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lm

欢迎来到胶片世界

美国人发明了胶卷,但却是欧洲人对之充满热忱。我这可能是一种相当不科学的不完整归纳法,因为我只有手头的两个案例作为佐证:

奥地利人Florian Kaps发起的拯救宝丽来的“不可能项目”,使得当时唯一一家没有停产的宝丽来工厂(在荷兰)得以继续运转,目前公司总部在德国柏林。

意大利人Marco Pagni和Nicola Baldini,将停产多年的意大利老牌胶卷Ferrania重新带回数字世界

我这可能完全是一种对于欧洲的假想在作怪——小作坊,降饱和的色调,木质桌椅,对古老事物的坚持和向往,但当你看到Florian Kaps从不可能项目功成身退之后做的新的公司,那可是百分之百符合我的想象。Florian在维也纳开了一间新店:超感(Supersense),店里供应各种旧世界的器物,分门别类对应人的各种感官:去听,去看,去嗅,去触摸。

supersense_store_20_grande

位于维也纳的超感商店,更多图片点这里 ,图片来自Supersense博客

Florian是个博士,生物学博士,研究蜘蛛(让我们尽量把他这个背景轻描淡写),他说他的超感商店要让人们体会模拟信号时代的感觉(a world of analog experiences)。Analog——请大仙赐我一个文艺的翻译,在这里,我只能拿他店里的东西给你解释:比如胶卷,比如唱片,比如录音带。

博士们非要用Analog这个词儿,我也没有办法,在不可能完成项目的网站上,打开就能看到这样一句话:The Future of Analog Photography(模拟信号时代的摄影的未来),文内短短几段话满满都是雄心壮志。不可能项目如今已经成为可能,从2008年创办以来,本着一个让两亿宝丽来相机不能成为摆设的善良愿望,项目首先让宝丽来经典款相纸没有停产,随后又恢复了8*10黑白宝丽来的生产,然后他们开始生产相机。如今有两个工厂,130个雇员。

最近,“不可能”又有新的举措,雇佣瑞典人Jesper Kouthoofd设计一台宝丽来相机,这哥们之前的作品是一个便携式的合成器——其等级就相当于合成器里的宝丽来。

浏览不可能团队成员的档案,兴许是宝丽来相片的味道使然,他们一个个都仿佛是从旧时光里走来的人。其实这也有事实佐证:公司的首席技术总监Stephen Herchen,就曾经和宝丽来的创始人埃德温博士并肩工作。团队里的其他人,怎么看,也都是一副憨憨的工程师的样貌。

stephen

Stephen Herchen, 不可能项目首席技术总监

做这样一个Analog的项目,没有工程师——上世纪的,当然不成。上面说到的复兴意大利胶卷Ferrania的项目,其科研人员包括:

三位专门钻研化学药品,一个负责涂布胶片,一个负责完成,一个负责监督整个过程,他们窝在一个小实验室里,这些人都是从前Ferrania胶卷的雇员。

Film-Ferrania-Team

Ferrania胶卷从前的雇员现在又有了新的用武之地。

1923年创建的Ferrania公司已经在2003年倒闭,这里曾生产电影胶片以及35mm和120胶卷,电影《偷自行车的人》以及《8 1/2》都是用这种胶卷拍摄。如今,胶片生产设备被扔在工厂里静静地落灰,厂房也面临全面拆除。

复兴事业相当艰巨,Marco Pagni和Nicola Baldini两位项目发起人在Kickstarter上建立了一个众筹项目,他们的目标是重建几间Ferrania工厂,以更经济有效的规模来重新生产胶卷,这几间尚停留在蓝图上的工厂都有其自己的名字:Trixie、Walter和Big Boy。

目前项目已经募集到了三十多万美金,超额完成目标。

Baldini想要自己造胶卷的出发点就是,他喜欢拍摄胶片。公司负责推广的Bias也在不可能项目里干过,他说总会有人愿意去买胶卷。

Ok,怀旧的故事就此打住。本文绝对不是献给热爱胶片味道的文艺青年,纯粹是为憨厚耿直的工程师大叔们点赞。只要胶片存在,你就可以选择用它拍照,但这只是一种器具,并没有任何隐喻。至于它要是果真有一天没有了,也是你我用实际行动选择的结果,根本不需要哭天抢地。不过,马车不到今天也依然存在么?只要你愿意,乘坐马车也能到达罗马。
photo-main
effe-set-squareFerrania胶片新建成的网站上,胶卷还没有开卖,但周边产品已经给粉丝们准备得妥妥的。

 

Comments (9) Write a comment

  1. 好希望用胶片的“文艺青年”越来越多,这样至少能让胶片多生产几年

    Reply

Leave a Reply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摄影如奇遇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