眼前的一切。 Thomas的作品受到光圈基金会的关注,在最近一期杂志中介绍了他的作品。同时Thomas也是美国摄影杂志评选出来的全美十佳摄影助理之一。曾经担任过William Abranowicz的助理。

Page 1 of 212
  • 摄影如奇遇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