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tallation-view-Kniender-1024x738

假如照片是个东西

勾起我写这篇文章欲望的是美国古根海姆博物馆的一个展,最近,就着北京的煤烟味儿我常常做各种奇怪的梦,在一个新式电影院里打开后门看到古老的石山什么的,这个遥远的展览原本与我无关,但我却心生好多嫉妒,恨不得它是我策展的。

展览名叫《摄影-诗学集》(Photo-Poetics: An Anthology),《美国摄影》杂志则将之解释为:一个检视摄影作为“东西”而存在的展览。在杂志的采访中,策展人Jennifer Blessing提到,这是一个可谓筹备了十年的展览,她关注到,不少艺术家都在作品里借用了作为一种物件而存在的照片(或图像),但采取的又并非仅仅是 “挪用”的策略,而是将观者的目光引向这些图像自身,使其看到图像作为一种物质实体存在的美妙之处。

还是举个例子,也是展览中我最喜欢的一个作品,德国艺术家Claudia Angelmaier的《贝蒂》(Betty):

ex_photopoetics_Betty-Gug_235

不要感到惊奇,这就是作品了,一张明信片,你需要稍微仔细点儿,就能看到隐约可见的贝蒂——德国艺术家格哈德·里希特的作品。这是Claudia Angelmaier系列作品《纸上作品》Works on Paper)中的一幅,十分契合展览讨论的主题。事实上,往下深究,它大概也是本雅明《机械复制时代的艺术品》这篇文章的某种回响,但其并不关注复制品的“革命性”,而是强调一种诗意,明信片的正面是贝蒂在回头看,她的回眸在背面则隐约可见。

SUN_122

Lisa Oppenheim的作品名为《太阳总是在别处》(The Sun Is Always Setting Somewhere Else),是用反转片拍的,现场用幻灯机放映。《美国摄影》杂志的记者称,幻灯片咔哒咔哒的声音,光线,热量,甚至是幻灯片的气味,都为这部作品的理解提供了足够的语境。

6. EB.Nora.EB.426.2012.site

Erica Baum的作品《裸眼》(Naked Eye),拍摄的是旧书页面之间若隐若现的图像。这最终好似蒙太奇拼贴式样的作品,如作品标题所示,却是在人眼观看、页面翻动间构成的。

2013.70_ph_web

Elad Lassry的作品《孟加拉猫》(Bengal),他作品的尺寸从来不会超过一本普通杂志单页或者对开页的大小,静物照、朋友的肖像,拼贴作品,这些照片都被镶嵌在镜框里(镜框的色彩为照片的主色调)。这些作品是对商业摄影的一种戏仿,但现在看来却颇为怀旧,因为今天的商业社会的颜色已经被更新的视觉风格替代,过去这种出现在杂志里的庄严正确令人愉悦的色彩辞令反而成了一种过去的味道。

相当有意思的是,除了Elad Lassry一位男士,其他九位参展者都是女士。虽然他们的参展作品都以摄影的方式呈现,但无人声称自己是摄影师,而是将自己命名为视觉艺术家(Visual Artist),其艺术创作大都是跨媒介的,涵盖装置作品、雕塑、录像艺术等多种方式。

让我们回到展览的标题“摄影”与“诗学”,将摄影类比为诗歌是相当合适的一种方式,因为在某些时候,图像的暧昧并非语言所能描述,而当图像的意义无法锚定在某些词汇,那种“难以言传”的情绪其实就是艺术作品为观者带来的“美感”。

假想你沿着古根海姆的楼梯旋转前行,沉浸在这些作品所指向的那些有肉身存在的“照片”,照片是个东西而非一堆编码;想象你手中恰好可以摆弄一张照片,唱片封面、图书、杂志、明信片……假如你有足够的好奇心,抛开这些照片被赋予的意义,你将可以从中读出相当多的故事。

当然,你可能还会问,这是否是一种数字时代的怀旧情绪,但我却觉得,当这些艺术家拿着照片四处玩耍的时候,却恰恰为我们提供了一个在当下的影像环境中理解视觉文化的路径。

——————

Photo-Poetics: An Anthology参展艺术家:Claudia Angelmaier, Erica Baum, Anne Collier, Moyra Davey, Leslie Hewitt, Elad Lassry, Lisa Oppenheim, Erin Shirreff, Kathrin Sonntag, Sara VanDerBeek.

题图:艺术家Claudia Angelmaier《纸上艺术》的展览现场

 

 

 

Leave a Reply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摄影如奇遇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