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Last of Us™ Remastered_20140814132923

周一消息树

Tension:  n.紧张,不安; 紧张气氛; [物]张力,拉力; 矛盾

今天的树上是各种紧张关系:

1, 我要退回我的奖

最近摄影圈儿一件闹得沸沸扬扬的事是,伊朗摄影师Newsha Tavakolian退回了她刚刚获得的一个五万欧元的大奖。

Newsha所获得的“Carmignac Gestion新闻摄影奖”(2014 Carmignac Gestion photojournalism Award),是由法国银行家Edouard Carmignac建立的基金会赞助支持,在今年夏天的阿尔勒摄影节上公布了最终结果。Newsha说她当时也非常兴奋。这部描述当下伊朗年轻人生活状态的纪实报道是从去年底开始拍摄的。

Newsha

From the series “Blank Pages of an Iranian Photo Album”  by Newsha Tavakolian

但事情的发展却急转直下,导火索是银行家Carmignac坚持要给摄影师的作品改名字,他将原作标题:《伊朗人家庭相册里的空白一页》(Blank Pages of an Iranian Photo Album)改成《失落的一代》(The Lost Generation),这个标题被Newsha认为是被过度滥用的,并和她的本意完全相反,因为这个项目是要让人们看到她自己这一代年轻人的现实状态,而非媒体影像里的那些陈词滥调。

当然,还有一点相当重要,Newsha在和Carmignac的私下邮件里再三强调,在伊朗的现实环境中,摄影师很容易就会因为冒犯政府而获罪被捕,她因此请求对方一定要尊重艺术家的创作自由,不希望产生一些不必要的争议话题。

不过,接下来的事情Newsha更没有想到,Carmignac基金会随后发出声明,说是将要撤下Newsha即将举办的展览,相关画册的出版也工作也停止,因为她和她的家人因为获奖而遭到政府的压力和威胁。

Newsha认为这种状态完全是因为这位Carmignac先生没有获得他自己想要的操控权。Newsha Tavakolian说她从事报道摄影工作15年,参与了各种游行示威、战争报道,冒着生命的危险,但这些行动都是出于她自己的判断和决定。她不能容忍被操控。除了邮件,她还亲自和Carmignac沟通,但都未获得良好的结果。Newsha说三个月以来她的头发掉了一半,这部作品对于这个财力雄厚的基金会就是一碟小菜,但是对于她自己,却如同自己生命的一部分。

至于作品原本的标题,是因为当Newsha和她的被摄对象交流时,发现他们有一个共同特点,在他们的家庭相册里,孩童期还有一些快照,但到了十几岁时候就变成了空白,这正好就是伊朗革命以及随后的两伊战争时期。

在我看来,Blank Pages of an Iranian Photo Album不知道要比the Lost Generation好过多少倍。这是一种顽固的西方人的目光,原本试图态度中立的照片被赋予了“政治”目的。不过,更复杂的现实是——Newsha作为一个立足本土的摄影师,她的照片是否能够在本土得到更多的回应,而非拿到西方去获奖?这个真是一言难尽呢。

(Read more,Keeping True to an Iranian Vision, Minus Big Money

2,被罚鞭刑的摄影师

两位摄影师在伊朗当地一个媒体上,对一本关于加兹温省的宣传画册予以批评,质疑其花了大把银子但里面的230张照片却糟糕透顶,光线、构图都很糟糕。

但未曾想这本画册背后的人是当地文化遗产部门的负责人Mohammad-Ali Hazrati,这一位提起了诉讼,加兹温省的法院最终判两位摄影师攻击政府有罪,一位判了25鞭刑,另一位则是50鞭。

(via 卫报

3,在游戏里做一枚战地摄影师

VII图片社的战地摄影师Ashley Gilbertson最近得到来自时代周刊的一个任务,要他上战场,不过,是在虚拟世界里。

时代周刊要求Ashley Gilbertson进入游戏“美国末日重制版”(The Last of Us Remastered),利用游戏里的Photo Mode完成拍摄任务。此功能原本是让玩家在游戏中拍摄照片(定格游戏画面)用以共享和交流。

最开始,任务出了状况,Ashley说他完全不能适应自己手中的照相机变成了枪,一边要进行战斗一边还要拍摄,这让他产生了胃疼以及视线模糊等生理状况,他说自己不怕别人说自己太脆弱,反正他干不来杀人的事儿。随后,这位摄影师和时代网站的一位图片编辑配合,后者帮他“杀人”,他则专心来做拍照的事儿。在这里,Ashley的目标就是在每一关每一个环节里去拍下最好的照片,然后进入下一关——和他自己在现实中的工作态度一样。

Ashley在拍摄中也遭遇了一些他不熟悉的状况,在伊拉克工作的时候,他每天会拍下8-10张照片,每一次拍摄都要做好万分准备,因为只有一次机会,只能按下一次快门。但在游戏里,他却有无数次重来的机会,可以不断地尝试新的角度、曝光、景深。

The Last of Us™ Remastered_20140815161705 The Last of Us™ Remastered_20140905160241

上面两张图片是Ashley Gilbertson在游戏中的“战地摄影”作品,以下则是网友的作品:

the-last-of-us-remastered-photo-mode-02.0 TLOUR-211

by Naughty Dog

最终,任务结束的时候,Ashley发现,自己竟然面对游戏中的屠杀不再紧张。他说这种游戏中的暴力,对其最终的熟视无睹让我们不再对真正的暴力投入情感,我们也变成了僵尸。

事实上,这个问题已经困扰Ashley Gilbertson很久,他说:作为一个摄影师,我们如何才能到达已经沉浸在这种游戏里看惯了死亡的新一代读者的心底呢?Ashley Gilbertson尝试了很多方法,但收获甚微。他最自豪的作品是《卧室》(Bedrooms of The Fallen)这本刚刚出版的摄影书是对美国在海外阵亡的士兵卧室的记录。

对我而言,体会最深的是摄影师讲述自己在游戏中的经历时提到,游戏中的画面太精致了,他发现自己很容易就能得到一张完美的照片,因此故意把照片拍得有瑕疵。Ashley Gilbertson说:“我相信,不完美,才让摄影有人性。唯有广告才完美无缺,而在新闻报道中却总有意外。这种别人看来是视觉上不完美的缺陷,才是属于我们这一行的活灵活现的叙述。”

这个看法我非常赞成,刚刚看到看到一组埃博拉的报道,光线、色彩、戏剧性、完美无缺,但却让我仿佛以为自己置身于大片中,超炫的色彩让我无法进入报道之中。

Ebola in Sierra Leone for the Washington Post Ebola in Sierra Leone for the Washington Post Ebola in Sierra Leone for the Washington Post

 Ebola in in eastern Sierra Leone photo by Pete Muller,see more here

 

Comments (12) Write a comment

  1. 我相信,不完美,才让摄影有人性。

    我也不喜欢太完美太好看的照片,不仅仅是新闻报道,是所有照片,我还想了半天为什么会这样。周末看洛古雷的展览,也觉得过分好看了。 [:-_-b:]

    Reply

    • 对于需要诉诸现实的照片来说,如果超越了人眼所能,自然带来一种不信任。就好比文章里的形容词太多了的后果吧。这种风气还是因为滤镜等照片后期处理的能力太强大了吧。
      不知道其他人对这种照片怎么看。

      Reply

  2. 我觉得老任有点从“美不是重点”转成“美是罪恶”的思维了~~

    渲染和诗意本来也是现实的一部分吧,只是需要花更多代价去捕获,我觉得归为对立面不太好~

    Reply

    • 一点儿都不怕! [:^^1:] [:^^2:]

      因为我没有“美是罪恶”的判断,我用的都是中性的说法:“不信任”,“超炫的色彩让我无法进入报道之中”(超炫,过度渲染),而且前提都是——诉诸现实,新闻摄影。木有对美进行追杀和贴大字报的意思。

      Reply

      • 已经颤栗了一下午……

        如果是诉诸现实和新闻摄影的前提,那我可以理解了~

        [:Admire:]

        Reply

        • 哼哼,你这“颤栗”说得过于夸张了。

          其实“真实感”这个事儿也木有那么简单了,要不然我就不会在上面还问来着:“是不是大家都和我一样觉得太假”。因为兴许也有读者在熟悉当下各种摄影语汇的前提下,能够把这些渲染区别开,当成一种形容词来对待,顺利获得干货,并享受这种“视觉冲击力”、

          Reply

        • 假做真時真亦假、真做假時假亦真。
          (為了寫這句我還去谷哥搜了一下,
          結果發現紅樓夢的原句是:假作真時真亦假,無為有處有還無)

          Bitosia同學也許該翻翻蘇姍大嬸的著作嘍…(吥呸大不敬啊我)(至少是大姐吧)
          是說Susan Sontag大主教啦~

          Reply

          • 还是叫苏珊大婶吧,这样亲切,她在《关于他人的痛苦》中专门论述了战争灾难照片究竟能不能是美的,在这一点上,她其实并没有绝对的反对,她要反对的是把苦难泛化,使得读者“觉得苦难和不幸实在太无边际,太难以消除,太庞大……一个在这样的尺度上构思的题材,只会让同情心变得空泛。但是一切的政治,就像一切的历史,都是具体的。”

            所以,美丽的照片,有的时候让我反对的原因是,它阻止了我对具体问题的观察和思考

          • Hi,Ki-one,最近翻到以前你在文章下面的评论,发现现在才能够真正理解。哈哈。不知道这些年来你一路看下来,我有木有进步呢?哎嘿,感慨一下。 [:Wakeup:]

  3. 汗~ [:-_-b:]

    妳一直都在路上!這精神跟實踐令人十分佩服。 [:Admire:]

    Reply

    • 哈哈,以前是想到就说,现在是说之前要想想。承蒙各位的光临与指导,虽然现在的话题依然是围绕着那几个,但是在深度上有了新的理解。有些问题是真明白,而不是装明白,或者以为自己明白,这才是“在路上”最大的收获。 [:Yeah:]

      Reply

Leave a Reply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摄影如奇遇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