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nnon Jensen-1

四双旧鞋子

似乎世界万物都可以被图像化了。该欢欣还是懊恼?不不不,本文不应该这样开头!重来——

如果说数字世界为我们带来新的视觉逻辑,那就是你可以低下头来看,一直看,盯着一样事物细细看,世界是平的,你可以把你看到的都收集在一个箩筐里。

今天要讲四双鞋子的故事,四位摄影师都用了同样一种方式展开叙事:主人缺席,拍摄他们用过的物件,观者则睹物思人。

永远追求新鲜事物的人可能会尖叫,过时了。我倒是觉得,这种小而精致的短文,有那么几篇又何妨?哪儿那么多大师呐。(潜台词:求你了,别把摄影看得那么高尚,什么都没有的人才只有摄影)当然,与那些仅仅追求形式或者还把这种形式当新鲜的人有很大不同,这几组故事拍摄的出发点都很自然,也就是说——该这么看,那就这么看了。

1,路漫漫

shannon-1

Gaim Issa的鞋子,50岁,他已经走了20天。

shannon-3

Ajuk Ido的鞋子,70岁,他走了20天

并非被丢弃的鞋子,它们就穿在苏丹青尼罗州(Blue Nile State)难民的脚上。因为战乱和灾荒,这些人不得不离开家乡,徒步逃亡至南苏丹,他们可能要走一个月。

这组照片拍自2012年,摄影师是Getty Reportage的Shannon Jensen,讲起拍摄时的场景,她说当她提出这个要求,人们都非常乐于参与,很快她面前就排起了长队。为了让拍照的人不至于光脚站在地面上,她把自己的鞋借给他们暂时踩在脚下。

鞋子躺在龟裂的土地上,故事很苦,但你又能想象出拍摄现场那种欢乐的样子。

2.  物证

Ziyah Gafic

Quest for Identity            by Ziyah Gafic

Ziyah Gafic 对波黑战争所留下的伤痕关注已久,因为他自己就是在这场战争中长大的。2001年开始,他参与了战争之后上万具遗骸鉴定与辨认的报道工作。尽管他的风格已经相当安静,但他仍在寻求一种“反滥情”视角的报道方式,2008年之后,他与一个公益组织合作,拍摄遗骸和遗物作为战争的物证以及供亲人在网络上辨认受害者。(更多故事,见教室过往文章:留下物证

Gafic的每一次拍摄都如同工厂里的流水线作业,助手把遗物的包裹打开,他拍摄包里的每一样东西,记录包上的编码以及每样东西的名称……

Ziyah Gafic说他找到了自己想要的影像:抛弃所有的感情,以一种医学的态度,异常冷静地去面对被摄物,在物体和观者之间是一片空白,也因此没有任何打扰。

这些遗物,它们的背景是被划出很多道子的铁皮桌。

3,思念

Glenna Gordon

Glenna Gordon2

屏幕快照 2014-05-30 上午9.02.07

photo by Glenna Gordon

这些物品的主人是一群尼日利亚的学生,276个女孩子,上个月,她们被伊斯兰恐怖组织博科圣地(Boko Haram)绑架,目前仍然被恐怖分子扣押。

教室前两天说了,互联网上发起了一个呼吁拯救这些少女的行动,但却使用了无关的影像,引起了争议。那么真正有关的照片在哪里?

摄影师Glenna Gordon收集了这些女孩的物品,将之在影棚里拍下来。拍摄中的细节会让人联想更多,比如学生的制服,有一件已经缝补了很多次,可见女孩没钱买新的,有一件似乎是女孩儿妈妈给改制的。还有一件,又小又破,估计女孩一直在攒钱买一块肥皂才能去清洗它。(更多这个项目的介绍,请点击这里

4. 人生的第一双鞋

Hunan-Spring-1998_2903534c

photo by Annabel Stockman

Annabel Stockman拍了英国70个家庭所收养孩子的衣服,这些孩子都来自中国,其中也有她自己的孩子。

Stockman是一位英国的制片人也是个艺术家,她曾在中国收养过一个女儿,随后又几经周折收养了一个儿子,走文件程序就花了两年的时间。当她在杭州的一家宾馆把孩子随身的衣服铺开,感到那是一个特别的时刻,他带着过去的痕迹走入了新生活。

从Stockman所拍摄的衣物照片中可以看得出,很多衣服都是精心准备,甚至是亲手缝制。一个数字是,在其所拍摄的70个收养儿童中,除了她自己的孩子是男生,其他都是女孩儿。

我看过一个纪录片,相当令人难过,当这些孩子的外国父母再次带其回国看看,以及将之带走的时候,有一些泣不成声的女人在一旁不肯离去,那可能就是孩子的亲生母亲。

(题图照片:photo by Shannon Jensen

Comments (4) Write a comment

  1. “我看过一个纪录片,相当令人难过,当这些孩子的外国父母再次带其回国看看,以及将之带走的时候,有一些泣不成声的女人在一旁不肯离去,那可能就是孩子的亲生母亲。”

    昨天散步的时候,我的一个朋友告诉我他的二姐第二个女儿被山东省一个金矿的老板收养,当初为了逃避计划生育在山东生了这个女儿后就送人了。二姐直到生了男孩才回到故乡。生活也渐渐富裕起来,几年前二姐夫到山东,终于找到了这个金矿老板,还是那么富裕,就是不让见养女,他对二姐夫说,这里所有的酒店,你都可以住,住多久都可以,但是就是不让你见女儿。坚持无果,二姐夫带着哀伤和侥幸回来,想大概这个老板视如己出,大概会对自己的女儿很好吧。听到这样的故事,我都很感慨。

    Reply

Leave a Reply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摄影如奇遇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