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wis Wickes Hine

当下我们如何做纪实

翻过去的文章,发现去年曾在论坛里发起一个关于纪实摄影的讨论,虽然只有一个响应者,但发言却值得参考。

讨论的缘起是《罕见的世界》纪实摄影展览,它由OFPiX参与策划,与中国罕见病关爱中心合作,涉及20个罕见病家庭,地域分布在北京、上海、广州、湖南等地,参与项目的摄影师有十六位,整个项目有着多样的展示:线上展览,实地展览,明信片,最终的作品不但在媒体发布还用来发起慈善募捐。

这个纪实摄影的实践,由摄影师与公益组织联合,参与到所报道话题的意义建构过程中,摄影师在拍摄过程中以行动主义者的姿态出现,而非单纯的旁观者。

我们就这次活动提出了三个问题:

1. 该如何回应纪实摄影遭遇的“真实”危机——它并非是对现实的透明反映,而是一系列符号构成的对现实的阐释;相片不是单纯地抄录现实,而是创造,构建和维系意义。
2.  该如何面对纪实摄影中的权力运作关系——尤其是对苦难题材和边缘人群的报道,镜头是否存在压迫,这个问题该如何解决?
3.  纪实摄影在当下还能形成对现实的关照么?

totoro58给了如下回答

1.该如何回应纪实摄影遭遇的“真实”危机——它并非是对现实的透明反映,而是一系列符号构成的对现实的阐释;相片不是单纯地抄录现实,而是创造,构建和维系意义。

我自己的想法是可以把摄影和别的媒体制作结合,比如在进行纪实摄影的时候,同时拍摄纪录片,对被拍者进行跟踪和采访,但不是以新闻采访的模式,而是深入了解被拍者的生活状态及所遭遇的问题。不再做这样的假设:“一张照片可以解释被拍者的内心,揭露某些不为人知的真相。”而是用文字或者影像还原故事本身,不再用暗示和投机地方式去捕捉;因为虽然摄影反映现实,叙述故事,但它本质上是反叙事的,因其具有不连贯性和主观性。

2. 该如何面对纪实摄影中的权力运作关系——尤其是对苦难题材和边缘人群的报道,镜头是否存在压迫,这个问题该如何解决?

推荐一个纪录片“Wasteland”,讲述巴西艺术家Vic Muniz以垃圾回收场的工人为对象创做作品,然后将作品拍卖,最后得到的钱拿去帮助这个社区的人,整个创作过程拍成了纪录片。这就是很好的例子,把艺术和社会公益项目结合起来,让人们去了解边缘人群,但是又赋予他们说话的权利。

waste-land

waste-land-2

vik-muniz_3

3. 纪实摄影在当下还能形成对现实的关照么?

我觉得可以,但是要创新,因为现在的观众在后现代媒体社会,该看的,能看的都看过了,是非常不容易震慑的。但是同样的,也是非常有sense的观众,看过很多影像之后,任何新的作品他们都会无意识地进行比较和参考,从而在不同语境中产生的新意义。

看尤金史密斯和Life杂志的经典纪实摄影,都非常直接,我觉得当代纪实摄影,更加冷静和更多暗喻,而且运用的比较多的是contemplative(思考式)和deadpan(缺乏感情)的style(风格)。

————————————————

你对这三个问题有什么看法?欢迎参与讨论。

————————————————-

封面题图Group of Breaker Boys,Photo by  Lewis Hine,

 

Leave a Reply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摄影如奇遇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