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sa

周一消息树

1,有够古老

第27届法国佩皮尼昂Visa报道摄影节今年将如期举行,将有20个“纯正味道”的报道摄影展览在现场举办。在报道摄影岌岌可危的当下,这或许本身就算一个好消息。摄影节的内容总监 Jean-François Leroy最近也对外召开发布会,此前他对荷赛的作品颇有微词,认为其中一些时髦玩意儿距离报道摄影已经太远。关于他所理解的报道摄影,听听 Jean-François Leroy这位老兄的怎么讲

“报道摄影为什么以及应该如何改变?难道我们的目标是在影室里摆拍照片?用“静物”来反映战争的景象?“你看所有那些战争和灾荒的照片最终都长得一样。”这是多么短视和毫无见地的发言啊,而我们可曾见过有人会对体育摄影这么多牢骚?是的,我们的境地已经够糟!看看我们在2015年摄影节所准备的丰富内容,你再看看我们所面对市场(我们一次又一次的讨论过,这个市场已经逐年变小)。不过,当那些新名字涌现,有着更多活力的新人登上舞台,若你在9月漫步佩皮尼昂,你会意识到,报道摄影并未消失。而这就是好消息。所以,我要说,长命百岁吧,乡愁!长命百岁吧,老家伙们!欢迎来到现实的世界。”

这位报道摄影死硬派的发言题目就叫做《老家伙和乡愁》(Dinosaurs and Nostalgia),他宣称这个摄影节是旧式的、最狭义的报道摄影的保护者。

嗯哼,听到这番话我应该激动才是,但看了参展者的名单,我却并未有太多兴趣。报道摄影面临的问题并非是传统和精神的缺失,而是要适应新的土壤——寻找传播的路径,找到(培育)新的读者,而非挂在墙面等待赞赏,老先生们组成的啦啦队怕并不能解决以上问题。

2,也是非常老

盖蒂博物馆有个展览正在举办,名为:《光、纸张、过程:重新发明摄影》(Light, Paper, Process: Reinventing Photography),展览展出了七位艺术家的作品,都可谓摄影的“老派”人物,摄影进入数字时代了,他们还留在20世纪,甚至应该说是在19世纪——一个想要拍照一切都要动手,从制作相机到制作感光材料。不过,这些艺术家却并非只对“古典工艺”本身感兴趣,他们的兴趣在于光、时间,对这些问题的追问使得他们的“古老”并不过时:

paper

1915年的相纸( Haloid Platina),冲洗于2010年。摄影师Alison Rossiter收集了大量的过期相纸,她将相纸直接显影,上面有了各种漏光的痕迹——说的煽情点儿,是时间的痕迹。Alison说,当你打开一包一百年前生产的相纸,那感觉……

paper1

Alison Rossiter收藏的部分相纸

gm_35043401_x1024

Chris McCaw的作品Sunburned,他用大画幅相机,底片位置放的是相纸,通过长时间曝光,记录太阳烧出的痕迹,用的也是过期相纸。

sunburned

Chris McCaw的工作现场,他说:传统摄影没有死亡。其实,如果回到摄影术的诞生,体会那个年代人们的好奇,关于光的痕迹,似乎的确还有很多故事可以讲。

点击这里到盖蒂博物馆展览主页去了解更多

3,莎莉曼的老照片

说到摄影的古典工艺之新生命,艺术家莎莉曼(Sally Mann)也是一个例子,她一直使用大画幅相机,曾用湿版工艺拍摄自己罹患疾病的丈夫。这位艺术家今年五月刚刚出版了新书:Hold Still: A Memoir with Photographs。这本书是这位艺术家的个人史,其中混杂了信件、旧照片以及艺术家的作品,分成几个部分讲述她和父亲、母亲、丈夫以及保姆Gee-Gee的故事。在CBS的采访中,她提到,过去她试图用摄影保存(save)些什么,而现在,她希望用摄影说(say)写什么。其实关于这种从save到say的过程,也蛮像摄影感光材料曝光然后再显影的过程——和时间有着诸多关联,而莎莉曼所说的:“不要浪费时间”也在这里有了新的意味。

sally

(封面太美了。。。。)

 

 

Comments (2) Write a comment

Leave a Reply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摄影如奇遇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