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time

拯救记忆黑洞

之前写过一篇文章,关于日本大地震之后,一群志愿者修复从废墟中找到的家庭相册,并努力物归原主的故事。(见:灾后日本:有用的照片)现在,这个故事有了一个数字世界的版本。

Twitpic是与Twitter合作的一个图片托管网站,早期Twitter不能直接发图片,用户就需要通过Twitpic这样的第三方中介机构,才能将照片发布在Twitter上。现在,这个服务显然已经不合时宜,各个社交应用不但能直接发图还可以发视频。Twitpic终于传来倒闭的消息——事实上,这家网站已经终结了它的使命,10月25日,它和它的八亿张照片一起离我们而去。

噢,停停停,不不不,那我们的照片呢?

有一群活跃的网民,程序员,他们在得知Twitpic将卷着人们的记忆离开的消息之后,立刻开始了一场志愿者行动,力图将这八亿照片所代表的互联网文化保留下来。

加拿大的《环球邮报》(The Globe and Mail)对这一事件做了报道,文章中谈到:“对于这群数字时代的档案管理者来说,拯救这些陌生人的照片,就好比保留人类的一份数字文化。”  这个志愿者团队要把载有照片与评论的网页快照都保留下来,不过,他们也遇到了困难,遭到了Twitpic的阻止。

志愿者都隶属一个组织:The Archive Team,它成立于2009年,由Jason Scott创办,他说自己的目的是反抗互联网受众在面对网络服务商决定其数字信息生死命运时的被动与无奈。他的志愿者团队已经在 GeoCities, Yahoo! Video, Google Video, Splinder, Friendster, FortuneCity 这些网络服务商消失的过程中充当了勇士的角色。在接受《环球邮报》采访的时候Jason提到:“这些照片不仅有新闻价值,同时也有社会性,代表了过去七年的时代变迁。”他认为,这些数字记忆的消逝是令人扼腕叹息的。比如,The Archive Team拯救行动中的Geocities网站,它隶属Yahoo旗下,为个人网站提供服务,按照当下的标准,此平台提供的页面服务非常丑陋,但却让我们能够看到早期互联网的发展。

“对目前仍然不受重视的数字遗产的整体性摧毁,对成千上万的声音被抹去,而它们代表的是那些被称作‘普通人’的人们对互联网的接触和使用,对此,我们要有行动并提出抗议。”Jason在接受访问的时候谈到这个行动的意义,在The Archive Team的网站上,它的口号是:历史就是我们的未来(History is Our Future)。

档案专家,Concordia University的Marie-Pierre Aubé指出:“这些档案阐明我们的由来,以及社会的运转方式。”不过,管理这些档案的难度是,每天网络世界的数据呈级数增加,“我们现在一天所创造的数据相当于1900年代一年的数据量。”Aube提到,也许一个理想的解决方法是由国家机构来出面做这个事情,她说,我们不能让一个私人公司在关闭之后还要保存数据,但我们也许可以要求其将数据与国家机构共享。

据称,目前Twitter就向美国国会图书馆开放全部的公开的Tweets数据。

你可以在The Archive Team项目招募的网站上看到一个很丑陋的海报,上面写着:We are Going to Rescue Your Shits。这恐怕就是我们这些凡人的问题所在,数字的一切都太廉价、太多了,导致我们抛弃其如同“shits”,直到有一天,遗憾地发现记忆黑洞的存在。

前段时间偶然翻到从前教室的网页和评论,感慨万千。教室搬家好多次,不断丢掉各种评论。也有一些附属网站,比如那个Click you,click me,它已经找不到了,还有人记得它吗?

 

Comments (5) Write a comment

    • 这点真的颇为认同。所以,数字时代的档案员的工作也许更像是一种“策展人”,等有一天他们把这些东西呈现出来的时候,我们恐怕会吓一跳。

      Reply

Leave a Reply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摄影如奇遇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