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89db2a98d51b34eb3d479ad9acb2b6

帕尔的摄影书:第三回

 

当然,《摄影书的历史》这个系列,更确切地说应是Martin Parr 和 Gerry Badger两个人的合作成果。不过,前者显然似乎已经成为摄影书文化的代言人。最近,大厚本《摄影书的历史》出版了第三卷(The Photobook: A History Volume III)(2014,Phaidon Press)

这本书收录了1930年代到2012年大概200本书,与之前两卷一样,此书依然没有采用编年体,而是以主题分类的方法分成了九个章节。两人最关注的摄影书类型——宣传画册依然是重点,在这个章节里收录了来自葡萄牙、巴勒斯坦、以色列、阿根廷、东德、纳粹德国、古巴的画册。此章节之后紧跟出现的是“愤怒与忧伤的文本”(Documents of Anger and Sadness),展示的是抗议之书。从粉饰太平到反抗与呼号,这样两相对应,则显得相当耐人寻味。

52efd88417f22open-book-paris-photo-002

去年Martin Parr和Gerry Badger在巴黎摄影节上策展:THE PROTEST PHOTOBOOK 1956 – 2013,这些研究成果则出现在新一卷的摄影书的历史中。

“孩子永远正确”(The Kids are Alright)这章节的题目来自小青年Ryan McGinley2000年出版的摄影书,关注的是表达欲望和激情的摄影书。其他章节分别探讨了”摄影书和时代”(Monuments to our Moment)”摄影书和地点”( From here to here)以及“摄影书和我们的记忆”(Memento Mori)

书中也有一些与社会历史紧密相关的主题,比如战乱冲突类摄影书(Killing Fields),当然,兴许是对时下Selfie文化的回应,还有一章是关于身份认同的,自拍肖像类摄影书(Looking at Ourselves)。

从总的来看,这本书一如既往地体现了帕尔和他的搭档Badger对日本摄影书文化的关注。不过,从封面也能看出一些端倪——这里出现了一本中国摄影书:《北京站》。事实上,帕尔和光圈合作的《中国摄影书的书》的制作应该已经接近尾声。此前,这股由帕尔掀起的摄影书热已经席卷多个国家,相继有日本、拉美、荷兰以及瑞士摄影书的书出版。

4f2b6bd684b111e3a9a4123ce35ac48b_8

大多数北京站画册中关于刘少奇的内容都被黏贴,目录被涂抹。如今,这个抹不掉的痕迹则成为一种时代印痕。

两位作者的目标不是给摄影书藏家们打造一个“购物清单”,他们声称自己所做的是一个非官方的梳理,但两位对摄影书的热情却使其构造了一个相当广泛的摄影书图景。一位摄影书藏家对帕尔的工作评价是:他以摄影师身份到各个国家工作的时候,总是不忘顺便去扫荡摄影书店,这使得他获得了相当丰富的一手资料,要远远胜过任何一个博物馆的策展人。

严格意义上讲,帕尔并不是学者型的摄影书研究者,他的身份更是类似斯蒂格利茨那样的人物——一种思潮的领衔人物。早期人们至多将摄影书看做一种“珍贵图书”,比如Swann拍卖行早在1981年就有专门的“摄影文学”类(photographic literature)拍品图录。但帕尔将摄影书带到一个大的图景中,从文化的角度,媒介的角度,挖掘摄影书独一无二的气质,从而让我们都能离书近一点儿,再近一点儿。是读书,而不是翻画册。

kitai_kato-teikoh_resistance kitai-resistance-interior-03

 

Kazuo Kitai, Resistance / Teikoh (1965)

2001_The_Kids_Are_Alright_Self_Published

Ryan McGinley’s The Kids Are Alright (2000) 

911c-+NKUuL

302-afronauts-spread

Cristina de Middel , The Afronauts

91vKn9Q7LbL

 

72a230782bebf23404654e2dd499b992 72c51570504b7f435c1af2f10e633ebb

《摄影书的历史》第三卷内页

 

Comments (6) Write a comment

  1. 又见马丁叔叔 [:^^2:] 话说白羊月过了 任悦童鞋的生日也过了吧 [:Automan:]

    Reply

Leave a Reply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摄影如奇遇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