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rder

昏天黑地里的黄金闪闪

昨天,有两个事儿让我觉得特别开心。

一个是看到Lewis Bush做了一本黄金灿灿的书,名字叫做《马丁帕尔的钱》(Martin Parr’s Money),哎呦,要不是太贵了,真想弄一本,毕竟,那是马丁帕尔的钱呢。

parr

 

这真的是马丁帕尔的钱。Lewis Bush把帕尔买他书的银行支票做了五本书,金色封面,金线缝制。每本都编号,且一本比一本贵,编号1:1000欧,编号2:2000,编号3:4000,编号4:8000,编号5:16000。作者声称,编号1和2已经售出。

是因为Lewis Bush和有些人一样,和名人握手之后就再也舍不得洗手么?答案当然是否定的。这本书其实反而就是在嘲笑那些不洗手的人。Lewis Bush说,摄影师里现在有种风气,谁的书如果被收藏家马丁帕尔买了,那就是一种巨大的荣耀,于是,当帕尔买了我的一本书,我想与其花了,倒不如做成一本书。Bush认为,它金光闪闪的外壳就是对浮华喧嚣的艺术圈儿的一种反思。

关于不洗手的事儿,让我想到一个日剧,是大川端侦探社里面的一集。一个乡下青年在其情窦初开的时候遇到一个下乡演出的美少女偶像演出队,并有幸和其中一位握手。从此,他就迷恋上了这个少女,再也没有洗手。但偶像日渐沉寂,他最后孤注一掷,请侦探社帮其寻找,希望能够再见一面。

故事的结局是,偶像其实是个男扮女装的大男人。惊愕,愤怒,但最终的结局是,两个大男人喝着酒唱着当年那支嗲嗲的歌,醉了。

扯远了,下面是俺第二件开心的事儿。看到光圈的Lesily Martin发了一个推,祝贺荷兰的设计公司kummer-herrman获得荷兰的一个设计大奖,禁不住进去他们的网站挖掘了一下。这下可好,喜欢的不得了。

这间公司是由Jeroen Kummer和Arthur Herrman两人在1999年发起创办的,所以公司的名字就是他们两个名字的组合。他们最近做了不少摄影展和书的设计,在其主页上都有详细介绍。

我怎么能够不会爱上这间公司呢,他们和光圈合作出版了我喜欢的Sochi项目,还为Weegee的影展做了设计,这些人都是我最稀罕的。他们还给很多有趣的人做书,比如Return to Sender这本书,Sipke Visser把5000张照片和回邮信封寄给不认识的人,请他们谈谈对这张照片的看法。最后的结果是,那些絮絮叨叨与照片有关和无关的话语成了这本书的主体。

其实我喜欢kummer-herrman还有部分原因是,他们能够把纪实摄影的图书和展览,结合各种文献资料,设计得相当漂亮。Weegee的展览《谋杀就是我的生意》(Murder is my business)里有他当年在小报上发表的各种照片,而我最喜欢这句话:Weegee is one of the most colourful figures in American photography.

多来点儿Colourful的人啊,天呐,这昏天黑地的世界。

 

 

 

Comments (3) Write a comment

Leave a Reply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摄影如奇遇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