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说(1)

托funky的福,我拿到了“image makers and image takers”这本书。太喜欢了,去成都的路上一直在看。里面有很多有意思的细节,比如俄罗斯摄影师Boris Mikhailov讲,“只有三种情况摄影师才有权利拍摄他人的肖像:第一,用于新闻报道,第二,充满爱(你和他们已经成为朋友),第三,付费——这是资本主义的方式。” 我真希望将funky带给我的这本书让更多人分享。在阅读的时候,看到访问者向接受采访的人都询问了一些相似的问题,比如:你给正在跋涉在摄影旅途中的年轻人什么建议。我就把关于这个问题的不同答案翻译出来吧。摄影家的分类是按照书里的分类,但是作者也在前言中指出,其中的界限已经渐渐模糊,很多人跨越几个领域工作。 Thomas Demand (艺术摄影) 我不教学摄影的学生,我教学艺术的学生,但是如果他们对摄影也同样感兴趣,那也很好。但是他们可能一不小心就从错误的一端开始自己的摄影生涯:不是先选择内容而是先选择了媒介。这样说是因为,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成为一个艺术家的可能是微乎其微,所以最重要的是激情,而不是附庸风雅。这样,即使你没有成功——这很有可能,但是你至少做了一些对你自己而言有意义的事。 William Eggleston(艺术摄影) 不断尝试。我可能会直接告诉他们(哈哈大笑),去看我的照片吧。 Boris Mikhailov(艺术摄影) 我觉得对于今天的摄影师来说,找到一个好的摄影主题非常困难。你必须环顾四周,然后检视自己的生活,找到一种新的生活态度是非常困难的,但是一旦你找到了,就成功了。看看Robert Mapplethorpe,他之所以重要,就是因为他发现了一些东西,并且将之转化成一种生活态度,一种新的观看的方式,南戈丁也是同样的情况,她拍摄的是关于新生活的影像。 Stephen Shore(艺术摄影) 去读一读这本书《给年轻艺术家的信》(letters to a young artist),同时你还要找到自己的创作动机:你是在追寻一些问题的答案呢,还是你最终的目的就是做一个展览。 Mary Ellen Mark(纪实摄影) 真诚地面对自己,追寻你的梦想。看一看著名摄影师的作品,理解他们的影像,受到激发而不只是模仿,你要有自己的观看方式,最糟糕的事情是,别人评价你只是某些风格的仿造者。 Martin (…) Read more

视觉文化

读书是一件很快乐的事。推荐一本我最近看的书《视觉文化》。 观看是否需要学习,究竟有何章法,是这本书试图解答的问题,探讨这方面问题的书籍很多,但这一本的独特之处在于,它将一些晦涩的理论描述得非常通俗易懂,让人扎进去就出不来了。 我喜欢这本书还有一个原因是它的结构非常清晰,分别从理论和媒介两方面来介绍视觉文化,理论部分涵盖了图像学、形式、艺术史、意识形态、符号学,而媒介则包括美术、摄影、电影、电视和新媒体。挺适合做教材的,作为了解视觉文化的入门书籍则是最好不过。 这本书里给我印象最为深刻的一个片段是罗杰弗莱(Roger Fry)在伦敦举办马奈和后印象主义画家画展的经历,参展人士包括赛尚、高更梵高等人,此展览在当时引起了巨大的争议, “民众突然爆发了愤怒和嘲笑的狂潮,一位先生因为高声大笑而被带离画展,评论家认为那些画作是无政府主义和幼稚的。”弗莱则对这个展览持有这样的观点:我们必须放弃根据其对生活的反映来评判艺术品的做法,而应把它看作是对情感的表达。” 看到这里,你是否对这段历史有似曾相识的感觉呢?John Szarkowski,1967年策划的新纪实展览大概有着同样的遭遇,据说有观众朝阿勃丝的作品狂吐口水。其实,摄影世界里的现实与虚幻之间复杂的关联并不是孤立的现象,只不过矛盾更为激烈罢了。 说到“看”,美国摄影博客对一张来自纽约时报的照片大加赞赏,我觉得正好也可以拿来让大家“看一看”,故事是关于被误判强奸罪入狱16年的男人的故事,文章所配发的照片是这样的:

书摘:《西方现代艺术批评》

昨天翻了翻不久以前从网上买的《西方现代艺术批评》一书。前言里有几句话印象深刻: 正如《纽约时报》的艺术评论家约翰 罗素(John Russel)所述,当今世界“有大量我们不便提及的暧昧的金钱常常被隐藏在艺术品中被运往某地,这比其他合法领域显然更隐蔽。。。。” 当下不再是市场跟随艺术演变,而是恰恰相反:掌握财权的人成为世界艺术的真正决定者。他们中的一些人,比如查尔斯萨奇和彼得路德维希,认为自己和过去那些文学或艺术事业的大赞助者一样,可以在艺术史上占据一席之地。不过,过去皇室、大资本家和教会赞助者和现在艺术赞助者的主要区别在于,前者选择他们的赞助对象,并一定只在那些经过艺术家考验才能进入的艺术团体中进行选择。然而,后者却敢自作主张“发现”一些毫无艺术家品质,只是通过自我推销、模仿艺术家,完全忽视艺术、艺术技巧和艺术历史的人。 约翰罗素忧郁地指出:“很多人对庸俗艺术有积极的回应,而且与高质量的艺术相比,他们更喜欢庸俗的艺术。这样的事实并不犯法。这只是‘人间喜剧’的一部分罢了,而有些人总是懂得很好地利用这个事实。”罗素重复了让-弗朗索瓦利奥塔1982年的论调:“艺术家、藏画家、批评家和群众在无所事事的时候会对什么都津津乐道。不过,这种‘海纳百川’的现实主义是金钱主义,当审美标准缺乏时,人们就可能通过作品所能带来的利润来衡量它的价值。” 这本书看起来是法国艺术评论者让—吕克﹒夏吕姆的一本艺术批评文章的合辑,翻译得比较晦涩,而且中文版的一个最大问题是很多人名都没有原文,以至于试图了解这本书作者的背景都非常困难。书中将德国当代摄影先驱人物贝歇尔夫妇(Bernd&Hilla becher)翻译成“比齐尔”,在没有原文参照的情况下,恐怕会让读者完全摸不着头脑。

逆光的读书季——读碟备忘(二)

《光影的魅力:电影摄影艺术》(The art of cinematography) 一直没有关注过电影摄影,看过这部纪录片之后,才发现原来我忽略了如此有趣的一个世界。“光影的魅力”集纳了100个电影摄影中的经典片段,这张碟也可以作为媒介融合时代摄影师从静态转向动态的入门教材。 这片子让我不时产生截屏的冲动,很多镜头的光影创意实在是太棒了,但是如果将之定格,又似乎失去了它们在运动中叙事的魅力,其实这片子还让我感到,我们所局限的“摄影”的世界实在是太狭隘了。 电影《猎人之夜》(the hunter of the night) 当然,电影摄影也从静态摄影中汲取了不少的营养,比如《愤怒的葡萄》(The grapes of wrath)这部描述美国经济大萧条时期民生的影片,画面风格让人联想到FSA小组的多萝西兰格等人的影像;另外还有电影摄影师提到,他们拍摄的灵感是来自当年《生活》画报的大照片。 不过,最棒的镜头还是出自黑白电影时代。连纪录片中接受访谈的电影摄影师都在慨叹,我真想拍一部黑白片。 参考阅读:超性感话题:电影+摄影+玛格南=?

逆光的读书季——读碟备忘(一)

放假的这几天顺便把最近买的一堆碟看了看。我有个嗜碟的朋友把看碟当作吃药——每天两片。好的碟是生活的镇定剂,甚至是引入你进入奇幻世界的迷药,但是绝对不是催眠药。如果真的把碟比作“药”,我这两天还真吃到了两支“兴奋剂”。 旧世界群像(pictures of the old world) 这片子是捷克电影大师杜桑哈那克的纪录片作品,影片名称里的“old”应该具有双关意义,一方面它记录的是一群老人的生活,另一方面这些生活在穷乡僻壤,物资匮乏乡下的人们,无疑是生活在旧世界的一群人。 最令我瞠目结舌的是这部影片的表现手法。在1416开张的将近一年半的时间里,我不停地提到摄影的多媒体展示方式,我一直以为这是一种高科技的新潮表现方式,但是却在这部诞生于1972年的作品中找到了源头。 几乎所有当下多媒体影像作品的制作技巧,都在这片子中有所体现。整个影片采访了十几位老人,每个人的故事就是一小节,5分钟左右,由动态影像和静态影像共同推动,杜桑哈那克不断穿插由摄影师Marin Martincek拍摄的肖像照片,而这些静态的照片并不显得突兀,这种定格似乎是对这些正在消耗最后时光的生命的总结——到了该停下时候了。影片中的声音元素非常丰富,老人唱民歌的声音、钟声、喃喃自语,旁白,这些声音被恰如其分地运用到动态和静态影像的展示过程中。目前想尝试做照片多媒体展示的摄影师可以拿这部片子当教材。 用语言很难展现这部片子的全貌,因为它没有曲折的故事情节,完全通过调动观者的视觉和听觉来传达气氛,让观者在不知不觉中陷入思考。这片子可以配合中国纪录片导演杨天乙的作品《老头儿》一起看,不过后者显得稍有些拖沓,而杜桑哈那克更加尖锐,片中有两端突如其来的采访,摄制组把话筒伸向老人:你认为生命中最珍贵的是什么?” 在期待那些饱经人世沧桑的老人提供这个问题的“正确答案”的时候,你看到的却是慌张、麻木。就这样,杜桑哈那克为我们这些“人类”的最后时光划上了句号。 点这里看另一篇影评:http://www.mtime.com/my/198995/blog/556877/ 比我更有历史感。

逆光的读书季(三)

Darius Himes:最近一段时间光圈发生了很多事情,比如你升任光圈出版人,你的前任辞职,光圈设立了光圈奖金以及夏季开展了很多活动。能谈谈这些事情对光圈的影响么? Lesley A. Martin: 最大以及最有影响的一件事就是Ellen的辞职,我们失去了一位很能干的领导,不过,我们最近也非常辛苦地工作,希望让光圈这个组织继续前行 去年以来,我们曾经激烈讨论过光圈的图书出版应该何去何从,我认为我自己升任出版人是对光圈的一个回归,一个方向性的改变,我们重新认识到图书的质量和内容始终是最重要的。 光圈有着非常优秀的团队,我们的项目通常是围绕着一本书开始,但是却包含不同形式的推广,包括:在线推广、展览、讲座以及图书的签售。因为我们每一个团队都各司其职,同时也让他们对待同一本项目的看法各不相同,这样就让项目的推广呈现出多个不同的层面。 我想再次强调,当我们在做事情的时候,我们可以为这个项目提供最好的公共平台。这也意味着每一个图书项目开始之前就通过多个途径进行了紧密的论证,因而是一个整体性的考量。我们对待图书出版的态度非常谨慎,我们希望这个项目能够符合整个光圈机构的需求。 DH: 刚才你谈到了多个渠道的销售,我想就这一话题再问一个小问题,我很想了解光圈图书的分销渠道方面的状况。去年你们和北美最棒的艺术图书分销商DAP(Distributed Art Publishers)开始合作,具体情况是怎样的,他们是否让光圈的图书在市场上表现更好? LM: 是的,我们和DAP合作拓展北美市场,和Thames & Hudson 合作,重点放在欧洲和亚洲市场。这两家都是非常优秀的艺术图书销售商。光圈将自己定位与更接近艺术世界,因此我们的图书可能在博物馆、艺术中心和一些专门的书店里更有市场。我们都希望在能够拓展自己的读者群的同时仍然保持我们以摄影为中心的高品质的特点。 DH: 你们确定图书出版选题的过程是怎样的? LM: 编辑们会在全世界寻找符合我们要求,反映摄影界最新动态的图书选题,我们会问自己,什么样的项目才是反映出当代摄影变革的?我们通常会把这些作品拿到桌面上针对我们的项目标准逐个讨论。我们非常乐意通过我们的图书推进摄影界的对话,并带来新鲜空气。 当然,我们通常的挑选过程都是需要让多方达成共识,希望每一个项目都能够从整体上满足光圈机构的需求。 我们需要确定这样一些问题:我们如何才能有别于那些大型的摄影图书出版商。当下是摄影图书出版非常繁盛的时期,所以我们在做每一个项目的时候都非常小心,仔细考虑这本书是否丰富了我们的内容,符合我们的使命——是否有着焕然一新的感觉。我们还要关注,这个项目是否有着很高的质量,它是否具有历史意义、社会价值或者它的观念非常重要,如果我们能够肯定它具有以上特质,我们就会不惜冒着风险去操作这本书。 DH:你说“冒着风险”,能否谈一下如何从商业角度操作一本图书? LM: 操作“大制作”的高端作品不是我们唯一的目的。 DH:换句话说,你们在各个层面上追求成功,而不是仅仅看重商业利益,你们值得骄傲的是你们作为整体的图书出版,而不是将商业目的作为自己的底线。 LM: Right. (…) Read more

逆光的读书季(二)

LM: 在我看来,好书帮助读者进一步理解好照片。有些时候,这则意味着你需要紧密围绕主题进行编辑工作,不仅仅关注照片的质量,同时也要了解照片在讲述什么。“功夫”这个主题在大众文化范畴内已经发生了很多变化,比如在游戏中、电影骇客帝国中等等,这都非常酷。而这本书的目的是寻找一个交叉点,也就是我们希望它不仅仅是一本优秀的纪实摄影的图书,同时也能够对那些根本不了解光圈这个机构的读者产生吸引力。我们将会在亚洲等一些地区加倍推销这本图书。 DH: 这本书里的图片说明是怎样的? LM: Mathew Polly最近出版了一本关于他自己在少林寺经历的图书,我们邀请他撰写了一篇文章。书的前言是由少林寺方丈写的,他简要介绍了少林寺的情况,并且对Justin花八年的时间选择少林寺这个主题拍摄进行了评价。事实上编辑这样一本书可能会有很多不同的操作方法,比如一个页面上放上俳句,对页则是和尚打斗的场景,很容易落入这样的俗套。我习惯思考的方式是一切结构都要配合主题的发展,要让这本书依然保持纪实项目的特色。 DH: 让我们转换一下话题,谈谈《Paris—New York—Shanghai》这本书,实际这是三本书合在一起构成的,我从来没有看到过类似的设计。 LM: 这是一个和少林寺完全不同的项目,摄影师的作品非常完整,已经有了一个清晰的模型。作为一个艺术家,他将图书作为自己作品面世的终极方式,已经就此进行了多年的工作。所以我们面临的问题就是如何让这本书的形式具有艺术性,同时又能让我们可以很容易便进行大规模的印刷。目前这个设计非常精巧,你打开书以后可以把三个部分放在一起并列进行阅读。事实上也可以说这本书是四合一的,因为文字也做成了一本小书,插在封面后面的一个口袋里。 DH: 摄影师Eijkelboom 是如何做到的呢?这个项目似乎是一个类型学的分析,摄影师在纽约、上海和巴黎三大城市做了很多调查,对吗? LM: 是的,他做了很长一段时间的研究。比如,他最开始可能就是从一个最基本的问题出发:“我今天要出去问街上的人们认为自己漂亮还是不漂亮,然后给每一个人拍摄一张照片,出版图书。”在项目计划进行的15年中(到2008年结束),他一直在发展自己的项目,几乎一周五天每天都到街头去工作,就是从这些思维的火花中不断完善自己的作品。 他拍摄那些具有同样特质的人们,比如服装的样式、或者某种提包以及人们所从事的工作。他原本一直都在荷兰拍摄,不过,对于这个15年的项目,他还去了巴黎、纽约和上海并将这些对比组合掺杂在一起。这些对比并不是两个小时就能完成的,是几个月的工作。他选择的这三个城市代表了三种不同的文化:巴黎,19世纪世界的中心,纽约20世纪世界的中心,而上海则有可能是21世纪世界的中心。 DH: 你请马丁帕尔撰写了前言,他对这个项目怎么看。 LM: 帕尔非常大方,他愿意发掘他人的闪光之处。我们知道他是最适合评价这个项目的人——他已经对此有所耳闻并且喜欢这部作品。同样Tony Godfrey写的文字也非常精彩,他不但就项目本身进行了介绍,并且从整个观念摄影的角度对Eijkelboom 的作品予以评价。 (未完待续)

逆光的读书季(一)

十一期间出门是需要勇气的,经过几番思想斗争之后,我决定留在家里休息。顺便翻一翻没有来得及看的书,整理资料以及这一段时间的思路。 我想先翻译一篇访谈,是photoeye的记者采访刚刚升任光圈出版人的Lesley A. Martin,谈话的内容是从光圈刚刚出版的两本新书开始,其中涉及到选题的策划、编辑等其他一些摄影图书出版的话题。 Darius Himes: 我们先来谈谈《少林禅宗》这本书。这本书太精彩了,不仅仅是照片精彩,图书本身也让人充满惊喜,给我很大启发。你能谈谈这本书出版背后的细节吗? Lesley A. Martin: 我陶醉于这本书的制作过程。当我开始和摄影师Justin一起工作的时候,我知道他拍到了一个难以置信的故事和一大堆精彩照片,但是对于如何将之结构成图书没有明确的想法。这时候,我们就一起回头去看照片的小样,另外我们也找来一些图书作为样本参考。 DH: 这本书的封面是桔黄色的,而封底则是非常特别的灰蓝色,两种色彩相互映衬很精致。 LM: 桔黄和蓝色分别都是少林和尚服装的色彩。摄影师迷恋于少林文化以及禅宗精神的每一个细节,因此我们希望在原始照片的基础上做文章,不但坚持传统纪实摄影的精神,同时也呈现出一些新的创意。我们使用了亚光纸(uncoated paper),这也很重要,因为这样能够产生一种触摸的质感,同时可以推动故事进行发展。Justin的照片是由各种不同的主题结构而成的,所以如何把这些章节组合在一起,形成一本书的整体就变得非常重要。我们试图告诉读者和尚们的生活究竟是怎样的,以及支撑他们的精神所在。那么这本书就应该如同剥洋葱一样,一层层的到达核心,所以在这本书的中间,是很特殊的一部分照片,用薄膜纸(velum)印刷,材质本身和页面之间形成的重叠感觉很好地结合在一起。 在这部分,先是慢慢展示少林功夫的一招一式,随后是一些手势的细节变化,这种设计是有用心的。我希望这不仅仅是一部纪实作品,同时也成为人们感知这个具有历史意义的寺庙的途径。因为少林功夫一直以来都在大众文化中被津津乐道,但是人们却很少能够见识其真面目。 DH: 在我看来这本书的主题关于一种武功,外在的和内心的运动,那么你是怎样通过一种静态的图书印刷的方式将之呈现出来的呢? LM: 对我来说,答案就是创建一个核心。 (未完,待续,另外书中谈到一些出版方面的专业名词,我的翻译可能并不十分准确)

摄影版《在路上》

今年(2007年)是“垮掉之王”凯鲁亚克的小说《在路上》出版50周年,很多《在路上》的纪念版本相继出版,珍贵的原稿也正“在路上”四处巡展。而当持相机的摄影师在路上的时候,他们会撰写怎样风格的《在路上》呢?这正是Photoeye(很不错的摄影图书网站)的专栏作者Avis Cardella试图探讨的答案。虽然网上无法看到全文,但是这篇很有启发性的小文还是吸引了我的注意。 Robert Frank摄 在Avis Cardella看来,摄影版《在路上》的经典著作是罗伯特弗兰克的《美国人》。随后便是彩色摄影先驱者Stephen Shore的两部作品,一部是1972年出版的《Surfaces  Americans》,那是摄影师以一种凯鲁亚克似的旅行方式,穿越美国时所拍摄下的种种日常景观。另一部作品是Shore在1973到1980年间开车巡游美国的影像集,名叫《Uncommon Places》。这两本作品无疑也是开启彩色摄影新时代的重要作品。 Stephen Shore  from  “Surfaces  Americans” Stephen Shore  “Uncommon Places” 进入21世纪,摄影图书出版中也有两部值得一提的“在路上”作品,其一是2002年出版的Garry Winogrand的《1964》,是摄影师在历时一年的旅行过程中所捕捉的生活片段,也是一次探寻心灵之旅。1963年,Winogrand曾经写下这样的句子:“当我审视我目前所拍摄的所有作品,我发现它们让我感到我们是谁,我们怎样活着,我们未来会怎样,这样一些问题全都不重要了。这不是我想要的结论,所以我必须拍下去,将我的摄影调查进行得更加深入和持久。” Garry Winogrand  From  “1964” Alec Soth的《Sleeping Along the Mississippi》是创作于21世纪的《在路上》作品,摄影师沿着密西西比河游荡。 Avis (…) Read more

向逆光借一本书

我前段时间特颓废,每天晚上都看着HBO催眠,HOB里有很多特别烂的过气的电影,很适合打发时间。 我干嘛要打发时间,我的时间本来就不够用,那是因为有的时候觉得稍微让自己无聊一些,也算是对忙了一整天的大脑的补偿。 昨天算是正式放假了。从当当上买了几本书,决定开始用书籍催眠,计划刚开始就读了一本超级好的书,真的是超级好——《另一种讲述的方式》(another way of telling)如果是在书店里我可能会错过这本书,哪个见鬼的设计师的杰作?将一本一流的书籍做了一个三流的封面。 英国版封面 台湾版封面 大陆版封面 这本书的作者是约翰伯格,以及瑞士的摄影师让摩尔。前者估计很多人都熟悉,这位英国艺术史学家、小说家,和苏珊﹒桑塔格一样,将智慧投射到了影像之中,他撰写的《看》和《观看之道》拨开了看的现象,直达本质。而《另一种讲述方式》这本书则更加有趣,评论家和摄影师一起影像中穿梭,时而走进去,时而又抽身出来,似乎始终游离在照片的外面,但是却又在不断的跳跃中逐渐走向深入。书中穿插了大量照片,拍得真好,而且编辑得也非常精彩。 在我开始读书的时候,也在实现一个我酝酿已久的计划:“向逆光借一本书”。我以前号召大家读书,但是无疾而终。(我搞过几个有头无尾的活动坏了自己的名声,我会慢慢补偿)由于可能没有时间召开读书会这样的活动,我想了一个主意,把我的书借给大家,并且如同漂流瓶子一样传递,这就是“向逆光借一本书”活动,具体方法如下: 第一, 先到先得,想借书就在这个帖子下面迅速留言。 第二, 我会把书通过邮寄的方式寄给你。 第三, 请务必留下读书的痕迹,也就是在书的任何你觉得有意思的地方划线、在书的页眉页脚写读书笔记,鼓励大家在书中的某个地方贴另外一张纸写或者画出你的感想,甚至贴照片。 第四, 看完书以后,请把这本书寄给你的朋友,我也会把想看这本书的其它人的联系方式贴在书的后面,你可以寄给他们。 第五, 希望拿到漂流图书的朋友,给书拍张照片发给我。 第六, 谁有愿意分享的图书,也希望能够寄给逆光 第一批图书是我喜欢的几本书,也是那种看一遍根本不够的书。书目如下: 技术复制时代的艺术作品 瓦尔特﹒本雅明 论摄影      苏珊•桑塔格 图像理论Picture Theory    W﹒J﹒T﹒米歇尔 摄影与摄影批评家——1839年至1900年间的文化史   玛丽﹒沃纳﹒玛利亚

一周一周

“稀奇古怪”的影展 A 美国国家地理杂志摄影师搞行为艺术 美国国家地理杂志摄影师Nick Nichols在美国弗吉尼亚州夏洛茨维尔举办的LOOK3摄影节上遭遇了尴尬,而他则将这种尴尬变成了行为艺术。 此次摄影节是首次举办,但是请来了尤金理查兹和莎丽曼等摄影界的大牌人物。Nick Nichols的展览非常独特,他将自己拍摄的野生动物影像制成巨大的海报模样,然后将其悬挂在室外的树枝上。 但是其中一幅猩猩的照片生殖器清晰可见,引来了市民的不满,尤其是一些孩子的父母,他们认为这样的照片非常不雅和下流。但是Nick Nichol并不想就此妥协,他认为这就是动物本来的面貌,自然的状态。最后,Nick决定将画中敏感部位用红漆遮住。此行为的全过程有视频可以观看,这一方式尤其值得中国一些策划“身体艺术展”的策展人借鉴以备不测。 B 马格南报道摄影师亲密接触时尚 网络红人Alec Soth成为马格南的“时尚杂志”(Fashion Magazine)项目的新一个接班人。“时尚杂志”每年一本,由一位马格南摄影师以独特视角诠释他眼中的时尚,活动已经持续了两年,前面两位摄影师就是马格南非常劲爆的马丁帕尔和Bruce Gilden。 如今,这个接力棒交到了Alec Soth手上,他承认自己花了一番功夫来考虑如何完成自己的任务,最后决定以自己的故乡明尼苏达州为据点展开拍摄。他认为最能体现自己观点的是这样一个例子: 在巴黎拍摄了夏奈尔的设计师Karl Lagerfeld,随后又拍摄了在明尼苏达州的一个提着夏奈尔手袋的女孩,两者之间的并置体现了巴黎和明尼苏达之间的联系,也是时尚和生活之间的联系。 Alec Soth版的“时尚杂志”于6月5日在巴黎出版,一共188页。而相配合的影展已经完全成为一个时尚圈的聚会,夹杂着赤裸裸的商业广告,活动中有一个别出心裁的项目,在照片中寻宝,Alec Soth将一些著名的时尚品牌的产品隐藏在自己的照片中,参观者则需要细心辨认才能发现,这也许是强迫人们仔细看照片的一个最佳方式。 作为马格南图片社的一位新成员,Alec Soth非常之离经叛道,他和时尚圈打得一团火热,并声称自己很习惯和发型师、化妆师合作。一个典型的案例是他和W杂志的合作,共同完成了4月号一组大片的拍摄。其内容是让一些明尼苏达州的普通人穿上高级时装在他们自己的生活环境中拍照。他的这组照片发表之后引起了激烈的争论,W后来原文刊登了一则读者来信,他认为这种不伦不类的照片糟糕透顶,恳请W千万不要用Alec Soth这种不着边际的报道摄影师拍摄时尚。当然,也有人对之表示赞叹,他们认为这才是真正的时尚。 点击这里看Alec Soth工作的片段。点击这里看K1973转载的W杂志的照片

最爱马格南

我的学生管马格南的摄影师叫“大叔”,在没看马格南的blog之前,我也感觉这是一个越来越远的组织。但是“大叔”们的文章最近让我爱的发狂,而我也终于明白,卡帕虽然仓促离开但是却留给我们一个永远年轻的样子,而这个带着一丝狡黠的微笑,洞悉一切的冒险家形象也就成为马格南永远的样子。 为大家翻译一篇马格南荷兰摄影师Geert van Kesteren的文章。 Shakira + Samir = true? Samir是一个伊拉克小男孩,他每天都不得不呆在家里,在他家屋外是废墟、炸弹以及越来越红火的绑架生意,一年以前你花8000美元可以赎回亲人,但是现在这个价钱,你只能去收尸。很显然,在这个政局动荡种族纷争的地方,爱上小天后夏奇拉(Shakira)并不是一件好事,因为种族分子将矛头指向任何亲美分子。 但是Samir的最爱就是Shakira,在他的房间里贴满了她的招贴画,这也难怪,在他这个年纪,在梦中和自己的偶像说说话,甚至吻她都是很正常的事情。但是Samir的梦却被美国大兵一脚踢醒,一群美国士兵窜进了他家,试图寻找是藏匿的武器。而当士兵们踹开Samir的门之后,他们惊叫起来:“啊!这里有Shakira!我也要她的照片。”Samir是一个聪明的小家伙,他立刻把一些海报给了这些士兵,还邀请他们一起玩他的X-Box.就这样,三个全副武装,子弹上膛的美国兵和伊拉克小男孩一起玩了15分钟游戏,直到这些大兵接到上头声嘶力竭的电话:“你们这帮人在哪里呢?”三个美国兵这才拿着海报,连声道谢着离开。 这世界真的很小,真的,因为Shakira海报是我的一个好朋友,荷兰摄影师Paul Bergen拍摄的。我在很多地方看到过这张招贴画,包括巴格达,而它竟然还能帮助一个小男孩避开了大麻烦,因为被美国人抓走并不是一件很有趣的事,也许你会被关上几个月甚至更久。 Paul Bergen听到这个故事非常激动,他写信给我:“我没有想到音乐、我的照片、一个漂亮女孩可以拉近人与人之间的距离。这个世界唯有音乐和爱是全人类共享的。” 我真希望他说的是事实。 文章连接:http://blog.magnumphotos.com/2007/03/shakira_samir_true.html

你只需按动快门

“你只需按动快门,剩下的交由我们来做”,写这句广告词的人是一个天才。 这句柯达公司的广告词开启了两个时代,其一是其创始人乔治﹒伊士曼梦想的,人人都拥有一部相机的时代,从此照相机进入寻常百姓家,私人化的拍照生活成为现实。其二,是媒体批评家乔治﹒尼尔波兹曼在《娱乐至死》这部著作里谈到的,这句广告词摧毁了印刷时代理性的说理式的广告用语,短句样式的、口号式的广告用语从此开始发端。这种无厘头的广告语,蛊惑人心,眼球时代也就此来临。 具有讽刺意义的是,在柯达帝国开始衰落的时候,这句广告词却在新媒体时代重新显现其活力。昨天写了一篇关于维加的文章,Foxmachia的留言一下子就说中了我的心意。 foxmachia @ 2007-02-27 10:24地址: http://foxmachia.googlepages.com 数字时代的维加,将不集中在一个人身上,而是集-中-转他们的媒介和管道上 是的,数字时代的维加不是具体的人物,而是媒介自身。路透社看到了这一点,突发新闻是这些通讯社赖以生存的根基,他们和雅虎联合打造了一个平台,提供通道让普通市民的照片迅速进入大众传媒的通道。很快美联社也看到了这一点,他们NowPublic.Com合作也建立了同样的平台。这就是新时期的“你只需按动快门”,市民们大量地生产产品,记录他们所见到的杂七杂八,网络成为管道,你不用考虑自己的照片会变成什么,只要尽可能的把自己生产的“垃圾”传到网上,“剩下的交由它们去做”,你的照片也许会成为报刊上的新闻照片,也许会是艺术殿堂的珍品,或者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但是,你却失去了为你自己骄傲的理由,因为这一切不过是媒介的威力。 我们还管这种“你只需按动快门”的相机叫啥来着,对了——傻瓜相机。傻瓜的不是相机而是相机后面的人。还是要回头去好好读一下《娱乐至死》,当工业技术给予我们充分的自由的时候,也许意味着我们最终将失去自由。 现在,我开始有些怀念那个叼着雪茄跑动积极的维加大人。这个人被一个冰冷的词:“市民摄影”(citizen photojournalism)代替了。

不读书也难

介绍一个很不错的网站——图书封面秀 网页设计的好,就可以把读者粘住。我不喜欢一点击就跳出一个新网页的那种网站, 那是在鼓励读者背叛,常常令我发狂。而这个网站则可以让你牢牢地留在一个网页上,却又可以浏览所有你喜欢的。我觉得碰到这种不会让你迷路的网站,真的是件挺困难的事情。 除了封面的展示,这里还有特刊,采访封面设计师,但是第二期却是介绍书架的。老天,真是喜欢。有这样的书架不读书也难。

荷赛,意义的争夺

这两天阅读的一本书《表征——文化表象与意指实践》,让我又想重新回到荷赛的话题。 书的名字听起来名字挺吓人,其实是在用案例探讨语言,尤其是视觉语言的意义,拿到书的时候非常兴奋,里面竟然还有一章专门探讨二战后法国的纪实摄影。 表征,简单说是探讨符号是如何表达意思的过程。我们在阅读图像的时候,常常会有这样的问题——这张照片是什么意思?这就是一个表征问题。今年的荷赛得奖作品在新浪发表以后,我专门去看了网友的留言,留言并不多,中国读者对荷赛的新鲜感已经过去了。但其中对《美国士兵的婚礼》这张照片的评论很多,读者感慨新娘的命运,或者对画面包含的恐怖怪异因素难以忍受。这是肖像类单幅的一等奖作品,不过,这张照片也是从组照中选择出来的,我想邀请大家去看看摄影师的全部照片,链接在这里 谈谈你看完所有照片之后的感受吧!对于我来说,单幅照片给与我的象征意义,强大压力,甚至导致的对摄影师的崇拜,在我阅读整组照片之后都消解了。摄影师拍摄这组照片是用传统的报道方式,为我们讲述了一个尽管包含不平凡的因素,但却仍然可以被我们接受的平凡生活的故事,整组照片中的气氛与单张照片透露出来的压抑感觉完全不同。 抱着上面这种疑问,我看到下面这段话,激动不已: “人们很快发现,意义不是直接的和透明的,在经由表征变化过程后仍丝毫未动。它是随语境、用法和历史境遇的变化而变化的油滑的家伙。因而它从不最终被固定下来。它一直在推迟和延缓与绝对真理会面。它始终处在协商和改变状态,以对新的境遇作出反应。它常常被抵制,有时候被激烈地争夺。” ——《表征——文化表象与意指实践》p9 当荷赛评委决定从一组照片中拿出一张来给予奖项的时候,这个选择体现了评委的“霸权”。霸权并非是贬义,而是指评委对照片意义的占有,他们完全忽视整组照片中的语境,而提出一个自己的解读,评委对意思的改变没有经过与摄影师的协商,或者可以这样说——评委夺走了照片的意义。 谈到这里,大家会不会想到图片编辑,图片编辑和摄影记者之间的矛盾,其实就是在激烈的争夺照片的意义。这因此不是一个孰是孰非的问题,而是一个博弈的过程,对照片意义的确认始终处于变动之中。 我是不是在用一些复杂的语言在讲简单的问题?说到底,荷赛其实是一个文化现象,解读荷赛的途径有很多,最糟糕的是去研究谁获奖的问题。

Page 5 of 6« First...23456
  • 摄影如奇遇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