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cation

屏幕时代我们如何阅读新闻

英国学者大卫坎贝尔(David Campbell)一直在做报道摄影研究,他近期比较有影响的两篇论文是《后工业时代新闻实践中的视觉报道》,以及前段时间1416教室和南都感光度联合翻译的《影像的诚信》

前两日,大卫坎贝尔在他的博客上对《后工业》这篇论文做了一些补充,结合当下的趋势,研讨传播者在当下的作为,这系列一共三篇文章,分别是:

(1): The primacy of the screen and mobile

(2): news consumption today

(3): social media and distributed content

可以看出,大卫坎贝尔在这里着重关注的是仍然是新闻的分销,这让我想起当时horse在《后工业》这篇文章下面的留言:“看完最后一句表示感伤,传播技巧或许比新闻讲述的手法更加重要了…”

我觉得坎贝尔的这三篇补充文章或许能够扳回一局,我得出的一个结论是,在信息的竞争过程中,高质量的内容变得重要了。(这当然也并非是简单的“内容为王”)

以下是我草草的读书笔记:

1,重新理解“移动终端”(mobile device)

事实上,用户在很多情况下是在非移动过程中使用移动设备的,这是废话么?大西洋周刊有这样一篇文章:《坐稳了,放松,阅读长文章——就在你的手机上》,文章提到,网站Buzzfeed的文章百分之五十的点击来自手机,其中包括上千字的长文章,读者也一样会耐心在手机上读完。

也就是说,移动并不代表着一切都要变得短平快,读者仍会有深度阅读,更为确凿的事实是,信息的呈现将转移到屏幕,而不是印刷媒介。正如下面这个图表所显示的:

Source: This Isn’t Happiness

下面这个图表将更有利于你理解受众和屏幕之间的关系:

Source: Paul Adams, Why ‘mobile first’ may already be outdated, Inside Intercom

2,对于新闻的传播形态,传播者要考虑的不是“视频”、“音频”、“图片”、“图表”,而是“话题”,受众在对新闻发生兴趣的时候,首先是奔着话题去的。信息的多媒体化一直是传媒业关注的重点,一些传媒机构将自己新媒体布局的重点放在视频,但事实上,视频并不是多媒体。

新闻视频如果单独集中在一个频道,其浏览量是相当低的,它必须嵌入其他内容,与文字、图表等放在一起,才会获得受众的关注。

我们应该注意到,读者在当下“消费”信息的模式是非常复杂的,一项关于用户阅读信息的行为调查将之分成16种模式

Reading
Watching
Viewing
Listening
Checking
Snacking
Scanning
Monitoring
Searching
Clicking
Linking
Sharing
Liking
Recommending
Commenting
Voting

而这些行为,其中大部分是纸质媒体时代和数字时代都共同存在的。其实在纸质媒体时代,已经有不少研究都显示出同样的结论,比如一些关于读者阅报行为的眼动仪调查显示,大家看报纸的方式只是浏览,眼睛迅速掠过标题和导语,很少到达深度阅读。所以,关键问题不是媒介,还是读者。

3, 这个也许才是我们面对的最大麻烦——内容将主要在社交媒体上分发,正如你现在看到这篇读书笔记的方式。这个平台可能是被技术公司垄断的,比如 facebook,比如微信。哥伦比亚大学做数字新闻研究的Emily Bell指出,在当下,“你的文章的阅读量,你通往自己受众的道路,甚至是你新闻编辑部的规模,都因为新闻产业和社交媒体巨头之间所构成的新的势力关系而改变……权力的天平不再朝向新闻业,而是偏向于商业公司。”

哦哦,最后一句又回到了一个悲伤的结局。

————

题图来自:Renn

 

Comments (2) Write a comment

  1. 确实,当以社交网站或软件为载体时,不以所谓“互联网思维”运营的媒体确实很难营造自己的影响力。而互联网思维,在晚生眼中,不过是被人披上了互联网外衣的商业思维。

    Reply

    • 等了这么久才有一个发言。忙不迭赶紧点赞。

      “晚生”是谁啊,真厉害。就是这么一个道理。乱七八糟的世界里,很多时候,定睛一看,还都是那一套,只不过变本加厉。

      Reply

Leave a Reply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摄影如奇遇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