屏幕快照 2014-03-12 下午5.15.04

我们就长这个样子

昨天发现一个相当有意思的项目。2007年,设计师Matt Willey和摄影师Giles Revell合作,给英国卫报周末画报做了一则报道:《模拟拼图:自我肖像》(Photofit: Self-Portraits)

项目有十四位参与者,他们在不以任何照片为辅助的情况下,使用1970年代警察局的模拟拼图工具(Photofit),拼贴自己的肖像。

结果呢?

屏幕快照 2014-03-12 上午11.11.24

点击这里下载整个报道的PDF,泪奔~

项目的发起者从警察博物馆里弄来两套拼图工具——男人女人。在介绍文字中,他们写道:“拼图颇具挑战,你手里拿着的是一堆零散的部件,如同拼图游戏一点点儿调整……最后的结果让我们非常好奇。每一张肖像都是一个故事,它讲述着我们对自己外表的困惑,不安以及虚荣。从中可以窥视到我们和自己个人形象之间的欺骗性关系……我们希望这个项目能够揭示出我们外在和内在个性认知之间的联系,它远比想象的要复杂。”

而我自己最感兴趣的地方在于,这些人并非都是俊男美女,老的,少的,甚至有因疾病或灾难毁容的;他们的身份也很特殊,肖像画家,肖像摄影师,模特,美容师,警方肖像画师——这些人的工作让其对容貌这个话题相当在行。而这个项目最大的福祉是——所有的对比拼图都附有当事人的访谈!天呐,我太喜欢看他们说的这些话:

细细看自己的脸,这种端详年轻时比较容易做到。一旦你老了,你的脸也不再相同。以一种很奇怪的方式,年轻的面容溜走不见了。因为似乎点点滴滴都在,但又和从前不同。我的这些面部特征因为年龄而改变了么?没有,其实还那样,皱纹才刚刚出现,我猜我的皱纹比较多,是因为我总抽烟。脸上出现了斑点,太糟糕了……

——Beryl Bainbridge ,作家

屏幕快照 2014-03-12 下午12.28.20

   我最讨厌照镜子了。我讨厌我的鼻子——像男人,是个鹰钩鼻。化妆之后,眼睛还能看,但卸妆之后我就无法直视。我的牙非常松,年龄大了就越来越松。所以我对自己的形象也就愈发地憎恨。我都不怎么笑,因为我不希望我的鼻子动以及牙露出来。我妈妈家里没有一张我的照片,我都扔了。

有一天。我工作到很晚,偶然登陆一个网站,发现里面列的所有症状我都有,它解释了我的焦虑是一种病。阅读这些文字让我颤抖。我发现15年了,我竟然没有意识到,我其实患有畸形恐惧症(body dysmorphic disorder)

——Ruth Ryan  古董经销商

屏幕快照 2014-03-12 下午12.44.24

假如一张脸有什么特别之处,人们通常都会记住它。问题在于大多数罪犯都和常人无异。我的工作并非要绘制百分之百准确的肖像——我就是需要一些相似,让其可以被辨认。我需要让一百万人之中的一个人,能辨认这个拼图——可能就是和他在同一个酒吧一起喝酒的邻桌。认知是我们大脑中非常复杂和强大的系统,我们在出生之后就拥有其,但我觉得我们可能从来没有全然理解过它。

——Anne Parry 警方画像师

屏幕快照 2014-03-12 下午1.00.17

我喜欢我的鼻子,因为这是我脸上唯一一个我自己弄坏的零件(我练武的时候),而不是被我脸上的肿瘤而给拉抻坏了。我18个月就被发现眼睛后面长着瘤子,它伴随我到现在。我曾是一个正常的孩子,甚至如我自己常常想象的,我是一个长相特别好看的孩子。

你们都会想当然认为脸上有疤的都是坏人。而我自己心目中的英雄是迪斯尼的“危险老鼠”,左眼贴着块胶布,残疾伴随着它,它却充满优雅和尊严地活着。

——Marc Crank,经理

屏幕快照 2014-03-12 下午1.03.58

 我一生有三张脸,我出生的时候,我被毁容的时候,以及我现在这张脸——经过了无数次手术。当我看着这张拼图,我觉得它不像我认识的任何人——自然也不像我自己。这让我思索,过去我的曾被怎样蹂躏,但我觉得这可能也是最接近的了。我的骨骼是对的:我有一个大圆脸盘。假如把一双运动鞋套在塑料袋里,你还会认出那是一双鞋。这张脸也是一样。

我认为我烧伤之前是很帅的人,不过,一样,我认为我现在也长得不错。我不想别人怎么看我,和我在一起的就是我自己,这话听起来都很自大。但我不在乎。

——Simon Weston,马岛战争战斗英雄

屏幕快照 2014-03-12 下午5.32.07

好吧,我根本翻译不完这些故事。希望有好事者能够把剩下的工作做完,或者您费点儿心力去看原文——那样最好。

让这个项目有意思起来的是另一个线索,这套警用脸部拼图的发明人——Jacques Penry,这位法国人在1930年代开始对面相剖析研究产生浓厚兴趣,并出版了著作:如何从脸部判断人的个性(How to Judge Character from the Face ,1939)。在这本书里,他宣称人们的面相和个性之间有紧密联系,比如哲学家的下脸颊肌肉都比较发达,蠢人则额头下陷。这位先生竟然认为通过这套脸部识别体系,能够清除社会中的罪犯、精神病。好在这套系统并未按照这个人种优越人士的思路被执行,他的法西斯言论被忽略,此体系仅仅被警局用来做面部识别:一个盒子里装着各种眼睛、鼻子,嘴巴。发型,下巴,大概每个类别都有四十个样式。还有一些透明的页面,可以让眼镜儿,皱纹什么的叠加在脸部。它的第一次使用是1970年10月22日的一次谋杀案件,一个店员凭借记忆做了拼图,并最终捉到真凶。不过,这套设备到了1988年,逐渐就被计算机拼图替代了。

LAF 16 pic1256412

模拟拼图工具(Photofit)的发明人Jacques Penry和他的脸部拼图

 

MM92465

大都会博物馆收藏的一套英国拼图游戏( Physogs),1940年代流行,理论来源就是Jacques Penry的著作,里面有56张卡片,还有一本书,上面描绘了十三种脸型:坏脾气、固执、浪漫、放荡、乐天派等等。你现在看到的盒子里的这张脸是贪得无厌型。

估计您现在已经对这套面相理论感到疯狂,并非常渴望弄一个盒子耍一下……哎,我看,要不你还是和周围人讨论下星座血型和个性什么的解解馋……

让俺把这个话题再弄得有趣点儿。现在介绍另一位警局里的科学家Alphonse Bertillon,他也是一个法国人,一直致力于把人类学研究中的人体测量术运用到警局系统里,形成一套对罪犯外貌的登记系统。尽管他这套复杂的登记方法最后被“指纹登记”的方法秒杀,但先生仍然留下不少遗产,比如——犯罪登记照( Mug Shot)

Bertillon_selfportrait

犯罪登记照的发明人Alphonse Bertillon的“犯罪登记照”

Bertillon_-_Signalement_Anthropometrique

Alphonse Bertillon的犯罪登记体系

如果你想进一步了解Alphonse Bertillon,为你推荐一本摄影书,法国摄影独立出版社RVB的:Untitled,Mr.Bertillon

作者Stephanie Solinas 不仅追溯了Alphonse的过往痕迹,拍摄与他有关的那些地点的风景照,还将这位先生上面那张“犯罪登记照”用剑桥大学计算机研究部门发明的面孔分析软件进行处理,最后分解成一片一片,你动手做一些剪裁和拼贴,就可以拼出这位先生立体的面容(一个古怪的面具)。

这本书相当浪漫,作者说,那些地点是他的身体曾到过的地方,随着他生命的消逝,变得不复存在,不可想象。而他的脸则还属于他自己,永远是他自己,是他不可改变的特征。

194bertillon_rvb7_int 609bertillon_rvb10_aplat 618bertillon_rvb5_DP1 675bertillon_rvb9_masque 898bertillon_rvb6_DP2

好吧,让我再卖弄一下,这本书就在我手头。它曾到丽水摄影节我策的展览《摄影与书》中旅行过,那时我就老是担心它的人身安全……,呵呵,小心眼儿。

我一直琢磨着,我会不会忍心裁了这本书,把这个面具组装起来呢?

最后,关于摄影和面相学,这篇文章只是一个开头,且只是有趣(猎奇?)而已,因为在摄影史的早期,摄影术就是这样被当成科学手段对社会不同的阶层,人类的不同种族进行登记和规训,而这可是一个严肃的话题。

 

 

 

Comments (4) Write a comment

  1. 说到人体测量,不知道任老师有没有看过这个片子?Martha Rosler的Vital Statistics of A Citizen, Simply Obtained,挺有意思的

    Reply

  2. 第一次看到getty嵌套出来的图片原来是这个样子。右下角那两个不存在的网站,让人浮想联翩啊——不知道VCG会否有动作。

    Reply

    • 这是一次非常偶然的使用,我google搜图时候找到了这张,然后就到了getty的网站。用户体验非常好,感觉很高大上。。。。

      Reply

Leave a Reply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摄影如奇遇
Top