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001

观展有感:数字时代的荷兰静物

  《观展有感》是教室的一个新栏目,内容有关摄影展的快讯、短评,并且都是撰稿人亲自品评过后的发言。我会尽量介绍国内一些大家摸得着看得见的展览,在找到好的供稿人之前,会把重点先放在北京。

今天就请OFPiX工作室的实习图片编辑钟华连,给大家奉上开栏文章:

数字时代的荷兰静物

文/钟华连

“他们的作品从形式上和视觉语言上,给荷兰摄影的发展带来了巨大的冲击。一个重要的方面在于他们不是仅仅拍照片(Take,作为一种对现实的具象表达),今天的摄影师们在获取照片(Make,完全是摆布制造的)。”这是《静/物:荷兰当代摄影展》上策展人Marcel Feil在展览前言中的一段话。展览2011年在荷兰阿姆斯特丹首展后,去年又在俄罗斯的三家美术馆巡展,如今再到北京的三影堂艺术中心展出,Foam摄影博物馆和展览团队除了交流和展示荷兰当代静物摄影师在数字时代的创新和变革外,似乎也在试图重新定义荷兰的静物摄影。

静物作为一种主题进入艺术领域,并形成一个独立绘画流派,已有三百多年。英语中“静物”(Still Life)这个词源于17世纪荷兰黄金时代绘画中出现的荷兰语“Stilleven”,画家对水果、花卉、生活用具的描绘,将之创造性地组合在一起,促使了这一术语的形成。随着不同文化的交流、历史的发展、以及技术的不断革新,静物的含义越来越宽泛,不只是早期作品中包含的水果、花、猎物、用具等物件元素,不少当代静物艺术更是打破二维的视觉感受,采用混合媒介达到三维立体效果,如摄影、视频和声音等。

这次的荷兰当代静物摄影意在用不同主题和形式的数字图像、视频和装置来呈现荷兰静物传统在摄影这一媒介下的实验和创新,同时也显示出摄影与其他艺术门类的交融交合。在我看来,我更愿意把这次展览看成数字时代那用光精细、反映日常物件的荷兰静物画,形式和色彩平衡感强烈的荷兰设计,以及显露出的荷兰人内敛性格中的幽默诙谐。

15至17世纪的佛兰德斯艺术和17世纪荷兰黄金时代的艺术,一直是荷兰人引以为傲的历史,而荷兰艺术家常把这种自豪感深深印刻在当代艺术创作中,同时也越来越多的荷兰艺术家开始重新审视这一荷兰传统。这次展出的不少当代静物摄影采用了数字时代的技术和手段,对荷兰的静物传统以全新阐释,或是形式借用,或是实验造像。

image017

荷兰平面设计中的极简主义、色彩平衡、及对几何图形的亲睐在这次展览中的部分作品中得到体现。Anuschka Blommers & Niels Schumm的《土豆》系列作品,摄影师收集不同形状和颜色的土豆,把这一荷兰餐桌上常见的食物像珍宝一样展现,简单的画面元素、独到的用光让观众审视这 一日常生活食物的重要性。Scheltens & Abbenes的《栏杆》把廉价的儿童奖杯重新抛光,用普通毛巾做垫衬,借助巧妙的灯光运用把它变成极其奢华的物品。Uta Eisenreich的《找区别》、《切》、《A》、《A not B》,摄影师对物品的精心摆布和设置,摒除多余的元素来消隐具体形像传达意识的可能性。Ingmar Swalue的折纸作品,Fleur van Dodewaard的《131种变化》,Blommers Schumm的《球体》,通过对光线和角度的把握,创造出几何线条和图形的空间感。

image007

在荷兰学习艺术的乌克兰摄影师Ola Lanko用静物摄影来审视所谓荷兰的传统,《皇家蓝》作品是对于荷兰皇家蓝陶瓷的追寻和质疑,他在留学时发现荷兰有制作青花瓷器的传统,而在乌克兰也有这种传统,后来了解到这种瓷器传统实际上是源于中国,17世纪时荷兰的东印度公司通过截获商船接触到瓷器,并且从那时起开始从中国进口瓷器,专供社会的上流阶层,荷兰在1620年结合本土的文化元素开始制作代尔夫特蓝陶。她的另一部作品《百科全书》亦是通过罗列代表荷兰的文化符号,对所谓的“荷兰形象“发出质疑。Krista van der Niet的《水果》系列,摄影师同样意在讽刺那些冠冕堂皇、居高临下的当代艺术和艺术传统,摄影师或者用一些传统绘画中不会用的水果,如蓝莓,牛油果;或者用女性丝袜包裹水果,其中有一种冷冷的幽默。

image013

幽默和“无聊”意味呈现在不少参展艺术家的作品中。展览中的录像作品,更是把这种“无聊”气质发挥到极致,Annegien van Doorn想要探索的是日常和平庸物品之间的关系,生活用品和食物的挤压“快感”的集合,空气清新剂的持续喷洒,放置桌上的饮料的人为震动效果,这些看似“无聊”的录像和行为,虽是摄影师对琐碎物品的个人趣味选择(隐藏的性趣味),但这确实也令人觉察到这些家庭用品具有的吸引力和想象力。

人体也被当成静物来看待,Melanie Bonajo的《家具的束缚》和Paul Kooiker的《迷恋》两组作品可以反映出来。《家具的束缚》按艺术家自己的说法,这一创作构思来源于她小时候总被家长捆在床上的记忆,这组作品集合了摄影、行为艺术和装置等创作手段,并最终以图像的方式呈现,不管艺术家在创作时是否带有女性主义意识,不可否认作品体现了女性人体在家庭中被压抑和被束缚,女性同家居用品一样处于被奴役的地位。《迷恋》作品中则是女性身体被当做物品来玩弄,似一场游戏或是人造犯罪现场,朦胧的画面似乎有意让观者陷入混乱、迷惑(依我看,这只是摄影师恋物癖的映射)。然而,按这两组“人类静物”的逻辑,历史上和当代社会上的许多人体摄影都可以归到这一类别中,这不免让人怀疑,策展人为了呈现荷兰当代静物摄影的创新、实验和多样性而有意贴上“静物”标签。

image015

可以说,这些数字时代的造像反映出的内容更具日常性和个人化,而这种独立的个人化表现又不似国内一些所谓的内心影像的急躁和压抑,而是更为安静和自由,同时也对琐碎事物加以关注,即使是带有批判和讽刺意味的作品也是比较温和地表达,这或许和荷兰这个高度自由和民主的社会氛围有关。展览作品和整个展览的布置也显示出荷兰强大的设计实力,大部分参展艺术家也不只是摄影师,还有设计师和视频工作者,而他们都有着艺术学院的背景,在学校时可以交叉学习摄影、设计和视频等媒介,在毕业后,商业项目和所谓的艺术同时进行,这些因素让这些艺术家的作品形式表现出多样、创新和实验。

  • 《静/物——荷兰当代摄影展》
  • 策展人:Marcel Feil、冯博一、刘钢、王东
  • 展期:2014年10月31日-2014年11月30日
  • 地址:三影堂摄影艺术中心(北京朝阳区草场地155号A, 100015)

—————————

多读一些:

Eva-Fiore-Kovacovsky

拥有设计和摄影背景的Eva-Fiore Kovacovsky此次展出的《冷冻静物》用几百年的静物传统来反映日常生活中冰箱里的蔬菜、水果,这似乎是事物自然地存在,但细看又是作者精心的摆布,是对消费社会的一种审视。Eva-Fiore Kovacovsky的这组作品这很容易让人联想到伊文·潘恩那抽离环境的“冷冻食物”作品,但潘恩的形式美感更强烈些。

001

Scheltens & Abbenes这对夫妻档选择17世纪荷兰传统静物画中常见的花卉主题,把印在纸上的花卉、水果剪切下来,用钢丝、胶带把他们组合在一起,模仿静物画中的构图和用光法则,再用数码相机将其拍下。这让“花”这个主体在平面上呈现时有亦真亦假的效果,并且人为的淡化一些颜色或强调一些颜色,《花束》作品似乎有意挑战传统静物画中的精致典雅和装饰性。

fake flowers 2

摄影师Jaap Scheeren和设计师Hans Gremmen对传统花卉静物做了实验性的尝试,创作出《四色假花》系列作品,摄影师用数码相机拍下瓶花,然后和设计师合作,利用光和颜色的关系,把花卉中不同的色谱分离出来,最终呈现出一个在现实中不存在的花卉图像。

Elspeth-Diederix-Still

出生于肯尼亚的荷兰籍艺术家Elspeth Diederix虽然在荷兰学习艺术,但她一直喜欢行走于世界各地,并且大部分作品是在异国他乡拍摄,展览中《静物(牛奶)》这个作品就是在纽约完成,她从便利商店购来物品,把它们放置桌上,打翻桌上的牛奶。桌面上物品摆放的位置和角度都经过摄影师仔细斟酌,这些色彩艳丽的带有标识的美国消费品俨然变成一个视觉实验。摄影师希望对物品的摆布,来达到“让日常生活中的物件失去原有的特性,使它们变得抽象,促使观众在看作品时仔细审视这些寻常物件”。这种给普通物品赋予独特意义,并且色彩和构图的精心构思可以追溯到17世纪荷兰静物画的精神和美学原则。

image011

Marnix Goossens的《西瓜》,把几乎毫无相干的东西放在一起,是西瓜的压力太大把沙发的海绵挤出来了?

 

 

Comments (6) Write a comment

  1. 那组家具的束缚我在深圳何香凝美术馆展出的展上看到过,当时学识所缚,同一个展的图这组图是为数不多的看懂的一组。还有一组表现女性内在能量的黑白照片很喜欢,可惜不记得名字了TOT 有点像森山大道拍的女性,但是更柔和内敛,不记得名字嗷嗷嗷 [:Cry:]

    Reply

    • 哈哈,因为剩下的很多照片都没有什么“意义”,纯属就是给你眼睛看的,所以,就无所谓懂不懂啦。

      另外,你说的是Palu Kooiker吧

      Reply

      • 啊不是 [:Cry:] Palu Kooiker的虽然喜欢可是没有那组那么喜欢,当时那组图是在他的对面那面墙上,看来是找不到了orz………

        Reply

Leave a Reply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摄影如奇遇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