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recolor

真实的颜色

关于那条裙子,作为一个在纪实和报道摄影这一行当因为“真实”这件事儿而久经考验的人,我实在懒得参与,我们从一进入这个领域就淹没在口水里:“不真实”、“假装真实”、“没有真实”……

但让我感到吃惊的是,这个特别道德正确的话题如今竟蔓延到“广告”领域,请原谅我,因为在我看来,大家对这个话题如此感兴趣,其原因不过是感到一种在网络 购物时的强烈不确定:“我即将要买的那条裙子到底是什么颜色?”这就是虚拟世界带给我们的新问题,因为在过去,信心满满的人类向来认为他们能够完全把握 “广告中的不真实”,大不了就忽略它呗,但现在,我们惊恐地发现,广告已经成为我们真实世界的一部分。

还是把这个话题变得轻松一点儿,这件事让我想到摄影师Blake Andrews曾挑起的一个话题,那已经是四年前了,Blake问自己的盆友们,彩色摄影师Stephen Shore的作品Merced River究竟是什么颜色?

这家伙在网上检索到2600个结果,这些照片颜色不仅各个不同,甚至有着天壤之别。

不相信屏幕显示,那印刷出来的呢?你指望在画册里看到的这张照片是“真实的颜色”?

聪明人可能会为为我们指向一个解决方案,不如去看看Stepen Shore自己印出来的照片,但Blake随即指出:“那就是真实的颜色?我朋友家里墙上就挂着一幅,但谁能保证它没有褪色?Shore自己能保证印制作出来的每张照片色彩都保持一致?”

大多数人读到这儿,都会嗤之以鼻,认为这种讨论相当书呆子气——我就说了,其实我们根本就对“真实的颜色”毫无兴趣,只关心“自己买到的那条裙子的颜色”,所以,正如裙子的颜色要买到才知道,Blake也给了你一个欣赏Shore照片“真实颜色”的解决方案:

“真实的颜色?我认为唯一欣赏Stephen Shore这张拍摄自1979年8月13日约瑟米勒国家公园的照片的真实色彩的方法是,和他一起见证这个场景。不过,假如你也在那里,你还拍照片干嘛?你 就站在Shore所面对的这么美丽的河流旁边,天很热,何不跳下去畅游一下,然后忘掉这一切……”

好吧,这有点儿无厘头了?但难道不是么?与其争论,还不如亲自跳下河。我要告诉你,那相当罕见的一小撮对真实较真的人,多少还是找到了他们的“真实的颜色”。

这就要把话题扯到摄影的史前时,今天,我们已经有相当一部分人能接受照片其实就是一种图画(picture)的事实,但如果回到摄影术刚刚诞生的那个年 代,照片在大多数人那里就等同于真实(能够转移现实的魔镜),于是,摄影为以真实为己任的艺术再现带来一场危机,但同时却也让一些画家找到了他们真实的颜 色。

“人不应该去画事物的样子,而应该去画他所看到的事物。” 这是画家蒙克在1892年接受采访时候的谈话,在那一年,他画了自己的名作《呐喊》主题的第一幅画《绝望》,他的朋友曾写道:“很久一段时间,蒙克都想画出日落的回忆,那落日就是凝结的鲜血。”

对于这种努力,蒙克还有如此的表达:“在前一天和第二天,一个人的心理状态绝对是不同的,连在早上和晚上的心理状态都是不同的……在你兴奋的时候,如果你觉得云看起来像鲜血,那就不应该把云画成正常、实际的样子。你必须直接去画——把云画得像鲜血一样。”

而蒙克下面这句话恐怕更有益于我们理解这场有关“真实的颜色”的争论:“画的精髓不是椅子本身,而是人看到它的反应。”这恐怕就是我拉拉杂杂说了这么多之后,想要说的话。

————————

最后,想再摘录一段蒙克的话,观看并非只是观看的事儿,调动所有的感官体验,这兴许才是寻求真实的颜色的路径:

一 个晴天,我沿着卡尔约翰大街边走边看,我看到在春天淡蓝色空气映衬下白色的房屋。人们川流不息,就像在随着房屋墙面而涌动的绸带——这时候军管乐团来到街 上,我忽然看到了不同的颜色在空气中颤动——在泛黄的白色的建筑表面上颤动——红色和白色的阳伞在人流中舞动——黄色的春天的衣服衬着蓝黑色的冬天的衣 服。金色的号角在阳光下闪烁——一切都在蓝色、红色、黄色中颤动——所有的东西在音乐中看起来都不一样了——音乐分离了颜色——我的心里感到一阵欢乐。

————————

以上文字来自《蒙克与摄影》,向大家隆重推荐这本书。

但你一定要忽略打开这本书的第一句话:“照相机终究不及画笔和颜料——它无法展现天堂或地狱。” 这本书并非有关画家如何对抗绘画,因为书中还有这样的话:“画家和摄影家之间,到底谁启发了谁,这个问题很难回答”。

在我看来,这本书更是验证了摄影与绘画如同孪生兄弟一般难解的关联。

Comments (11) Write a comment

  1. “我们想要的不仅是自然的照片。我们的目的也不是画些能挂在客厅的漂亮作品。我们将努力去创作出捕捉人性的作品。——如果我们不能完全成功,那我们就只做成功的铺垫。我们想要能够抓住人性的艺术。由生命之血创作的艺术”
    最近在这本书里读到的蒙克的笔记

    Reply

    • 艺术是可以自给自足的,你进入这样一个不为吃喝的境界,非常美妙。但感觉蒙克说的这句话还是压力太大。

      Reply

  2. 最近上课每天都在校色,从照片到屏幕到打印机。。。感觉博物馆做数字化的人都是疯子。。。

    Reply

  3. 我喜欢这篇文我喜欢这篇文我喜欢这篇文我喜欢这篇文我喜欢这篇文……

    Reply

  4. 人种不同虹膜颜色对观看的颜色也有影响吧,我们和他们看到的本来就不同…

    Reply

Leave a Reply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摄影如奇遇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