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be2

翻书行动

好久没有说摄影书,手痒痒了。其实书的魔力之一就是你能动手,触摸它、与它互动,这种感觉让读书成为一种难忘的经历。前段时间有个调查,说是读电子书的记忆不如实体的书牢靠,兴许就是这个原因。

今儿就来说几本需要深度触摸的摄影书:

1,Camera Cubica, by Nicolò Degiorgis

这本书很难在一个二维平面上描述,因为它是一个魔方,必须拿到手里,翻来覆去地拼贴玩耍,才能体会它的有趣。

cameraobuscura

cube  cube4

没错儿,这就是一个玩耍的项目。摄影师Nicolò Degiorgis把意大利博尔扎诺MUSEION博物馆的一个分馆——Piccolo Museion变成了一个暗箱(Camera Obscura),用小孔成像的原理将室外的风景投射在屋内墙壁上的相纸上。

Cubo-Garutti_Foto_Ivo_Corra

摄影师这么做完全符合这个透明玻璃房子的理念,它是艺术家Alberto Garutti在2003年的一个装置作品,位于社区中,通体透明,希望能够吸引路过的市民哪怕匆忙的一瞥。盒子一方面有固定的展览,但同时每年也请艺术家专门就这个特别的建筑来做作品。这么方方正正,恐怕摄影师们看到它都会爱不释手地想将之改造为暗箱吧。

2,绿洲宾馆(Oasis Hotel),by Nicolò Degiorgis

同一个摄影师的书,Nicolo Degiorgis这位摄影师也是一个神人,简历上说他最近的一个工作是在意大利博尔扎诺一所监狱教摄影。他一直学习汉语,曾专门到首都师范大学学习语言。在中国留学的过程中,他拍摄了一部“公路摄影作品”——绿洲宾馆,讲述了他穿越塔克拉玛干沙漠公路的经历以及遇到的不同的人。解开系在书上的绳子,这一串照片,从白天到黑夜,仿佛一部小电影。

13_Oasis_Hotel-01

13_Oasis_Hotel-12 13_Oasis_Hotel-03 13_Oasis_Hotel-07

3,The Epilogue by Laia Abril

theepilogue_large_1024x1024

这本书的作者Laia Abril说她是纪实摄影师、记者以及“做书的人”(book maker),围绕“讲故事”这个核心,这几个称呼气场都相当一致。

摄影师一直关注厌食症,但她不想只是让观者对一种疾病猎奇,况且读者恐怕已经对这种“瘦骨嶙峋”的照片失去了兴趣,她试图将之人性化,让读者看到具体的受害者,最终制作了《终曲》这本书。故事关于一位已经去世的厌食症患者Cammy,2005年,她离开这个世界时只有26岁。

主角缺席,故事该怎么讲?摄影师和Cammy的家人和朋友合作,利用她生前的照片,家庭录影带中的截图,家庭成员以及亲密好友的口述,日记,Cammy的各种证明——出生、死亡、医疗证明,通过这些不同角度的碎片来建构这个故事。

作为一部个人史,这本书极尽可能地帮助读者进入Cammy的世界,摄影师和设计师Ramon Pez合作,在书的设计方面,他们利用拉页,插页以及折页来打断叙述,产生一种蒙太奇式的切换和跳跃,促使观者去思考。

disorder

book

建议去看这本书的翻书视频,它是一个摄影师和一个家庭的合作成果,兴许也是这个失去女儿家庭对抗痛苦的一种方式,但它同时并非让读者去看一个病人,而是去看一个充满了能量、充满希望的人的一生。这本书出版之后不就摄影师接到了父亲的来信,里面有一张照片是Cammy的哥哥嫂子以及其刚刚出生的女儿的合影,照片底下写着: Sybil Bird Robinson, 2014年五月出生,距离Mary Cameron Robinson (Cammy)出生35个年头。

掀开这本书里的折页,阅读隐藏在后面的描述,这种隐匿的交流,让你体会生命的脆弱。

laia_abril-the_epilogue_6

 

laia_abril-the_epilogue_7

laia_abril-the_epilogue_tri-fold_pages

以上图片来自thephotobook

 

Comments (3) Write a comment

Leave a Reply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摄影如奇遇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