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游泳记

  这还是去年的事了,找到一家能够游泳的宠物公园,想见识一下狗刨的英姿,于是带狗狗前往,没想到他特别胆小,几次赶都不下水,最后只好一脚踹下去。它以一种哀怨的眼神在里面游了几下,然后就上瘾了,竟然不想出来。游泳真是一项耗费体力的运动,狗狗累死了,回家以后眼皮都抬不起来了。

这个悲伤的周末

八点多了,天气还是昏沉沉的。去遛狗,起晚了,我和宝贝是连滚带爬摸到楼后,却非常惊喜地碰到了8号楼的金毛,自从打狗风声日趋紧之后,我们就再也没有见过。但是金毛的兄弟古牧已经被主人送走了,主人说起这件事很消沉,他一直唠叨着:“这狗真的很善良”。我们没有玩太久,在趁别人还没有起床的时候,我必须溜回家,而金毛一家,也需要从地下室偷偷地回去。但是随着后面这片工地逐渐竣工,我们最后的乐土恐怕也要消失了。据说,五月份又要打狗,怎么办呢。 上周四,我和朋友去美术馆看美国艺术三百年的展览,这个鬼展览只有两部作品和摄影有关系,一个是Richard Prince将万宝路香烟广告中的牛仔翻拍复制出来的照片(1416介绍过:电缆震坏了,美国去不了了,于是来到了挪威),另外一个是刚刚官司打赢的画家,他在作品中“引用”了一张摄影师的照片(1416也介绍过八卦春节(2))。哼哼,我觉得怎么也要有一张辛迪舍曼的摄影作品,但是没成想摄影竟然用这样一种极具讽刺意义的形式钻进了美国艺术三百年里。 我发现美国最著名的新闻摄影比赛POY正在紧锣密鼓的评选中,一些奖项揭晓了。获得杂志年度报道摄影二等奖的是一个关于中国的故事——中国社会老龄化。这照片太让人心酸了(几年前中国摄影师舟浩也作过同样的报道)照片地址:点这里 故事的第一张照片:当我们年老以后,就又回到了脆弱的婴儿期 故事的最后一张照片:死亡。注意,后面背景里的那几位老年人。生命无情地溜走。

狗年Bye-Bye

当我家狗狗开始掉毛的时候,春天就要来了。 为了迎接春节的到来,昨天我带狗狗去洗澡,它显然不懂得享受,将宠物医院的墙打了一个大洞,宠物医生们一定心生愤怒,于是他们卖给我三片驱虫药,每片25元。 狗狗回来的时候很干净,路上的人们都行注目礼看我家的帅狗,正当我得意洋洋的时候,它捡了一个灯火通明的商店门口开始拉巴巴。 这一路非常幸运地没有人跳出来查户口,想一想过去的狗年感慨万分。三折腾两折腾又是一年,酷狗催生了我的酷博客,这年根底下,我和我的幕后合作者一定要出来谢幕,奉上我和亲爱的狗合影一张,狗年Bye-Bye,恭祝各位猪年吉祥!!

感谢嘟嘟

这个博客的诞生是因为我家的小狗嘟嘟,因为它我不得不每天5点起床,6点开始写博客。 去年的这个时候,老公为了迎接狗年,不顾全家人的反对抱来了嘟嘟。但是他不会想到,嘟嘟的狗年不过是一场没有尽头的逃亡。 嘟嘟的错误在于它的个头太大,虽然实际上个头越大大脑越简单,但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我们全家都成了地下工作者。 随着奥运的到来,北京很快就会变成无狗的城市,我担心很快警察就会找上我家门来,据说有的地方警察调用了小区的监控录像来检查——这种感觉很像当年巴黎警察利用照片对巴黎公社成员进行血腥搜捕,原来影像和我们的生活还有这等关系。 当然影像也被用来抗议,宠物网上也有不少人在贴图。生活,在这里其实很少谈到生活。当你希望他人切实理解你的心境,你会用什么手段呢?

Page 3 of 3123
  • 摄影如奇遇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