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上有无理想国?

明天去山东,参加孙京涛主持的“三人行,临沂摄影师工作坊”,我是讲师之一,其他两位是李楠女士和常河先生。

这个工作坊让我非常焦虑。

2010年张乾琦工作坊的照片墙

从五月初开始,每天我都在想,应该讲什么,怎么讲。因为我面对的是一群已经非常成熟的年轻摄影师,和上一代摄影师不同,互联网为他们打开了新视界,业界的新资讯,他们无所不知。更重要的是,他们现在所处的中国,是世界的中心。

那边,孙京涛的短信已经开始催促我了:“你要讲什么?”

我记得他当年从荷赛大师班回来之后,在摄影报汇报思想的文章,开头谈的是上火和炎症,但愿我没有记错。

我该讲什么?我不喜欢谈虚的,那个没用,我也不喜欢像老外那样一猛子扎到照片的细节中,在我看来,那不是中国年轻摄影师最迫切需要的。

“职业化,我想讲讲摄影师的职业化生存。”

说完我就后悔了。

各种各样制度的缺陷,让所有我要说的话,都卡在一个地方,淤积成结,动弹不得。怎么谈职业化这么一个“庸俗入世”的事情,却比谈理想还难呢?

可能还有人会说,做这个行当,你用足力气,也就是谋生。这大概也是症结之一。

但正是这些问题,让这个谈论职业化的讲座突然变得理想化起来,是的,孙大师,您这个“无事生非”的工作坊,里面有九分理想化的成分。

我们究竟要做什么?

手边是几张卡片,是我研究生同学——一位理想化青年,在还给我《黑镜头》那本书的时候,顺手写的读书笔记。当时读他的文字,我几乎要跳起来马上就出去拍照:

可不可以去寻找(非创造)一副图像:在现代化巨大、庞杂威严的背景下,一个手工艺人(老的,残缺的,丑的,绝望的)创造了炫目的,艳俗的美的瞬间。如捏面人的老人,黑暗小屋里的老裁缝等。要对比老人为了他人的美丽而消耗了自己的生命,丑的要让人触目惊心,美的要令人瞠目结舌。这种对比也许是落俗的,但仍旧是有生命力的。如同万年吟唱的爱情,只是技巧。

可不可以寻找一个角度,例如从矿井,洞穴的深处向外拍(表达一种对所处环境的恐惧、绝望);从一个华丽的餐厅的角落(最好角落里有一些象征性的,卑劣的东西,如扫把,痰盂等),拍摄一个狼吞虎咽者的滑稽吃相,进而去反映一种本能的欲望,从一件古陶的(或一件剔透的玉器)的侧上方,拍摄古董的精美,和其在地上的影子,黑色的影子变形,荒诞。我不懂灯光,构图等专业知识,我想一个合适的角度,可以直射事物本质那最隐秘的内心。

可不可以到精神病房,找两个互相正在微笑和交流的病人,背景是一个严肃的有些神经质的医生,去反讽这个世界的颠倒。对病人的把握要恰当,既能反映出他是病人的身份(如病号服,吃药的动作等),又要反映出他的心里那种圣洁和宽容的一面。

可不可以走进一个小学教室,拍一下桌上的厚厚的课本,和孩子在桌肚里做小动作的手,他也许正在玩着一个鲜艳和有趣的玩具。能不能用余光照一下他仿佛正在用心听课的脸。

应该把探险放在寻常的生活上,在街道上,在菜场里,在公园里,因为这里是罪恶猖獗的地方,这里是最心寒的地方。去拍一个杀人犯拔刀的瞬间,一个小偷手插进口袋里的紧张的面孔,一个妓女暗夜街上行走的红色高跟鞋……这些是真正的险恶所在,可能会牺牲生命,我想,这种探险是令人震撼的。

寻找一种生命的温情。
拍一个门后猫眼里的眼睛,那惊恐的变形的遥远的眼睛。
拍一个孩子的愤怒。
拍一个放在白瓷碟子里的翡翠麻将牌。
拍一个臃肿的,穿着厚棉衣的胖男孩,伸手去够屋檐下的冰柱。太阳出来了,雪正化,有人在不远的河面上凿冰取冰。

……

十八梯  王远凌摄

真奇怪,这些显然只是存在于写作者头脑里的画面,每每读来,却都让我感到,它们似乎真的存在于这个世间的某处,正在等着我去发现。

你的心中是否也有这样一些画面,以及去发现这些画面的欲望?冒险,一种反常态的观看——这兴许就是我们要做的。而生存,则只是让它们发生的一个引子和条件。

以下十位同学,你们好:

《南方都市报》钟锐钧、新华社沈伯韩、《都市快报》贾代腾飞、《东方早报》王辰、《潇湘晨报》华剑、《华商报》宁峰、《中国经济周刊》肖翊、《大众日报》卢鹏,自由职业摄影师王远凌,自由职业摄影师李林

Comments (24) Write a comment

    • 孙京涛在山东。另外,临沂有个城市摄影系列活动,他们也愿意出资办这个活动。

      Reply

  1. 哈,看那几段“可不可以”的时候又嫉妒又感动
    老想着要拍拍拍
    但却从来没有像这样知道自己到底要拍什么,为什么拍
    就像这些很熟悉的,像是昨天才见到的但从没放在心上过的场面
    以前也知道要深入生活
    但还是没做到

    Reply

    • 可不可以,当年也让我很激动。不过,也许不要先想着“深入”生活,可以先尝试在生活的冒险,深入是时间和阅历的积累。

      Reply

  2. 任老师好

    今天看到一个资讯,想起和你这个活动上要讲的主题有关http://vision.xitek.com/info/201106/02-65061.html 商业摄影行业专家Shannon Fagan将在北京主办国际青年摄影师联盟2011辅导项目和生活时尚商业摄影进修两期活动

    对于这个活动个人蛮感兴趣,只是不知道具体讲课内容如何,主讲人Shannon Fagan在一篇英文采访里回答说自己是在中国“图库照片卖最好的摄影师”(不知道意思对不,原文是:I’m now China’s Top Selling Stock Photographer),采访地址在这里http://blog.johnlund.com/2011/05/photographer-shannon-fagan-answers.html 他还讲了自己选择中国的原因

    很希望能看到任老师多介绍些有关摄影职业化的信息,感觉国内拍照的人非常多,可是有规范职业规划的凤毛麟角

    Reply

    • 如果你感兴趣那个活动就去参加体验一下。不过,这和我要谈的话题完全不一样,这个是图库摄影师的职业化,而我们探讨的是报道摄影师的职业化。
      另外,如果你就是拿摄影当爱好,追求所谓艺术理想,那是一回事,要是想拿摄影谋生,那就是另一回事,要把这个分清楚了。也许你并不需要职业化。我们这个工作坊所有的摄影师都是在媒体工作的摄影师。

      Reply

  3. Pingback: 1416 教室 » Blog Archive » 出走:写给青年摄影记者

  4. 十年后才看到这篇文章,真奇妙,而我却在一个月前离开了潇湘晨报,哎

    Reply

      • 那三年也许是用以表示时间流逝的飞快。

        我文中引用的文字来自张锐,他去世了,看到这些话,禁不住又难过起来。

        前两天,还有个小朋友说,五月是个离职的季节。嗯,真有点灵验。这篇帖子给翻出来,突然有那么一种“咣当”的感觉。

        Reply

        • 生命啊,哎。每一年都很重要。我们自己又会面对怎样的生命呢,没法儿知道。如果哪天我不再留言的话,应该就是死了。

          Reply

Leave a Reply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摄影如奇遇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