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ees

一千零一棵树

我原本估摸着我们的手机摄影会越来越精彩,但是2014年的这些树却让我甚为吃惊(失望)。影像的品质自然不必说,这些照片已经丝毫不挂相——完全不似手机拍的,但照片却也变得越来越糖水,就和全世界任何一个沙龙摄影比赛的结果一样。 Read more

newvision

看啊,我说了

今天写这篇博客,不是我来抒情。《财富》杂志最近发表了一篇文章,标题相当有劲:《文字正在死亡,这儿是它们的替代者》(Words are dead. Here’s what will replace them),此文是《财富》关于当下摄影改变文化、技术以及商业系列报道的开篇。事实上,在我的阅读列表里,已经看到不只一篇文字将摄影当做一种语言工具,而非艺术,非技术,非少数人用的专业工具。 Read more

Photojournalism

芝加哥太阳时报:失业一周年报告

去年的这个时候,《芝加哥太阳时报》(Chicago Sun-Times)裁掉了整个摄影部,28名摄影部成员一下从夏天掉到了冬天。

距离这一让整个传媒界为之惊诧的事件已整整一年,这一年,离开了“太阳”的摄影师们究竟过得如何,他们的生活还能转么?

Poynter的 Sam Kirkland追踪了28名摄影师和图片编辑的一周年轨迹,大部分人已经开始了新生活。2013年5月30日,那一天,改变了他们的职业轨迹。 Read more

hanerbackpack_0

编辑部里的背包客

Josh Haner是谁?一个摄影记者,但也不完全是。

这一位曾获得普利策奖,目前同时兼任时报的摄影技术编辑。他本科在斯坦福学习”符号系统”(symbolic systems),他发明了一个可以实时传输照片的背包。在纽约时报那严肃的办公室里,到处是低头忙碌的编辑们,Josh这个奇怪的背包客能够被编辑部接纳嘛? Read more

屏幕快照 2014-05-16 上午8.14.08

图片编辑,评什么?

任何一家有远见的媒体机构,都不应放弃生产优质视觉内容的努力,此时,你同时会发现,由1920年代画报大发展而肇始的图片编辑行业,当年所订立的规矩,摸索出来的视觉传播规律,比如图文结合、对开页、视觉中心,这些理论应用在新媒体上,依然毫不过时。加西亚1980年代提到的WED概念,即记者+编辑+设计师形成团队工作,其实就是我们现在所说的全媒体、媒介融合的精神所在,只不过,在今天的团队里可能还要加上一个P,即程序员(Programmer),帮助报道实现在新媒体中的传播。 Read more

难辨真假,已成真……

而这也是我写下上面这个标题的原因。从摄影者一拿起相机,照片就已经是主观的了。照片是一种建构的语言,这已成为一种共识,并应是我们讨论一切照片的前提,自然包括新闻、报道、纪实摄影,如果今天还有人以“客观”、“真实”来要求它们,并认为达不到就是虚假的,甚至对其产生全面的失望,这是一种幼稚的想法。其实我一直很感谢PS,正是它的出现,才让我们对摄影语言的探讨走向深入。 Read more

444

我的instagram友邻:Alec Soth,揉皱的脸

Alec Soth虽然声称自己很羞涩,但其实在摄影师中他是我见到接受访问最多的人,时不时就见其蹿出来,更不要说早先博客热闹的时候他在那里很活跃,后来转战到Tumblr,现在,他的instagram又是一群粉丝。

最近,Alec Soth接受摄影师Blake Andrews的访问(访谈全文点击这里),我将其中关于Instagram的部分编译出来,与大家共享。 Read more

883Fenton_300602-80_Grace&child

芬顿的家书

相当偶然,发现了一个与Roger Fenton有关的网站,里面是他在拍摄克里米亚战争期间给家里写的信。

说是家书,其实并不是Roger Fenton的原始信件,而是被家族成员重新抄写的信件,收集在一种叫做Letterbook的手抄本里。 Read more

屏幕快照 2014-04-29 上午9.05.52

我的instagram友邻:本罗伊的烦恼

这位报道摄影师在社交平台上的身份困扰,他的喜悦以及困惑都非常真切。一方面,如果记者们拿社交媒体当一个严肃的内容发布平台,他自然就不能(像别人一样)放肆,这其实有点儿痛苦。但另一方面,更重要的是,正如本罗伊提到的,记者们在这些看似自由的社交媒体上都或多或少地在做自我的“内容审查”工作,这并非是坏事,问题的关键在于:这种审查是为了内容本身,还是为了讨粉丝喜欢呢? Read more

Page 5 of 55« First...34567...102030...Last »
  • 摄影如奇遇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