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n

到了街头,这就有了

刘涛的照片好看,这是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读者们都已经举手举脚地给他投了票,哪儿还需要“摄影行家”们来表态。用“评价”这么重的一个词儿,或许里面隐藏的意思是,您看他能称得上是中国的艾略特·厄韦特(Elliott Erwitt)吗?因为他是一个抄水表的工人,他是不是也可谓中国的薇薇安(Vivian Maier)?当然,这个问题也许还可能是,扫街这个工作这么简单,怎么他就拍的那么好呢?同时也可以延展出,扫街这个行业以后还有戏吗? Read more

paton

摄影师Platon的“猎头”术

画面里的布莱尔显得有点儿拘束,而摄影师则相当有威力。扭腰客杂志在Platon的名人照特辑前面加了一段来自编者的话,开篇引用了一个故事。1976年,当著名人像摄影师Richard Avedon去华盛顿拍基辛格的时候,这位大佬对他说:“请对我好一点儿。”Avedon事后写道:“基辛格是要让自己比他实际的样子看起来显得更聪明?更亲切?更真诚?我们总是被要求让一个人显得智慧、尊贵(这太容易了),以及让人漂亮——向来如此,而与之相对,事实却总是那么复杂、吊诡,甚至是,相当迷人?”

而就在Platon拍各国政治首脑的时候,以色列总理Benjamin Netanyahu在拍摄之前对摄影师说:“把我拍好看点儿”

在俄罗斯,拍摄结束之后,Platon把自己关于世界名人、政客的两本画册送给了Snowden,他的头也可能会出现在Platon的下一本画册里。 Read more

APHILLIPSIG_10310732962

泼水节

一盆水浇下来,让人看得最过瘾的不是视频。冰水和身体刚刚接触的那一刻,如果它被恰当地咔嚓了下来,你得到的将是一个一千分之一秒的时间碎片。这该怎么理解呢?我们都特别信赖的眼睛,但仅凭它,永远看不到这个场景。所以,你手里拿着相机,1/125秒——这个通常的快门速度,你分解出来的时间是肉身根本无法体验的。其实当年最早接触现代相机的那帮前卫艺术家早就感叹过,机器的理性可以带人类进入一个新世界。 Read more

meggangould-1

一块儿屏幕

这一切都在提醒你,我们的一部分生存世界(虚拟的那个我所在的地方)是一个习俗、社会关系甚至信仰等各种文化都全然不同的新世界。摄影师的痕迹作品,让其有点儿像这个虚拟时空的人类学家,因为恐怕要不了多久,这些手势痕迹就该放到博物馆里被瞻仰了。 Read more

ran

摄影的上一辈儿

如果这篇文章名叫:Ryan McGinley给年轻人的十条建议,它肯定会被疯转——但我偏不起这个名儿。上次我写了五部有关摄影师的纪录片,很快就被偷走。我不打算给喜欢吃快餐人的写东西。我不欠你们的。别对我有期待。 Read more

Ausstellug "Michael Schmidt. Lebensmittel"

Michael Schmidt

有一段时间了,我不再热衷在教室播报某某奖的获奖者,这些都是游戏,我更愿意关注没有得奖的人。不过,今天恐怕要破一个例,介绍一下最近刚刚获得 Prix Pictet 奖的摄影师Michael Schmidt,这其实是个悲伤的消息,在获奖之后三天,他去世了,终年68岁。 Read more

ST1998.0159

爱摄影,但别爱它的名望

我从来也不觉得沙龙摄影应该被灭掉,假如有人喜欢,也不能禁止人家去做。不过,有趣的是,它虽号称“专业”,却连“业余摄影师”的地位都不如,连家庭相册都有人研究,但在各种摄影史和文化研究里却很难看到沙龙摄影被严肃谈及。这导致我对沙龙摄影没有太多了解,有朋友希望我能谈谈迪拜沙龙获奖照片引起的争议,我只好把自己所有有关沙龙摄影的知识拿出来,供大家批评。 Read more

4271644089_9c1c8e6a3f_o

你看,你看,总统的脸

在这张肖像里,总统侧脸沉思,在大多数照片里他都是这样一种平和而又深思熟虑的样子。不过,对于照相馆师傅布兰迪来说,侧脸的目的恐怕也是为了掩盖林肯两边儿脸极不对称的毛病。除此之外,他还修了总统的衣领,为的是遮住他瘦骨嶙峋的脖子。这些伎俩对于这位在学画的路上走了一半的人来说并不太难。 Read more

Page 3 of 2212345...1020...Last »
  • 摄影如奇遇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