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ceInstagra

我的Instagram友邻:普林斯,窃照片不算偷

这一位,艺术家Richard Prince,最近又火了。他也是我的Instagram友邻(@richardprince4),但看过他新展的人,恐怕都要想想是否还要敞开大门欢迎他来做客;不过,普林斯人家自己兴许会说:您别太清高,“去谁家”可代表了我的态度。

普林斯是个麻烦先生,每一次出场都伴随着各种争议。瞧瞧人们都怎么称呼他:再挪用大师(The Master of Reappropriation),非凡的艺术挪用者(Art’s appropriator extraordinaire),以上这些颇为艰涩的词汇在世俗的口中,其实也很简单,那就是——一个高贵的偷窃者。

Richard Prince在高古轩画廊(Gagosian Gallery)的这个展览名为《新肖像》(New Portraits),一共有37张大照片(167 x 123.8 cm)。所谓展出作品,其实就是Instagram里的截图,主题是各种selfie,它们被打印在画布上,每幅作品都原汁原味地拷贝了它们出现在Instagram里的原始状态,包括点赞和评论。

当然,我们已经知道,普林斯是个偷窃高手,这些照片自然也都不是他的,并且也是未经许可而使用。Huffingtonpost统计了原作者的身份,有艺术家,摄影师,饶舌歌手,演员,模特,网页编程人员;《纽约客》杂志则干脆将其归类为名人,半名人,以及不知名的人。所以,这些人对此的态度就特别让人好奇。Opening Ceremony网站做了一些追踪,有人觉得特别荣幸,比如摄影师Rodriguez,成为偶像的作品是相当大的荣耀,他想对普林斯说,如果偶像来到LA能不能请他喝杯咖啡,权当是付模特费了。也有人感到愤怒,不过,那也是非常理性的表达,比如,艺术家Cara Stricker给普林斯发出了一封公开信,里面谈到,这件事让她意识到在社交网站这个帝国里,人们都不知不觉地签署了卖身协议,被网站和他人剥削,普林斯的作品让她更清楚地意识到这个事实的存在。

richardprince4

随信发出的是Cara Stricker在高古轩画廊自己作品前面的一张Selfie,很快,普林斯便在他的instagram账号里把这张图也转发出来,下面有一句留言:“You do everything!”

普林斯将自己的留言——即和照片原作者之间的互动——也作为作品的一部分。伸着舌头做鬼脸的女孩照片下面,他写着:“now,i know”,在模特车上秀长腿的美女,他的留言是:“I remmeber this so well”。这些调侃(甚至可以说是挑逗)的口气,让人怀疑普林斯是要自己变成另外一个普林斯。不过,也有一些评论指出,这家伙太霸道了,因为他截图的时候把自己的留言放到最后一个,从而看不到别人的反馈。

普林斯的这组照片究竟多有争议性,从他的拥趸者,评论家Jerry Saltz文章的第一段就可以看出来:“互联网能做什么?网络里到处都是仇恨。当然也有其他一些东西:“突然的暴乱,挪用,贪婪的欲望,争权夺利,可爱的猫狗,乱七八糟……但仇恨却似乎是互联网最擅长的,所以对于普林斯的作品——这些半革命性(semi-revolutionary)的,异常简单、色情的Instagram画作,引发了很多仇恨,他们称其是一个肮脏的老男人,一个下流,扭曲和堕落的人。这也许是真的——那可倒是好了!”

为什么说Jerry Saltz是普林斯的支持者,从他这篇文章的题目中就可以看到:《Richard Prince的Instagram画作是天才的一瞥》(Richard Prince’s Instagram Paintings Are Genius Trolling)。这位评论家是如何在这篇文章里反驳那些憎恨普林斯的人呢?Jerry Saltz不断在给读者展示这些照片表面上的简单以及背后的复杂,“普林斯找到他喜欢的照片,写下评论,然后就用自己的iPhone截屏,通过邮件将其发给自己的助手。打印,制作,如同变魔术一样——这就成了艺术。或者说它们成了让其他人会感到疯狂的东西。”Jerry特别欣赏普林斯在那些照片后面的评论:“这非常棒,在这些失去原有语境的照片上增加了更多的语意。对隐私、版权、以及挪用这些问题挖掘得更深,他改变了这些照片,看上去是一种病态的、心理-艺术的混搭物,而不再属于原来的生产者。……这一次,他的创作不再使用匿名的广告和杂志照片,他直接就找到了能进行交流的人。这些人知道他在看,而他也使用自己的真名和他们交流……他和他的对象更近了,他让我们看到他们之间的关系。”

Jerry针对很多人最不满的两个问题试图解答:第一,他用这些东西赚了钱,而且是很多钱。钱来得这么快,他就更像一个贼。第二,他未经使用别人的instagram照片,而且他貌似还老是用年轻女孩的照片做作品。关于钱的事儿,我要提醒大家,据一位收藏家的消息,说是这些照片每一张都接近十万美金,而且还都卖完了,而Jerry在文章里提到的价格是四万。反正不管怎样都很贵。对此,Jerry的回答相当坦率,相对很多和他一样的艺术家,那些人几乎都卖不出去作品,这种两极的分化,富者更富,另一些人则一无所有,我自己也感到这个机制非常憎恶。但这个人是六十多岁的著名艺术家,假如有任何人值得拥有此等荣耀,那他是当之无愧。至于说他偷别人的照片,我认为,艺术家使用其他人的instagram照片,与艺术家使用任何一种材料没有任何区别。到现在,我们已经应该有这样一个共识:图像——甚至是数字化的——是一种原材料,艺术家可以用这些原材料做任何他们想要做的东西。”

Jerry最后的话很骇人啊……(但我对之是赞同的。)

Jerry赞赏的还有普林斯其实是把挪用这事儿干了一辈子:“在他整个职业经历里,他都在寻找和展示被掩盖的事实和亚文化,让不可见的世界可见。他一直都在寻找被边缘化的个人,以及不为人知的社会空间。”所以,毫无疑问,最后Jerry的结论是:普林斯的作品比你想象的要深入。

cisoag gjm

但不管评论家怎么看,观众们又用行动投票了。出现了一个叫做#artselfies的标签,一帮人跑到普林斯的照片前面拍selfie然后再把照片发到instagram上。普林斯给乐疯了:我应该在自己的展览中从来没有遇到这样的观众……。

这组作品对我而言,没有太大的兴趣。但我看到最有趣的评论是当事人之一,被挪用照片的饶舌歌手的回应:“我没有觉得我的照片给当成艺术,放在画廊是一种荣耀,我认为这就好像一种在Tumblr里的转发。我们被剥夺,有人从中获利——这是互联网上的新钱,但却也是一个老故事。”

而Jerry Saltz则还有这样的说法:“普林斯instagram里的格栅照片也是精心编辑过的,我也做了几个截屏,打算回头去放大打印在画布上。”这句话我看了好几遍,生怕看错了。Jerry Saltz你这么调皮,普林斯知道嘛?

题图:Richard Prince. Courtesy Gagosian Gallery. Photographs by Robert McKeever.

——————————————

本文为以下文章的综合报道:

Opening Ceremony: Tracking Down The Subjects Of Richard Prince’s ‘New Portraits’

Complex:The Art World Responds to Richard Prince’s “New Portraits” Exhibition at Gagosian Gallery With More Instagram #ArtSelfies

Vulture: Richard Prince’s Instagram Paintings Are Genius Trolling      By Jerry Saltz

 

 

Comments (3) Write a comment

Leave a Reply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摄影如奇遇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